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29:佛僧降臨,強強對戰

更新時間:2019-12-29  作者:氪金改命
偌大宅院瞬間被震動,下人們本能捂著耳朵面露痛苦之色,在屋內修煉的唐嫣月,只覺一種難以言喻的危機感傳來,迫使她下意識朝后退去,以期望盡快遠離危險源頭。

咚咚!

唐云長舒一口氣,諸般異象隨著功法停滯徹底消散,卻見后院演練場早已狼藉一片,青石板仿佛被丟進了攪拌機,輕風吹拂揚起灰塵陣陣。

體質……三十九了。

走起!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血祭府城?

轟隆!!!

唐云應聲望去,眉頭逐漸擰起,卻見唐嫣月有些狼狽的從廢墟中站起,死死盯著前方一道人影。

灰塵彌漫,隱約一人影自中走來,步履穩健,手持一禪杖般的東西。

和尚?

唐云心里剛冒出這個猜測,緊跟著便聽到一陣宣誦的佛號聲:“阿彌陀佛,魔物還敢負隅頑抗?須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嗡……

禪杖輕顫,音浪滾滾。

唐嫣月瞳孔極具收縮,俏臉慘白的盯著當頭劈下那夾雜著濃郁金光的重物,只覺一種難以言喻的絕望感涌上心頭。

當啷!!!

碰撞聲響徹周遭,彌漫的塵煙瞬間被炸開崩飛,預料中的劇痛并未傳來,她下意識睜開眼,卻見身前已然出現道熟悉的身影。

唐云!

險死還生,唐嫣月只覺鼻子發酸,兩眼隱約有發澀的感覺,心頭那塊大石不知不覺落了下去,一種名為安心的釋然隨之涌入心頭。

唐云瞇起眼睛,打量著面前打扮奇特的僧人,唇角扯出一抹冷笑:“你金剛寺好大的膽子,竟然膽敢在城中放肆,且還是鎮武閣重地……很好。”

僧人目光掃過他衣著,心里驀得一沉,不得不解釋道:“大人,那女子非是人,而是修羅。

貧僧出手乃是降妖除魔,你非我佛門中人,無法勘破其偽裝,待貧僧將之擒拿即可與大人證明。”

噌……

劍鋒摩擦禪杖,迸現刺眼的火星。

唐云運力,劍鋒劃出一抹彎月,似電光疾走瞬間咬向對方手腕,氣血如雷,奔騰咆哮,隨著勁力的迸發,地面瞬間自他腳下朝四處蔓延出道道裂紋。

禪杖顫抖,僧人明顯沒料到自己說明了情況,唐云竟然還不罷休,更沒料到對方看似年紀輕輕,一身修為卻與他不相上下。

青石板應聲而碎,僧人目眥欲裂,竭力架住著可怕的一劍,張口虎吼,震耳發聵的音浪澎湃襲來,方圓百丈驚雷滾滾。

音波武技?

獅吼功?

唐云挑眉強忍雙耳嗡鳴,左手陡然探出,如鷹爪掠過,須臾穿過禪杖卡在僧人腕部,氣血迸發之間,貫入指尖似血爪扣斷對方脈門。

氣血供給不到,僧人只覺一只手瞬間沒了知覺,半點力氣都用不上,再無法架住著勢大力沉的劈劍,膝彎一軟,被唐云兇悍壓得半跪落地。

滋……

火星四射,唐云身法使出,踏步掠向其左邊,側劍橫鋒朝他脖頸劃去,看這架勢明顯是要殺人的。

金剛。

僧人來不及細想,低吼一聲運起功法,只見金黃色夾雜著血光的氣血之力,當即透出毛孔在體表形成一層如琉璃般泛著微光的金身。

同時他突然低頭,順勢斜過禪杖,以杖頭甩向唐云肩頭,企圖以反擊逼迫對方放棄此舉,為自己贏得喘息之機。

奈何唐云飛云步格外詭異,看似朝左,實則卻留下一串殘影,真身出現在他右邊,且碎夢斜拖著迅速掠過對方脖頸,擦出刺耳的滋滋聲。

“這功法好厲害。”

唐云心里暗暗咂舌,順勢來到對方身后,毫不猶豫當即迎著對方后頸,旋身運力,凝聚氣血悍然一劍斬出。

瘋魔杖法。

僧人動作極為迅捷,沒有唐云壓制,瞬間起身前沖一步,拉開距離的同時,手里禪杖如巨錘般劃出一個弧線,悍然與劍鋒碰撞,差之毫厘避開這削首一劍。

唐云冷笑著,毫不猶豫就是一腳踹了出去:“老子生平最煩的便是你這種張口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的東西。

降妖除魔?怕不是見獵心喜,想將她鎮壓度化,變成你佛門護法吧?真是當螃蟹當慣了?真以為普天之下皆你爹,非得慣著你們佛門?”

