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20:再入副本,趙毅異變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回到家里。

唐云坐在亭中想了很久,最終萬般思緒化作一聲輕嘆。

調出面板看了看。

他將之前觸發魔妖詭域副本,這段時間幾乎已經將里面的價值榨干凈了,包括b,精英小怪在內,不知被他蹂躪了多少遍。

直到昨日才徹底了結,達成了完美通關,屬性點照例加上,技能點則放在了如今威力最大的凌云十三劍上面。

現在,再度攻略血祭府城這個超級副本吧。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血祭府城?

眼前一花,來到副本的唐云先打發走秦源雪,讓她去城門先做事,而他則一路前往鎮武閣所在。

他有一個絕好的辦法,雖然不至于達成完美通關,但最起碼能有機會再殺一個b,反復幾次甚至有可能把四個b全都輪殺一遍。

而且,他心里還有個疑問:副本要求是擊殺四個b,可是除了邪神以外其他三個都是十品武者,他們只是被魔氣侵蝕而已。

假如在他們沒有被侵蝕之前救下三人,然后集合起來圍攻邪神一個,可不可以通關的標準?亦或者這里還有其他門道。

咚!!

他毫不遮掩,直接撞碎了高聳的圍墻沖了進來,入眼便看到張二河被魔氣侵蝕,化作妖魔的一幕。

“晚了”唐云看著仰天嘶吼的張二河,嘆了一聲選擇退出副本。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血祭府城?

這次唐云不再等秦源雪,徑自找到方向一路狂奔,其速度堪稱一路絕塵,所過之處房屋垮塌,圍墻斷裂,掀起漫天煙塵良久不散。

剛趕到地方,唐云來不及細想,本能拔劍甩出。

卻見碎夢如箭矢般破空襲來,攜以滾滾風雷之音,破空厲嘯震耳發聵,于一剎須臾跨過十幾米之距,精準的掠過張二河胸口,差之毫厘以劍脊擋住妖魔鋒利的爪子。

張二河如今血氣枯竭,消耗極大,若是被魔氣灌入體內壓根就沒有辦法將之驅除,唐云神來一筆,可以稱得上救了他一命。

張二河噴出一股血霧,妖魔利爪撞在劍脊上,可怕的力道讓他登時倒飛而出,轟隆撞塌了背后的房屋。

可他也絕非剛出道的雛鳥,灰塵彌漫,磚石四濺中,卻見一抹流光陡然乍現,卻是他忍痛抓住碎夢,將之朝唐云丟了過來:“接劍。”

“多謝。”

唐云探手抓劍,順勢滑步側鋒斜撩,呲呲火星霎時迸發,卻是劍鋒與利爪的碰撞,在剎那間交錯數十次。

凌云十三劍。

驀得,只聽悠揚輕吟乍耳,綽綽劍影合而為一,輕巧掠過對方爪子間隙,似流光一束直接捅穿了妖魔的腦袋。

“殺!”

比起血氣枯竭的張二河,唐云養精蓄銳自然強了太多,更何況這妖魔與張二河鏖戰良久,消耗也不算小。

被灼灼劍鋒刺穿剎那,澎湃氣血之力霎時爆發,將妖魔瞬間震得崩潰,嗤嗤魔氣不斷與氣血抵消,良久妖魔終于發出不甘的咆哮,化作裊裊飛灰倒卷升空消失無蹤。

“咦?”

唐云眨眨眼,死死盯著那無盡黑灰中若隱若現的兩顆寶石般的東西,臉上升起幾分驚異:“這是……紅船副本的那部分妖魔意識。”

契機!!!

這個發現讓他種種疑惑徹底解開,繼而萌生了無數靈感。

三個前奏副本被他攻略后,逃逸的妖魔意識,其實并沒有立刻融合一體,而是采取更更穩妥的措施。

結合現實中揚州府的事情,以及數個前奏副本中了解的情況,唐云很容易便推斷出了妖魔的大概謀劃。

紅船那條河下還有個祭壇,然后控制城中八個祭壇,將揚州府百姓血祭,得到的力量平均灌入三個妖魔意識,讓它們同時提升了實力。

這么做的原因有兩個,一是要拖延時間,二是要抓住三個十品武者,以他們的尸體滋養自身。

三個實力大進的妖魔意識,分別對抗趙毅,龍星悅,張二河。

這么說來,祭壇更像是一個早先設定好的運行程序,只要將之開啟,接下來就無須投入太多注意力,只要防止被破壞即可。

時間拖延的越久,死的百姓越多,三個妖魔就會越來越強,等他們徹底解決趙毅三人威脅后,只需將之當做祭品。

屆時三個妖魔意識合而為一,再加上十品武者的尸體,以及城中無數百姓,最終妖魔就能恢復昔日巔峰實力——邪神!

