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12:天劍余孽,輕舟現身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王鑫低下頭看了看情報,問:“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

唐云正色回答:“這些小魚小蝦蹦跶的挺歡實,除了腦子有病,眼光狹隘,實力底下等缺點以外,最大的依仗就是背后的實力。

龍陽郡形勢錯綜復雜,這一點無須屬下再說,想必大人應該更為清楚。小勢力上面有人,小門派是大派的分支,某些幫派是世家的狗腿子……呵呵。

所以表面上看,只是這幾個小魚瞎蹦跶,實際上都不是省油的燈。然而有些事就講究個巧合,鬼知道本就區區江湖事,卻被百姓發現端倪,首先上報給了咱。

如此一來,這里面可操作的地方就太多了,他們不都想插一手嗎?不都想踩敵人一腳嗎?不都想撈一把嗎?那咱就給他們一個機會。”

王鑫淡淡的吐出八個字:“莊家開盤,隔岸觀火。”

唐云拜服,自慚形穢:“大人高見,真不愧是有底蘊的,咱就不行了,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愣是沒有大人八個字的點睛之語精髓。”

王鑫嘴角一抽,笑罵著擺擺手:“馬屁拍得不錯,此事你自己拿捏即可,先退下吧。”

等唐云離開后。

王鑫坐了下來,感嘆似得自語:“嘖,趙毅啊趙毅,本官現在倒是明白你的心思了,唐云這小子真是太老辣了些,怪不得你將他丟過來當探路石用呢。

可惜你的眼光還是太低了些,雙刃劍傷人傷己此言不虛,可若是讓一名劍客拿捏,那就是殺人的利器啊。

你趙毅是個刀客,非要將一把絕世好劍磨廢成刀,此舉固然更為穩妥,只不過卻忘了神劍有靈,善惡自知啊。”

王鑫跟趙毅不一樣。

趙毅是真正的草根,他只能在老師和唐云之間選擇一個。唐云固然是很好用的屬下,可與秦煜軒對比起來,差距依然太大。

趙毅想繼續往上爬,想要官運亨通更進一步,他就只能選擇秦煜軒,因為老師更為穩妥,更……靠得住。

選唐云?

呵呵。

若是選唐云,趙毅才真的是腦子有坑。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跟百分之一的幾率,沙比才選后者。

王鑫很理解趙毅的想法。

最起碼趙毅還有選擇權。

擺在王鑫面前的,卻只有后面百分之一的豪賭選項。

王鑫現在根本沒啥選擇的權利。如果盤不活這局棋,他就可以收拾收拾準備去找老祖宗謝罪了。

回到家里,唐云的臉上笑容淡去,目光逐漸幽暗。

秘境當然不是他搞出來的。

正如王鑫所說,如果唐云能搞出這么大聲勢,他還用得著玩套路?分分鐘捏死趙毅他們才對。

但有些東西,是他悄悄引導的。比如那個自以為是幸運兒,拿了一大筆賞錢美滋滋回家的百姓。

一件事的發生,肯定離不開巧合,但不可能完全都是巧合。

如果巧合這個因素占據了絕大部分

很好。

這絕對是坑,不用懷疑。

區別僅在于,坑的是你,還是其他人。

秘境其實是唐嫣月發現的。

唐云為了給她點甜頭,于是先把酬勞交了出來。

《神源經》祭壇布置篇,六煞宗的符文,黃泉宗的白骨筆,各取一部分融合成唐云所說的‘黃泉宗的傳承’,其實這里頭跟黃泉宗沾邊的,也就那桿筆。

當然,這一點唐嫣月是不知情的,她還以為真是黃泉宗的傳承呢,于是大喜過望,對唐云更信任了幾分,同時興致勃勃出城試驗去了。

夜叉,僵尸這些東西,總歸是屬于邪祟死靈,他們更青睞陰氣濃郁的地方,一如生靈喜歡見到陽光一樣。

唐嫣月找了個小山谷,本來是想先熟悉一下,然后……就炸了。

能不炸嗎?

在三神教的祭壇上,用黃泉宗的圣物,刻畫六煞宗的符文……這他么要不出意外才奇怪呢。

當晚……唐嫣月灰頭土臉,氣急敗壞的回到家里,跟唐云以切磋的名義大打一場。

唐云理虧,有些不好意思,所以留了些實力,準備故意賣破綻輸給她,誰知……不小心打斷了唐嫣月一條腿。

這就尷尬了。

唐云費勁口舌,用了好幾天時間才將她勸解過來,并且就自己坑對方這件事,致以誠摯的歉意。

拿到完整版《神源經》,完整版六煞宗符文秘法后,唐嫣月還不放心執意拉著唐云一起出城試驗。

當回到那個山谷時,他倆忽然發現了異常。唐嫣月那一炸,貌似炸出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秘境!

