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13:機緣秘境,趙毅惶恐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短短瞬息,他只覺右手快要廢了一般,連兵刃都要握不住,隨時都有掉到地上的趨勢。

“死吧。”

唐云忽然丟下碎夢,空出的右手握拳砸出,空氣被撕裂,雷鳴般巨響震耳發聵,如平地驚雷讓人頭皮發麻。

“啊……”李輕舟慘呼一聲,

唐云的雙手碰撞,卻將他持劍之手徹底砸廢,變成一灘血呼啦的肉泥,森白的碎骨伴隨著激射的鮮血,如煙花一般炸裂。

一擊得手,唐云怎么可能放棄機會,沉肩撞了過去,雙手一擰直接把李輕舟這條手臂擰成麻花,胸口更是塌下寸許。

一記勢大力沉的上勾拳,結結實實砸在他下巴上,伴隨一簇噴射的血箭,李輕舟整個人當即騰空,瞳孔擴散明顯被打當機。

“天地返·拜年劍法。”

唐云深吸一口氣,一把扣住對方腳踝,肌肉鼓動,如提著一根木棍,瘋狂朝地上砸去,反復砸,不斷砸,瘋狂砸,連續砸……

李輕舟一開始還有掙扎,還有悶哼與痛呼,但隨著傷勢加重,隨著噼啪爆響的骨裂聲逐漸變成啪啪爛肉拍地的聲音,他的掙扎越加微弱。

地上已經被砸出一個數丈大坑,周圍一片狼藉,李輕舟渾身沒有一塊好肉,完全跟泥土碎石混雜一起,四肢扭曲成怪異曲折的形狀。

若非他的胸膛有略微的起伏,時不時響起的噴血聲,恐怕沒人會覺得李輕舟現在還活著……

“吃了他吧,十品武者可是大補。”

唐云將他丟到唐嫣月腳下,撿起碎夢尋了塊大石坐下,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節奏。

他現在只覺腦中一陣清明,之前一直堆砌在心里的壓力和不快,在這一通發泄下煙消云散。

在很多人眼里。

唐云或狠辣,或陰毒,或卑鄙,或無恥……

追根尋底,他還是一個人。

之前就說過,唐云對趙毅并無惡意,他三番讓功就是要把對方推上去,自己跟著喝點湯,安安心心茍到天荒地老。

至于有機會弄死趙毅,翻身上位的事情,僅僅只是他一個籠統的設想概況而已,說白了就是個念頭,如果趙毅真的拿他當心腹用,唐云也不介意投桃報李。

可壞就壞在,趙毅這家伙拿到好處之后,一腳把他踢了出去。

如果唐云站在他的角度,或許也會如此選擇,也會找個替罪羊丟出去。

但絕不會把一個三番給自己提供好處,政績的手下給丟出去,因為替罪羊多得是,但好用的下屬絕對不好找。

可是……趙毅還是那么做了。

這讓唐云心里哀嘆之余,對這個世界的本質認知更為深刻。

他雖然一直試圖融入這個世界,可來自于其他世界的唐云,本質上還是采用的前世的思考方式。

他一直在提醒自己,這個世界很殘酷,沒有天朝那么和諧。可早已定型的三觀,卻總會將這個提醒給屏蔽掉。

趙毅會這么對他,其實仔細想想,在現代社會也有這種情況,比如公司打著發展的名義,將你踢出去開拓市場這種操作。

司空見慣。

但是現代社會,就算被踢出去,最不濟也就是辭職。大不了老子不伺候了,直接掀桌子,撂挑子走人便是。

工作沒了還能找,總之不至于餓死。

可這個世界……把你踢出去,是真往火坑里推,真的一不小心就沒命,就算再小心也容易沒命。

所以……

在趙毅做出抉擇,將他當探路石丟出去的那一刻,唐云才是真真正正的領悟到了這個世界的本質。

人命如草芥,情感似狗屁。

唐云深刻的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固然他一直沒有露出半分端倪,可正因如此心里壓力極大。

他需要發泄。

卻不能發泄。

必須要忍耐,必須要冷靜。

因為現在正是關鍵時候,他必須等局勢穩定,等他跳出這盤棋時,才能考慮發泄壓力的事情。

就在這時,李輕舟的出現,無疑就是點燃了引線的始作俑者。雖然他無法令唐云徹底將壓力卸下,但起碼疏解了很多。

“呼……”唐云脫下手套,沾滿血跡的手在身上蹭了蹭,用力揉著太陽穴,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一只手帕出現在他眼前,唐嫣月的聲音隨之響起:“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唐云恢復過來,回以笑容。