僧人被指著鼻子一頓罵,不禁臉色陰沉,低喝道:“大人有些過分了。”

“過分?你怕是不知道什么叫過分。”

唐云連續四十六劍,帶起重重殘影,如雪月綻放,寒星迸現,聲響串成一股,死死壓制著對方攻勢,明顯是看出僧人的兵器笨重,快攻逼壓。

咔嚓……

僧人臉色大變,卻見禪杖表面已經被生生斬出一道豁口,且裂紋逐漸朝上下蔓延,眼看撐不了太久。

瘋魔杖法如名字般,必須要施展開才能形成疊浪之勢,給敵人源源不斷,一浪大過一浪的壓迫力。

可唐云所使的漢劍,以及施展出的劍法和戰斗風格,明顯也是這一類別,且與禪杖相比靈活性不知高了多少。

唐云一直處于優勢,早已將他壓在下風,杖法更是施展不開,束手束腳,這讓僧人心中越加難受。

最可怕的是唐云的功法極為特殊,竟然能靈活駕馭氣血之力,或分合或凝聚,靈巧宛如銀針游魚,接連碰撞著他形成的金身。

雖然自身氣血鼎盛,儼然不懼對方,可濃郁的氣血之力卻連攻要害,甚至遮掩視線,這給僧人造成了極大的麻煩。

禪杖落地。

僧人虎吼一聲,果斷丟棄了兵刃,雙臂金光濃郁,掌如龍爪悍然扣住劍鋒,不顧指肚被切出的傷口,陡然沉肩朝唐云撞去。

截脈斷血……

唐云眼中冷光閃爍,分毫不虛的抽劍橫切,同時左手使出截脈爪法,陰毒扣在對方肩頭,順勢撤身的那一刻勁力徹底迸發。

咔嚓!

金身破碎,僧人肩頭應聲塌下一塊,似受到重擊般臉色漲紅噴出一股血霧,但他雙爪卻如愿壓下碎夢,直取唐云咽喉,距離不過三寸。

醉月摘星……唐云如喝醉了一般,擦著對方利爪仰身閃過,在對方變招下扣之際,翻云掌直接拍了出去。

看似輕柔,實則如針扎般的穿透力,在掌面貼在對方手臂的剎那,直接爆發出來。

僧人吃痛悶哼,雙目充血,眼中滿是決絕之色,竟然硬吃了這一掌,剩下一只手臂瞬間彎曲再度扣向唐云咽喉。

凌云十三劍,唐云滑步矮身,看似朝地面倒下躲避對方抓扣,但手中利劍卻如毒蛇吐信般,飄忽一顫掠至中宮,自下而上直取對方咽喉。

以命換命。

劍比手長,若是繼續下去,結果不言而喻。

僧人心知金身連續被破,防御力大大降低,很可能擋不住這凌厲一劍,不得不放棄即將取得成果的攻擊,雙手合十成拜佛狀,咔嚓直接夾住了這一截劍鋒。

“沒完!”

唐云倒地,早有準備,腳下一磕順勢劃出,果斷松劍握拳,如擂鼓巨錘般砸在對方兩側軟肋。

咔……噗嗤。

僧人明顯沒料到唐云會如此果斷的放棄兵刃優勢,一時不察根本來不及躲閃,被這兩拳結結實實砸中,肉眼可見體表琉璃金身碎裂,兩肋瞬間凹陷一塊。

伴隨著清脆如爆豆般的骨裂聲,僧人當即咽喉一甜,再度噴出一股血霧,氣勢頓時萎靡下去,踉蹌后退數步,留下一串嫣紅的血漬。

隨一念升起,唐云身上氣血涌動,在須臾間凝化為數十柄半透明的猩紅劍影,似漫天暴雨般朝僧人爆射而出,發出窸窸窣窣的破空聲,所過之處漣漪陣陣。

叮當,叮叮叮……

劍影觸及暗淡的金身,頓時噼啪仿佛是玉珠落盤的聲音接連響起,僧人棄劍交叉雙手,竭力鼓動自身氣血在身前凝聚。

不好!

僧人剛感覺唐云攻勢有所減弱,心里不禁松了口氣,結果背后陡然傳來一陣讓他戰栗冰冷的感覺。

羅漢金身!