經過這件事,唐云不得不開始改變自己對唐嫣月的認知,這小妮子似乎有當主角的潛力啊。

廢話,不是主角的話,誰能拿著個東拼西湊的破玩意,誤打誤撞摸出個秘境來?

這種運氣就像是去垃圾場,隨便撿了一堆破玩意,回家拼一拼結果造出了一個原子彈那么神奇。

可以的,很強勢!

唐云自動無視了自己在里面起到的關鍵作用。

話歸正題,接下來自然就是借著這個秘境,搞出一系列幺蛾子事情。

于是乎,那個幸運的老百姓就出現了。

唐云瞥了眼唐嫣月,這廝正優哉游哉躺在自己藤椅上,有一句沒一句的教導李霄呢。

咳嗽一聲,他吩咐李霄:“去把趙云律給我叫來。”

“是,公子。”李霄擦了擦汗,忙不遲迭的逃離現場。

本來他對這個女人還沒有太在乎,只是認為唐嫣月不過是唐云的一個相好罷了,誰知道竟然那么強,那天的戰斗直到現在還讓他心有余悸。

到現在,院子還沒完全修好呢。

若非唐嫣月還知道輕重,恐怕鎮武閣的人都會聞訊而來。

趙云律最近在忙著跟邱家搭關系,借對方在龍陽郡的影響力,先把自己生意的攤子支起來。

由于唐云之前救下了邱月縹,邱家的人對他印象還不錯,看在趙云律是自己人份上,倒也盡心盡力幫忙,所以發展速度不算慢。

很快趙云律便匆忙趕了過來。

唐云幽怨的盯著唐嫣月,這廝剛剛搶走了自己手里的香梨,話是對趙云律說的:“你準備一下,過段時間要開個拍賣會。”

“啊?”趙云律愕然,旋即面露為難:“公子,咱們現在剛站穩腳跟,怎么開的起來拍賣會?更何況……”

唐云打斷他的話,說道:“不用擔心,隨便搭個臺子就行,至于拍賣的東西,那可就多了。你只需要盡可能的打響生意名氣,其他的自有安排。”

趙云律張了張嘴,最后還是吞下了滿腹疑惑,悶聲點頭:“是,我這就去辦。”

來得快,去的也快。

在他離開后,唐嫣月忍不住翹起嘴角:“看來你這是準備從尾巴下手,畢竟打了兒子來親爹,這可是江湖中最常見的狀態。”

唐云笑吟吟的說道:“最主要的是,這次恰逢邱月縹重傷,所以下面人只要告狀,對邱守倉而言無疑是最好的表現機會。”

唐嫣月啃了一口梨,含糊不清的問:“那咱們需要做什么?”

“坐著看。”

唐云隨口道了一句,忍不住斜眼盯著她:“我疑惑很久了,你連人都不是,能嘗出酸甜苦辣?”

“你猜。”唐嫣月挑了挑眉,一臉得意。

夜半。

二人……不對,一人一夜叉再度出城。

唐嫣月還不死心,一定要讓手里的東西發揮出作用,這些天每到這時候都會拉著唐云出來壓馬路。

毫無疑問,今天的試驗再度失敗。

唐云靠在巖壁,慢悠悠的道:“暫時安生一段時間,趙云律那邊生意本就剛起步,你浪費的太多了。而且馬上就到計劃啟動,天天這么搞有些不安全。”

“我知道了。”唐嫣月癟癟嘴,不甘心的盯著地上的碎末。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出現,攔在他們之前,目光落在他身上:“唐云?”

唐云一臉茫然,不假思索的回答:“你認錯人了吧,我叫唐星啊。”

“呵”

此人輕笑,似有幾分不屑:“果然狡詐,看來你確實是幕后主使。想不到天劍宗竟然被你這個無名小卒給拖入萬劫不復之地。”

唐云更為茫然,下意識壓低聲音問唐嫣月:“天劍宗?那是什么?”