這應該就是它的全盤計劃。

唐云的腦袋里掠過了這么多念頭,現實不過是連眨眼時間都沒有過去。

暫時按捺想法,他扶起張二河:“你沒事吧?”

張二河虛弱的站了起來,吞下幾顆丹藥凝重盯著他:“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十品?你為何隱藏實力?是……”

唐云翻了個白眼,直接打斷他的質問:“別說這么多廢話了,如今府城危在旦夕,先解決這事才是關鍵。”

說著,他指了指后面的房子:“打開密庫吧,有什么用得上的趕緊帶上,否則就沒機會用了。”

張二河意味深長盯著他:“此事落幕后,我定會稟報趙大人,你屆時做好解釋的準備。”

說著,他抬手一掌鼓動氣血,將房屋廢墟推開,露出下面一個鐵板,掏出一個貌似鑰匙的東西放上面弄了弄,隨后朝唐云擺擺手,先一步走了進去。

片刻后。

唐云身上穿著厚實的鎧甲,背上掛著七把短矛,腰間纏著鐵索鋼爪,手里提著一把大弓,兩腿還掛著弩箭和箭袋,在張二河無語的注視下強行撞碎地面沖了出來。

尼瑪……

這他么是得多怕死?

張二河默默吐槽,表面上看是這樣,其實他很清楚唐云這廝甲胄里面還套著一層內甲,內甲里面還有層軟甲,軟甲里還綁著幾塊護心甲。

除此之外,唐云兜里還揣著無數丹藥,所有兵刃都涂抹了專門克制妖魔的毒液,真可謂武裝到了牙齒,他現在就是個正兒八經的移動軍火庫。

張二河磕了幾顆丹藥,如今恢復了一些元氣,雖然甲胄加身,但沒有唐云那么拍死,聲音透過頭盔,顯得有些沉悶:“你這么做,不影響靈活?”

“接下來沒有靈活游走。”

唐云簡明扼要的回答:“三神教一共在城中設立了九個祭壇,它是要血祭府城,重回巔峰。”

祭壇的位置,現在已經不需要找了。

副本一開始的時候還不明顯,但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吞噬的生靈越來越多,九道沖天而起的血色光柱已然無比耀眼,就跟深夜的大燈泡一樣。

唐云淡淡的說道:“趙大人正在迎戰妖魔,咱們必須盡快阻止妖魔的計劃,毀掉這些祭壇。你往南,我往北,在城中那個最粗的光柱處匯合。”

“小心。”

望著他的背影,張二河道了一句。顯然唐云是照顧到他的傷勢,城北那邊的百姓撤離的多一些,所以光柱相對弱一些,應該好處理的多。

而唐云……

“萬望珍重。”張二河在心里默默念叨著,邁著沉重的步伐朝目的趕去。

唐云每一步踩出,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大坑,身上這些裝備加起來起碼得有數千斤之重,確實有些影響靈活性。

不過他的計劃本就不是什么游走策略,而是毫無花俏的硬剛。有裝備在身,還玩花板子作甚?打就是了。

吼!!

見到來人,完全將地面鋪滿,一具具早已沒有生機的尸體頓時站了起來,身上繚繞著淡淡的魔氣,如牽線木偶般瘋狂的朝唐云沖了過來。

其中不乏入品武者的干尸,甚至唐云還看到了些鎮武閣的人,只不過他們現在只是一具被操控的行尸走肉而已。

無需廢話,殺!

長槍在手,隨著石板碎裂,繚亂殘影如狂龍咆哮,瞬息便將周圍干尸砸成一蓬蓬肉泥,他們連靠近唐云丈許范圍都做不到。

氣血之力如日中天,似騰繞天火直入云霄,魔氣未待靠近便發出嗤嗤的聲音,瘋狂的與唐云散發出的氣血之力消磨著。

隨著唐云越加深入,祭壇周圍滾滾魔氣匯聚,將天空完全遮掩,不露半點光線透入,一股濃濃的壓抑感迅速升起,讓唐云心底不禁泛生幾分絕望與慌亂。

魔氣干擾生靈神智,武者意志如鐵,氣血昌隆方可與之抗衡,但若有絲毫懈怠,便會被魔氣侵入,繼而逐漸侵蝕神智淪為傀儡。

“你當老子沒遠攻手段?”

