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98:又又又又突破了?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死吧。

他抬起左手,死死拽著虎妖下巴的毛發,劍鋒仿若銳利的鍘刀,瞬間捅進虎妖的下頜,余勢不減洞穿舌頭,斜斜貫入腦中。

吼……啊。

虎妖龐大的身軀陡然失重,沖勢不減將唐云撲倒在地,在地面犁出深深的一道長溝,順帶撞碎大塊巖石,半個身體扎進石壁中不住抽搐。

秦源雪時刻關注這邊動向,眼看虎妖將他撞進巖壁,不禁心里大急:“喂喂喂,唐云唐云你沒事吧?”

這一分心,立刻讓憋了一肚子火的槐妖逮住了機會,見三條根須瞬間破土而出,似觸手般迅速延展,朝秦源雪手足纏了過去。

本能的,秦源雪那把看起來平平無奇,實際上重量驚人的兵刃揮斬而出,依照她與槐妖斗智斗勇的經驗,這一劍足以將面前的阻礙完全摧毀。

奈何,這次槐妖學聰明了,竟然玩了一手聲東擊西。

面前重重阻礙確實被劈的粉碎,但架不住后面幾條根須忽然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手腳捆了個解釋,嗖一下把她吊在半空。

“死!”

槐妖大喜過望,終于逮住這個跳蚤了,樹干頓時延伸出一條猙獰的尖刺,如破甲長矛般迅速貫向秦源雪胸口。

嗖……

余音陡響,刺耳的音爆瞬間將周圍藤蔓震碎,漫天汁水仿若起霧了一樣,將周圍映徹的朦朧綽綽。

水霧散去。

唐云渾身泛著濃濃的血腥味,笑吟吟的站在槐妖面前:“虎妖已經去見他祖宗了,我答應過他,隨后就送你過去作伴。”

槐妖樹干上浮現出一張人臉,人性化的露出譏諷的笑容,藤蔓隨之調動,將秦源雪轉到雙方之間:“呵呵,她現在可在我手上……”

根須斷裂,唐云一把拽下秦源雪,粗暴的將之丟到虎妖棲息之處,那里連半點草木都沒有,明顯虎妖也對槐妖有所警惕,倒不失為安全之地。

槐妖明顯沒料想到這種場面,因為束縛秦源雪的根須,是經過自己妖力日夜淬煉,堅韌度遠超尋常,怎么這么輕易被斬斷?

“有毒!”

短暫的靜寂,槐妖頓時察覺到了被腐蝕的根須接口,驚怒不已:“無恥小賊,竟然用毒?真是卑鄙無恥。”

唐云眼皮子一翻,噴出一口無數電視劇被各大門派引為經典的名言:“對付爾等妖魔邪道,何須講究江湖道義?”

槐妖有些慌了,人質不在手里,唐云劍上還涂毒,這怎么打?

心生一念,它忙不遲迭的說道:“此山谷有天材地寶……”

唐云歪歪頭,反唇相譏:“五行精怪,木屬最補。這句話不知道你聽沒聽過?你也是天材地寶啊朋友。”

“你……”

槐妖大怒,無數根須破土朝他絞殺而來。現在已經很明顯了,唐云壓根不準備罷手,既如此那就同歸于盡吧。

妖獸,精怪……這玩意其實算是另一種開智的生靈,包含但不限于草木樹灌,花鳥魚蟲等生靈。

就連鬼魂這些東西,正式的稱呼也是陰靈。顧名思義,沒有生氣卻開智的靈物。

而魔,則完全屬于另一種,一旦沾染魔氣,萬物皆會變成魔。

在這個世界上,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妖魔,所以說妖跟魔是個統稱。魔可以侵染妖物,使其變成魔,但妖確實實實在在的生靈。

這就扯遠了,重點說妖怪。

妖怪根據真身所屬,大多數都有五行分別。別看虎妖現在沒表現出來,實際上等它越加強大,自身血脈逐漸濃郁起來,就會展露出來所屬類別。

云從龍,風從虎,這個說法就是源自于此。

槐妖……

這廝真身那么大,還用分辨是什么屬性嗎?

眾所周知的是,金土火大多適合鑄造兵甲,而水木則最適合武者服用……

當啷!

