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2:邪神出世,先茍一波

更新時間:2019-12-31  作者:氪金改命
嗤嗤,就像是遭遇了濃硫酸,張二河堅固的身軀在被毒藥砸中時,頓時激發出大片大片的黑氣,偌大的身體在短短幾個呼吸間便消融出腦袋大小的窟窿。

就是現在。

唐云瞇起眼睛,毫不猶豫挺劍而上,張二河本能抬手擋劍,卻見須臾間劍鋒斜側,在他手臂刮出刺目火星。

隨著一陣滋滋的摩擦聲,三尺劍身長驅直入,瞬間貫進毒藥腐蝕出的凹陷,差點釘住里面妖魔的心臟和眼球。

再來。

唐云另一只手握拳砸出,兇殘的撞在張二河手臂關節,氣血暴動,魔氣洶涌,伴隨著震耳發聵的巨響,這條手臂被他生生砸斷離體而飛。

咔嚓……

三劍斬出,張二河身軀再度被削減大半,只留下如鐵汁般殘軀在地上蠕動,竭力試圖靠近被斬斷踢飛的身軀。

只要融合起來,他分分鐘就能恢復如初。

可惜唐云壓根不給他半點機會,碎夢劃出,如破空利劍切下,步步緊逼這一坨殘軀,試圖將之徹底剁成碎片,連帶著里面的妖魔意識一同粉碎。

不得已,妖魔見大勢已去,不得不強撐著殘軀形成屏障,竭力擋下對方如暴雨般的劍勢,趁著一剎的空檔直接抽身遁逃。

張二河,死!

唐云深吸一口氣,踩著地上的灰燼,迅速來到密庫他處,換上早就物色好的鎧甲,護甲等裝備,全副武裝的朝下一個BOSS進發。

魔化趙毅。

確切的說趙毅這個BOSS,其實沒有固定形態,就跟曾經唐云遭遇的蔣云龍差不多,只要妖魔還有余力操控,趙毅的身軀還有殘存,那他就相當于不死之身。

根源依舊是魔氣,只有徹底消除或逼退魔氣,毀去趙毅身軀,才算是弄死他。最讓唐云惡心的是,這個BOSS還有無窮無盡的小弟擋槍。

人性閃光這個成就早就完成了,他現在還剩的無傷通關舍生取義唯劍作伴三個成就,都是涉及到通關的。

也就是說……假如打敗邪神,副本通關則后兩個成就完成,如果無傷打敗邪神,直接就完美通關了。

唐云是不打算通關的,畢竟這個副本的價值遠不止屬性點那么簡單,他現在又有修煉時間,無須太過著急,屬性點又不會長腿跑嘍。

等等!

唐云駐足不前,思考了一會兒后又轉身走了回去……

以防萬一,還是做點準備再說。

片刻后。

再見趙毅,這家伙如今已經變成了披著人皮的妖魔,身上不但閃爍著晦暗的符文,雙眸更是如深淵般黑暗,四肢關節凸起骨錐,寒光森然。

“許久不見,大人近來可好?”

唐云感嘆似得道了一句,拇指輕錯,碎夢應聲出匣,恰巧金龍騰空,伴隨著刺目驚雷,被凝聚到極點的氣血包裹,須臾撕開面前數層干尸,直達趙毅面前。

“死!”

趙毅嘶吼,一腳踩碎地面,纏繞著濃郁魔氣的長矛,仿若破天黑虎硬憾劍鋒,澎湃氣息似山岳般將方圓數丈一切碾成碎粉。

地面一震,唐云橫劍變招,直接強勢的架住著劈掛一矛,劍脊摩擦著鐵桿,滋滋火星四射,他如離弦之箭般壓死長矛挺劍刺出。

趙毅手握長矛驀得咆哮一聲,魔氣滔滔升騰,在短暫的僵持間,他得益于魔氣的加持瞬間占據上風,直接挑起唐云凌空一甩,劃出一個弧線兇狠的朝地上砸去。

咔嚓!

饒是如此,唐云依舊不松手,反倒在身軀騰空剎那,氣血迸發人如掠空禿鷲折返而來,雙手持劍朝趙毅天靈直斬劈下。

長矛砸地,裂紋似蛛網般迅速蔓延。

卻見灰塵彌漫中忽然升起一簇血花,緊接著便是趙毅如瘋魔般的咆哮,長矛化作黑影長鞭,霎時將面前塵霧撕碎,連帶著將唐云籠罩在內。

叮叮……當啷

接連似敲鑼般震耳發聵的碰撞聲,伴隨點點星火之光,唐云在對方狂暴的攻勢下就如同隨時可傾覆的小船,眼看便會被浪花打碎。

摘星步。

風雷!

