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2章 干凈又衛生,營養增智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得知新收服的水盆羊也沒有解法,白浪夸了它一句‘廢物’,再次回到幾個癡呆凡人身旁踱步,考慮該如何破局?

  從食堂獎勵的那則篇章就能看出,身為‘主角’的自己,是為了救人才選擇智斗群魔。如今故事雖結束了,但救人這件事還沒完成,理當繼續下去。否則‘人設’立不住,會影響接下來的演藝生涯。

  他要從食堂這邊獲取‘美味值’解鎖副職業,就得按照食堂指定的規矩走。身為傳火樂園優秀員工,白浪最擅長完成上面下達的任務。

  本次任務的行事風格,恐怕要圍繞‘積德行善、斬妖除魔’展開,決不能跑題,脫離畫風。

  二十位多病人經過莎爾芙小專家的二次診斷,確定腦中有一道法力盤踞不散,同時體內含有微毒致幻物質。二者相互結合后,形成無法用常規醫療手段(洗胃)祛毒的‘法術效果’。

  “那么該如何救人呢?”

  月光下,凡人浪抱起傻閨女在庭院中亂逛,開動腦筋自言自語道:“即便動用慈悲圣母的力量,強行把人救醒,卻得不到半點好處,白白浪費有限的邪靈之力,這不是我風格。”

  芙芙眼睛一亮,伸出右手舉高高,一派課代表積極表現搶著發言的模樣。

  浪托了托輕飄飄的女兒:“芙芙說。”

  “美味值。”接著補充道,“做菜菜!”

  “有道理!以‘烹飪’的名義屠戮妖魔可以賺積分,那么用‘料理’起死回生,非但符合救人理念,還額外疊加‘美食善舉’的buff,必然獲得回報。救人燒菜兩不誤!”

  “嗯嗯嗯!”莎爾芙一臉贊同的不停點頭,自己就是這個意思。

  白浪也回憶起前世看《中華一番》的結局。劉昴星進行御前pk賽時,成功利用一碗帶有‘解膩、促進消化、掃描黑暗料理病毒、一鍵清空體內垃圾毒素、臟器系統優化加速’的‘藥膳粥’。

  讓肥仔皇帝一鍵重啟,非但破除體內‘黑暗料理’的邪藥控制效果,更令這只豬仔化身無情干飯機器,以一介凡人之軀,飛撲到餐桌上,暴飲暴食足足吃光一百道菜!

  一百道啊!那是十幾個壯漢才有的飯量。

  黑暗料理也不過操縱著肥仔,品嘗一百口菜式,就撐住,膩的不行。而正義的料理界,僅用一碗粥,就打破‘黑暗料理’的控制效果,能讓已經吃撐的肥仔無視人類胃囊極限,無視自身承受力,暴食吃光整張餐桌。

  那恐怖的饕餮模樣,深深震撼到幼年的小白浪。讓懵懂的他,意識到原來正義的料理界才是最可怕最黑暗的。

  這特么什么藥膳粥?分明是謀大逆啊!

  這是要把肥仔活活撐爆了,謀朝篡位的節奏!而且當著全京城觀眾的面,讓肥仔主動自殺,忠心的臣子怎樣都攔不住,反而被狂暴的肥仔皇帝一掌擊飛。

  口啪,太闊怕了。比黑暗料理界歹毒了不知道多少?黑暗料理敗的真心不冤。

  白浪這次在樂園,也只為芙芙淘到黑暗料理的精髓《破魔八陣》,卻買不起正義的光明料理。為什么?不就因為更加歹毒,所以更加昂貴與稀有嗎?

  小箭頭聯網模式下,白浪將這集動畫的記憶分享給女兒,接著問道:

  “芙芙有沒有自信,與爸爸聯手合作,以相似原理,為這些可憐人配置一份更強的‘解毒藥膳’?這樣既能救人,又可以獲取‘美味值’,一舉兩得。”

  身為‘毒料理流派’繼承人,不久前又學習了《破魔八陣》的莎爾芙,非常有陣營榮譽感。

  看完一集動畫,就立刻把自己代入‘黑暗料理陣營毒流派’中。面對老爹記憶里那碗‘偽善.藥膳粥’,生出同仇敵愾的情緒。

  她要為前輩們復仇,奪回曾經失去的榮譽!我莎爾芙也能做出更強的‘解毒.毒藥膳’!

