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19:邱家大亂,月縹失蹤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喉骨碎裂,緊接著邱月縹胸口一痛,眼前天旋地轉,意識逐漸陷入黑暗。

完全沒有任何反擊之力。

唐云從暗處現身,嘖嘖稱奇的贊道:“嘖,身手不錯啊,帶著她辦事吧。”

“讓一個弱女子扛尸體,也虧你干得出來。”

“我也有啊。”唐云從草叢中拖出一具尸體,這女子眉心一點紅暈,除此之外再無任何傷口。

“這是誰?”

“找田云云的那個人,天劍宗的余孽。”

“田云云你怎么處理?”

“她不是快臨盆了嗎?生了孩子后殺了便是。”

“孩子呢?”

“你想養?可你沒女乃啊。”

“你給我滾。”

將兩具尸體丟在早就布置好的地方,這里正是唐嫣月的研究成果……祭壇!!!

按照流程,將尸體吊在祭壇周圍的石柱上,然后劃開傷口開始放血,下面有個小坑,一條挖好的通道連接祭壇。

反正看起來就不正常,完全是邪宗所為。

唐云瞥了唐嫣月一眼,幽幽說道:“要不,你坐上去試試?”

“呵呵”唐嫣月對上次被他坑了一波,炸出個秘境的事兒心有余悸,壓根不上當,直接回以冷笑。

忙活了好半天,總算處理完畢。

唐嫣月拍拍手松了口氣:“回去以后你就要啟動計劃了?”

唐云聳聳肩,淡淡的說道:“已經啟動了,邱家之前兩個天才,這讓邱家長輩甚是為難,我只能勉為其難當個好人,幫他們排除一個選擇項。”

“你可真是個好人。”唐嫣月譏諷。

唐云深以為然點頭:“我也這么覺得,樂于助人向來是我的宗旨。”

翌日。

邱月縹失蹤了。

這件事頓時在城內掀起軒然大波。

邱家好手盡數出動,發動一切力量尋找邱月縹的蹤跡。

但是,直到最后只找到寥寥幾點有用的東西,忽然有黑影出現擄走下屬,邱月縹大怒去追,邱月縹一去不回。

邱守倉心里暗喜,他自然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邱月縹之所以出現在那里,之所以半夜才回去,都是他故意搞出來的幺蛾子,而之后的一切則轉手交給了唐云。

現在自己的姐姐,估計已經被唐云囚禁起來了吧?

哈哈哈!!!

邱守倉心里郁悶瞬間消散,真想仰天大笑幾聲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

可惜他不能,邱守倉強忍著開心,板著臉帶人在各處查找線索。

邱家現在鬧開鍋了,無數人指責家中長輩,為何坐視姐弟二人爭執不管?為何讓他們斗得如此之兇?

他們跳出來的時候,渾然忘了自己當時也沒有說半句話,同樣也是抱著別的心思觀戰。

沒過多久,邱守倉也遭遇了危險。不過萬幸的是,他重傷垂死時,被恰巧路過的唐云救了下來。

這次的事情,讓邱家徹底明白,背后有人針對他們。

是誰?

邱家的爭吵在瞬間消弭無形,整個世家族人團結起來,如一條受到驚嚇的毒蛇,盤起了自己的身子。

作為龍陽郡地頭蛇之一,邱家人脈廣闊但同樣樹敵頗多,到底是誰他們真不敢確定。

但是,他們卻必須做出應對的態度。

一時間邱家這個龐大的機器瞬間啟動了起來,諸多與之有過往恩怨的勢力,無一幸免皆遭受到了波及。

就像是一場暴風雨,沖刷著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這場風暴中,少有沒被波及到的,也就那幾個與邱家不相上下的幾個勢力,以及流云山莊他們……

而借此機會,趙云律及其流云山莊他們,則迅速占據了短暫的空白市場,極大程度發展了自己的實力。

前者完全是商會發展,后者則涉及的有些雜亂,雙方主事人也相互認識,故而反倒沒有起爭執摩擦,大家甚至有合作之處。

邱守倉重傷回去后,被勒令禁足在家里休養,他假模假樣的閉關了一段時間,出關后順理成章的‘突破’到了凝血境。

風暴尚未停息,他的突破讓邱家長輩更為看重,生怕他出任何危險,還是不讓他出門。

無奈,邱守倉只能讓人去找唐云過來。

經過種種,他對唐云越發倚重,得益于他收獲甚大的原因,邱守倉甚至將唐云視為自己左膀右臂。

唐云卻是沒有引起太多人的警惕,畢竟他之前可是先后救下了邱月縹,邱守倉兩個自家天才,算是自己人。

二人見面,各自落座。

邱守倉迫不及待的跟他分享喜悅:“現在邱家下任繼承人,除我之外別無他選了。”

