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0:修羅金剛,皇極傳承

更新時間:2019-12-30  作者:氪金改命
而唐云現在這種作態,無疑已經表明接下來,他準備跟唐嫣月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了,一如曾經趙云律那般。

合作,永遠是建立在雙方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才會達成的局面。一旦雙方地位,實力不再平衡,那么合作友好的局面將蕩然無存。

可情況并非說說那么簡單,正如唐嫣月所說的——沒法修煉。

因為她終究不是人,雖然按理說人類的某些功法她可以修煉,但數量很少,最起碼直到現在她也沒找到。

所以唐嫣月心里很急躁,可她也沒啥好辦法。

就目前看來呆在唐云身邊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唐云身為府主,且朝廷鎮武閣功法繁多,總比她滿天下瞎吉爾找幾率大的多。

可她不想矮一頭,她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掀開最后那張底牌……

唐云忽然回過神,目光落在她臉上:“說說吧,有什么交換的。”

唐嫣月嘗試裝傻:“什么交換?我如果變強了,不也對你有好處嗎?咱們這是互利互惠啊。”

唐云搖搖頭,淡淡的說道:“交情歸交情,利益歸利益。如果你跟我將交情,那就別扯利益。”

言下之意很明顯。

如果唐嫣月無法提供足夠的利益,那就趁早離開吧。以唐云如今的地位,一不缺手下,二不缺實力,唐嫣月在他身邊有害無益。

畢竟她終歸不是人類,雖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也有點麻煩,唐云向來討厭麻煩,別忘了腦門上現在還有個趙毅呢。

“難道你有辦法了?”唐嫣月盯著他的臉,驀得問了一句。

唐云聳了聳肩,不疾不徐:“你猜。”

唐嫣月美眸一直與他對視,暗暗咬了咬牙,低聲說道:“這次交易的籌碼很簡單,我知道皇極宗的功法傳承,如果你讓我得到修羅的修煉功法,我就告訴你傳承的下落。”

“什么傳承?”唐云不急,挑眉反問。

唐嫣月黑著臉:“皇極宗傳承。”

唐云再問:“皇極宗有三脈。”

“劍道傳承。”唐嫣月心里暗恨,這家伙簡直太小心了些。

誰知這還不算,唐云追問:“皇極宗劍道傳承有好些功法呢,我怎么知道你說的哪個?我要的只是九品蘊氣境的功法。”

唐嫣月氣呼呼的別過頭,哼哼道:“能得到多少,看你本事。”

這次輪到唐云不解了:“什么意思?”

原話拋回來,唐嫣月得意的笑了:“你猜?”

不再追問,唐云皺眉想了想,道:“這樣吧,事成之后同時交貨。”

“一言為定。”唐嫣月心里松了口氣。

交易達成。

唐云指尖摩擦著杯沿,沉吟著說道:“我有個辦法,說起來還是今天那個禿驢給我的啟發。”

唐嫣月眨眨眼,有些不解:“金剛寺?”

“對。”

唐云瞇縫著眼睛:“這些江湖門派,誰家沒點腌臜事?尤其是這群禿驢,天天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批判正邪黑白。

他們窩里有妖魔,那叫鎮壓對方使其懺悔。其他地方有妖魔,那就是與妖魔勾結,包藏禍心,人人得而誅之。”

唐嫣月攤手,有些不解的道:“然后呢?你想借著這個名頭去找茬?可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金剛寺,有修羅。”唐云薄唇磕碰,淡淡的吐出六個字。

唐嫣月恍然:“你是說從他們身上……”

“而且現在咱們手里,可是有一個不小的籌碼,這個禿驢有點身份的。”

唐云笑吟吟的用茶蓋刮開茶沫,喝了一口茶:“去找李霄,讓他把金剛寺的情報拿來給我看看。”

“我這就去。”事關己身,唐嫣月明顯積極性十足,話音未落便跑了出去。

唐云看著她的背影,他不怕唐嫣月知道此事后,翻臉自己去干。

因為單憑唐嫣月如今的身份和實力,不足以達到目的,除非她愿意被對方度化,變成所謂的護法……

敲了敲腦袋,他口中呢喃:“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金剛寺應該封山很久了。”

