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99:撕破臉,何必服軟?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打開面板。

體質又增加了兩點,達到恐怖的二十八點。

要知道剛從揚州府出來時,唐云的體質才不過二十二,這不過區區數日,接連觸發兩個副本,外加天材地寶,直接提升了六點體質。

按照武者私底下對境界的細分,唐云現在應該處于武道十一品臟腑境的中后期。

這世界倒是沒里分的那么細,甚至一個境界分出n個層次,比如初期,前期,中期,后期,大后期,圓滿,大圓滿,半步巔峰,巔峰,巔峰大圓滿,半步……

好吧,唐云剛剛所說的前中后的細化,其實只是武者對自己實力的估量,畢竟算得再細也對實戰沒啥幫助。

真就實打實的戰斗,只要處于同一個層次,哪怕有點差距,也不足以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還得看個人實力。

萬一人家有底牌,人家有神兵,人家有絕學,人家有背景……就算你層次高一點,占點優勢也沒太大意義。

至于傳說中的越級挑戰……

據唐云窩在揚州府那段日子的了解,一千個里面也沒一個成功的,哪怕是面對重傷的強者,品級的差距依然是天地之差。

說白了,壓根沒法打,差距太他么大了。

更別說武技等東西的加持,會讓這差距變得更為恐怖。

臟腑境跟凝血境的差距更大,武者運轉氣血之力,一剎爆發足夠拍死十幾個臟腑境的武者,這他么打個錘子。

當然這是正兒八經的戰斗,偷襲,取巧之類的不算數。要這么算的話,唐云還跟呂慶元合伙弄死過一個十品強者呢。

沒錯,就是那個悲催的天劍宗宗主。

除此之外便是頓悟所得,功法突破了瓶頸期,達到了十四級臨近滿級的地步。

還有便是副本的戰斗所得,讓他對凌云十三劍有所領悟,從九級提升到了十級。

兩個技能點,是完成副本的兩個成就獲得的,現在副本只剩下一個無傷通關的成就了。

想了想,他將一個技能點投到功法上面達到滿級,剩下兩點則是丟在了身法流云飛鴻上面。

姓名:唐云。

年齡:20.

體質:28

修為:十一品臟腑境。

主動技能:基礎劍法(1/1)驚鴻劍訣(10/10)風雷劍法(15/15)修羅奪魂(15/15)凌云十三劍(10/30)

基礎格斗(1/1)黃泉指(15/15)

基礎身法1/1飛云步(10/10)流云飛鴻(17/20)

被動技能:虎狼鍛骨功(15/15)元天臟腑功(15/15)碧血黃泉訣(0/25)

屬性點:0

技能點:0

副本:遺忘戰場(已通關)血祭府城(未通關)槐鬼幽谷(未通關)

滿級的功法。

唐云只覺自己仿佛成了元天臟腑功的創造者,功法的精髓如泊泊溪流般在心里流淌而過,運轉起來更為圓滑如意,效率再次得到提高。

秦源雪大大咧咧的拍拍他的肩膀,嘿嘿笑道:“大恩不言謝,人情哥們我心里記住了。”

唐云毫不客氣的扒拉掉她的爪子,翻了個白眼:“到地方請我吃頓飯就行了,免得過了三天不到你就忘得一干二凈。”

秦源雪表情一僵,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我會向你證明,你永遠可以信任我秦源雪。”

其實秦源雪對唐云還是極為感激的,在她的角度看來,是自己執意除妖,唐云只是隨行罷了,只不過斗嘴吐槽是她的表達方式罷了。

而后真正面對妖獸時,唐云更是承擔了絕大部分的壓力,自己僅僅只是吸引槐妖注意力,盡可能的拖延時間而已。

想到這里,秦源雪忽然生出一個疑問:“對了,你是怎么把我救回來的?”

唐云不甚在意的擺擺手,說道:“槐妖的靈芯,給你吃了一點點就救活你了。”

“一點點?怪不得你突破了,大半都被你吃了吧?”秦源雪嘴角一抽,恍然明白了過來,斜著眼吐槽。

嘴上說道的她心里認為,真相跟唐云說的恰恰相反。應該是靈芯被自己吃了大半,才幸得保住小命。

至于唐云的突破……

這廝天賦確實強悍,之前礦脈一行中她已經見識到了,她并不認為單憑天材地寶,就能達到唐云這種頻頻突破的地步。

假如真是如此,以她的家世天天嗑藥不就行了?還用得著這么辛辛苦苦的修煉武道?