  “嗯!”

  莎爾芙堅定點頭,然后立刻嘟起包子臉,指向躺平的患者,傳遞了自己的意念。

  她根本摸不清那份‘微毒物質’的成分,也不知道‘迷魂法術’效果。就算有能力調配毒藥膳,也無從下手。更別說不熟悉這個世界的‘污染藥材’與理論體系,自然無法隨心所欲搭配出想要的藥效。

  “不慌,看爹的!”

  白浪對此早有應對,他抱著芙芙蹲下,伸手按在一個呆滯的書生的額頭,消耗20點廚藝exp,發動了一輪‘食材鑒定’。

  無垢體,品相低劣,靈性匱乏……微毒,微量污染0.01,XX所迷,陷入……,人類,不建議食用,可輔佐XX、XX進行烹調祛毒……

  詳細的數據開始刷新,雖沒有直言書生所中邪術的內容,卻給出烹飪祛毒的配方。

  果然如他所料,食堂賦予的‘食材鑒定’沒有物種限制,萬物皆可鑒定。當他對人類施展時,這個‘個體’就會做為鑒定對象,給出數據,甚至包括推薦的最佳烹調方法。

  當然,這種舉動很危險,‘食堂’也反復提示或強調這只‘無垢體’沒營養、品相差,暗示白浪不要踩紅線。

  如果浪不鑒定‘整個人’,而是喪心病狂的取出單獨部位。鑒定結果還會改變,不過這種舉動過于404,正義伙伴.圣母浪還干不出。

  從Daddy那里共享到‘食堂’的數據,莎爾芙總算找到破題契機,小眉毛一鎖,開始認真分析起來。

  擁有毒藥劑學調味學的她,完全有實力根據食堂提供的‘烹飪配方’,逆推患者的病理癥結,再反過來對癥下藥。最終再將藥方,轉換成膳方,獲取‘美味值’。

  這種‘逆推再演繹’的難度巨高無比,非常考驗專業學識,需要同時在‘中醫、藥劑、人體、病理、廚藝、烹飪……’等領域十項全能,并且活學活用,天馬行空,才能達到白浪的要求。

  莎爾芙這只輔助型使魔,便為此而生。

  白浪此時一直抱著女兒,處于聯機狀態,共享頭腦風暴。

  唯有這樣,他才能在‘食堂’的眼皮底下,從芙芙的救人行為中分一杯羹,最終靠‘藥膳’獲得美食值。

  因為浪參與其中,將自己并不貧瘠的‘大腦配置’借給芙芙進行運算。否則莎爾芙獨立救活病人,與他白浪何干?

  就在他放棄思考,把大腦讓給芙芙時,眼角余光借著月色瞥見庭院的圍墻一側,大量生長著一種葉片肥厚、簇生、狹長披針形,葉邊緣有尖銳鋸齒的植物。

  “嗯?”保存少量腦力的白浪,自語道:“油蔥?這里是南方?”

  油蔥又名蘆薈,他那熱衷美容養顏的老媽就在家里陽臺上中了一大堆。所以浪從小就知道,這玩意有補水、增白、抗衰老、消炎、殺菌、止痛、排毒……等功能,并且苦不拉幾、粘稠似鼻涕,賊雞兒難吃。