一陣暴風狂雷之音乍響。

凝聚的血霧自劍鋒崩碎,如花瓣四散凋零飄蕩半空,在功法運轉起來的那一刻,紛紛化作半透明的劍影,宛若狂風驟雨穿過長矛朝趙毅攢射而去。

趙毅完全沒料到唐云還有這一招,猝不及防下本能抬手護住面部,除此之外壓根沒有躲閃的機會。

窸窸窣窣的攢動聲響起。

幾乎是一剎那的功夫,趙毅就仿佛被生生剝下一層皮,血淋淋的碎肉,泛著一陣陣黑色魔氣,夾雜著隱約可見的白骨,襯的他越加猙獰比妖魔更為可怖。

狂龍,震!

跨步沉肩,持矛蓄力,魔氣嗚嗚咆哮匯聚矛鋒,迎著唐云悍然刺出。

吼!!!

音浪炸裂,周遭空氣似被抽空,唐云瞳孔極具收縮,掌中利刃劍勢一變再變,化層層劍幕鋪撒,接連與矛鋒接觸。

每接觸一次,唐云就不得不退卻一步,每一步都伴隨著地震辦巨響,迸現十幾道細長的裂痕。

七步……唐云吐出一口濁氣,氣血注入手臂,緩解著一連串卸力之舉帶來的酸痛漲麻,死死盯著朝他沖來的趙毅。

就是現在。

幾乎是對方長矛破空,捅穿他眉心的那一剎。

醉月。

唐云腳下一錯似站立不穩般,差之毫厘避開對方這一矛,如喝醉酒的醉漢,踏著飄忽輕浮的步子,竟然在須臾間跨過數丈,在趙毅身周繞了一圈。

摘星。

唐云看似渾不著力的抬起手,朝趙毅胸口遞劍而來,無論是速度,氣勢,還是各方面都較之方才差了何止百倍,更像是頑童耍鬧……

可是在趙毅眼中,唐云的身影有些飄忽,渾身各處要害均傳來如針扎般的危機感,他根本不確定那把劍到底要刺在哪,從何處刺來。

左邊,右邊,還是后面?

都有可能,怎么辦?怎么躲?

僅僅一剎的猶疑,趙毅陡然咆哮出聲,渾身肌肉鼓起,滔滔魔氣匯聚身上形成一層泛著幽光的鎧甲。

既然躲不掉,那就硬抗。

嗤嗤!

氣血與魔氣的碰撞,趙毅雙眸瞬間鎖定唐云,扯動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容:“小蟲子,終于鎖定你了。”

他長矛輕顫,發出龍吟般長嘯,劃出一道圓弧,再無花俏的朝唐云砸下,企圖一擊將之置于死地,徹底解決戰斗。

翻云掌。

“你已經死了。”

唐云淡淡的聲音陡然傳入他耳中,緊接著趙毅面前的人影如水月鏡花般被狂暴的長矛徹底撕碎。

他瞪大眼睛,可怖的五官顯露出明顯的錯愕之色:“怎么可能?這是假的……”

他下意識低下頭看著胸膛,卻見心口已然印出一個清晰的手掌,是從后面打來的,力道十足,可趙毅卻沒有半點感覺。

噗呲……

短暫的靜默,緊接著趙毅胸口陡然血肉橫飛,伴隨著破碎的骨茬,大股魔氣自胸口的透明窟窿散溢而出。

唐云緊了緊手中碎夢,雙手持劍凜然橫切,于一剎間臨至趙毅后頸,劍鋒切開魔氣,崩碎血肉,與骨頭瘋狂摩擦著,艱難且無比穩定的切入。

咔咔……碩大的腦袋騰空而起,旋即被半空中飄蕩的劍影縱橫交錯,迅速攪碎成一灘爛肉。

轟隆隆!

無頭尸身緩緩跪地,濃郁的魔氣自中滲出,如被汲取般迅速涌向前方祭壇,緊接著城中各處祭壇崩碎,數道如實質般的光柱破空而來,盡數注入那祭壇內。

“不錯,你很不錯。”

伴隨著嘶啞的狂笑,一個消瘦的人影緩緩從塵煙中走了出來,如毒蛇一樣的豎瞳死死盯著唐云,透出不加掩飾的貪婪:“你是個合格的補品。”

“是嗎?”

