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11:四個boss怎么打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他一劍斬下幾根骨刺,忽然咬牙近身,反手提劍架住橫掃的長槍,凜然探手扣住對方的脖頸,腰肋咔咔作響,被這么一槍抽中的滋味可不好受。

饒是如此,唐云掌心血色越加濃郁,忽的彈指迸出一道刺眼的血箭,瞬間貫入龍星悅的腦袋,大股魔氣與血氣碰觸,她的腦袋幾乎連一秒都沒撐過去,瞬間炸裂開來。

唐云只覺得眼前一黑,濃郁的魔氣仿佛找到了新的食物,順著七竅朝他腦中涌去,如同一條條蠕動的小蛇,他的意識轟的陷入茫然。

緊接著,功法本能運轉,澎湃的氣血之力瞬間將體內魔氣驅逐出去,似是被嚴重挑釁的兇獸,緊追不舍的將魔氣蠶食殆盡。

給我死!

唐云咬牙,反手一劍刺入她的脖頸,直到胸腔,腰腹,自胯下凸出一截劍鋒,強盛的氣血之力徹底爆發,將她的軀體須臾間絞成黑灰。

漫天魔氣卷著龍星悅的殘軀灰燼直入天空,形成一股旋風呼嘯著朝遠方遁去。

不知是不是錯覺,唐云竟然隱約聽到嘶啞且難聽的狂笑。

唐云吐了口唾沫,渾身浴血在眾人敬畏的注視下,幫秦源雪一起抵擋著干尸源源不斷的襲擊。

一夫當關(8428/10000)

亂事屠刀(3/5)

唐云這個救火隊友,來回倒騰了不知多少次,終于把這兩個成就全部完成,眼看依舊有源源不斷的百姓往城外奔逃,他的目光已經逐漸冷了下來。

“你先在這守著,我去給大人幫忙。”唐云丟給秦源雪一句話,不等她回答便迅速離開了這里。

他真去幫趙毅?

吃飽撐的。

加上個龍星悅,都剛不過妖魔,他過去送人頭嗎?

當然是去鎮武閣密庫找張二河了。

如果能再擼掉一個BOSS,他這次收獲更大了。剩下幾個成就,等下次進副本再說。

這個副本太難搞了,必須得一步步的來。

而且唐云還想到了更多榨取這個副本利益的念頭,只不過需要一個個嘗試而已。

譬如揚州府鎮武閣的秘庫,里面好東西可不少。

回到鎮武閣,如他所料這里空無一人,府城遭此大劫,所有人早就出動了。

不過張二河不會走,他的職責就是看守密庫,就算天塌地陷,他也不能離開半步。

輕車熟路來到地方,唐云看到了……妖魔。

張二河已經死了。

“去你的……”

唐云在瞧見這家伙以后,臉色陰翳的仿佛能滴下水來,狠狠啐了口唾沫,在對方狂吼中果斷選擇了退出副本。

跟龍星悅不一樣,張二河是修煉的一種特殊的功法。

這玩意名為庚金凝元功,聽名字就知道五行屬金,特殊之處就是能借助特殊的礦石材料,進一步加強肉身強度。

在唐云看來這種功法,很類似馬破蒼穹里面的蕭火火修煉的焚訣(是這個名吧?),只不過蕭火火是靠著吞異火變得牛比,張二河是吃礦石。

弊端都一樣。

吃的好東西越多,抗性越大。

所以初期進展極為迅速,見效也很快,但是后期乏力。不僅如此還會導致突破九品時阻力異常的大,就算突破到九品,體質特殊對后期的功法局限性也很高。

到底不是主角,人家蕭火火的焚訣能進化,這功法不行。

唐云之所以放棄,就是因為張二河已經變成金屬怪物了,如果了解X戰警的童鞋,應該知道鋼力士這個家伙。

他們倆誰更強,唐云不清楚,畢竟他沒見過鋼力士真人,但面對魔化的張二河,他暫時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打碎腦袋也沒用,張二河現在從內到外都是鐵,就跟橡皮泥一樣,打變形也能恢復過來。

唐云之所以這么了解,還是因為還在揚州府的時候,為了搞清楚密庫有啥好東西,功勛怎么用方便,他沒事就去找張二河喝酒聊天,偶爾也有所切磋。

“放棄,暫時放棄。”唐云揉了揉額頭,龜殼硬到一定程度,是真的無從下手。

看著獲得的兩個技能點,一個屬性點,他略作猶豫就用掉了,技能點放在凌云十三劍,從十四級提升到十六級。

要不,先針對趙毅?