唐云咳嗽一聲,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我先睡會,最近有點疲乏。”

見他這態度,秦源雪想說什么,但目光落在角落那件被血水浸透的血衣時,這些話最終還是吞進了肚子里,化為無言一嘆。

自己昏迷的時候,這家伙一直強撐著疲憊沒休息吧。

秦源雪低下頭看看自己身上已經愈合的傷口,心里升起幾分感動。

自己父親已經這么針對他了,這家伙還是沒有把自己跟父親牽連在一起,待自己一如曾經。這是真的把自己當成朋友了啊。

她揉了揉臉頰,抹去那一抹無奈。

朋友?

秦源雪大大的眼睛透出幾分迷茫,自己多久沒有朋友了?

似乎是在長大后的某一天,她豁然發覺昔日那些玩伴已經長大,著手開始按照父輩定下的道路前進。

正因如此,她才暗搓搓的離家出走跑到揚州城,試圖讓自己人生最后的自由,得到充分的發揮而不留遺憾。

她做了許多自己以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比如逛青樓,去賭坊……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與尋常女子大相徑庭的風格,讓她被其他人排斥。秦源雪本來是不在乎的,在她看來瘋幾年不留遺憾就夠了,她早晚都要回去嫁人。

可是……遇到了唐云。

一開始唐云給她的印象是陰險狡詐,狠辣厚黑。

現在回首看,這家伙所作所為皆是分人而對。對敵人用盡一切手段,但是對朋友卻舍得掏心掏肺。

似乎自己從沒遇到過這種人,能與自己契合到如此地步。不在乎自己逛青樓,下賭坊,口花花……

“呼……”

她回過神,清醒過來有些慌亂的揉了揉發燙的臉頰,強行別過目光看向窗外:“我瞎想什么呢,人家拿我當兄弟,我卻想這些……”

感性褪去,理性回歸。

源自于世家從小耳目渲染的培養,終究占據了上風。

想,也就是想想。

她很清楚底線在哪,什么能玩,什么不能玩。

有些東西,是不能碰的。

數日,官道之上。

唐云百般無聊的擺弄著手里的酒杯:“看來趙大人確實放棄我了,如此真就沒有選擇權了啊。”

秦源雪瞥著他,哼哼道:“你還抱有希望?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

“看來你早就知道了?”

唐云聞言抬頭,有些驚異的望向她。說實話他心里真的還對趙毅抱有一絲希望呢,畢竟自己好幾次讓功給他。

秦源雪想了想,說道:“趙毅是我爹早就忘記的一個學生,若非我兩年前偷跑來到揚州府,估計他都不會記起來這個人。

后來因為擔心我安全,所以我爹才重新接納他,且不時給予提點,讓他多多關照我,免得派我出去執行什么危險的任務。

誰知道這段時間不斷出事,讓他著實揚眉吐氣了一把。我爹估計看出了他有前途,所以才親自過來……”

“原來如此。”唐云恍然大明白,眼簾垂下遮住了那一抹思索之色。

這個消息有意思了。

趙毅跟秦煜軒的關系,看來并非他認為的那種親密無間。

趙毅放棄唐云,是因為他有更粗的大腿抱,不可能因為一粒芝麻而丟掉西瓜。借著剛剛立下功勛的光環,再有秦煜軒的提攜,前途自然光明。

反過來……

萬一秦煜軒放棄他了呢?