“擦擦吧。”

唐嫣月將手帕塞到他手里,繼續處理尸體:“有些事無需憋在心里,這東西就像是石頭,一塊塊的堆砌,最終會把人壓垮的。”

“你怎么忽然轉性子了?有點不習慣,挺嚇人的。”唐云用手帕擦著臉上殘留的血跡,淡淡的說道。

唐嫣月俏臉一黑,沖他惡狠狠的說道:“滾吧你,老娘一直都溫婉沉靜好不好,就是碰上你這個家伙才容易發脾氣。”

“看,這就正常了。”唐云大笑。

揚州府。

趙毅如往常一樣處理著事情,但卻總有種心不在焉的感覺。

他手中毛病應聲而斷。

這已經是今天斷的第三根了。

趙毅丟下半截筆桿,用力搓了搓臉頰試圖讓自己精神一些,可當目光從指縫透出,落在桌角那幾張紙上時,剛有平復的情緒再度繁亂起來。

紙張尾端標注著唐云二字。

這人是他很早以前,對唐云升起幾分忌憚心思時,故意埋下的一顆棋子,且一直沒有動過。

本來是留做后手以防萬一,誰知秦煜軒過來后,直接替他做出了決定,將唐云一腳踢到了龍陽郡。

索性,趙毅將讓這顆棋子繼續藏著,監視著唐云的一舉一動,定時送回關于唐云的所有情報。

從情報來看,計劃似乎往奇怪的方向走了。

唐云確實是如秦煜軒之前吩咐的那般,不斷朝著目標前進,他在龍陽郡正想方設法打開局面。

可是……走的路不是趙毅他們所期望的,設定的那一條,而是另一條路。

并非對抗,而是融入?

最讓趙毅不安的是,唐云竟然還真誤打誤撞救了邱月縹一命,借此事件博得了邱家的好感?

不對啊!!

秦煜軒的意思是,讓唐云到達龍陽郡跟王鑫懟起來,邱家則是暗中挑撥,借助唐云這顆石子將水潭徹底搞亂,給趙毅鋪好路。

現在的情況,大體看上去也差不多,可細微之處就差的有點大了。

重點就在邱家的態度上面。

這個變化讓趙毅心里產生了幾分恐慌。

因為他很清楚,三神教,天劍宗等種種事件背后,其實都是唐云搗鼓出來的,也正因如此他才會心生忌憚。

趙毅有種感覺,唐云并非誤打誤撞,能救下邱月縹八成也是‘故意’搞出的事情。

這是搞什么?

打不過就加入?

害怕王鑫下陰手,于是想方設法跟邱家搞好關系,借著邱家的虎皮讓王鑫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不!一定還有更深的目的。

“到底……是什么?”趙毅喃喃有聲,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

驀得,他忽然坐直,面露幾分猙獰:“難道他想取而代之?”

當初秦煜軒說過,唐云最大的短板就是他的家世和背景。

問題在于,唐云確實如此,他趙毅也差不多啊。只不過眼下秦煜軒選擇了更有價值,更為了解,更容易掌控的趙毅而已。

那么問題就來了。

假如唐云在龍陽郡站穩腳跟,證明了自己比趙毅更有價值,更有潛力,更值得投資時,甚至超出趙毅數倍的時候。

怎么辦?

秦煜軒會怎么選?

亦或者,唐云這么所作所為,其實是秦煜軒暗中指使他的?秦煜軒是要拋棄自己了?

很有可能,趙毅也很明白,秦煜軒無非是見到他現在有價值,所以順帶提攜一把,當一顆棋子用。

恰恰趙毅也需要上面有人罩著,雙方算是互利互惠,在這個基礎才能加上所謂的師生情分,這才促成了接下來的事情。

師生情深?

放屁!

如果真是這樣,趙毅何至于在揚州府此等地方蹲那么長時間?