他確實沒有記錯。

準確的說,金剛寺于四十二年前封山閉寺,造成這一切的起源,是因為一個人……

片刻。

唐云翻看著厚厚的情報,時不時停下動作,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往后翻。

旁邊的李霄和唐嫣月,大氣都不敢出,跟在唐云身邊這么久,他們很清楚唐云現在的狀態代表什么。

曾經對付天劍宗的時候,他研究情報時也是這種狀態。來到龍陽郡算計邱家時,也是這種狀態。

篤篤……

指尖接觸桌案,發出頗有節奏的悶響。

足足半個時辰,唐云才將情報合上遞給李霄,示意讓他送回去,而他則閉上眼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

棄徒,報仇,封山……一個個詞匯在他腦中晃過,結合著種種念頭,由一條看不見的線嘗試將之串聯。

他的動作停下,睜開眼看向唐嫣月:“隨我去詔獄,見見那個禿驢。”

“有計劃了?”

“有頭緒了。”

計劃哪有那么容易想出來,就算想出來實際上意義也不大,空想再好都是屁,一切都得看實踐。

千萬別為了布局而布局,為了陰謀而陰謀,為了算計而算計,這樣只會讓自己走進死胡同,且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無論陰謀陽謀,無論挖坑暗箭,都是為了達成目的,這只是一種手段罷了。

用白話文講:別瞎吉爾秀。

明明平A能打死的,非要秀一波技術加狗牌,然后被反殺……,這種作死行為簡直活該。

詔獄陰暗,跟傳說中的大牢沒啥區別,最大的區別是兩邊牢房關押的許多東西不是人,妖魔,妖獸之類的都有,千奇百怪。

唐嫣月甚至還看到了幾個自己的同類——僵尸。

武者連忙躬身讓路:“大人”

“那家伙呢?”

唐云瞥了眼那幾個被他氣血所震懾,畏畏縮縮躲在角落的小妖獸,隨口吩咐:“把他帶出來,本官有事問他。”

不多時。

嘩啦啦……

鐵鏈攢動,渾身是血,臉色慘白的和尚被幾個武者抬了出來,死死盯著坐在正中的唐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堂堂鎮武閣卻窩藏妖魔……真是可笑可悲。”

“看,我之前說的不錯吧?”

唐云接過手下奉上的茶水,沖唐嫣月撇撇嘴,道:“這幫禿驢扣帽子才狠呢,打著正義的名號,只要跟他不合拍的都是妖魔。

就算跟妖魔沒關系,也能找點什么……入魔了,邪道了,歧途之類的借口,反正他殺你是正義使然,你反抗那就是魔障太深。”

說罷,唐云勾勾手指,道:“你們對這些人不了解,他們心志堅定又有信仰,對付這種人單就皮鞭之類毫無用處,甚至會起反效果。”

他嘆了一聲,放下茶盞從椅子上站起來,淡淡的說:“其實他說什么都沒有意義,諸位別忘了咱們是什么人,與朝廷相比,他金剛寺算什么東西?”

僧人似有不祥的預感,當即喝道:“阿彌陀佛,此事乃是貧僧動了貪念,技不如人被大人擒拿,其中罪責過失貧僧一人擔下,莫要牽連他人。

大人千萬不要自誤,須知天道輪回,因果報應,善惡有報早晚會到,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焦急之下,他甚至有點口不擇言,有些前言不搭后語,詞不達意的沖唐云說著,臉上滿是后悔與痛苦,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懇切。

“吶,看到沒有?”唐云環顧一番,臉上浮現幾分不屑:“這種人就該這么對付,抓住他們的痛腳才能擊破防御。”

“大人高明。”

一眾手下表情各異,他們可是知道這禿驢之前是多硬脾氣的,刑具雖然只走了三分之一的過程,但對方愣是硬挺著沒有服軟,這足以讓他們心生欽佩。

要知道鎮武閣的詔獄,里頭的酷刑連妖魔都忍不下去的。

可就這種人,在唐云看似風輕云淡的一句話中,卻徒然服軟……

攻心為上,古人誠不欺我啊。

“有些事吧,做了就別后悔。”

唐云指尖摩擦著劍柄,陡然抽出碎夢,凜然一劍斬下,煌煌氣血如沖天火炬熊熊燃燒,攀附劍鋒泛著濃濃的血腥味,須臾間掠過僧人肩頭,齊根斬斷他一直臂膀。

“哼!”

