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8:駕臨天劍宗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宋清峰咄咄逼問:“然后呢?你查出了什么?可有那黑手的蹤跡?”

“沒,暫時還沒有。”田云云迎著頭皮回答:“還沒有查出線索,諸位長輩就趕來了。”

宋清峰搖搖頭,對周長老他們說道:“我比他們早來一段時間,其實已經查出了線索,這次過來就是準備徹底解決此事的,這僵尸留著沒用了,殺了吧。”

周長老連忙給田云云打眼色,示意她趕緊動手。萬一等宋清峰他們進地窖,發現那僵尸竟然被打理過,定會心生疑惑,屆時很可能又生變故。

好不容易才糊弄過去,可不能再出幺蛾子了。

天可憐見,周長老真切一番好心,誰知田云云竟然面露躊躇,似乎有些不愿意動手……

宋清峰似乎不耐煩了,老王長老也不愿意在這糾結,被老周糊弄過去,田云云算是逃得一劫,他隨意擺擺手,手下弟子連忙跳下地窖準備動手。

“不要!”田云云下意識沖了過去。

可惜晚了一步。

看著被劈開腦袋,徹底變成一具死尸的唐穎婉,田云云雙眼一熱,淚水嘩一下溢出眼眶:“娘親……”

這是情不自禁。

但這一聲卻被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一時間老周呆若木雞,宋清峰和老王面色鐵青,陰翳的似烏云般。

“你們聽到了嗎?田師姐似乎喊了一聲娘親,那僵尸該不會……”

“怪不得她把那僵尸收拾的這么干凈,簡直就跟對待親娘一樣……”

“謎團都解開了,肯定是田云云回家除去僵尸時,不經意有了漏網之魚,對方循著蹤跡找上門。

不但害死了田云云的父母,還并將之煉成僵尸,后來龍師弟一家遭遇那事,也跟田云云有關,現在對方找到了這里。”

“嘶……”

“恐怖如斯。”

聽著這些人的議論,宋清峰唇角微微翹起,繼而冷哼一聲甩袖離開。目的已經達到,接下的計劃就簡單了。

趙云律問道:“接下來要怎么做?”

唐嫣月淡淡的回答:“我會派出一些僵尸去那里送死,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唐穎婉會再度復活,他們便會下意識認為唐穎婉就是僵尸源頭,繼而聯系到田云云身上。

等他們殺干凈僵尸以后,此地便不會再有怪事發生,屆時這一口黑鍋,可就結結實實扣在田云云頭上了。”

“然后呢?”趙云律感覺手足發冷,下意識追問。

“然后?”

唐嫣月猙獰一笑:“田云云困住變成僵尸的母親,試圖用六煞宗的符文秘法,喚醒其神智。此為邪道秘法,當不為朝廷所容。

接下來自然該輪到朝廷鎮武閣出馬,人證物證皆在,屆時只要借題發揮徹查隱龍宗跟天劍宗,將在遺跡獲得的符文秘法收繳即可。”

老百姓懂什么?

吃瓜群眾又沒見過六煞宗的秘法,他們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天底下連妖魔都有,出現這種秘法不是很正常嗎?

一句話:黃泥巴掉褲襠,不是也是。

趙云律感覺云里霧里的:“就這樣?而且隱龍宗不是盟友嗎?這么做肯定會牽連到他們身上啊。”

“不牽連他們,宋清峰又怎么可能趁機入場?”

唐嫣月呵呵笑道:“搜隱龍宗是一個過程,他們那里不會出事。可如果在天劍宗某些弟子房間內搜到六煞宗符文秘法的蹤跡呢?”

趙云律愕然:“可是怎么將這些東西塞進去?而且沒頭沒尾,很難借題發揮。時間緊迫我也辦不到啊,除非讓呂慶元去做。”

唐嫣月點頭:“沒錯,呂慶元回去以后,將得到的東西全部抄錄送到了宗主那里,可宗主死了以后,這些秘法卻不知所蹤。

現在天劍宗高層都忙著爭權奪利,呂慶元只需要暗中指派一些弟子,將這東西散布出去,繼而將之滅口即可。

人們只會認為,是有人暗中販賣武技秘法,結果被人黑吃黑干掉而已,誰會想那么多彎彎繞?誰會知道這些秘法將來會引出什么禍事?”

