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1:金剛暴怒,技能異變

更新時間:2019-12-30  作者:氪金改命
就像是那禿驢剛見面就對她大打出手,但面對唐云卻束手束腳,固然有唐云實力強于對方的關系,還有便是對方身份的原因。

僧人不太敢對唐云下殺手,尤其是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否則事后朝廷追究起來,金剛寺再膨脹十倍也得跪。

其實吧。

假設唐云實力真的不如對方,僧人就算失手殺了他,也沒有什么大問題。

按理說府主之死不是小事,朝廷定然會追查到底。

可現在別忘了唐云腦門上的還有個趙毅杵著呢,萬一唐云死了,趙毅高興還來不及,甚至會屁顛屁顛幫金剛寺擦屁股。

只要理由過得去,再隨便找幾個替罪羊,唐云之死這件事足以輕而易舉糊弄過去。

所以說,可惜就可惜在金剛寺剛剛開山……不清楚這里面的門道啊。

當然,就算他們明白也無濟于事,因為唐云的實力確實比這僧人強,單憑這個禿驢還真拿不下他。

翌日。

金剛寺。

時隔多年,這條布滿青苔的石階,終于被不屬于金剛寺的人踩了上去。

這人的動作很快,不過手里托著的盒子卻十分平穩,一步數米迅走到了臺階的盡頭。

他停在略顯破舊的寺廟前,望向兩旁的小沙彌:“凌川府主唐云唐大人,聞貴寺時隔多年重開山門,故特意備上薄禮一份,望小師傅親手送到住持大師手上,萬不可怠慢。”

“阿彌陀佛,唐大人是……”沒等小沙彌問出疑問,這人就將盒子放在他手里,片刻不耽擱轉身下山。

“奇怪。”

兩個小沙彌對視一眼,從對方臉上都看出了濃濃的疑惑。不過還是先將禮物送到住持那邊吧,畢竟是鎮武閣的人,不可怠慢。

一年輕的僧人瞧見兩個小不點,不禁笑呵呵的走上前:“你們兩個小鬼頭又想偷懶?咦……手里捧著的是什么東西?”

小和尚搖頭晃腦的說道:“是剛剛一位鎮武閣的人,送來的禮物。據說府主唐大人知曉咱們金剛寺重新開山,故而備上的一份薄禮。”

僧人怔了怔,對這句話有些不解,他目光落在盒子上,鼻子下意識動了動,驀得臉色微變:“不對,怎么有股……血腥味?”

他收斂笑容,按捺心里不祥的預感,招呼兩個小沙彌跟上,迅帶著他們朝主持那邊趕去。

“師祖……”

“何事讓你如此慌亂緊迫?”

“這個盒子是剛剛有人送來的……”

“咦?血腥味”

主持玄悲大師面色逐漸凝重,屈指輕彈將盒子彈開,登時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從中散,不多時便充斥偌大廳堂。

嘶……

看到盒內的物什,大家下意識張開嘴,倒吸一口涼氣。

“啊……”

小和尚呆了下,繼而反應過來慌亂的退后幾步,下意識將盒子丟在了地上,瑟瑟抖的躲在僧人背后,嗚咽著說道:“我,我不知道是,是……”

僧人安撫著小和尚,彎腰撿起那封被鮮血浸透邊角的信,遞給了主持:“這里還有一封信。”

玄悲繃著臉,動作有些粗暴的撕開信封,抽出里面那張薄薄的紙張展開,舉目掃過,一目十行看完內容,怒意再也藏不下去,盡顯于臉。

旁邊僧人皺眉接過,看罷內容后不禁拍案,憤然道:“無知小兒,安敢如此?”

他腳下石板悄然粉碎,如粉塵般隨著澎湃的氣息朝周圍散去,偌大殿堂龍柱咔咔作響,似隨時都有傾塌的危險。

“阿彌陀佛,玄苦你著相了。”玄悲大袖一甩,灰塵瞬間被勁風掃出殿內,他探手按在對方肩頭,生怕僧人無意傷到周圍的小輩。

玄苦眼眶泛紅,咬牙道:“可,可是戒空他……”

玄悲輕誦佛號,說道:“此事卻是戒空之錯,降妖除魔乃是正理,可卻惹到了鎮武閣頭上,技不如人罷了。”

“可他,他……”玄苦拿著信,手卻在顫抖。

玄悲捻動著手里的佛珠,輕輕撿起地上的斷臂,顫聲道:“是錯就要認,但有些事他做的太過了。不過他畢竟是凌川府如今的府主,此事又站在道理上,咱們不可妄動。”

玄苦咬牙:“就這么忍了?”

