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25:修羅出世,向死而生。

更新時間:2019-12-27  作者:氪金改命
木青柔銀牙緊咬:“整件事根本談不上陰謀,你所利用的無外乎是人的野心,貪婪,以及邱家與你的情報不對等。

如此種種優勢,讓你從一開始就將邱家誑住,博得其信任,繼而利用邱守倉推動一切事情的發生。”

唐云聳了聳肩:“其實一開始計劃不是這樣的,本來是打算用邱月縹來推動,后來發現她有些精明,而恰巧邱守倉冒了出來,又有秘境之事。”

他說的是實話。

一開始唐云確實是準備利用金石峽谷中,英雄救美的情分靠近邱月縹,從而開始逐步推動計劃發展。

可惜形勢轉變太快,秘境的出現再加上邱守倉截下那第二封信,從而萌生野望……一系列原因讓唐云順勢而為,將目標放在了他身上。

比起女子而言,跟邱丁岳同為男子的邱守倉,明顯更容易挑撥他對邱丁岳的忌憚,因為男人的掌控欲,往往比女人要強得多。

唐云嘆了一聲:“兩年時間,我覺得你起碼能蠱惑一群信眾,最起碼拉出一幫人搞出點聲勢,誰知你依舊如此的……廢物。

我本來覺得老話說的不錯,只要活得夠長久,就算一頭豬也能成精,可你的表現讓我醒悟,豬永遠是豬。”

“這個世界,拳才是一切。”

木青柔臉色青白,咬牙切齒的低吼。隨手腕鈴聲響起,周圍一具具傀儡似得到號令般,朝唐云瘋狂撲了過來。

她解恨似得冷笑道:“聰明?那又如何?手腕不硬終究要死。”

“你一如既往的苯,我既然敢來,真的沒有準備嗎?”唐云彈了彈手指,順勢拔劍迸發沖霄氣血之力,呼嘯震耳須臾將傀儡淹沒。

一劍……

數十具傀儡連一劍都沒有撐下來,瞬間被斬碎成渣,化漫天碎屑隨風消逝。

“凝血境!!!”

木青柔勃然色變,心里咯噔一下,眼中更是透出幾分絕望:“怎么可能?區區兩年不到,兩年不到你怎么能這么快達到凝血境?”

“我天賦異稟。”唐云笑吟吟的抬起下巴:“你不服不行。”

木青柔如今實力也是十品,可實際戰斗力差了太多。

轉生數次消耗本源,再加上手中傀儡一具不剩,且唐云處于十品明顯火候不淺,種種對比下來,她沒有半分勝率。

她完全沒有了抵抗的心思,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若非我轉生數次,若非……”

唐云眼中了然一閃,淡淡說道:“哦,看來我猜得不錯,你確實另有來頭,這具身體怕不是你的吧?”

眼珠子轉了轉,他忽而笑道:“二娘,要不要咱們再做一筆交易?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什,什么?”木青柔嬌軀一顫,似不敢相信般抬頭望向他。

唐云甩劍落入匣中,靠著石頭說道:“你告訴我黃泉宗的傳承,且給我講講你修煉這些功法武技的心得,若你不騙我的話,我就可以再放你一次,給你個機會。”

木青柔忽然醒悟,下意識問:“對了,黃泉指你是從哪得到的?”

唐云隨便找了個理由:“鎮武閣換的,當初剿滅你們黃泉宗,也得了些收獲,這就是其中之一。”

“既如此,你何必在讓我多說?”

“鎮武閣兌換東西,可是需要功勛的,功勛可是拿命拼的。”

“你還是如此謹慎……”

“二娘謬贊,這個建議考慮考慮?”

“你會遵守承諾?”

“呵呵,上次我不就放了你嗎?”

“希望如此……”

半個時辰后,唐云剝開糖紙,將一顆果糖塞嘴里,淡漠的目光掃過那具死不瞑目的尸體,眼中毫無波動。

“二娘?想不到你還有這種故事?有時間說說唄?”

唐嫣月滿意的打了個飽嗝,頗為淑女的拭去紅唇上的血漬,蓮步輕移,帶著一股淡淡的馨香湊到他身邊。

唐云又抓出一顆糖塞進她嘴里,提劍朝遠處走去:“接下來還是抓緊時間吧。”

“呸!”