唐云仔細想了想,覺得還有點成功的可能性,只不過中間得用點策略。

終究他還是沒有再去副本,而是選擇了休息。

翌日。

唐云睡到了中午才起床,短暫的愣神后,他穿好衣服來到院子里,思路重新恢復往日的清晰。

關于龍陽郡的所有信息不斷被他回憶拆分,繼而重新組合,一個個勢力的情報在他腦袋里飛快閃過,最終落在一個不算起眼的家族上面。

唐云隨口吩咐了一句:“小蕓,叫他們過來早飯。”

小蕓有些糾結的擺弄著手指,吶吶說道:“公子,我們都已經吃過了,馬上就該是午飯的時候。”

按理說主人不吃,下人也是不能吃東西的,不過唐云知道自己在家一向很沒有時間觀念,所以早就吩咐過他們,該干嘛干嘛。

唐云點點頭沒有在乎,讓他們開始做飯,同時把唐嫣月叫過來。

既然選好了目標,那接下來就是挖坑了。

在他將目標說給唐嫣月后,她直截了當的問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唐云笑了笑:“簡單的挖個坑嘛,六煞遺跡的功法可是好東西,練好了也就那樣,練出岔子可就……呵呵。”

唐嫣月覺得有些不妥,本能的搖頭:“我覺得單憑你說的,他們不一定會大義滅親,這畢竟算不了什么大事。”

“事情不大,但得看這事誰來處理。”

唐云彎了彎唇角:“兩個人爭東西,其實東西不一定珍貴,他們也并不是喜愛不肯放棄,更多的是為了……賭氣,想贏!”

唐嫣月眼珠子轉了轉:“……你的意思是,邱月縹跟她弟弟?”

唐云笑著說:“據我所知,邱月縹早生她弟弟邱守倉幾年,再加上男孩往往比女孩成熟的晚,這就導致邱家人的目光一直放在邱月縹身上。

就算邱守倉做了什么,再如何天才,再怎么表現,在旁人眼里都只是邱月縹的陪襯罷了,包括邱家自己人都是這個看法,此事可謂全城皆知啊。”

唐嫣月有些驚訝:“這么明顯?以前難道沒人利用這一點做文章?”

“有啊,只不過他們手段太生硬。”唐云聳聳肩,說道:“比起他們故意生搬硬套的設計,眼下可是個絕佳的大好機會。”

“邱月縹受傷?”

“然也。”

“你別告訴我,這件事也是你故意搞出來的。”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滾吧你。”

某處。

呂慶元最近活的十分滋潤。

坑了天劍宗一把,不但了卻了自己的心結,還順帶撈了一大筆好處,這么多好東西足夠他慢慢修煉更進一步了。

“你是師叔?”

呂慶元僵著臉,死死盯著門口那名普通的男子,尤其是注意力放在其手中利劍上時,不禁面露畏懼之色。

關于這個人的記憶,如潮水般瘋狂沖出心底,迅速占據了他的腦海,呂慶元的額頭不多時便密布一層冷汗,喉結不住聳動,似乎想說些什么。

男子踩進門檻,靜靜的看著他:“莫旭和你,我之前還有些拿不準到底是誰吃里扒外,可是你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我答案。”

呂慶元瞇起眼睛,破罐子破摔般冷笑:“你竟然沒死?倒是真讓人驚訝呢。”

男子找了個位置坐下,淡淡的問:“昔日宗派虧欠于你,報復無可厚非。但對你終歸有培育之恩,為何非要趕盡殺絕?”

呂慶元不答反問:“我殺了你父母,將你養育成人,你若得知真相會怎么做?”

男子楞了下,沉默良久緩緩點頭,不再與之爭辯這件糊涂事,直截了當的問:“此事因由到底如何,說出來我不殺你。”

“我不會說的。”呂慶元漠然搖頭,目光看向外面,眼中夾雜著幾分遺憾。

“不信我?”