唐云踩碎尸體,瞇起眼睛看著終于進化完畢的邪神……不,不應該叫進化,稱之為重返巔峰更恰當一些。

邪神額頭上的眼睛閃爍著晦暗的光芒,如野獸般的嘴巴開合間,露出兩排尖銳的牙齒:“我本以為城中只有三個凝血境武者,誰知道竟然還有第四個,可惜你只差一點,就能讓我功虧一簣,真是……可惜。”

“是挺可惜的。”

唐云揉了揉肩膀,收劍歸匣,閉目道:“實不相瞞,我曾修煉過一門拔劍術,藏劍于匣蘊氣凝神,可一劍即出后再無任何反擊之力。

多少年都沒有人,沒有妖魔能將我逼到這種地步,如今連番鏖戰,卻讓我不得不行險一搏。這一劍……閣下可敢接?”

“有何不敢?”邪神聽他說的玄乎,不禁挑眉。

“那就看好了。”

唐云面色凝重,微微俯身將右手搭在劍柄,渾身氣機凝于劍上:“十天九地八荒七星六合五行四象三才兩儀混元一氣至尊無敵屠魔斬天弒仙滅妖皇極拔劍術!!!”

嗖……嗖嗖……

邪神楞了下,旋即大怒:“好賊子,竟然使詐。”

“朋友,古語有云兵不厭詐。”唐云咧嘴一笑,然后掏出了后腰掛著早就上弦的勁弩,沖著邪神扣動了機括。

“區區弩箭,真是不自量……”

邪神嗤笑著抬起手,一把攥住攢射而來的箭矢,任憑大多箭矢釘在身上,卻只能擦破表皮,根本無濟于事。

他微微攥拳,將弩箭捏碎,正待出言嘲諷,陡然面色一變盯著腐爛的掌心,咬牙切齒的道:“你竟然涂毒?”

邪神剛罵出聲,卻發現唐云早就丟下勁弩撒丫子跑路,遠遠拋下一句嘲諷:“朋友,我家里還得收衣服,咱們山水有相逢,改日有緣再見。”

“螻蟻,給本神死來!”

強忍著被箭矢刺中的地方傳來隱約的酸痛,邪神勃然大怒,不見他有所動作,自有魔氣托起他的身軀,迅速朝唐云沖去。

可惜比起輕車熟路的唐云而言,邪神明顯對府城地貌不熟悉,被他七拐八繞反倒拉開了距離。

氣急攻心之下,邪神果斷操控魔氣在前面開道,所過之處房屋盡毀,樓閣坍塌,完全化作廢墟一片。

唐云悍然撞碎墻壁,從面前的酒樓橫穿過去,留下一句嘲諷:“前面有陷阱,別怪我沒提醒你。”

邪神差點笑出聲,跑的狼狽如喪家之犬,還嚇唬說有陷阱,真是黔驢技窮:“陷阱?故弄玄……”

他話還沒說完,突然上方傳來一陣噼啪爆響,緊接著一口大鐘迎頭砸下,直接將邪神罩在了里頭。

區區大鐘而已,甭說是青銅鑄造,就算是百煉精鋼也擋不住邪神一拳之……你他么竟然在大鐘內壁涂了一層毒液???

猝不及防,接觸的剎那邪神體表血肉就生生被侵蝕了一層,劇痛刺激的他當即咆哮出聲:“兀那小賊,我定要將你剝皮抽筋。”

“晚了!”

唐云出現在大鐘上方,手里提著一根粗大的鐵柱,朝著大鐘上勢大力沉砸下,隨著隆隆巨響地面徹底崩碎,緊接著這口大鐘便帶著邪神墜入下面的……毒液池。

他聆聽著邪神傳來的沉悶嘶吼,嘆了口氣:“這他么不是鐘啊朋友,這是鎮武閣詔獄的鎮魔鼎。

這玩意本來就是為你這種妖魔鑄造的,只不過是刑罰的一種,現在被我換了個利用方式罷了。”

這種鼎甭看奇葩,但這種刑罰有個挺能激起食欲的名字,叫‘烹湯’。

顧名思義,將妖魔丟進去,內部刻畫的符文在收到魔氣刺激后,就會徹底激活,然后將妖魔融化,最終變成一灘膿水,黏糊糊跟湯差不多。

這是他好不容易才從詔獄里面搞出來的東西,起碼四萬斤的重量,搞出這么大的工程,可把他累壞了。

鎮武閣密庫藏得東西不少,但能對這邪神起作用的絕對不多,那些毒液在張二河身上能起到非凡作用已經是極限了,真要坑邪神還得看詔獄的刑具。

這些玩意兒,無一不是專門為了妖魔邪祟特意鍛造出來的,起到的克制作用比密庫的東西強了不知多少。

咚咚……

只見倒扣的銅鼎,表面符文陡然明暗交替,劇烈閃爍,更有大片魔氣從縫隙中散溢而出,緊接著便是刺耳的巨響,唐云眼看著銅鼎表面被砸出一個個拳印,不禁暗暗咂舌。

真他么恐怖如……嘶。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