唐嫣月氣惱的吐出糖果,將糖紙剝開,把糖塞嘴里,哼哼唧唧提著木青柔的尸體跟上他的腳步,不依不饒的說:“說說唄,大不了本姑娘讓你……”

“我沒有對冷肉下手的嗜好。”

“等我成了阿修羅,就不是冷肉了呀。”

“等你成了阿修羅再說。”

“那就說定了啊。”

等唐云他們善后完畢,回到城里時。

關于邱家的戰斗,依舊在持續著。

邱守倉他們這些人倒不算什么,但邱家還有一群老不死呢,十品武者十幾個,九品武者也有兩三。

唐云沒有摻和這件事,九品大佬打架,簡直是他么的神仙,稍有不慎就會被波及,一不小心會被重傷,還是離遠點好。

唐嫣月嘖嘖有聲的望著遠處的戰斗,低聲問道:“喂,就算你弄死邱家,等王鑫走了以后,這龍陽郡依舊輪不到你做主啊?趙毅來了你準備怎么辦?”

唐云微微一笑:“趙毅?只要沒了邱家,這龍陽郡就沒有趙毅立足之地,趙毅他翻不起什么風浪,別忘了他可是外來人。”

“你也是外來人。”唐嫣月瞥了他一眼。

“不,現在不是了。”

唐云低下頭剝開糖紙,再度往嘴里塞了一顆糖:“邱家這事塵埃落定,流云山莊他們如果想繼續存在下去,那就必須保持聯盟,而邱守倉這個紐帶現在已經斷了。

所以他們必須再找一個利益相關,且關系很好,還能讓彼此都放心的存在,以此維系聯盟的存在。

而我之前也參與秘境謀劃,后來搞拍賣的趙云律也是我的人,大家生意互有往來,所以我是個很好的人選。”

頓了頓,他無視了唐嫣月有些怨念的注視,接著說道:“當我融入這個群體之中時,我已經不算外人了。

況且,趙毅的到來,引起天青門這些宗派的注意倒是其次,最關鍵的是他會讓鎮武閣內部同仇敵愾。

王鑫一走,這個位子本來該是龍陽郡下各個府主競爭,趙毅空降過來,必將四面樹敵。畢竟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呢。

沒有邱家支援,各大勢力冷眼旁觀,內部都對他頗為仇視。

此等情況下,他趙毅就算有翻天的本事,也掀不起什么風浪。無須我做什么,大家都會本能抱團起來一致對外。”

唐嫣月毛骨悚然:“你算計的好深吶。他們斗的熱鬧,卻恰巧給了你足夠的時間,以你的修煉速度……

恐怕等他們斗的告一段落,趙毅灰頭土臉離開的時候,你已經達到九品了,屆時這個位子就是你囊中之物啊。”

唐云揉了揉她的腦袋,跟擼貓一樣,在她呲牙的時候順便塞了一顆糖安撫,輕聲說道:“人嘛,其實都有一個致命的短板,它叫做認知偏見。”

唐嫣月哼哼問道:“什么叫認知偏見?”

唐云想了想,解釋道:“大概意思就是,見到什么東西,都會本能用自己所知道的知識解釋。

比如世人看到妖魔,下意識就會覺得它們吃人害人。看到一個年輕人,下意識就會覺得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唐嫣月艱難理解了幾分,若有所思:“也就是說,經驗害人?”

唐云點頭:“是,但不全是。就跟古人所說的話,以及世間流傳的道理之類差不多,這些東西很多人覺得都是屁話,很多人覺得都是對的。

實際上道理之所以稱之為道理,前提是要將之用在正確的地方,如果放錯了位置,自然就不是道理。”

“就比如斬草除根,還有做人留一線?”

“還有除惡務盡,窮寇莫追。”