脆響震耳,唐云精準的從密集的攻擊中,拽住了那條真正的槐妖以妖力淬煉過的根須,狠辣一劍直接斬斷,甘甜泛著甜味的汁水噴出,似乎連空氣都粘稠了起來。

嗡……窸窸窣窣的聲音攢動,槐妖控制根須藤條,泛生一根根細小的尖刺,試圖將毒液注入唐云體內。

可惜。

開g……呸,天資非凡,進步神速的唐云,遠不是副本里可比擬的,他只需防住那一些特殊的根須即可,普通藤蔓壓根連皮膚都刺不破。

槐妖顯然不止這一個技能,身為boss,自然有各種必殺技。譬如副本里施展過的,大范圍高頻率傷害aoe——草木狂舞。

這技能對虎妖那種體型龐大的來說,自然能起到不錯的效果,可惜碰見的是唐云這種芝麻點,重重劍幕疊加,無數根須藤蔓連欺身都做不到。

一計不成,還有。

槐妖忽而發出尖嘯,一條條根須炸開,霎時間妖力鼓蕩夾雜著毒汁朝唐云覆蓋而來。

本質不變啊。

唐云皺了皺眉,運轉身法朝旁躲避。

見他踏步欺身揚手數劍斬下,勁力凝成一股。劍勢似滔滔江川連綿不絕,伴隨接連巨響,堪比金鐵的槐妖樹干瞬間被削下大塊,露出其中翠綠泛著勃勃生機的靈芯。

槐妖驚怒咆哮,枝條瘋狂抽動,試圖將唐云阻截在外:“那女子身上已經被我種了毒,你若敢殺我,她必死無疑……”

唐云咧嘴一笑,劍鋒綻放出刺眼的寒光:“我相信你的靈芯能治好她,如果沒用那就算她命不好。”

話落,劍出。

樹斷,妖亡。

槐妖死的很不甘心,不過任你操作超神,對面有掛在身。

三下五除二,砍掉木塊,將翠綠的靈芯抓起來,唐云感受著與想象中不同的觸感,下意識多捏了兩下。

溫溫的,軟軟的,就跟……果凍一樣,沒錯就是果凍。

唐云湊上去聞了聞,正準備咬一口,忽然想起悲催的秦源雪。

沒有她的嘲諷引敵,自己還真搞不定這兩個妖怪,其實她不僅僅做了嘲諷的工作,途中也將槐妖消耗不少,否則車輪戰一挑二,真有點懸。

來到她面前,現在的秦源雪身上已經開花了。

嗯,就跟唐云副本里的遭遇差不多。

不過唐云弄死槐妖更快,所以身上的花還不算太多,而且由于盔甲的防護,絕大多數傷口都處于夾縫,倒是沒有傷及臟腑等重要部位。

這家伙已經昏迷了過去,倒也省了麻煩。

唐云小心翼翼的削下一小塊靈芯喂到她嘴里,這玩意真就應了美食節目出場率最高的臺詞——入口即化。

真的。

沒等秦源雪嘴合上,這玩意就化成一股液體滲了進去。

然后就見她身上綻放的花朵忽然顫抖,繼而仿若經歷了歲月的侵蝕,迅速凋零敗落,緊接著枯木干枯,與她的身體分離。

一條條根須如活物般順著傷口鉆了出來,似乎里面有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樣,可惜離開她的身體,這些根須甚至來不及扎根地下,便徹底死去。

以防萬一,唐云又喂了她一塊,眼看著秦源雪身上的傷口迅速愈合,呼吸逐漸平穩起來后,這才松了口氣。

剩下的靈芯他沒吃,在將這家伙挪到安全地方后,唐云慢悠悠的來到山谷最深處,也就是虎妖跟槐妖地盤交界線。

那有一個小水洼,也就七八平米的大小,不過這地兒似乎跟外界有分離,壓根沒有受到寒暑春秋的天氣影響。

眼下這才剛開春沒多久,天氣依舊冷的嚇人,但這里卻仿若盛夏一般,不但沒有結冰,甚至還有青蛙小魚兒,蓮花荷葉。

天材地寶,不同凡俗。

唐云從前只能在書上看看,哪有親眼見到的機會,現在看到此景,搜刮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屁話:“這樹,挺厲害啊……”

這家伙的動作不慢,一邊感嘆著這玩意厲害,難得一見,一邊探手拔出池塘中央那顆小樹,然后返回到槐妖的真身旁,粗暴的將之插在樹干里面。

此物名為月華妖血樹,聽名字就知道,跟妖怪有很大關系。

一般這東西只會誕生在某個強大妖怪尸體上,汲取其尸體的精華。

唐云剛剛拔出來的時候,小樹下面纏著一塊骨頭,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但無可否認這廝生前定然不弱。

