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40:天興釣魚,唐云上鉤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唐云隨口解釋道:“那些人身上的痕跡,不單單是雷獸這一種傷痕,而且這些人的面色有些不好看,明顯沒有休息好,想來是此前剛剛大戰一場,而后突然碰到雷獅。”

唐嫣月無言以對,這家伙還真是時刻不忘陰人捅刀子,且這種操作從來不覺得臉紅,仿佛理所應當一樣,簡直臭不要臉。

不過,她喜歡

二人暗搓搓的藏好,全神貫注的看著戰局發展,他們在等待一個時機。

雷獅就像是十分有耐心的獵人,緩緩拉動著戰場朝海邊移動,身上就算被砍出道道猙獰的傷口,依舊不為所動,反倒是借此更往后縮了縮。

一群武者見狀,頓時爆發出了吃奶的力氣,呼喝著圍攻上去,步步緊逼。

就在雷獅后腳接觸到海水的剎那,戰局瞬間發生了變化,卻見滔天巨浪迎風而起,如澎湃的龍卷瞬間將眾人吞沒,其中更有密密麻麻的雷霆之音攢動不休。

剎那的變化,那群熱血上頭的年輕人壓根沒有提防,此時突然遭到襲擊,才陡然反應過來意識到不妙。

可惜已經晚了。

首當其沖的便是占比最大的臟腑境武者,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們就被雷漿徹底吞沒變成一截枯木般的焦炭。

而與此同時,暗處陡然竄出一道人影,夾雜著憤怒的狂嘯:“孽畜,你找死……”

“嘖,我沒猜錯吧?”

唐云得意的沖唐嫣月挑了挑眉毛:“那群弟子中,有兩個都快突破十品了,這種人才肯定不是普通弟子的待遇。”

“這個老頭是什么層次?”

“十品巔峰,論境界比我高一點。”

“然后呢?”

“實際上我能錘死他。”

“……你這么膨脹嗎?”唐嫣月虛著眼吐槽:“那你為啥還藏起來?”

“這叫慎重。”唐云嚴肅的道:“你不懂。”

說罷,他讓唐嫣月在這稍等,自己則貓著腰鬼鬼祟祟在地下挖了個洞,以比穿山甲還快的速度迅速朝戰場靠近。

唐嫣月看著這個土坑,不禁嘆息:“明明那么強,卻非要這么不要臉,真的好嗎?”

轟隆隆……

就在這時,老頭和雷獅終于交手,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沙灘頓時凹下去一個深坑大洞,雷霆龍卷徹底崩碎,幾名還活著的武者終于被解救,撿回了一條小命。

地下。

唐云跟一個女子大眼瞪小眼對視,對方好死不死倒栽蔥的插入沙灘,然后砸到了地道頂端,恰巧跟唐云撞上了。

“你……”

“噗嗤”

唐云面無表情的一把攥碎她修長的脖頸,繼續朝前挖洞,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就導致其他人看到這女子栽進沙坑里,忽然雙腿抽搐了一下,繼而身體軟綿綿再無動靜。

在武者的感知中,女子身上的氣血迅速消弭,轉眼便如風中燭火熄滅,再無半點生機殘存。

栽死了?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卻見地下陡然爆發出數百如血線般密集的劍影,拖著凄厲的長嘯悍然插入戰場。

突兀的變故,不但讓老頭陷入茫然,就連雷獅也有懵逼的感覺,更別提那些剛逃過一劫,心緒尚未平復的小年輕了。

人死的太快了。

看似柔順絲滑的血劍,卻擁有著令人悚然的洞穿力,臟腑境武者堅固的皮骨,在它面前甚至撐不過一個彈指。

噗嗤,噗嗤……偌大的戰場這一刻仿佛炸開了朵朵絢麗的血花,如午夜綻放的曇花,瑰麗而短暫。

這些武者腦門盡皆出現一朵嫣紅的十字傷口,絲絲鮮血從后腦貫出,迅速將地上顆顆砂礫浸染成暗紅色。

老頭瞪大眼睛,面孔扭曲幾若厲鬼,怨毒的盯著從地底冒出,提著利劍如收命修羅般的唐云,嘴唇蠕動:“你……”

“你什么你?”

唐云唇角露出一抹獰笑,隨著一身刺耳的摩擦聲,碎夢在剎那間劃出劍匣,迸發刺目流光,攜以萬鈞之勢凜然點出。

震耳輕鳴。

老頭感知到威脅,身體在本能的反應下,順勢撤身提起掌中利刃擋在面前。劍鋒碰撞刀背,擦出尺許火星,伴隨裊裊余音,唐云探手迎著老頭虛握。

颯颯……百千血影倒卷而歸,萬化歸一形成尖錐利劍直刺老頭后腦。

咚,咚!!

