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3章 新舊之別,秘藥序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偏僻的荒山野嶺一條小道蜿蜒扭曲,最終順著粗糙打磨的石階,一路延伸到山頂破敗的道觀門口。

  老舊破敗木門的上方,懸掛著漆皮斑駁脫落的牌匾:青羊觀。這里正是‘水盆羊’的老巢,修行的道場。

  如今,來自人間的惡霸浪,帶著女兒占山為王,成為此地新主人。不僅霸占最好的上房,還磨刀霍霍,屠了只不長眼的‘煉丹童子(羊妖)’,做成孜然烤串,吃掉大半,喜提美味值7。

  這座道觀除了‘水盆羊’這位觀主外,還有嫡傳煉氣弟子六名,雜役道童若干。此外后院柴房、地窟中,還養了十余個‘無垢體’和大量小妖魔,都是平日里用來煉藥的素材。

  ‘青羊觀’在20年前,還是人類陣營的道觀,小有名氣。不僅時常有人上山參拜祈福,香火旺盛;更經常接受委托,下山斬妖除魔。

  直到觀主‘青羊君’困于筑基期遲遲不得突破,最終以邪法入道化妖,這座屬于人族的道觀,一夜間改了陣營,成為方圓百里有名的妖魔據點。也是無數小妖心中的修行圣地,同時控制著若干村落。

  也有正道前來圍剿,但‘青羊君’曾為人類,智慧不同于尋常妖魔,積極走訪串聯本地妖魔鬼怪,交流心得分享丹方,最終相互結盟。

  非但擋下正道清剿,更打響名頭,脫穎而出拜了大妖‘血荼羅’做靠山;又積極在本土培養教導更有營養的小妖魔取代凡人,走可持續發展道路;還將一年一辦的‘盂蘭盆會’做成了產業。

  可謂妖魔中的人才,頂尖的‘富貴丸’預備役。可惜解鎖必須死需要1000美味值,白浪只能遺憾放棄。

  道觀正殿中,白浪盤坐在蒲團上,手里抓著幾本用繁體字寫成的‘新法口訣’瀏覽閱讀,每本功法中,都夾著一張秘藥方,此外還有‘水盆’用小字注解的修行心得、煉藥體會。

  身旁的芙芙也沒閑著,捧著厚厚的《醫經》、《藥經》、《異物考》,看的津津有味。

  大殿外,一群既有羊頭人身、也有人頭羊角,或者人類的小道童,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中,偷偷觀察白浪父女。它們既有妖魔,也有正在妖魔化的人類,都是道觀中的弟子。

  這個世界的朝代、歷史、時間線,與天朝截然不同。兩百年來,民間重新匯總編撰了全新的《醫經》、《藥經》,包含大量只屬于這個世界,莎爾芙聞所未聞的‘常見污染藥材’(類人能獲取,并使用的藥物)。

  除此之外,最后那本《異物考》是修行界的書籍,水盆羊還做個人時的書籍,記載大量高污染藥材的成因,屬性與用途。

  多是些不屬于妖物,卻具備活性,可以四處亂跑的‘小怪異’。比如長著腿的眼球、化為人形的食肉草藥……等等。

  大多受到‘孽’的輻射靈光污染,然后活化的‘異類’。一些大孽死亡后,它們的器官、流淌的血液,不至于死而復生,卻能污染改造活物死物,賦予其活性。讓石頭開眼,板凳亂跑,刨食的野狗長出人嘴模仿說話。

  也有一些是自然誕生。比如老人常年佩戴的‘假牙’,因為咀嚼過被污染的草藥,夜間突然‘活了’過來。一開一合,蹦蹦跳跳逃到隔壁,咬掉老王的命根子,接著被血流如注的老王打死。很快,命根子也活了過來,趁亂蠕動著跑丟。