趙云律皺眉:“這秘法到底如何,天劍宗的人不會看不出吧?”

唐嫣月道:“六煞宗的秘法,說白了就是借助地脈之力加快修煉速度,這種秘法本就后患頗多,一旦出事的話,鎮武閣有的是借口。”

“……”趙云律無言以對,簡直算到骨子里了。

這他么神也遭不住啊。

食屎了你!

事情繼續發展,隨著僵尸自殺式的襲擊被阻攔,眾人看向田云云的目光越加詭異。

直到最后,周長老決定帶田云云回去。

雖然田云云跟莫友乾沒有成親,但如今微微隆起的肚子無不說明,她已經懷上了莫友乾的骨肉,這事兒他可不能做主,帶回去讓莫長老處理吧。

一行人回到天劍宗,周長老連忙將這件事原原本本告知了莫旭。

不知怎的,這件事竟然被傳了出去。

這讓本就落在下風的莫旭,在面對呂慶元時更顯難受。

就在這時……唐云出場了。

接到那些礦工的舉報,唐云帶著人浩浩蕩蕩來到天劍宗,目的就是抓田云云,順帶收繳關于六煞宗的符文秘法。

唐云一上山,張嘴就口吐芬芳:“嘖,狗咬狗一嘴毛,都同歸于盡才好,一幫江湖匪類,早死早投胎。”

現在他眼前就是呂慶元這邊的人,跟莫長老這邊的人以‘切磋’名號打架呢,打的狗腦子都出來了,不過好在都有分寸沒有死人。

他這話一出,頓時引起兩方敵視。

不過當他們瞧見唐云這幫人身上的衣服,腰間的令牌時,氣勢頓時蔫兒了下去,憤怒的盯著唐云,充分詮釋了敢怒不敢言的真意。

朝廷看不慣宗派,宗派瞧不起朝廷。

世家就是墻頭草,哪邊舒服哪邊倒。

有的地方宗派勢力明顯很強,那地方的鎮武閣就有點抬不起頭。不過揚州府這邊明顯反過來,鎮武閣很強,宗派不咋地。

唐云擺擺手,身后跟著過來的衙役連忙狗腿的搬來凳子讓他坐下。

這廝慢條斯理的說道:“根據百姓檢舉,天劍宗弟子田云云,暗中蓄養僵尸,為一己私欲導致數十礦工死亡,你們是讓我去抓,還是把她帶出來?

除了這事兒,還有一個大事,你們天劍宗還有誰修煉之前呂慶元帶來的,從遺跡獲得的符文秘法了,最好自己主動交代。”

眾人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有人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敢問大人,這符文秘法有何異常?”

唐云淡淡的說道:“那種秘法,據說可借地脈之力控制死去的尸體,實屬邪法。一旦流傳開來后果不堪設想。

對了,你們宗派的田云云,估計就是想借助此法,嘗試讓自己變成僵尸的親娘活過來,嘖”

說到最后,他露出幾分不屑:“當然不是真的活過來,而是變成可以控制的僵尸,你們說這是不是邪法?”

腳步聲響起,卻見呂慶元跟莫旭帶著人迅速趕來,一個面露凝重,一個則輕松許多。

呂慶元中氣十足的拱手說道:“唐大人,許久不見依舊英姿勃發,氣息越發強大了,咱們進去說話。”

“慢著。”

莫旭橫了他一眼,微微挑眉轉頭看向唐云,皮笑肉不笑的道:“鎮武閣此來,不知大人有何見教?”

唐云笑容依舊,輕聲吐出兩字:“抓人。”

莫旭皺眉回答:“我天劍宗弟子,皆是斬妖除魔,行俠仗義的君子,應該沒有大人要抓的罪犯吧?”

“有些事,非要我再重復一遍?”

唐云嗤笑,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其他人:“這陣子天劍宗里流傳的什么消息,我想在場的你們都知道,甚至比我還清楚吧?”

