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24:四面楚歌,邱家崩盤

更新時間:2019-12-27  作者:氪金改命
木青柔本來沒覺得有什么,但當她仔細看過邱守倉得到功法后,心里就萌生了一些想法,所以她‘好心’的拿出了黃泉宗‘真正’的傳承功法。

她說自己拿出的才是真正的傳承,而邱守倉得到的,只不過是黃泉宗傳給外門弟子修煉的功法罷了。

按理說……其實還是六煞宗更靠譜一些,因為后無論三神教還是黃泉指,它們的傳承本就源于妖魔,是妖魔增強實力的辦法,只不過被邪道武者改了改。

只可惜,六煞宗的功法,早就被唐云跟唐嫣月搞得亂七八糟,連他們自己都不敢嘗試修煉。這么一對比,后者居然比前者靠譜了……

面對木青柔的誠意,邱守倉拿著功法交給家中長輩看了看,長輩的眼光自然高一些。

兩者一對比,邱守倉得到的功法就顯得有幾分狗屁不通了,可問題是木青柔拿出來的,看上去跟邱守倉得到的,看上去也不是一個體系啊?

邱守倉懷著憤怒與疑惑,找上了木青柔。

一番質問后,木青柔‘不得不’說出了真話:“邱守倉得到的,確實是黃泉宗培養弟子的功法。

只不過后期這些弟子會被煉成人傀,得以于地脈之力,這些弟子實力進展飛速,可以迅速達到煉制人傀的標準。”

“那你拿出的功法呢?”邱守倉冷冷的盯著她,果然不能相信這廝,沒告訴她自己跟唐云的關系是正確的。

木青柔‘真誠’的說道:“我拿出的確實是真正的傳承功法,不信你可以搭建祭壇,我先修煉讓你們看看。”

邱守倉依言而做,邱家在嚴格觀察,且找到了N個替死鬼嘗試修煉,都沒有出現問題后,才算是相信了木青柔。

其實邱家的長輩,是不愿意這么做的。

改修其他功法固然提升速度,但不保險啊。

只不過現在邱家能迅速培養弟子的消息已經泄露,惹得各方勢力窺伺,他們縱然明知此乃毒酒,卻如飲鴆止渴的人般不得不喝。

更何況就算沒外敵,族中已經習慣這么快提升實力的年輕族人,也不愿意輕易放棄這種功法。

兩相結合,就算這些長輩不愿如此,也得捏著鼻子認。

又是月許。

唐云陰著臉進了王鑫書房,在旁人所看來,這是王鑫又想出點子拿捏唐云了。

“見過大人。”

“坐。”

“現在是時候了。”唐云喝了一口茶說道。

王鑫含笑說道:“哦?現在黃泉宗可謂來勢洶洶呢,若非本官知道些內情,恐怕真以為這里面有黃泉宗。”

唐云正色道:“以前沒有,現在確實有了。邱守倉來信告訴在下,有人發現了他們的行蹤繼而找上門,誰知真的是黃泉宗余孽,且他們現在已經聯手了。”

“當真?”

“當真。”

王鑫嚴肅了起來,這種邪教的實力倒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散播發展信徒的能力,很惡心,很迅速,一旦不及時扼制,后果不堪設想。

爭權奪利,這是人之常情。

但是絕大多數武者都會下意識不牽扯百姓,這是最起碼的底線。而各大宗派世家這些武者,他們將稱之為江湖,而鎮武閣的用處就是看住這些江湖人。

只要敢立光明正大立山門的勢力,不說是名門正派,起碼也壞不到哪里去。這里的壞指的是大肆殺戮百姓這種舉動……

搞出這些事的都是邪道宗派,邪道武者,這種人一旦露頭,無論是江湖勢力也好,鎮武閣也罷,都會傾盡一切辦法誅殺。

譬如三神教,黃泉宗這些。

王鑫在的得知這一點后,之前隔岸觀火,靜待良機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迫切的想法就是先把有苗頭的黃泉宗按死。

王鑫凝重點頭:“是時候了。”

唐云淡淡的說道:“散播謠言,天下沒不透風的墻,一旦有此等謠言,其他勢力就會反映過來。

邱家現在就在他們看來如鯁在喉,所以就算邱家真的干凈無比,他們也會想辦法潑臟水,更何況……邱家本就不干凈。”

對付一個勢力,除非有碾壓的能力瞬間連根拔起,否則的話就得先壞名聲,斷其人脈,沒有了這些,他們就像是一只盆里的魚兒,怎么折騰都會留下口舌把柄。

壞人……該死。

不是嗎?