  白浪帶著芙芙一路行來,在深山老林中,見識了奇奇怪怪的‘異物’。從一開始驚奇、好奇,到最后的見怪不怪。

  這些‘異物’并不一定像童話故事中‘花仙子’那般有趣漂亮,反而經常有活過來的‘腸子’在泥土中亂鉆,十分倒人胃口,掉San值。

  此類‘異物現象’,像極了前世看到的巫師流。本質是‘污染特性’高度富集后的活化;或者被妖魔、孽的‘生物輻射場’長期污染改造,活了過來。

  這些異物本質上,是殘缺不齊沒有智力的‘載體’與‘污染特性’的結合。因此無法像妖魔鬼怪那樣修煉;也不如‘孽’這般高危,不存在繼續輻射污染‘更下位’的可能。

  但它們大多數殘暴嗜血,喜歡攻擊、撕咬,具有一定危險性,還能成長。偶爾會伴隨天災人禍大規模出現,造成危機。凡人飽受其苦,又無法根除,也是最常用的‘秘藥材’。

  煉制秘藥時,必然會選用一兩味這種‘異物’,賦予秘藥‘活性、靈性’,為其注入靈魂。此外,優秀罕見的‘奇特異物’,也是祭煉‘法寶’的重要一環。

  總之看完《異物考》后,白浪對這個世界已經沒了任何美好的期盼。他可以確定,這并非一個‘克系’世界,但卻比克系世界還掉San值。

  好在San值就算掉光,只要‘污染度’不超標,始終瘋不了。

  但生活在這種無時無刻不被污染扭曲,處處都可能冒出‘異物’的世界里,在正常的人其實早就‘瘋了’。只是察覺不到,早習以為常罷了。

  一想到這里,白浪就莫名的毛骨悚然。

  就在他揣摩專研手中的《血腸劍經》時,外出歸來水盆羊揮手遣退了候在外面的童子,匆忙進入大殿,開口道:“老爺,我一共找到四處洞府。”

  白浪放下邪異的劍經,看向對方,不悅的質問:“怎么才這么點?”

  老羊面露無奈之色,解釋道:“我那夜我宴請的賓客中,有四個都是鬼物,并不居住陽間。只有那個青面鬼,打殺了附近一座城鎮的城隍,占了城隍廟。其余的鬼物,我根本不知曉它們的位置或墳冢。”(吊死鬼合租,只算一個。)

  浪:“那也不至于才找到四處啊。那夜你宴請的妖魔,死的死瘋的瘋,除去鬼物陰物,至少有7處可以抄家。加上那個城隍廟,八處!”

  “嗨呀,老爺有所不知。這些妖魔中的多數,與我不過是一面之緣。它們多是我通過朋友間介紹才認識的,雖經常結伴出游,喝酒煉藥,但都是來我的‘青羊觀’。我并不知曉它們的洞府所在。”

  “真是個廢物。都搜出什么?”白浪話題一轉,切入正題。

  “這……”羊妖有些為難,“收獲其實并不大,多是些煉器與煉藥材料。還有一些活著的凡人,以及拿來打殺的血食小妖。前者被我放了,后者直接采割,收在乾坤袋中。”

  說著,老羊從懷里掏出一個明顯是‘肉囊胃袋?’的乾坤袋。

  頂部開口處,有兩排緊緊咬合的尖銳利齒。此外,乾坤肉袋的中央,繡了一朵花,花苞上有一顆瞇成縫的眼睛。

  此時突然睜開,布滿血絲的眼球緊張盯住白浪,似乎怕他搶走肚中的寶貝。

  “乾恁娘的坤袋?!乾坤袋究竟做錯了什么?別再糟蹋文字了好嗎?”

  水盆羊唯唯諾諾,敢怒不敢言:媽蛋,這乾坤袋的祭煉法術,早就流傳遍九州了!你封的了我嘴,但堵得住天下悠悠眾口?

  “少說沒用的,我要的新法呢?”

  白浪不爽的瞪了那顆眼睛一眼,并未伸手去接肉感十足的‘乾坤袋’。而是繼續索要逼問,讓水盆羊主動取出。

  “呃……新法只找到幾門,都是引小妖小鬼養氣入道的次品,或是煉氣期小法門。沒有后續新法,皆小術爾。”

  “四處洞府,就沒有‘煉氣化神’的新法?!”

  水盆連忙解釋:“老爺,這種重要的新法,豈會放在洞府中?自然是藏在只有自己才知曉的隱秘之處,連我也是這般做的。我用‘法眼’細細照遍洞府,不見半點線索。”

  白浪眼神變得危險:“那就是說,你什么收獲都沒有咯?”

  “不不不,倒是讓我尋見不少舊法殘本。這是它們用來開擴眼界、增長知識、推演新法、參悟大道的重要糧資。其中六成內容,都是我從未見過的,對老爺您而言大有裨益。”

  “舊法?”

  白浪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幾本新法,以及芙芙閱讀的完整書籍。至今為止,他都沒有去看已經被時代淘汰的‘殘廢舊法’,很簡單,那玩意根本無法使用,更不能修煉。

  用迅雷下載的電影來作比,就是下載失敗,文件已損毀,根本不支持播放,連邊下邊看都做不到的垃圾文件,甚至還打了一重壓縮包。

  “舊法很重要?”

  水盆:“重要,也不重要。說重要,因為當今的一切‘新法’,都脫胎自‘舊法’。像我等修行者,‘煉氣化神’后前路渺茫,斷了后續的進階功法。為求突破,只能參悟‘舊法’,圖從中找出后續‘新法’,找到進階之路。”

  “說不重要,對于大多數踏入修行的妖魔人類,參悟舊法毫無意義,甚至會誤導自身,造成認知錯亂、損傷精神、引發心魔,更容易污染扭曲神魂。而那些擁有完整新法、后續進階的名門正派,只需按部就班,沒必要將精力浪費在‘舊法’上,耽誤修行。”

  白浪來了興趣,詢問:“這‘新法’是如何從‘舊法’中參悟出來的?”