邱家上下二百余口,大部分被當場誅殺,只剩下零星旁支僥幸茍活,被下放鎮武閣詔獄嚴刑逼供。

茲事重大,所以王鑫在拿到邱家‘罪狀’后,直接下令招來龍陽郡各地府主前來議事,首先宣布了唐云其實是自己人的事情,其次便是做出了一些安排。

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他找到唐云先說出了自己的安排,想看對方有沒有意見。

他準備任命唐云為龍陽郡屬地,平安府的府主,而原平安府主則是邱家的人,已經死翹翹了,其余則不作變動。

不過唐云卻拒絕了這個好意,反倒接任較之平安府來說,更平庸一點的凌川府,并建議王鑫調整一下各地府主的位置,畢竟同為府城,也有地域好壞之分呢。

而唐云的插入,可以帶動其他府主往更好的地方挪一挪,這樣一來不但不會引起其他人的妒忌,也更容易接收……

雖然不知唐云是何打算,但王鑫想了想也就順勢答應了下來。

于是乎,唐云成了凌川府的府主,至于其他的府主則順次往上挪窩,大家都得到了甜頭,也算皆大歡喜。

雖然朝廷的正式任命牒子沒下來,但他們也不覺得有什么意外,美滋滋開始走過場,交替權力了。

且除此之外,大家的注意力還都放在王鑫這個位置上,明眼人都清楚王鑫此番立下大功,他又是京城的人,此去定然很難回來。

如此……這個位置不就空了嗎?

那到底是誰接任,大家就各憑本事嘛。

而后,王鑫迅速趕往州城稟報上級,畢竟邱家在京城還有人呢,這帽子扣死了,邱達商這人得迅速處理,免得出幺蛾子。

州城頗遠,固然王鑫動用了更為迅捷的趕路方式,也足足用了好些天才趕到州城,然后跟著上司徑自入京稟報。

鎮武閣跟朝廷文武并不糾纏,而邱達商屬于文官,所以涉及到這一點,他們必須得稟報皇帝再做定奪。

不久,出意外了。

趙毅來了!

之前趙毅空降,這件事也就王鑫作為龍陽郡一把手知道情況,隨后他也沒有多說關于趙毅的事情。

等去了京城以后,他闡述了關于邱家種種事跡,隨后道出了自己的建議,無論是唐云的升職,其他府主的變遷都沒有意外,唯有鎮武閣郡主之位出事兒了。

大家本來都以為,這郡主無論是誰,最終都會在本地的幾個府主挑選出來,且唐云又是新來的,不可能連升兩級,所以剩下幾人正卯足勁爭呢。

結果,忽然來了個趙毅。

本來就是自己人的東西,咋忽然來了個外人呢?

這能咋辦?

懟他!

懟走他,自己人再繼續競爭。

據說趙毅之所以空降,就是因為他的老師跟邱家關系匪淺,現在邱家都墳頭長草了,還怕個球啊。

而龍陽郡各大勢力,本來以為邱家的事兒算是落幕,誰曾想又來個跟邱家有關的人,頓時如臨大敵,其中警惕無須言表。

總之,趙毅這還沒來到地方呢,已經咔咔豎起不知道多少敵人了。

數十日前,在王鑫剛剛布置任命,前往州城時。

唐云跟唐嫣月暗搓搓出現在城外,挖開了邱家人的墳頭,數十具邱家族人的尸體被拽出來,運送到山谷設立好的祭壇附近。

武者死后,一身氣血會逐漸散去,但消散的速度并不快,人死如燈滅這句話只適用于普通人。

唐嫣月興奮的丟下尸體跑到祭壇上,順帶給唐云拋了個媚眼:“本姑娘要脫衣服咯,你不避嫌?”

唐云翻了個白眼,將尸體堆在祭壇周圍,刻畫著黃泉宗的符文,頭也不抬的說道:“該看的都看過了,避什么避?”

“嘁,沒勁。”

唐嫣月脫掉衣服,盤坐在祭壇之上,按照黃泉宗傳承功法,迅速啟動祭壇。

只見上方符文閃爍,繼而似引起共鳴,周圍尸體殘留的濃郁氣血迅速涌出,如漩渦般朝她體內灌入。

似有厲鬼哭嚎,怨魂長嘯。

仿若哀樂悠揚,曲調宛轉。

唐云靠在石壁旁,閉目靜聽著種種異響,給他的感覺很像是前世那些僧人做法事,誦經呢喃昂揚頓挫。

唐嫣月蒼白嬌嫩的肌膚,如碎裂的白瓷,自眉心起迅速朝周圍擴散,眨眼間就變成用膠水拼接而成的瓷人兒,道道裂紋爭相交錯,縱橫全身格外可怖。

仿佛到了某個閾值,塊塊肌膚剝落,緊接著一股冷風將她包裹,渾身血肉臟器如飛灰般,迅速被吹走,獨留那一具若白玉雕琢而成的骨架,以及顱骨明暗閃爍的青光。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