“呂慶元,宋清峰……”此人吐出一個個姓名,聲音越加飄忽。

裝不下去了。

唐云臉上迷茫盡去,沖他淡然一笑:“天劍宗練了遺跡的邪功,在下身為朝廷鎮武閣,自然要加以扼制,難不成還要放縱他們?”

“事無對錯,人無黑白。”

男子不予廢話,淡淡的說道:“我此來并非講道理,只是單純的報仇而已。誰也跑不掉,寧殺錯不放過。”

“閣下姓甚名誰?好歹給個名字。”

唐云微微低下頭,指尖不露痕跡的碰了碰唐嫣月,口中說道:“如此在你入土后,還能立個碑,刻個字。”

男子面色稍顯變化:“李輕舟,我知道你叫唐云,或許你在下面可以等等,宋清峰他們很快就會下來陪你。”

厲嘯乍耳。

音爆轟隆。

碎夢錯手,拇指輕推,寸許雪光灼刺人眼,隨唐云踏步拔劍,寬厚的利劍瞬時出匣,如露出獠牙的兇獸。

咔嚓!

雙劍碰撞。

滔滔氣血猩紅如墨升騰迸發,在夜色下宛若一團沖霄火焰龍卷。周遭草地土石瞬間被崩碎成渣,二人交戰之處顯露出一個不規則的巨坑。

“十品?”

李輕舟顯然沒料到唐云竟然是凝血境,據他所知這家伙剛踏入臟腑境不久才對,怎么可能進展如此神速?

“朋友,你這劍,有點軟吶。”

唐云獰笑著,綽綽血光與利刃碰撞,炸出一簇簇如流火般的火星,一劍接一劍似滔滔巨浪連綿不絕,力道疊加,氣血噴發,仿若將李輕舟卷入血海之中。

撤步蕩劍,李輕舟不得不以巧勁卸力,勉強以劍格卡住對方劍勢。反守為攻,見他順勢絞纏而上,利刃如吐信毒蛇直襲唐云下顎。

唐云驚疑不定的崩開對方兵刃,毫無花俏朝他劈斬而下,同時吐出一句莫名的話:“這招式我看著怎么這么熟悉?”

等等!

橋都嘛得。

他記起來了,在沒穿越之前,曾經玩過一款網游,貌似叫天刀OL,里面那個職業狗太白的技能,就有這么一招畫圈。

學術名叫做:回風落雁。

不過人家技能顏色是白的,李輕舟使出的是猩紅的。

這也是唐云一直想吐槽的一點,凝血境武者干架,氣血之力爆發之下,跟毒奶粉里面赫赫有名雙刀紅狗簡直一樣一樣的,渾身大姨媽。

游戲現在被和諧了,紅狗變成黑狗了,起碼沒削弱,比某個劍道練到極致,只為進團當吊機的二五仔不知強到哪里去。

由此可見,還是紅狗牛比。

種種思緒一閃即逝,唐云見占到便宜,自然不肯放過大好時機,修羅劍法勢如狂濤,攜以萬鈞之勢朝對方籠罩而下。

蒼龍出海!

李輕舟與之交手良久,自然明白對方戰斗風格,眉頭一皺當即后撤,再不予唐云硬碰硬,這樣太吃虧了。

“想拉開距離?”

唐云身法霎時爆發,如驚鴻閃過,掀起滿是血腥的狂風,毫不停留的追了上去,劍鋒當空掠過,如血月乍現直取對方后頸。

李輕舟霎時回首出劍,寒星點點匯聚一束冷光,連續十數次點在劍脊處,不斷削弱著劍上力道,同時掃向地方手腕。

等的就是這一招。

唐云冷笑,蓄勢已久的左手凜然探出,黃泉指夾雜著濃郁的氣血之力爆發,后發先至落在劍背之上。

嗡……

劍器長鳴,余音湛湛。

截血斷氣爪。

咔嚓一陣脆響,在李輕舟悶哼的同時,唐云徑自扣住了對方持劍手腕的脈門,勁力噴吐間順勢撕碎表面那層血光,似尖錐般釘進手骨。

“想不到吧,老子還有鐵手套。”

迎著李輕舟駭然表情,唐云淡淡的道:“天劍宗都沒了,你才迫不及待的跳出來,藏著不好嗎?活著不好嗎?為什么要找死呢?”

李輕舟竭力抽劍,鼓動氣血試圖將之震開,卻發現氣血壓根無法灌入手腕,經絡血管被唐云精準拿捏,死死阻斷氣血蔓延。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