  眼睛看到蘆薈,腦中便產生這方面記憶,接著被另一邊正‘頭腦風暴’的芙芙捕捉吸收。引發一系列‘思維事故’。

  此時,父女處于聯機狀態。白浪的胡思亂想,必然干擾影響芙芙的推理進程。原本芙芙有十個最優解,正在并列推算中。

  白浪腦中泛起‘這玩意能解毒’的念頭,就立刻打斷芙芙的多線程,走后門插隊。芙芙受到干擾,直接以‘蘆薈’為題材,優先進入了命題作文階段。

  除此之外,共享思維后食堂賦予白浪的‘廚藝靈感加持’,也順理成章覆蓋了芙芙。

  白浪變成一次性天才并不可怕,因為他廚藝平平,缺乏天賦。機會給了也把握不住,他不中用。但這份buff落在莎爾芙頭上,立刻讓她重歸‘中科院烹飪小天才’行列。

  旁觀感受到莎爾芙的變化,白浪果斷獻祭剛獲得的美味值,進入美食樂園商店,啟動一項‘頓悟’功能,以每秒1點的速度開始付費。

  這原本是樂園為他準備的福利,無論獲得一個殘缺的‘超級食譜’,亦或陷入芙芙此刻的‘命題困境’,都能付費加持‘美食樂園的智慧’,利用后臺大靠山,迅速補全或創造完善一門樂園認證的‘特殊食譜’。

  這種狀態僅持續了20秒,就以白浪為圓心,掃描完周圍一切素材。包括彎腰收割戰利品的‘水盆羊’、庭院中的花花草草、死了一地的妖魔、以及提前備好的‘污染藥材’。

  掃描完畢,樂園向白浪與莎爾芙同時灌輸大量數據,這些材料的品質、屬性、污染、生克、搭配與用法……然后從以莎爾芙的想法為主導,挑選出適當素材,輔助推演了一門‘解毒食譜’。

  白浪作為參與者,也領悟了這份大智薈復方祛毒湯劑。

  當頓悟結束,美味值跌落78點時,父女二人雙雙睜開眼,腦中被灌輸龐大的‘污染材料知識’,再次看向遍地死尸時,立刻生出它們的正確用法,甚至可以簡單搭配,以烹飪手法消除壓制‘污染特性’。

  同時,白浪已經完全領悟大智薈湯劑的做法,甚至不需要芙芙插手降低‘美味值’,單憑自己就能完成。

  “閃開。”白浪上前,抬腳踢開擋路的羊妖,給芙芙一個眼神。

  莎爾芙立刻跳出懷抱,跑去墻邊采摘蘆薈,白浪也沒閑著,連續報出幾個藥名,都是妖魔們為今夜煉丹提前籌備的藥材,存放在大廳中,被樂園掃描并記錄。

  很快,莎爾芙將一片片肥厚的蘆薈液整齊排列,擺在面前。白浪重新拿出一把鯉魚小刀,手起刀落,完成削皮、手斷蘆薈,將粘稠似膠水的蘆薈汁撥進容器中。

  隨即,他伸手抓住一個小人模樣的草根,用力擠爆,伴隨哭喊聲,將醬汁抖落容器中。接著是第二樣、第三樣……

  他的速度很快,成竹在胸,看的老山羊目眩神迷,又驚疑不定。因為本世界的‘煉藥術’,講究一個‘煉’字,往往要借助真火的力量,將不同藥材融合成一體。

  白浪此時全是單純的混合攪拌,沒有‘煉’的過程。這就導致每多一味材料,就多出復數的不同組合可能性,立刻誕生新的‘混合污染物’,導致這一份藥劑充滿變數,徹底廢掉。

  但白浪仍不停歇,在連續添加5種草藥后,又從某個孽的體內,挖出心臟,單指戳洞,倒出濃稠的深藍色血液。最后,他又手起刀落,切開一只‘孽’的腦殼,精準控制13滴腦子,為這份‘湯劑’注入了最珍貴的‘智慧’。

  用接觸到‘化神境界’的妖魔腦漿做主藥,非但排除毒素,更能提神醒腦、提升臨時悟性,激發出大智慧……

  因為患者都是普通人,所以只需13滴,就能救活二十多人。這份‘食譜’在樂園的參與下,已經具備了許多秘藥方特征,卻又不需要功法配合,已經是站在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上,推陳出新,開辟了一個新支脈。

  稍微改變配方中的幾種材料,加大劑量與純度,就能供小妖魔們食用;甚至對這只水盆羊也有助益。

  在羊妖審視、懷疑,又有些期盼的注視中,白浪蓋上容器蓋子,右手突然高速震顫起來,劇烈搖晃容器進行攪拌,純靠肌肉力量,搖出一片肉眼難以捕捉的殘影幻影。

  奧義!老司機離心臂!

