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9: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他念頭轉化太他么快了。

之前還想著如何坑呂慶元,坐上宗主的位子。后來見到鎮武閣的人,思考如何解決這次危機。在發現勢不可逆后,他開始思考如何跑路。

田云云肯定要帶走,她身上懷著自己兒子的血脈,而自己兒子不久前……,莫旭絕不會允許莫家在自己這一代斷絕。

所以,為今之計就是拖,先讓人拖著他,自己先一步帶著田云云逃跑。說破天他們也就兩個人,與天劍宗這份基業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思前想后……跑!

莫旭輕咳一聲,說道:“田云云現有身孕,老夫這就去……”

“身孕?你的?有些流言我也聽說了,田云云服侍你們父子倆呢。”唐云挑眉,面露質疑。

莫旭皺了皺眉,不軟不硬的頂了一句,轉身就要走:“……大人慎言,此乃我孩兒未過門的妻子,懷的是我孫兒。在下這就去帶她出來。”

宋清峰低聲說道:“他這一走,可能就不回來了。”

唐云唇角翹起,輕笑:“他跑不掉的,只是讓大家看到他跑而已,從此以后他就得背好種種罪名,去黃泉找他兒子作伴。你們繼續按計劃行事,我去去就來。”

說著,唐云慢悠悠的起身追了過去,口中說道:“我怎么覺得莫長老你要跑呢?我還是跟你一起走吧。”

見到此狀,宋清峰下意識想起了那個僵尸——唐嫣月。

這家伙做事還真是滴水不漏。

莫旭見他跟上,心里頓時咯噔一下,暗叫不好,強笑著說道:“大人,老夫行得正坐得直,怎么會跑?”

“以防萬一嘛。”唐云笑瞇瞇的跟了上來。

“該死!”莫旭眼中冷芒閃過,心里默默下了個決定。

反正自己都要跑了,殺了他一了百了便是,更何況此人還是害死田云云父母的兇手,死有余辜。

念及至此,他稍稍落后幾步與唐云并肩而行,看似是為了照顧唐云的感受,實際上卻已經做好了一巴掌拍死這家伙的準備。

好吧。

呂慶元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從礦脈回到宗門以后,直接忽略了鎮武閣在其中的作用,對于唐云更是只字不提。

更重要的是,莫旭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兒子的死上面,除此之外呂慶元給他的壓力頗大,他根本分不出太多心思去思考太多。

所以……

他壓根不熟悉唐云,關于這家伙的信息更多還是從田云云口中了解,在他看來一個數月前才入品的家伙,不過反手殺之的螻蟻罷了。

接二連三的遭遇,讓田云云備受打擊,神情恍惚幾乎臨近崩潰邊緣,莫旭索性讓她搬到自己這邊,住在莫友乾生前所處的偏院,這樣有利于照顧。

其實在宗主忽然猝死后,田云云宗主弟子的身份光環,就已經暗淡了許多。

莫旭與其說關心田云云,倒不如說是關系她肚子里的孩子,畢竟那是他兒子莫友乾的骨血啊。

莫旭面露苦澀的指了指前面的院子,輕聲道:“大人,就在這里。”

“哦?”

唐云挑眉,然后毫無征兆的朝旁斜跨一步,似早有準備般順勢抽劍,反手環斬而出,橫掃莫旭胸口。

乍響。

莫旭驚訝無比,連忙運轉身法避開,同時探掌拍出,勁力凝聚與劍脊碰撞,兩股龐大的力道接觸,二人不約而同退卻半步。

莫旭感受著掌心的酸麻,駭然望著唐云:“怎么可能?你并非筋骨境,而是臟腑境!區區數月……”

“怎么不可能?”

唐云擰劍直刺,瞬息將距離跨過,兇戾劍勢咄然展開:“你這個廢物不可能,但老子天縱奇才啊。”

“初生牛犢,自不量力。”

莫旭面色鐵青,卻不敢輕易與劍鋒接觸,或指或掌,無不是側面抵擋,一時間竟然被壓在下風,頗為狼狽。

咚,咚咚……

唐云的身體宛若一臺被注入燃料的裝甲車,動靜之間若雷霆疾走,劍勢施展似狂濤駭浪,死死將莫旭圈在其中。

碎夢劈斬切撩,劍法穿插,勁力凝散轉換令人難以捉摸,虛實劍招交錯變化,讓莫旭在短短幾個呼吸內,連續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驚鴻!