黑云壓城……

暴雨將至……

唐云走出鎮武閣,抬眼望著陰霾的天空,長舒一口氣,心里喃喃:“邱家完了。”

邱家的崩潰,會起到連鎖反應。

首先邱家沒了,趙毅將來就沒了幫手,單憑他自己過來不足為慮。隨后連帶著京城的邱達商會受到牽連,間接破壞秦煜軒的計劃。

秦煜軒會損失什么,唐云是不清楚的。他到底在下什么棋,唐云更是云里霧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家伙要倒霉。

敵人倒霉,唐云就開心。

就算秦煜軒想報復,那也得看他的爪子還能不能伸進龍陽郡,沒有邱家做紐帶,他只能干看著。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性,秦煜軒借趙毅之手,對他展開報復,畢竟趙毅不久就會調來,這是板上釘釘早已決定的事情。

且這個可能性還不小。

前提是秦煜軒從某些方面支持趙毅,假借對方的手來弄死唐云,最不濟也會設計讓趙毅跟唐云同歸于盡。

不過這個可能性的實現,皆基于趙毅自身的手腕,畢竟秦煜軒遠在京城,許多事也有心無力,更大程度靠趙毅自己。

趙毅?

從他枯坐揚州府主這么些年來看,他的手腕如何……呵呵。

越是縝密的計劃,破局越是輕松。

看起來牢不可破,實際上只要少一顆棋子,那就是滿盤皆輸。

總的來說,這一局唐云贏了。

以邱守倉為杠桿,成功撬崩了這死局之棋。

眾所周知的是,流言蜚語這種東西,向來是被廣大群眾所津津樂道的。

或許本就是略有稀奇的事情,但經過口口相傳,經過每個敘事者的添磚加瓦,它逐漸就會變得奇怪起來。

些許的流言,在一開始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畢竟眼下黃泉宗才是重中之重。

可是隨著流傳的越來越廣,各大勢力驀得反應了過來——對啊,怎么全都黃泉宗了?不是合力坑死邱家的嗎?

他們注意力的調轉,讓邱家有些猝不及防,邱家身為地頭蛇,自然明白這里面到底是誰做的手腳。

除了王鑫,還能有誰?

到底是江湖人,眼界格局有限,思想境界有待提高,黃泉宗的出現讓他們本能開始防御,生怕波及到自己。

包括王家,洛水宗,天青門這三個不亞于邱家的地頭蛇,他們的目光同樣被黃泉宗所吸引。

而除此之外,江湖人總會忽略一個不該忽略的勢力——朝廷,鎮武閣。

邱家就算是用屁股想,都想得到這種流言傳播背后的始作俑者,定然是一直與他們爭斗的王鑫。

只有他暫時沒有下場,只有他一直置身事外,只有他沒有被迷惑,所以只有他才能搞出這些事情。

可惜知道有什么用?

洛水宗,天青門的壓迫尚在其次,同在城中一直是邱家競爭對手的王家,才讓他們倍感危機。

同樣是世家,邱家有的產業,王家同樣都有涉及,雙方的爭斗從武力到面皮,從米糧到油鹽無處不在。

值此大好機會,王家自然不甘放過,推波助瀾之下流言蜚語簡直漫天飛,一時間對邱家的猜疑,詆毀,使得他們多年的名聲瞬間一落谷底。

將自己放在道德制高點,將敵人踩在深淵最底部。這個前置條件,僅僅用了半個月便達成。

緊接著便是王家義正言辭,義憤填膺,打著斬妖除魔旗號,扛著名為正義的屠刀,毫不遮掩的率人逼宮,迫使邱家站出來給個解釋。

解釋有用嗎?

解釋有用,還提刀作甚?

邱家承認那就自尋死路,他若不認那就是措辭狡辯,墻倒眾人推,這是大勢……邱家扛不住的。

就在這時,王鑫率人笑瞇瞇出現,打著名為和事老的旗號,實則落井下石的作態,讓邱家情況雪上加霜。

然而,似乎倒霉到了極點……

趕來的洛水宗,天青門的人,在來的路上‘恰巧’抓住了幾個還未來得及歸來的邱家族人,甚至順藤摸瓜找到了暗中設立的……祭壇!