“繼承人是邱公子,但邱家可并非邱公子的……”

唐云露出幾分凝重,諄諄告誡道:“遠的有京城的邱丁岳,近的有之前支持邱月縹的人,邱公子看似喜上加喜,實際上福兮禍所依啊。”

邱守倉笑容收斂,低下頭仔細思考起他的話來。

唐云說的很有道理啊。

他跟邱月縹是同父異母,因為曾經邱月縹光芒大盛,所以他們那一系在邱家地位很高的,邱月縹也把許多家族生意都交給了那一系的人。

吃下去容易,想讓他們吐出來,那可不簡單。

還有一點,那就是唐云提到的邱丁岳這家伙,按照族中的計劃,邱家到最后終究是會打通脈絡,往京城逐漸轉移的。

在龍陽郡一畝三分地,自己是繼承人沒人反對。可到了京城邱家無甚根基,只能依仗大佬邱達商,屆時他……還是繼承人嗎?

邱丁岳是邱達商的兒子,自己只是邱家族人,而且邱丁岳貌似又要娶秦家大小姐為妻,這……還用選嗎?

麻煩大了呀。

邱守倉越想越不對味,這他么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樣呢?當上繼承人本該輕松了才對,可為啥麻煩越來越多了?

唐云替他發愁:“若是邱少爺不早做打算,恐怕……,邱丁岳當時跟我稱兄道弟,誰能想到他竟然會暗中來信呢。”

看似無意中的一句話,讓邱守倉頓時打了個激靈。

危機感瞬間爆棚!!

他本能抬起頭望向唐云,發出了干澀的疑問:“那,該怎么辦?”

唐云反問:“邱家繼承人和邱家家主,邱少爺如何抉擇?”

邱守倉額角青筋迸現,俊逸的五官略顯猙獰,聲音夾雜著些許顫抖:“當然是后者,邱家是我的,我的……我廢了這么大功夫,它只能是我的。”

“那就將它變成你的。”

唐云接口:“不支持你的全都拋棄,支持你的就是嫡系,當邱家成為鐵桶,所有人唯你馬首是瞻,那外來者自然無法插足。”

邱守倉本能露出幾分畏懼:“可邱丁岳到底是他的兒子……”

唐云微微一笑:“一塊鐵板在這里,而他是一塊鐵,如果想讓這塊鐵與之融合,要么融化鐵板,要么……,融鐵塊的代價大,還是融鐵板的代價大?”

邱守倉明白了過來,苦笑:“我實力不足啊,可惜你不是我邱家的人,否則有你助我,掌控邱家指日可待。”

“實力不夠,那就利益來湊。”

唐云指了指他,笑道:“邱少爺不會忘了,這世界終究是實力說話的,你實力增長這么快……”

邱守倉恍然,激動的拍拍他的肩膀:“黃泉宗的功法?我知道了,我真是笨,竟然沒想到這個東西。”

“我先走了,若公子有要事,隨時找我。”唐云笑了笑,起身拱手告別。

第二道菜吃干凈了,下面就是第三道菜了。

邱守倉干勁十足的開始培養自己的嫡系,他的舉動落在長輩眼里,則大都是欣慰贊許,因為這是一個領導者必須做的事情。

邱守倉,終于成熟了,長大了啊。

名為黃泉宗,實際上是六煞宗傳承的功法,被邱守倉挑選好人之后,分批傳了下去,他也很聰明,只給了前半部分。

于是讓龍陽郡各大勢力驚悚的事情發生了,邱家年輕一輩仿佛都吃了激素,以一個極為夸張的速度提升著。

一個兩個大家可以當做天才,也沒有過多在意,一如曾經的邱守倉跟邱月縹他們倆,各大勢力只是羨慕。

可現在這種情況,只能說明邱家掌握了一種培養天才的方法,到底是某種藥浴方子,還是上古功法?