僧人臉上滿是細密的汗珠,死死咬緊牙關,兩眼充斥著大量血絲,目光死死盯著唐云,自牙縫中迸出幾個字:“大人,可解恨?”

“想學你們佛祖割肉喂鷹?”

唐云輕笑著彎腰撿起這只斷臂丟在桌上,吩咐道:“找個盒子把它收拾起來,帶著本官口信,去金剛寺送份大禮。”

“你……”

僧人目眥欲裂,低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貧僧已經說過,只因貪念入腦,行下如此禍事,何故牽連貧僧師門?”

唐云笑了笑,湊到他耳畔低聲說道:“大師,你這條命……不值錢吶。”

僧人咬牙切齒:“閣下如此施為,斷不怕下阿鼻地獄?”

唐云撇嘴冷笑,手背頗有節奏的拍著他臉頰:“我不信佛,他管不到我頭上,再說他要是真的那么厲害,這世道到處都是妖魔,怎的不出手顯圣?

信佛?要是這世間都是你這種人,怕不是人族還在不在都不一定呢。人族之所以存在,跟你的狗屁佛祖沒半點關系,是無數先輩武者用命換來的。”

佛?宗教?

它在當權者手里,還可以當做穩定劑用,安撫民眾百姓逆反心理,便于當權者更好的割韭……薅羊……嗯,政權穩定。

當然了,這是在前世那個沒有超凡體系的世界,宗教最大的用處就是這個,君不見古代多少皇帝滅過佛,滅過道了,說白了無非是用著不順手,看著不順眼而已。

在這個世界……宗教更受限制,畢竟朝廷掌握著足夠強大的力量,手腕足夠硬,又有武者和妖魔這種特殊的存在,所以普通百姓壓根沒有造反的可能性。

所以說,宗教在朝廷看來,也就沒有那么大的作用了。

相應造成的后果,就是它的發展極為有限,就跟武林宗派差不多,頂多是加點信仰BUFF而已。

唐云說道:“你之前想度化她,是因為你們金剛寺有修羅護法,如果將她帶走降服,只需讓寺內的護法馴養一段時間,就是一條正兒八經的走狗。”

說到這里,他歪頭想了想,這才繼續說道:“曾經金剛寺沒閉關的時候,住持,戒律堂等長輩的實力,大概在十品左右。

按照這個推論,你在金剛寺的身份其實并不算低,金剛寺閉山多年忽然有僧人在外行走,八成是你們準備開門收徒。”

他朝后退了幾步,端起茶喝了口:“你的身份不凡,且又第一批下山肯定肩有重任,所以大師你不妨猜一猜,金剛寺為了你的小命,能出多少好處?”

“卑鄙,無恥……”

僧人低吼,他欲要自斷心脈,可體內早就被打入鎮武閣特殊的藥液,渾身酸軟連走路都做不到,更遑論控制氣血之力了。

所以他如今能做的,只能是以口舌之語痛斥對方,只可惜他的言辭與唐云的臉皮厚度壓根不成正比,沒有半點威脅。

唐云擺擺手,帶著唐嫣月等人徑自離開:“我還有事先走一步,大師慢慢罵,渴了就跟他們說一聲,自有茶水奉上。”

出了詔獄。

唐嫣月忍不住問道:“就這?”

“你以為?”唐云反問。

唐嫣月低聲嘟囔:“我以為跟曾經對付天劍宗,邱家那樣呢。早知道就這樣,我上我也行。”

“你上你不行,不信你試試。”唐云不以為意,輕笑搖頭。看起來他三言兩語便說服了對方,其實換個人還真不行。

首先是他的身份,其次是他在凌川府的地位,除此之外便是唐云的實力,三者合一才能折服對方。

少一樣……就像是吹牛比,沒有足夠的說服力。

權力的好處就體現在這里了。

唐云現在做許多事時,都無須像從前那樣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刀尖上行走的滋味兒固然刺激,可稍有差池便是死無葬身之地。

唐嫣月似乎也明白了問題關鍵,表情有些陰郁。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