這可不是不可能。

人取決于自身的價值,唐云在趙毅心里本來是有價值的,但面對秦煜軒時,他的價值自然一降再降。

秦煜軒也是通過秦源雪的原因才注意到趙毅,在近段時間的事情上,他察覺到了這家伙的價值,所以才會舍得投資替趙毅鋪路。

當然了。

人家不可能不知道,趙毅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立下如此功勛,背后是有唐云的存在。

可饒是如此,秦煜軒還是選擇了趙毅,而沒有選擇培養唐云。

趙毅的潛力,說白了也就那樣。

而唐云表現出的,可是赤果果的可塑之才。

之所以秦煜軒會這么選,只能說明……

趙毅也是棋子。

秦煜軒有更大的野心和計劃,恰巧這一環計劃中,需要的是趙毅這等庸才,而并非唐云這種潛力巨大且不好掌控的人才。

唐云揉了揉額頭,長舒一口氣,眼中躍動著名為野望的火焰:“有意思,有趣……現在想這些太遠,但事先有所準備,屆時說不定有插足的機會。”

暫時將這些盤算壓在心底,他默默計算了一下,發現自己貌似出現了錯誤,被某些信息給誤導了。

筋骨境:十點體質,勁力三萬五萬。

臟腑境:二十點體質,勁力五萬十萬。

凝血境:四十點體質?應該是十萬???不確定,30也有可能。

其實武道十二品,只有最低的這三個層次,分類是以單純的勁力劃分的,因為淬煉肉身變化最明顯的就是勁力的增長。

再往上涉及到氣血之類的東西,這個劃分標準就不再適用了。

唐云皺眉估摸著:“我現在的勁力,貌似不止六萬。”

應該更大,甚至七八萬左右。

難道凝血境的標準不是四十,而是三十體質?

這豈不是說,自己假如能達到十品凝血境,就有可能攻略手上的三個副本了?

其實說實話,手里三個副本,尤其是最后那個血祭府城,讓唐云眼饞好長一段時間了,只不過他太難了,真他么沒辦法啊。

就跟玩毒奶粉,進異界圖抗魔值不夠一樣,難受的一匹。

再觸發一個副本!!!

比起慢吞吞的唐云而言,專程送信的信使帶著任務,自然跑的飛快。

他們兵分兩路。

一路走小道前往龍陽郡,另一路則是邱丁岳親自出發,追逐秦源雪。

唐云明明提前走了幾天,可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出揚州府地域,而信使已經成功抵達目的地龍陽郡。

同時,邱丁岳走的官道,一路緊趕慢趕,終于也找到了……目標。

秦源雪聞聲下車,瞧見來人后表情頓時沉了下來,邱丁岳這家伙真是越長大心眼越多啊,生怕她不回去,竟然還把秦煜軒的手下拉了過來當虎皮。

老人拱拱手,笑道:“小姐,隨我回去吧。上次你跑了兩年,大人沒有過問,但這次可不能再跑了。”

“我……”

秦源雪張張嘴,憤而怒視旁邊裝啞巴的邱丁岳,冷笑道:“丁岳你夠可以的,真是讓我對你刮目相看吶。”

“小……”

“別叫我,我覺得惡心。”秦源雪打斷他的話,怒氣沖沖的與他擦肩而過,翻身上馬揚鞭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邱丁岳沒料到這家伙突破到了臟腑境,一時間沒太高警惕,竟然被秦源雪撞了個踉蹌,馬蹄飛騰間,揚起一抹塵灰,使得他有幾分灰頭土臉。

邱丁岳被身邊護衛眼疾手快的扶住站穩,面色顯露幾分青白,但隨即掩去化作尷尬的表情,沖管家苦笑一聲。

管家嘆了一聲,苦笑:“小姐是驕縱慣了,待回京以后,跟在老爺身邊一段日子就會好的,在下替小姐替公子賠個不是。”

邱丁岳連忙伸手止住,連聲道:“秦伯客氣,我自小與她玩到大,自然知道小雪的脾氣,早就習慣了。”

唐云的聲音忽然響起:“李霄,走了。”

不咸不淡的聲音,讓李霄連忙回過神,應了一聲甩動馬鞭,驅使著馬車朝前趕去。

自始至終,唐云都沒下車,連面都懶得見。

開玩笑,既然都撕破臉了,何必曲意奉承,平白掉了自己的層次,他唐云可沒有伸出臉挨打的嗜好。

有本事你丫就一塊去龍陽郡吶?

這一幕,讓正醞釀情緒的邱丁岳面色瞬間陰了下來,秦源雪早晚是自己的媳婦,甩臉子給自己看也無所謂,更何況人家有她爹罩著呢。

你唐云算個什么東西?

竟然敢無視本公子?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