莫旭搖搖頭:“流言蜚語,當不得真。”

唐云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給后面人打了個手勢,讓他們去搜東西,口中卻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句話叫……無風不起浪。”

“抓一個田云云,何至于這么大聲勢?”莫旭瞳孔微微收縮,藏在袖中的拳頭忍不住攥了攥,心里升起幾分不祥的預感。

唐云也不急躁,重復了一遍:“還有便是收繳六煞宗的符文秘法,此為邪功,不可流傳出去,否則必有大患。”

莫旭楞了下,有些納悶:“若是邪法,當初大人為何不直接銷毀?還任由呂長老他們帶走?”

唐云直接甩鍋:“當時沒想到會有人劍走偏鋒,只當是一些奇特的秘法而已,誰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呂慶元湊上說道:“大人何至于如此麻煩,去兌換武技的地方查查名冊便一目了然,屆時誰兌換了秘法叫出來便是。”

唐云若有所思,說道:“說的有道理,這樣吧,你去把天劍宗弟子全部召集過來,從上到下一個都不能漏,我照著名冊點點看。”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怪異的看向莫旭等人:“你們天劍宗的秘法武技之類的,該不會都是隨手傳播吧?如此可就麻煩了。”

“絕無此事,家有家規。”莫旭連忙回答。

呂慶元也楞了下,忽然似想到了什么,一拍腦門苦著臉說道:“我記起來了,我剛回宗門時,曾經將所得武技功法盡數抄錄,送到了宗主那邊。”

“然后呢?”莫旭心里咯噔一下,連忙追問。

呂慶元鐵青著臉說道:“東西就失蹤了,應該是被人盜走了,到現在也沒查出什么來。后來我又重新默寫了一份。”

莫旭黑著臉罵道:“你……此事甚大,為何不早說?”

他也知道為啥對方不聲張,二人爭權奪利正是關鍵時候,呂慶元腦子有坑才會傻不拉幾的自己暴露此事,反正只要及時補上就可以了。

“呂長老去召集弟子。”

唐云咳嗽一聲,將話題拉了回來:“還有田云云在哪,讓她自己出來。我可能念在她投案自首,從輕處置。”

呂慶元戲份結束,退場殺青。

莫旭被一語點破意圖,面色有些尷尬,但還是強自笑道:“大人,此事還需從長計議,畢竟……”

“畢什么畢?你是律法還是朝廷?”

唐云瞇起眼睛,指尖從扶手逐漸滑落到劍柄:“唐嫣月蓄養僵尸,僵尸一死更有無數僵尸赴死圍攻,那僵尸最后更是死而復生。

當你們帶田云云離開后,那里恢復往日和平,再無半點古怪之事,你說這事跟田云云沒關系,你覺得我信不信?你覺得天下百姓信不信?”

言罷。

他屈指輕彈,笑道:“你們不是要證據?我還真有證據,宋長老呢?出來見見他們唄,我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莫旭顯然也是認識宋清峰的,周長老回來后也跟他仔細稟報過這件事,思緒急轉,瞬間他便明白了其中緣由:“是你,隱龍宗栽贓陷害,落井下石……”

宋清峰不疾不徐的說道:“莫長老可別血口噴人,我隱龍宗此時也在被搜查呢,所有修煉遺跡秘法的弟子,都要一一查驗。

若說我栽贓陷害,你問問周長老,王長老,他們當時也在場,還有許多弟子也在,到底有無虛言看他們如何說。”

莫旭下意識轉身看向這些圍觀弟子,卻發現他們并非自己想象中義憤填膺,反倒左顧右盼,更多是漠然沒有半點憤怒,少數心緒者不敢與他對視。

完了!

莫旭這才明白,自己這段時間與呂慶元忙著爭權奪利,卻忽略了下面的弟子感受,人心散了,宗派不好帶了啊。

較之于朝廷鎮武閣向來以律法行事,宗派更多的是依靠人情,感情這些東西,雖然也有宗規之類。

但……它在很多時候,就是個屁。

所以,一旦宗派人心浮動,尤其是對于天劍宗這種小宗派而言,絕對是分崩離析的前兆,聚攏人心往往要花更大的代價,而現在天劍宗……

他暗暗計算著,終于徹底絕了這份心思。

大家都是成年人,明知道事不可為,鮮有鐵頭娃硬往上湊,莫旭絕不屬于鐵頭娃這一品種。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