玄悲閉目片刻,道:“知己知彼,他是朝廷中人,想要扳倒他,只有借力打力。”

“師兄的意思是……張威?”玄苦若有所悟。

玄悲嘆道:“沒錯,張威的父親與我私交不錯,或許可借這層關系,讓張威幫幫忙。現在還是以救出戒空的性命為主。”

凌川府城。

唐云吹了吹墨痕,將信疊好塞進信封里,隨手丟給李霄:“一家一份,去送吧。”

“大人,您還沒說哪一家呢。”李霄有些懵逼的捧著信,他現信封上壓根沒有字跡。

唐云淡淡的說道:“凌川府內大小勢力,除了金剛寺都一份。”

“是。”李霄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躬身應下,迅出門辦事了。

唐嫣月后腳進門,說道:“金剛寺的人來了,在門外候著呢。”

唐云懶洋洋的躺在椅子上,擺擺手:“你去見見就行,要到功法后讓那幾個禿驢對佛祖誓,一定保證功法的真實性。

隨后若無他事,就放了詔獄那個禿驢。現在還不是跟金剛寺鬧僵的時候,開胃菜先上著,正菜還在鍋里呢。”

“什么意思?”唐嫣月一愣,不知道唐云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唐云笑了笑:“剛剛有人告訴我一個有趣的事情,金剛寺跟上任府主的老爹,私交甚好呢。且對方之所以能當上府主,這里頭金剛寺也出了不少力氣。”

唐嫣月越來越懵了,問道:“上任府主?你是說張威?他現在不是調走了嗎?怎么又跟他爹扯上關系了?”

“這就說來話長了,你先去應付那群禿驢再說。”唐云沒有細說,支使她趕緊去做事。

指尖接觸扶手,出篤篤的悶響,唐云瞇起眼睛,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你年長,稱你一聲老哥,若是不識抬舉,我不介意讓張威你跟金剛寺的禿驢一起去見他們的佛祖。”

敲出的十面埋伏漸漸走向尾聲,唐云從椅子上坐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灌下肚,迅回憶著所知的情報,眼神驀得幽深:“那地方肯定是個新副本。”

拉出面板看了看,照例進入府城副本,目的不再通關,而是鍛煉武技,熟練功法……

血祭府城這個副本,唐云不止一次的說過它是個巨大的寶藏,事實也的確如此。

他現在的屬性面板無比豪華,劍法有十幾個,身法七八個,拳腳功夫則更多,雖然都是人級的武技,但對他實力的提升依舊不小。

武技之間是有共同之處的,尤其是同類型的武技。

其實武者在戰斗中,真正能施展出的動作也就那么些,單從表面來看,其實很多武技的‘套路’都有幾分相似,尤其是拳腳功夫這方面。

不過也就看看而已了。

實際上大多數武技都有獨特的力方式,一招黑虎掏心,一招直搗黃龍,其實說白了就是跨步出拳(抓),動作九成相似,但造成的成果卻截然不同。

唐云之所以學這么多東西,當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想觸類旁通。

了解更多武技,從而變換角度揣摩自己的戰斗風格,去其糟粕取其精華,而了解的越多,對自己面板的武技等級提升,也有極大的效果。

“又有變化了。”

他有些愕然的看著自己的面板,這是第二次技能樹產生變化了。比起從前而言,現在的技能面板更像是‘一棵樹’。

之前頂多是一顆小樹苗,沒人修剪呵護,樹枝亂長歪歪扭扭。現在則是像被修剪過的一樣,一些粗枝爛葉被裁掉,讓樹干更加筆直……

姓名:唐云

體質:39

修為:十品凝血境。

主動技能:初級劍道凌云十三劍(25/3o)

初級格斗鎮龍翻云掌(12/25)

初級身法醉月摘星步(17/25)

被動技能:驚雷勁焚炎昊日功碧血黃泉訣(15/25)

屬性點:o

技能點:1

副本:血祭府城(未通關)

變化極大!!!