呂慶元低聲道:“不,只是不想你白白送了命。”

男子覺得他有些好笑,張口道:“你設計害的天劍宗瓦礫不存,這時候竟然有了善念?不覺得貓哭耗子嗎?”

呂慶元很認真的回答:“你不一樣,當年只有你敢站出來說話……”

男子面皮一動,不復之前的淡然:“可是到最后我還是妥協了,不是嗎?”

呂慶元錯開目標,似自語般低聲說道:“離開了這么多年,為何非要為一個天劍宗,搭上自己的命?”

“因為我曾經妥協過,這回不想再妥協下去。”男子堅持自己的來意,并沒有被呂慶元說服。

呂慶元啞口無言,過了許久,忽然嘆了一聲,淡淡的吐出一個名字:“唐云。”

“我知道了。”

男子起身就走,似想起了什么,忽而轉過身屈指點出,伴隨著氣血之力紅光乍現,一道血光瞬間打穿了呂慶元的肩膀。

呂慶元悶哼一聲,捂著肩膀咬牙不已。

卻見男子早已消失,只留下一句渺渺輕語:“宗主師兄對不起你,所以他死有余辜,但你不該將天劍宗一起拖下水,廢去你一臂,望你好自為之。”

呂慶元苦笑,卻并無怨恨之意,似呆了一般癱坐在椅子上,喃喃低語:“師叔,千萬別給他機會,哪怕一點點。”

對付唐云,呂慶元只想到一個辦法……以無可比擬的優勢,在對方未有防備的情況下,一舉將之壓死,不給他哪怕一點機會。

否則以唐云對機會的敏感性,一旦有喘息之機,那么就隨時有翻盤的可能性。跟這種人對峙,除非親手殺了他,其余皆不可信。

師叔強嗎?

十品凝血境武者,雖然沒有突破九品,但這么多年的打磨,早已讓他返璞歸真,踏踏實實踩在凝血境巔峰的位置。

如果師叔不給唐云機會,那成功的可能性還是不小的,就怕……

龍陽郡。

最近這里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是好事。

有人發現了一處秘境。

只不過發現秘境的人,卻只是個平頭百姓,最讓人無語的是,對方遵守朝廷律法,將所見所聞報告給了朝廷……

一般這些事,朝廷鎮武閣是很少插手的,秘境在誰家底盤就歸誰嘛,哪有那么麻煩,他們想插手也沒辦法呀。

當然,曾經天劍宗跟隱龍宗鬧出的事情純屬意外,誰讓他們搞的附近百姓都不能正常生活了呢,所以鎮武閣才會從中插手調解。

如果不是唐云跟對方勾搭成奸的話,其實鎮武閣扮演的應該是‘和稀泥’的角色,無論最終事情如何,作為和稀泥的調解人,也就頂多拿點好處費。

可這次不一樣。

秘境所在之地,周圍大的勢力沒有,可中小型的什么世家呀,門派呀,甚至連幫派都有不少。

大勢力都有頭有臉,有家有業,也不缺那么點東西,一般大家都是秉承著合作共贏的念頭談的。

但……中小型勢力,這些家伙嚴格的說就是屬于有野心,沒本事的那幫人,誰都想多吃點好處,誰都想借機壓壓對手。

雖然百姓報告給官府,官府移交給鎮武閣,這一系列程序從頭到尾跟那些勢力沒半毛錢關系,可他們已經煞有其事的聯盟,開會,各種互噴了……

鎮武閣。

唐云被王鑫看的渾身不得勁,干笑著咳嗽幾聲:“大人,我說秘境是我搞出來的,你信嗎?”

王鑫搖頭否決:“不信,你要是有這本事,還至于落到這種地步?”

“所以說嘛,這是巧合啊。”

唐云點點頭,義正言辭的說道:“大人,屬下覺得應該是邱家作惡多端,為禍鄉里,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這才送了一股東風。”

王鑫翻了個白眼:“這老天爺別是你親爹吧?送的這么恰到好處?”

“不然怎么叫東風呢。”

唐云咂咂嘴,這世界確實沒有草船借箭的故事,不過倒是不缺類似的,所以許多語言梗倒也玩的通。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