根本來不及轉身,他竭力運轉功法,根本不顧連番鏖戰受創的身體能否撐得住,氣血之力迅速來到身后,與后背凝成一層琉璃般的屏障。

叮!!

僧人升起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下意識抬眼卻發現唐云此時近在眼前。

“給我……死。”

其拳套上閃爍著寒芒的倒刺泛著死亡的氣息,在他未有反應之前,重重一拳砸在胸口,剜出兩個血窟窿

這一拳不只是重創僧人,甚至將他一直憋著的那口氣給徹底打散,氣力一泄如注,氣血徹底崩潰,身后血劍如入無人之境般長驅直入,瞬間貫入他體內。

嗬……嗬嗬……

他瞪大眼睛,怒視著唐云,嘴巴開合卻只有一股血沫順著嘴角流下,喉結聳動發不出任何字眼。

唐云冷眼與之對視,忽然冷笑一聲,反手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直接將他打的斜飛出去,連續撞碎數道墻壁,被磚石廢墟掩埋。

他擦去唇角一抹血跡,吐了口帶血的唾沫,彎腰撿起兵刃,淡淡的道:“來人,把他丟進詔獄里好好炮制,順帶給我擬出一份損失名單,明日本官要去金剛寺要賬。”

早已來到,卻不敢貿然踏入戰場的武者,聞言頓時打了個激靈,大聲回應:“是,大人。”

太恐怖了。

以前看大人就跟世家公子哥一樣,沒事兒還喜歡逛青樓打麻將,應該是某個背景深厚的二代過來鍍金的。

現在才發現,大人根本不是他們認為的花架子,一身本事實打實的硬,對陣金剛寺出身的武者,都能生生用拳頭砸死對方。

幾個武者將僧人從廢墟中扒拉出來,看著他身上凄慘的傷勢,不禁面面相覷,下意識吞了吞口水,臉上浮現出濃濃的敬畏。

太慘了這人。

雙肋被打斷大半,胸口一個透明窟窿,肩胛凹陷,一條手臂血肉淋漓,半張臉完全沒了血肉,森白的骨頭看上去觸目驚心。

一人嘖嘖著感嘆:“金剛寺的功法,本就以護體為主,竟然被打成這副模樣。”

“別忘了大人剛剛的話。”旁邊一人抓起僧人脖頸的佛珠,如拖死狗般朝詔獄走去,邊走邊說:“這事可沒完。”

“對了,這家伙剛剛說,唐……”

“閉嘴。”

“大人行事,自有主張。再說就算她不是人又如何?那些宗派世家也沒少養妖獸,還給自己臉上貼金說是什么靈獸之類……真是大驚小怪。”

“也對,要我看大人說的不錯,這僧人就是貪欲蒙蔽理智,想把她抓回去當護法,呵呵……誰知碰上硬茬子了。”

“讓兄弟們準備一下,今兒是別睡覺了,好好招呼這個新來的。”

“金剛寺功法特殊,體質強大,我猜他能撐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一會兒老子讓你看看剛研究出的絕活……”

換了身衣服,唐云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成為修羅了,自死而生,你現在跟生靈沒有什么區別,現在有危機感了吧?”

“想修煉,但是沒功法啊。”唐嫣月聳了聳肩。

修羅的先天條件比人要高很多,以她現在剛轉生的修羅之體,就能媲美十一品武者的實力,如果忽略氣血之力的話,她甚至能跟十品武者剛一波。

只不過她倒霉,在遇到唐云解決功法隱患,有所突破的時候感知到威脅,準備出去找地方歇歇,等唐云修煉結束,收斂氣息再回來。

誰曾想剛出去就碰見了那金剛寺的人,人家佛門中人一眼就看出這廝其實不是人,于是乎就發生了后面的事情。

這次實實在在的挨打,確實讓唐嫣月產生了危機感。除了是對自己實力的不自信以外,還有與唐云實力差距越來越大的恐懼。

她可以說是一路看著唐云怎么走過來的。

甭看唐嫣月跟唐云沒事兒插科打諢,有說有笑的,其實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若自己有朝一日再無利用價值的時候,那么等待她就會被唐云當成誘餌,拋棄物……

榨干價值,然后丟掉。

就跟不久前死去的田云云,還有邱月縹,邱守倉他們一樣。

除非,自己主動離開,就跟天劍宗的呂慶元,隱龍宗的宋清峰等人一樣。

亦或者主動降低身份,如趙云律那般投誠為他的下屬。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