錯步俯身,似仙人指路,唐云冷不丁一劍探出,寒光凜然,煞氣四射,如傳說中的判官筆即將落在生死簿上,直指莫旭眉心。

機會。

危機同時也是機會,莫旭情知自己一直被壓著會越來越不利。

二人處于一個層次,但自己年歲已大,氣血旺盛程度遠不及對方,若是持久戰很可能不是唐云對手。

更何況這家伙手里還有兵刃,真可謂占據天時地利,若要把握那一線生機,必須要狠下心冒險。

成也年齡,敗也年齡。

唐云終歸太年輕,論經驗遠沒有對方來的豐富。

占據上風的情況下,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下去將對方拖死,而不是急功近利結束戰斗,這種心理往往會造成以下后果。

被反殺。

被秀死。

被翻盤。

如果在現代的話,甚至會被拍下來傳到網上,成為沙雕網友的快樂源泉,真可謂名垂網史。

莫旭動了,不動則已,一鳴驚人。

如一頭尋覓到戰機的老狼,凜然踏步欺身,側頭避過劍鋒,雙臂探出宛若狼口,直取唐云咽喉。

沒辦法,莫旭也想掏心來著。

只不過唐云這孫子賊啊,他身上套著一層甲胄呢,且質地不凡,絕非莫旭肉掌在須臾間可突破的。于是只能取其咽喉要害,企圖將之一擊斃命。

卻見唐云臉色一變,當即錯步撤身,化刺為抹橫切對方脖頸,企圖以此逼退莫旭。

莫旭猙獰的笑了,好不容易抓到這個機會,他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放過對方?

抬手屈指,輕彈。

磅礴的力道瞬間迸發,瞬間點在劍脊之上,嗡嗡顫音乍響,唐云當即握劍之手重心不穩,身形甚至有幾分踉蹌。

矮身突進,莫旭毫不猶豫沖了上去,提肩架在唐云手腕上,蓄勢狼爪破空襲來,距離唐云咽喉不過三寸之距,眼看便可將之斃于爪下。

就在這時,他陡然感覺骨節一陣酸麻,緊接著如潮劇痛傳來,右手仿佛泄了力,準頭偏離直接刮在唐云胸甲上,發出一陣尖銳的摩擦聲。

中計了。

莫旭目光接觸對方,瞧見唐云臉色譏諷的笑容,心里頓時一沉,想也不想直接提膝點腳,想要抽身撤離。

可惜……

唐云硬生生挨了這一腳,順勢后撤半步,在地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小坑,二人距離在此刻拉到一米些許,恰好就在劍鋒籠罩范圍之內。

風雷一劍。

手腕擰動,勁力凝聚劍身,隨著一陣清冽的劍吟瞬間切下,似吐信的毒蛇狠狠咬在莫旭肩頭。

咔嚓嚓……骨裂聲響起,勢大力沉的一招,血幕如花綻放,仿若噴泉般在地上噴濺出醒目的圖案。

啊!!

莫旭抱臂慘叫,踉蹌后退著,豆粒大的汗珠自額頭滴下,眼角抽搐死死盯著唐云:“你是故意的。”

看了眼地上的斷臂,唐云抬起左手,甩去指尖的血漬,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可惜你明白的有點晚。”

陰毒的黃泉指,在方才接觸的一剎,便直接在他手臂戳了個窟窿。

莫旭壓根沒料到他會突然使出這么一招,丫不是用劍的嗎?

“給你個自裁的機會,早死早超生嘛。”

唐云失去劍鋒的血珠,不疾不徐的朝他逼近:“下去跟你兒子早日團聚,共享天倫之樂,豈不美哉?”

莫旭五官隱約扭曲,雙眸迸出怨毒的神色:“你……我兒子是你殺的對吧?”

“然也。”唐云點點頭,文縐縐來了這么一句。

話音剛落,莫旭便紅著眼朝他沖了過來,發出不似人聲的嘶吼,速度堪稱變態,只消一剎便臨至米許。

鐺!!!

包含憤怒與怨毒,匯聚著他渾身力量的一拳,硬生生砸在唐云胸口,鎧甲肉眼可見凹下去一個清晰的拳印。

噗嗤!