  水盆:“一起都要從秘藥方說起……”

  在這只羊妖的介紹中,白浪很快get到‘新舊之法’的區別與關系。

  在200年前的‘天變之亂’后,天道被契約者篡改,修行體系的根基遭受撼動,世間一切修行功法,無論仙佛妖魔鬼道,統統發生自毀,出現大量缺損與亂序。

  非但如此,幸存的修行者們,腦中關于‘功法’的記憶也出現缺失。同時此方天道,不再兼容‘舊日法力’。

  修行者無法繼續吐納搬運法力,已有的‘法力、仙元’一點點流逝,逐漸水土不服。最終那些沒有被‘契約者’拐帶走的低級仙佛妖魔也陸續衰敗而亡。

  舊法,徹底被天道淘汰掉。

  即便如此,這終究是個‘修真文明’為根基的世界。舊法也只是損毀、無法修行。但在天道中,依舊占據接近80的地位,不可撼動。

  此后200年,幸存的修行者憑借腦中的知識,對于修行體系的理解與認知,重新適應新環境,企圖續接‘修行體系’,再創舊日時代的輝煌。

  于是不斷有人將‘舊法’視作斷裂缺失的填空題,將污染扭曲的修行材料填入其中,遵循‘舊法體系’的修行原理,進行補完,并強行修煉。

  一次次失敗與意外的成功,最終總結出秘藥方。服用這種特殊的‘秘藥’,如同一把鑰匙,打開鎖死報廢的‘舊法文件’,成功讀取內容,補完一份可以修煉的‘新功法’。

  如今,一份秘藥方匹配一門新法。

  后繼者無需參悟‘舊法’,即可享受前人的便利。服用一份‘秘藥’,修行對應‘新法’,習慣并壓制‘污染扭曲’,適應全新天道,修煉出‘法力’,掌握更多‘法術’。

  “因為不同的修行者,對于‘舊法’有著不同的理解,加之融入‘舊法’的藥材種類不同,最終補全的‘新法、秘藥’也不盡相同。所以同一門‘舊法’,可演化出多門不同的‘新法’與‘秘藥’。”

  白浪點點頭:“這點我懂。”

  在浪看來,‘舊法’并非一道簡單的填空題,更像期末考時的‘化學大題’。

  殘缺的‘舊法’如同題干,蘊含大量信息。功法思路如同解題思路。而殘存的錯序碎片,就像一個又一個并不連貫的已知條件。

  這道似是而非的‘舊法大題’,涵蓋大量內容,也充斥大量空白。不同人,知識儲備不同,從不同角度,看到了不同解法。

  這道題沒有標準答案,而是給出某個有機物結構,讓你同時求參與反應的物質、反應過程、以及最終的產物。

  而秘藥方所需原材料,就是參與化學反應的原料;秘藥方的煉制過程,就是化學反應過程;最終練出的‘秘藥’就是符合大題要求的‘化合物’。

  再反過來,服用下這份‘秘藥’,就是打開損毀舊法文件的正確‘鑰匙’。順利啟動舊法,補全一門新法,開始修煉,凝聚‘法力’,計劃通!

  因為符合這道大題的‘解法、答案’可以有多,衍生出的‘新法、秘藥’也有多種。不同‘秘藥、新法’演化出新的流派,然后繼續發展、優化。

  曾經的‘舊法’被淘汰,成熟的‘新法’獲得追捧,成為主流,被廣泛推廣。

  但新的問題隨之而來,一門‘舊法’可以衍生出不同‘新法’。而‘舊法’原本從低到高,是一個連貫的系列,從煉氣到煉神再到煉虛……

  但‘新法’因為創造者的水平高低不一、理念不同,導致檔次、含金量有弱有強。最終低級(低序列)新法秘藥一大堆,然后八成都是絕路,無法兼容后續內容,甚至壓根不存在后續內容。

  真正的名門正派,底蘊雄厚,持有大量‘舊法’,繼承舊日修真文明,系統研發‘新法、秘藥’,構造出一系列完整的晉升渠道,也就是‘序列秘藥’的雛形。

  而水盆羊這種修行一半便被卡死,甚至連一套完整的‘舊法’都湊不齊,更別提‘新法’的野生修行者。不得不靠墮入妖魔道,完成突破,進入‘煉氣化神’。

  如今成為‘煉神境’修行者后,又斷了后續法門,不得不搜集更多‘舊法’,企圖趟出一條‘新路’來,無比艱難。

  因為每服用一種‘秘藥’,哪怕配套‘新法’再好,也必然疊加累積一份‘污染’。藥吃多了,彼此不匹配,也有沒有后續功法。自身的‘污染性’不斷加強,早晚撲街。

  唯有同一序列的‘秘藥新法’,環環相扣、前后照應、層層遞進。越修煉污染疊加越慢,而自身容量不斷擴充,沒了墮落化孽的風險,實乃名門正派風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