人證,物證皆在,還想抵賴?

王鑫方才笑瞇瞇的臉瞬間晴轉多云,霎時陰云滿布:“好啊,堂堂邱家,竟然是昔日黃泉宗余孽。

我曾聞汝族中有前輩在京城任職,一直對你們照顧有佳,誰知爾等卻包藏禍心,竟是邪教中人。

此番更是連續挑撥,趁機圖害諸多武者,意欲挑起龍陽亂事,好,好好,你們這是想光復黃泉宗,聚眾造反吧?”

邱守倉發出了毫無說服力的否認三連:“我不是,我沒有,你瞎說!”

王鑫暴喝一聲,打斷他的話,凜然喝道:“來人,隨我擒下邱家上下人等。”

于是,一群官府的衙差拿著鐵索走了上去。

一群只練過幾天武,連入品都此生無望的家伙,你覺得他們能扛得住武者隨便的推搡嗎?

毫無疑問,某個衙差剛上前,邱守倉隨意甩了下手,然后……衙差重傷噴血,胸膛凹陷眼看是不活了。

王鑫瞪大眼睛,怒意勃發:“很好,好的很,竟然違抗拒捕,你們邱家這是要負隅頑抗到底了?”

“我……”

“給我上。”

隨著王鑫一聲令下,真正鎮武閣的嫡系這才出馬,其各個帶刀持劍,面帶殺意,明顯不是奔著抓人來的,而是……殺人。

洛水宗等勢力的人隱晦對視一眼,道:“大人莫慌,我等名門正派自看不過眼如此惡徒,我等此番愿出手相助。”

說著,不等王鑫回答,噌噌噌便沖了上去……

殺人是其次,斬草除根是順便,趁機搜刮掠奪才是正事。

城外。

唐嫣月翹著腿坐在樹杈上,百般無聊的嘟囔:“你確定在這守著,能等到你想等的那個人?還有你答應我的武者尸體,什么時候給我?”

“不要急,邱家現在都快死干凈了,回頭稍稍操辦即可。”

唐云啃了一口桃子,含糊不清的說道:“還有,邱守倉跟我說過他設立祭壇的地點,木青柔那個祭壇就在不遠處。

邱家現在已經完了,如果她不趕緊收拾收拾跑路,下一個抓的就是她。所以她一定會出現并且離開。”

唐嫣月一把奪過桃子在另一邊啃了口,又塞到他手里,瞬間挑起話題:“那她直接跑多好,何必再折返一趟?”

唐云聳了聳肩,嫌棄的丟掉桃子:“黃泉兩脈,偃傀尸鬼,木青柔絕對不會放棄這些尸體的,武者尸體可是打造偃傀的好材料。”

說著,似感應到什么,唐云忽然轉頭看向遠處,微微一笑:“看,她來了。”

碎夢劃出一個弧線,如標槍般瞬間洞穿幾顆大樹,精準落在下面那塊石頭里,嵌入足有兩尺,余音嗡嗡良久不散。

木青柔眉頭緊皺,如臨大敵,手環輕靈乍響,伴隨著簌簌之音,數十道身影瞬間出現在她周圍。

唐云從樹枝躍下,走出密林靜靜望著她:“你很讓我失望,將近兩年的時間,你依舊沒有做出讓我驚喜的事情。”

木青柔黛眉輕挑,美眸瞇了起來:“想不到竟然是你?在這個地方出現,邱家還真是廢物……”

唐云挑了挑眉毛:“你到現在還認為是邱家自尋死路?”

“不是嗎?難道……”木青柔本能出言,卻在語出半句的時候猛然卡殼,瞪大雙眸盯著唐云:“難道這一切都是你?”

唐云微微一笑:“不然你以為,他們真就那么巧,得到了黃泉宗的東西?還是掛著名頭,實際內容完全不符的傳承。”

木青柔駭然之色自眼底一閃即逝,冷笑:“我說呢,這整件事透著一種怪異,卻找不出哪里不對勁。原來一直是你站在幕后,推動引導這一切的發生。”

“我喜歡你用推動引導這個詞。”唐云含笑點頭,指尖頗有節奏的在劍柄上敲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