心跳急促加速,老頭瞳孔收縮到極致,僅剩的氣血之力在剎那不顧結果爆發出來,瞬間席卷全場。

啊……

卻見血潮沖霄之時,一抹黑影閃爍,雷獅忽然身體踉蹌,發出一聲驚愕中帶著憤怒的悲鳴。

血幕消散,老頭愕然看著被刺瞎一只眼睛,狂嘯不已的雷獸,震撼之情溢于言表。

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青年竟然如此囂張,對陣一人尚留有余力,竟然還試圖將雷獅也留在這里。

唐云甩去劍鋒血漬,沖他們勾了勾手指,輕笑:“你們單對單不是我的對手,給你們一個翻盤的機會,一起上吧。”

“好膽!”老頭長刀一甩,猩紅血浪撲面而來,聲勢大作如狼群奔騰。

“吼!!”

雷獅幾乎不假思索,直接朝唐云噴出一道濃郁如實質般,泛著噼啪爆響的雷霆光柱,湛藍色光芒濃縮泛著蒼白,后發先至從夾角方向將唐云淹沒。

“就這點本事?”

短暫的靜默,陡然一抹血影自中沖出,迎風一道劍光逆流而上,將雷柱悍然劈開,且又有血光沖霄,化猙獰大鵬展翅撲向狼群。

以一敵二,徹底的碾壓。

翻云掌。

唐云在須臾間沖到雷獅面前,迎著它猙獰且憤怒的注視,凜然一掌蓄勢拍出。

隆隆悶響震撼四周,砂礫被盡數掀起形成可怕的風暴,萬鈞之力凝于掌心直接壓在雷獅腦門。

噗嗤,咔嚓……

雷獅碩大的腦袋肉眼可見迅速凹陷,塌下足有半人大小的一塊,令人汗毛倒豎的骨碎聲接連爆響,緊接著眼耳口鼻順勢噴出大片深紅色的血漿。

“吼……”

悲戚長鳴,響徹四方。

偌大妖軀,悍然倒地。

唐云身法運起,如魑魅現行,又仿佛修羅出世,攜以濃濃的煞氣,迎著老頭脖頸一劍切下。

斬,斬……當啷!!!

危急時刻,老頭當即沉腰收刀,架在斜側擋下這突兀一劍,澎湃巨力爆發,他不禁悶哼一聲,雙腳立足之地,頓時炸出百千細密裂痕,蔓延足有數丈。

未待他新力再生,又是一劍斬出,同樣的方向,同樣的角度,同樣的位置……當啷!!

三劍,五劍……

老頭再也撐不住,氣血枯敗,氣勢消弭,整個人似斷線的風箏哇噴出一口鮮血倒飛而出,余勢不減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溝壑,接連撞碎數塊大石。

他足足飛出近乎百米才堪堪落地,鮮血似不要錢一般被他不斷噴出,肉眼可見這老頭發絲灰白,皺紋越加深刻。

似在一剎度過了數十載的歲月,完全變成了垂垂老矣,生機無多的老人,望向唐云的兩眼滿是駭然與絕望。

“嗡”

唐云壓根沒有給他留遺言的機會,彈指間甩出一道血光,似呼嘯的箭矢破空襲來,下一刻直接洞穿了老頭的眉心,連帶著沖擊力再度將老頭掀飛數米。

“你們,真的好弱。”

他插入雷獅腦門,任由趕來的唐嫣月替他擦拭臉上血珠,有些惆悵的盯著尸體:“我還沒出力,你們就倒下了。”

唐嫣月眼皮子一抖,無奈的伸出手摘下他頭發上的碎骨,道:“好了,這里只有我看著,你這么裝也沒人鼓掌啊。”

唐云咳嗽一聲,說道:“我就是見此情此景,心生感慨罷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唉……”

“哇,你好棒棒喲,好厲害喲,奴家心里好生喜歡的呢。”唐嫣月無奈的收起手帕,換出一副迷妹臉,做捧心狀。

“還可以,不過還是有點生硬。”

唐云滿意的點點頭,一邊同她說笑,一遍收拾著雷獅的尸體:“這幾個武者的尸體給你了,當你的獎賞。”

唐嫣月鼓起臉頰,一步三回頭的嘟囔:“明明這個雷獅氣血更足……”

片刻后。

唐云又從暗處拖出一堆妖獸尸體,仔細的將傷口處理好,最后這才拉著戰利品,慢悠悠的朝來路趕去。

為啥要處理尸體傷口呢?