  這是血療老巫醫的基本功,通過手臂極速甩動,達成肌肉離心效果,提取血液中的精粹。如今血療雖然被封印,但他甩了一輩子的‘離心臂’早已化作本能。

  而這一招,也是大智薈湯劑的靈魂所在,旁人無法模仿的‘離心混合’,讓這一堆混合在一起的東西,完美融合成‘秘藥’。

  長達三分鐘的物理離心結束,白浪打開蓋子,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老山羊目露震驚,三觀都被顛覆了。

  “秘藥!這是最下乘,最基礎的秘藥?!不可能!這不可能!一定是我瘋了!”

  一個凡人,用最平平無奇的手段,以違反‘煉藥術理論’的方法,用手搖出一份最低級的入門秘藥?這個世界用兩百年時間才形成的法則,被打破了?!

  芙芙這時也從廢墟中拾出一堆碗,抱過來交給爸爸。

  白浪接過碗,傾斜容器,倒出棕褐色、粘稠無比、像是活物般緩慢游動,還散發著青草與血腥味的‘非牛頓流體’。

  因為過于粘稠,快要倒滿一碗時,才發現根本斷不開。就連小芙芙都露出驚訝,這得多黏啊?喝下去不會窒息吧?

  白浪手一揮,魚光劍影,斬斷‘大智薈濃湯’。黑乎乎一碗,又仿佛包含著宇宙,五彩斑斕,在月亮照射下反射出智慧(nao奸g)的光芒。

  他拽起那個幸運的書生:“干凈又衛生啊,兄弟。新鮮出爐的離心蘆薈,補充大腦營養,增強智慧潛力,今年科舉有望了。來來來,趁新鮮,奧利給!”

  白浪將一碗迷之物質灌入書生口中,對方便開始劇烈顫抖,臉色憋的通紅,開始咳嗽、出現窒息……但在白浪的物理急救術下,終于挺過最艱難的一段,成功下咽,然后癲癇般瘋狂打擺子。

  最終在極度夢魘中醒來,趴在地上瘋狂的‘嘔嘔嘔’,浪也收到樂園提示救死扶傷,美味值3。美食經驗直接增加了50.

  他再次對書生釋放一個食材鑒定,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對方依舊是‘無垢體’,但顏色字跡淡了許多。同時‘靈性匱乏’消失,出現‘靈性增加中’的字樣。

  從樂園描述來看,對方在喝下大智薈湯劑后,便開始脫離‘無垢體’,靈性增加之余,自身‘污染性’被嚴格抑制,并未提升太多。

  這是‘秘藥’才有的效果,如果多喝幾碗、堅持下去。他的靈性就會超出普通人,而污染度卻不高,這代表修道的資質。

  看來‘大智薈湯劑’除了一次性的治病救人,還有培養修道種子,提升悟性的隱藏功能?好東西,不愧是樂園出品。

  想到這,白浪連忙屏住呼吸,關閉嗅覺,再托起第二個凡人:“干凈又衛生啊,大妹砸。來,奧莉給!干就完了。”

  “嘔……”

  美味值1

  浪猜測大概是太難吃的緣故,所以‘美味值’才這么少。而且食堂給的‘美味值’,其實是救死扶傷的‘功德值’,說不定還因為難吃而被故意克扣過。

  當二十多人陸續從‘失心狀態’醒來,在‘超級智薈’形態下,迅速弄清自身處境,從混亂到有序,十分敬畏且艱難的感謝了白浪的救助。

  這些人只帶給他不到40點的‘美味值’,算是回本。然而這輪救人舉動,并未獲得新的篇章,那則魔宴也未出現新的后記,不免有點失望。

  打掃完戰利品,白浪一把火點了殘破的庭院,在水盆的帶領下,離開這處鬼市。

  此時已經接近黎明,天色蒙蒙亮,昨夜的喧鬧早在妖魔化孽混戰時就結束。當他離開時,小妖魔們早就逃光,跑了個干凈。

  這些凡人后知后覺,一臉劫后余生的畏懼。至于怎么被抓來的,完全沒有記憶。白浪詢問了他們的住址,發現他們來自附近兩個不同小鎮,或者農村。

  直到天亮后,白浪才放任他們自行離去。自己則帶著芙芙,朝水盆羊所在道觀趕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