無論哪一種,都引起了大家的忌憚,忌憚之后,便是警惕,警惕同時就會考慮如何針對……

實力決定地位,現在龍陽郡上層的勢力,彼此之間是不相上下的,所以才會默契的維持這個平衡,但如果有打破平衡的存在出現,那不可避免這種默契就會產生變化。

比如……其他人集合起來,針對邱家。

危機感,會促使弱者本能抱團。

而邱家會認慫嗎?會放棄發展的大好前景,自斷前路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這就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鎮武閣。

唐云美滋滋的嗅了嗅,抿了一口,發出輕嘆:“真是好茶,真香。”

王鑫瞧見對方牛嚼牡丹的吞下茶葉,不禁眼皮子一抖:“沒事兒多看看書,少想勾心斗角的事兒,就會說個真香?”

“真……好喝。”唐云咳嗽幾聲,尷尬的憋出一句屁話。

王鑫無言以對,沉默良久才回屋找出一本書冊丟給他,沒好氣的道:“拿回去好好看,好好寫。

碧波蕩漾一抹香,茶不醉人人自醉。如蘭在舌,沁人心脾,芬芳甘冽,清香怡人。隨便挑出來一句不比你那句屁話強?”

“咳,屬下定當用心研學。”唐云不情不愿的塞進懷里,囫圇吞下茶水,引得王鑫臉皮一陣抽搐。

閑聊了好一會兒。

王鑫終于話歸正題:“事情進展如何?”

“大人不會卸磨殺驢吧?”唐云冷不丁問,笑意盈盈,似乎只是隨意而為。

“怎么?被趙毅的動作嚇到了?”王鑫哈哈大笑,反問他。

唐云點點頭,嘆氣:“那是自然,至今心有余悸,常于夢中驚醒。”

王鑫收斂笑容,輕聲說道:“我跟他不同,趙毅做出如此選擇,只能說他沒有冒險的資本,只能選擇眼前更穩妥的路。”

唐云聳了聳肩,淡笑:“正因如此,在下才選擇跟大人合作,而并非……直接逃跑。”

王鑫訝然挑眉:“你還真敢跑?不怕趙毅追殺你?”

唐云颯笑:“他不敢,他只是一顆棋子,真正的下棋人是秦煜軒,而秦煜軒當前目的,則是在這龍陽郡,在這邱家身上。與之相比,我唐云不過小卒一個罷了。”

王鑫笑道:“倒是看得通透,行事果斷。若非知你年紀不過雙十,我定不會覺得你是個年輕人。”

唐云拱拱手:“各方勢力不會坐視邱家強大起來,邱家更不會坐等死期,接下來就是狗咬狗。具體怎么收場,就看大人如何安排。”

王鑫抿了一口茶水,道:“你倒是聰明,怪不得趙毅對你忌憚非常,普通的上司誰能受得了這種下屬。”

唐云不以為意:“下屬辦事,上司背鍋。否則當上司的,憑什么拿大頭?”

“此言有理。”王鑫忍不住側目豎起大拇指。

唐云沒有再說什么,他更不會問,王鑫明明能看透他的計劃,卻為何不親自布局這種蠢問題。

原因太簡單了,位置!

王鑫所處的位置,讓他根本無法入唐云般肆無忌憚的行事,他的每一個命令,都會迅速傳入各個勢力的耳目中。

為何他困守龍陽郡多年,卻沒有絲毫動靜?

因為外面有人盯著他,京城那個當年把他踢出去的人。

他不能動,不敢妄動。

而王鑫的手下……忠心的不會辦事,辦事的并不為他所用。

直到,唐云的到來。

王鑫要脫困,唐云要翻局。

二人各取所需,互不干擾。

王鑫得了功績,自然要重回京城,回到他曾經失敗的地方,再度與那人對壘。

而唐云……自然穩坐龍陽郡。

“大人回去,能贏?”

“總歸不甘心,要試試的。”

“會死的。”

“有些事,明知是死,總是忍不住。”

“無他法?”

“無。”

“那,屬下靜候佳音。”

“借你吉言,對了,你真有準備接管龍陽郡?郡城之主,最低乃是九品武者。”

“走著瞧嘛,人總歸要往上看看的,實在不行就再等等。”

“不錯,不錯……”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