只可惜隨著靈物的逐漸生長,對營養也越加渴求,那塊骨頭明顯早就被吸空了。

恰逢這時候,山谷內的槐樹成精,這個妖怪很聰明的將自己修煉得來的妖力,定時注入到這株靈物中,以保持它茁壯成長。

可能后來虎妖也察覺到了靈物的氣息,于是跑了過來跟槐妖爭,倆妖怪誰也奈何不了誰,于是乎達成了和解。兩個妖怪輪流照顧這個靈物,等待它成熟……

現在兩妖剛死,一身妖力未曾消散,這個月華妖血樹看樣子,已經快到成熟的時候了,借著他們的妖力催熟無疑是個好辦法。

肉眼可見槐妖龐大的身體迅速枯萎,周圍一直被妖氣滋養的草木土地等等,更是枯萎龜裂起來。

直到偌大的槐樹徹底腐朽,唐云才將締結出幾顆青色果子的小樹拽出來,又放在虎妖的尸體上。

草木成精的難度其實比動物要大得多,這槐妖起碼修行了千年,直到后來摸出點門道,才逐步走上正途。

而那虎妖撐死修行不超過三百年,就足以跟對方打個不相上下,由此可見這世道壓根沒有公平可言。

或許唯一的公平就是——萬物歸于靜寂,一切終將死亡。

小半個時辰的功夫,唐云終于等到這玩意由青轉紅,最后變成泛著濃郁血腥味的絳紫色果實。

熟了。

一共四顆果子,只成熟了兩顆。

思索良久,唐云摘下這兩顆成熟的,遂扛著虎妖的尸體,丟到原本的池塘中。抱起秦源雪大步離開山谷。

清風吹過,小樹枝丫抖動,似乎是在感激唐云沒有趕盡殺絕。

同時,也昭示著唐云副本的兩個成就達成,獲得了兩個技能點。

回到村子附近。

李霄連忙迎了過來:“公子。”

“事情解決了,走吧。”唐云瞥了眼遠處的村莊,轉身進了馬車里。

讓小蕓照顧秦源雪,唐云咔咔幾口吃掉了剩下的靈芯,且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取出那兩枚妖血果吃掉。

這個還不錯。

那靈芯就跟曾經喝的薄荷水一樣,有點草木清香,除此之外啥味兒都沒了,反倒是妖血果,像是西紅柿,酸甜可口……

下一刻,唐云嘴角抽搐,迅速開始運轉元天臟腑功,鼓動臟腑運轉起來,飛快消化著突如其來的能量。

后悔!

他現在真的后悔,這兩個東西就像是一坨冰,一堆火,掉肚子里那種酸爽,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馬車趁著夜色在官道行駛,內部傳來陣陣如悶雷般的噼啪聲,時不時還有虎嘯龍吟震耳發聵。

若是靠近些許的話,便能聽到更可怕的聲音,似滔滔江河洶涌奔騰,又仿佛水壩決堤隆隆作響。

小蕓大氣都不敢出,她感覺現在的唐云,就像是一座活火山,耳畔出來的心臟躍動聲,簡直像是牛皮大鼓咚咚不斷。

下意識的,她抓緊手里的毛巾,似遇到天敵的貓兒,死死蜷縮在車廂角落。

秦源雪被這股氣息從昏迷中驚醒,死死擰著眉毛,睜開眼看向危險源頭,瞳孔霎時收縮,臉色一變再變。

這家伙……

難道又突破了?

她有些艱難的坐了起來,拍拍小蕓的小手,安撫著她惶恐的情緒。轉目望向唐云,臉上掛滿了凝重。

她看得出,這家伙貌似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中,這種狀態可遇不可求,還是最好別打擾他。

一刻鐘,半個時辰……

足足三個時辰,天色已然大亮。

唐云這才睜開眼睛,吐出一股濁氣,氣機霎時收斂,轉瞬便恢復到平時的模樣。

只不過,剛剛清醒過來時,下意識看向秦源雪二人的眼神,讓她們倆畢生難忘。

如同……看到了一頭剛剛脫困而出的兇獸,澎湃的煞氣幾若撲面而來,恍惚中她們甚至聞道對方身上那股濃郁似從血海中爬出來的血腥味。

那一剎,二人幾乎本能屏住了呼吸,錯開唐云投來的眼神。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