唐云盯著那若隱若現的祭壇,咧嘴猙獰一笑,伸手從背后抽出一桿短矛,凜然踏步運力甩出。

伴隨刺耳的尖嘯,充斥著蒙蒙血光的短矛登時迸射,所過之處魔氣潰散,無數干尸被直接洞穿。

短矛余勢不減釘在祭壇之上,勁力在這一刻爆發,祭壇上符文頓時為之暗淡,似接觸不良一樣劇烈閃爍著明暗血光。

咔嚓嚓

碎石四濺,巨響震耳,偌大祭壇被他生生以短矛砸穿,駭人的窟窿內止不住透出滔天魔氣。

一槍捅出,隱有龍吟響徹,血色鋪散,魔氣消退,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祭壇便徹底失去作用,符文暗淡無光,散溢的魔氣被氣血抵消大半,僅有些許倉惶游蕩著升空而去。

伴隨著祭壇崩潰,魔氣四散,周圍被操控的干尸頓時倒在地上,似被歲月侵蝕,完全腐朽的木頭,接觸地面的剎那便應聲粉碎。

“一個。”

唐云抬頭望天,卻見陰霾的天空隨著祭壇的崩潰,這一塊的魔氣陡然淡薄了許多,就像是一個氣球被戳破了個洞。

他看了看方位,朝著下一個祭壇狂奔而去。

如果他的推演不錯,那么隨著祭壇被摧毀的越來越多,妖魔就會采取不得已的計劃,而這個計劃將注定死亡。

一刻鐘過去……

唐云兇殘的拖著一個干尸的腳踝,當棒槌一樣狂舞亂砸,再度將眼前祭壇摧毀,默默松了口氣。

他吞下幾顆丹藥,當吃蘿卜一樣的啃了一根人參,恢復著略有空乏的身體,就這么坐在祭壇上緩緩調整著呼吸節奏。

四個祭壇了。

加上張二河那邊的三個,九個祭壇已經被摧毀了大半。

之前被魔氣掩蓋的府城,此時已經隱隱可透進陽光,入眼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尸體,廢墟,鮮血,碎骨……

冷風拂過,隱有哭泣般幽冷的旋律,魔氣肆意蔓延,吞噬著一切可吞噬的生靈。這里已經變為一座死城。

逃出去的已經走了,沒逃出去的已經死了。

唐云丟下斷裂的長槍,信手將弓弩上弦,大步朝下一個目標趕去,現在可不是悲傷的時候,還有太多事等著他去做呢。

他一巴掌拍碎干尸的腦殼,甩掉手上的漿子,抬頭望向前方,面甲下的臉色逐漸凝重了起來。

這他么……是什么鬼東西?

唐云瞥了眼腳邊那把斷矛,再度將目光轉到這家伙身上,看著其略有眼熟的衣衫碎片,眼中浮現恍然:“趙毅!”

眼前這個怪物是趙毅。

他現在渾身被骨甲包裹,關節處滿是骨刺,下半身已經跟十幾具尸體融合,變成了類似蝎子的存在。

“蝎子王?”

唐云眨眨眼,他忽然想起自己看過的某個電影,不過比起那個被主角光環壓死的蝎子王,眼前這怪物明顯更不好對付。

因為他已經看到對方身后那座高聳的祭壇上,靜靜坐著一個熟悉的家伙——妖魔真身。

趙毅不是菜雞,雖然身死卻同樣讓妖魔不好受。

負責對付他的妖魔真身,此時渾身都是被長矛捅出的窟窿,腦袋也只剩下半個,只能坐在祭壇上,汲取著生靈祭品以及周圍魔氣恢復傷勢。

而操控趙毅身軀的,則是之前被唐云打跑的那對眼球。

現在這兩顆眼球嵌在趙毅的肩膀處,散發著幽幽血光,死死盯著面前的唐云,仇恨怨毒等情緒接觸便可感受到。

唐云瞇起眼睛:“應該是我之前打跑了那妖魔,于是這兩份妖魔意識碰面,圍攻趙毅將之殺死。

否則祭壇被逐漸破壞,妖魔的實力應該越漲越慢才對,單憑一個妖魔真身的話,趙毅不可能撐不到現在。”

也不知龍星悅那邊如何。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