很簡單的鴨。

這是玄云宮的人殺的,一些特殊傷口不免會留下他們宗派獨特的武技痕跡,唐云這種做事老道的家伙,怎么可能留下如此破綻?

唐嫣月獻寶似得拿出一個玉墜,沖他搖了搖:“我剛剛在那老頭身上找出了這個,這可是靈玉雕刻而成,上面有特殊的符文。”

“有什么用?”唐云瞥了眼,這是被雕刻成兩只小魚的淡金色玉墜,看上去頗為靈動,活靈活現。

唐嫣月撓撓頭:“應該是對玄云宮的功法有輔助作用吧,不過就算不是玄云宮的人,佩戴它也有靜心之效。”

“咔嚓”

唐云一指點出將之粉碎,在她發怒前直接使出摸頭殺,寬言道:“留下就是個隱患,何況沒什么大用,你若喜歡回頭我送你更好的。

再者如你這般鳳毛麟角的女子,怎能佩戴如此庸俗之物?要戴也要戴配的上你的好東西。”

唐嫣月楞了下,小臉柔和下來,強忍著羞怯吶吶說道:“那,那就說好了,你可別忘了啊。”

“怎么能忘?”

唐云笑了笑,目光逐漸幽深:“走吧,進城交了這些東西,看看值多少功勞點,我倒要看看你們天興宗,會不會拿出那本功法。”

“應該會吧。”

唐嫣月被轉移了注意力,咬著手指說道:“這功法雖然來自于皇極宗,但我聽說并無前面的功法,所以專修起來很不容易。

且無論是往后發展還是匹配武技,都得自己琢磨,整體路子與天興宗完全不同,此等雞肋之物拿出來豈不正好?”

唐云唇角翹起,緩緩搖頭,語調變得格外空幽:“那可不一定,若論實力,當年的皇極宗可比天興宗強了許多。

天興宗最強不過八品武者坐鎮,當年皇極宗可是有五品強者,還不止一個。如此傳承豈能不惹人窺伺?若真是拿出來,恐怕當誘餌的概率也是有的。”

唐嫣月側目望向他,有些詫異:“你的意思是,他們要么不拿,要么拿出來是當魚餌,用來釣魚的?”

唐云點點頭,豎起手指:“其實你忘記了一點,武者并不是人人都能入品,不是人人都能突破,不是人人都能走到最后的。

如果不限制年齡,且武者堅持不懈的話,一千人里或許有七百能入品,七百人里有三百能達到臟腑境,而三百人里能有一百個達到凝血境已經不錯了。

更別提凝血境這個層次有些特殊,一旦經常戰斗就會迅速消耗氣血之力,必須大量天材地寶彌補,所以形成了一個惡循環。”

唐嫣月若有所思的接口:“也就是說,家底豐厚的武者無須太過擔心這些,但九成的武者都不得不戰斗,不得不拼命。

因為不這么做就沒有資源修煉,沒有資源的話連進步都是奢望,更別提突破了。可一旦戰斗就會消耗氣血,這一點是無可避免的,所以是惡循環。”

唐云微微頷首:“沒錯,能度過這個循環,且最終達到九品的,一百個人里面能有兩三個,還得除去一個家底殷實的家伙。

何況就算達到九品,這些人年齡有多少尚還年輕的?恐怕大都是氣血虧空,外強中干,九品蘊氣境倒是能逐漸休養回來,可惜他們有那個時間嗎?

他們還得繼續拼下去,為了自己的命,為了修煉,為了突破……看似達到九品是度過了惡循環,實際上先天不足已經讓他們從一開始就卡死了上限。

絕大多數武者的頂點,其實就是十品,九品這兩個關卡,除非個別千里挑一,甚至是萬里挑一的天才,才能徹底打破桎梏,繼續走下去。”

“你說這么多,其實歸根結底還是覺得天興宗心懷不軌。”

唐嫣月舔了舔嘴唇說道:“在他們看來,這本功法本就不是自己宗派的傳承,且自身的傳承撐死也就到達八品。

如果搞到皇極宗功法的前期基礎功法的話,他們就能將之列為普通弟子的修煉體系之一,這樣一來上限也威脅不到宗派傳承,戰斗力也能得到保障。

有沒有后續功法其實不重要,畢竟大多數武者壓根沒有資格走到那一步,若真的走到那一步,宗派大不了耗費點資源,幫助對方專修真正的天興宗傳承,也未嘗不可。”

“然也。”唐云欣然點頭:“如果一箭雙雕的事情,他們若真的不拿出來,我反倒會覺得意外呢。”

唐嫣月有些緊張:“那你準備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