之前令他都有點眼花繚亂,更別提這段時間在副本中,反復進入揚州府的鎮武閣密庫學習武技了。

他的面板簡直可以水三四千字……,由此可見他這段時間,到底將這個副本壓榨到何等地步。

而在唐云涉獵眾多武技,尤其是大量的人級武技后,對武道越加了解,且以自身戰斗風格為主心骨,拆解融入,反復以妖魔為試煉對象實踐以后。

唐云就像是小說里的慕容復,博覽群書,汲取眾家之長,當然……他沒有斗轉星移這玩意。

他閉目體悟片刻,忽而露出一抹笑意:“劍道,身法,拳腳功夫,這些人級武技,在我眼里沒有任何意義了。”

鎮武閣密庫的價值已經榨干,接下來繼續接近龍星悅,從她嘴里盡可能的打探秦煜軒的情報。

除此之外還有這幾個Boss身上的武技功法,總之一天不榨干他們的價值,是不會通關副本的。

美男計,反間計……

唐云把老祖宗的智慧精華玩出了花,甚至連小說里各種套路都一一拿出來試驗,用了十數次終于徹底摸清楚了龍星悅的根底。

然后他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成功撩到了龍星悅,撬開了她的嘴,從她嘴里得到了一些武技。

可惜的是,她并非秦家嫡系,所修煉的功法武技也都是人級,僅有的地級武技也跟唐云路子不符。

邪神到底有多強?

唐云不知道。

但他不介意用盡一切手段增強自身實力。副本中鎮武閣密庫的裝備可以用,副本里的丹藥等東西也可以用……

其實在之前唐云甚至還有更瘋狂的做法,那就是趁著龍星悅他們沒有被魔化之前,將張二河,龍星悅,趙毅三人救下來,四個十品強者共同對付邪神Boss。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妖魔就算智商再低,也不會覺得自己能在四個十品武者眼皮子地下進化成功,而且還是在沒有趙毅他們做祭品的前提下。

所以唐云很快就放棄了這個無用的舉動,準備按部就班的跟著副本劇情脈絡往下走,嘗試能否通關,最不濟也要試探出進化后的邪神到底何等實力。

九品?還是更高?

劇情脈絡早就被他摸透,無非是受命守衛城門撤離百姓,然后遇到龍星悅被魔化,擊敗她再去鎮武閣,兩份妖魔意識融入張二河體內,擊敗張二河去找趙毅……

也就是說,他遇到的Boss將會逐步增強,而且各有不同的特點。無論是趙毅還是龍星悅,其實都不算太難對付,最惡心人的是張二河。

擊殺龍星悅,并沒有出現什么意外,因為魔氣剛剛侵入她體內,并未徹底融合,唐云一開始就能對付她,現在自然更輕松。

砰!!

唐云一腳踹碎墻壁,盯著魔化張二河,沒有過多廢話,直接揚劍出鞘凜然斬出,飄忽綽綽劍影如雨打芭蕉般攢射著將他徹底籠罩在內。

張二河瞪著猩紅的雙眸,仇視的盯著他,渾身迸出一節節精鋼倒刺,整個宛若披甲刺猬般撕碎劍勢強行沖來。

唐云微微皺眉,腳下輕點,順勢退卻劍鋒斜側,接連點出十數劍,氣血迸化道道劍影將張二河吞沒,企圖阻止對方沖勢。

轟隆……房屋倒塌,灰塵彌漫,唐云悶哼一聲踉蹌幾步,一時不察跌入地下坑里,消失了蹤跡。

張二河隱約看到他的動作,咆哮著沖了上去,如一輛馬力十足的坦克,隆隆在地上刮出一道深痕溝壑,緊跟著唐云消失之處砸下。

藥,藥……

唐云比之Boss更為兇悍,直接撞碎墻壁,渾然不顧到處冒出的陷阱,這里他不知摸索了多少遍,早就對地形爛熟于心。

見他來到柜子前,彎腰一把將柜子砸碎,撈起瓶瓶罐罐便朝張二河砸去,手爆到了極致,直接將措手不及的張二河糊了滿臉。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