唐云悶哼一聲,硬生生吃下這一拳,腳下地面頓時龜裂開來,劍鋒斜側,順勢撩斬,須臾沿著對方腰腹逆斬而上,將莫旭徹底劈成兩段。

他啐了口血水,一腳踢開了尸體,路過時似不經意般踩碎了莫旭死不瞑目的腦袋,拖著滴血的兵刃走向院子。

唐嫣月猙獰的身影從偏院走出,手里提著半死不活的田云云:“你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你得讓我幫忙呢。”

唐云瞥了眼她手里的田云云,不解的皺了皺眉:“你留著她作甚?趙云律呢?我記得他應該也在才對。”

他早就安排好,趙云律跟唐嫣月在一起,等莫旭比引走后就會對田云云下手,具體能從田云云嘴里問出什么東西,就看趙云律的本事如何了。

現在看來,貌似出了變故。

唐嫣月低頭看著這名被唐云算到這種地步的棋子,說道:“他不愿對一個孕婦下手,或者說他下不去手。”

“他放棄了?”唐云訝然挑眉。

唐嫣月看著田云云微微隆起的肚子,目光變得有些復雜:“你說呢?沒多少人能下得去手吧?”

說話的同時,她抬起頭直視著唐云,似乎很好奇他接下來會怎么做。

唐云嘆息一聲,輕輕點了點頭:“是啊,沒幾個人能下得去手。”

卻見田云云似恢復了意識,在地上抽搐了幾下,緩緩睜開了眼睛,入眼便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仇人。

不過她現在連動彈都勉強,甚至簡單的抬起胳膊都做不到,更別提站起來提劍了。

四目對視,相顧無言。

過了良久,田云云忽然嘶啞著嗓子,恨聲低吼:“你們相互勾結,害死我父母。友乾的死也跟你脫不了干系吧?

我娘的出現也是你們安排的,宗內的謠言也是你們,我師父的死恐怕……為什么?你為什么這么做?”

“為什么?”

唐云皺眉沉思,迎著她憤怒且怨憤的目光,蹲下來對她說道:“大概是因為,你在一個不恰當的時間點出現在我面前,因為幾個微不足道的小家伙而開罪于我。

隨后我有碰上個不恰當的人,他說的話讓我萌生了一些想法。而后我又經歷了些不好的事情,最終發展到這個地步。”

他說的是實話。

若非得知田云云的來頭,唐云也不會生出設計天劍宗的念頭。趙云律的出現,正好將他模糊的念頭豐富了一些細節。

可惜紅船之事,讓謹慎的他果斷延后了這個想法,而是將注意力放在如何盡快脫身的目標上。

趙毅的一紙詔令,強行讓唐云入職,這個操作才是導致事件延續的開端。

既然已經入局,而且無法脫身,那就盡可能的化被動為主動,最大程度的扭轉劣勢,擴大自己的優勢。

所以唐云才會借助田云云這條線,順勢將龍家坑死,漸漸扯上趙云律,呂慶元,宋清峰等人,徹底扭轉被動局面。

最后,等到天劍宗內積累到足夠的矛盾,從而以鎮武閣的身份堂皇出場,徹徹底底將之碾壓。

“呵”

田云云扯了扯嘴角,算是冷笑:“如果沒有五鼠,如果我沒有報復,如果……或許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吧。”

她的聲音逐漸低沉下來,似寒冰般冷意卓然,又夾雜著難言的痛苦:“我恨自己勝過恨你,我恨自己不夠狠,恨自己實力太弱。若有來生,傾盡一切我也會殺了你。”

唐云盯著她,就像是看一個路人。

沒有憎恨,沒有憤怒,仿佛田云云話中的人跟他毫無干系。

過了一會兒,他的目光轉移到田云云肚子上,露出溫和的笑容:“田云云,咱們做個交易如何?”

“你……”田云云自然注意到了他的變化,俏臉微變,更顯幾分蒼白。

不知哪里涌出的力氣,她艱難的挪動著自己的手臂,護在肚子前,似乎這樣可以阻止唐云的目光,為自己……為孩子增添一些安全感。

雖然,這個動作那么無力。

雖然,她的防御不堪一擊。

可田云云卻露出了一種名為堅強的氣勢,似心中燃起了一根火把,讓她本就絕望的心靈被照亮了一星半點。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