若非三神教,天劍宗這些事情,導致趙毅狠狠刷了一波政績的話,秦煜軒頂多也就把他當成保姆看。

看住秦源雪的保姆,僅此而已

秦煜軒肯定會放棄趙毅,甚至為了抬起對方,挖坑搞趙毅一把,比如暴露三神教等事情,搞臭他的名聲,毀了他的前途,借此把唐云推上去。

越想越覺得可能性極大。

救下邱月縹,博得邱家好感,同時他們又有共同的敵人王鑫,在這個基礎上雙方只會關系越加深厚。

照這個趨勢走下去,或許等不到趙毅調任,唐云就會徹底融入邱家,屆時秦煜軒見他成了自己人,自然會放棄趙毅。

畢竟倆人往這一杵,明顯唐云潛力更大不是?

驚出一身冷汗的趙毅深呼吸幾次,臉色陰晴不定,眼中時而有兇光閃過,思索良久才又摘下一支筆,釀著墨汁迅速寫了一封信……

這天,大早起床的邱守倉,照例按照規矩探望了姐姐,正待出門之際,忽然發現管家拿著一封信匆匆趕來。

邱守倉瞥了眼,隨口問:“站住,誰的信?”

管家回道:“回公子話,這是京城傳來的,是邱丁岳邱少爺的信件。”

“邱丁岳?”邱守倉楞下,隨后接過信件擺擺手:“你先退下吧,這信我送給姐姐。”

管家沒有多問什么,點點頭離開:“勞煩少爺了。”

邱守倉迅速回到屋里,拆開信件掠掃一遍,眼中若有所思:“計劃有變,唐云竟然不是無關緊要的探路石。不過也無關緊要……”

這封信,正是回到京城的邱丁岳,按照秦煜軒的意思所寫的。

而邱守倉則從中看到了,他等待已久的機會。

某日。

唐云大早便起床洗漱,提著劍迅速出了家門。

“張鋒,邱公子……咱們走吧?”來到鎮武閣,帶了一幫屬于邱家團體的人,唐云翻身上馬,迅速趕往目的地。

唐云剛救了邱月縹,再加上邱家一票人真正的謀劃只有上層才知道,所以大多數真的把他當成了自己人。

這次的事情,在大家看來擺明是王鑫又要給唐云使絆子。

你不是受傷了嗎?

你不是不能動手嗎?

既然如此,那就動嘴皮子吧,把那個秘境跟周圍那群中小勢力的事處理好。

如果處理好,那是你應該的。反之處理不好,那王鑫自然有發難的由頭。

邱守倉笑吟吟的走了過來,低聲問道:“唐云,這次的事情你可有辦法?”

張鋒是邱月縹特意派來幫忙的,當然其中也有告誡邱守倉,別亂伸爪子的意思在內。

從現在邱家的一系列計劃可以看出,無論是保護唐云,挑釁王鑫,給趙毅鋪路,掌控此地鎮武閣。最大的受益者無疑是主導計劃的邱月縹。

假設計劃順利,等趙毅來這里,懟走王鑫以后,他們邱家就能借著朝廷鎮武閣的虎皮,徹底將龍陽郡打造成鐵板一塊。

而等趙毅走了之后,那么下一個接任他位置的人,無疑就是邱家的最出彩的年輕一輩,名望最高的邱月縹。

看到這里,大家應該就明白了。

這里頭壓根就沒邱守倉什么事,他連打醬油的龍套都算不上。

邱守倉自然不甘心啊,好不容易這次邱月縹因為傷勢問題不能出面,他這才迫不及待的湊了過來,準備狠狠出一次風頭。

誰知道邱月縹是沒來,卻派了張鋒這只眼睛盯著他。

不甘心。

邱守倉決定無視,他這次一定要給家族的人證明,自己不比姐姐邱月縹差,甚至比她強得多。

唐云有些詫異的轉過頭,放慢馬匹速度,輕聲問:“邱公子?不知你有什么頭緒?”

“當然。”邱守倉沉穩的點點頭。

唐云眨眨眼,笑道:“公子請講。”

就在邱守倉剛剛張開嘴的時候,一旁的張鋒干脆直接的遞來一個錦囊:“唐云,小姐已經將應對之策帶來,就不勞公子費心了。”

“……”唐云嘴角一抽,正待拆開。

邱守倉劈手奪走,冷意卓然的盯著張鋒,一字一句的道:“姐姐管的有點多了吧?如今傷勢在身,還不好好休養?”

張鋒也沒料到,以往知情知趣的邱守倉,竟然忽的那么強硬,臉色青白交加,不知如何應對。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