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4章 調查任務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聽完,總結道:“也就是說,同一門‘舊法’可衍出多種品質不一的‘新法’。但一套完整舊法所衍生出的‘新法’卻未必連貫?那些被總結出來,能一脈相承的新法,才被定義為‘序列’?”

  水盆羊妖聞言,思索片刻,搖頭道:“‘序列’之說始于筑基。筑基之前的新法,只是法術種子,可生出法力。當若干‘種子’在體內發芽交織成‘道基’,正式踏入‘煉氣化神’,并且一直修到‘煉神返虛’的新法,才算真正的序列。化神之上返虛之下的新法,尚處于摸索中,前途未知,被稱作偽序列,缺乏‘天道’的錨定物。”

  白浪剛聽到這里,突然收到一則樂園提示,接著楞住:

  觸發分支任務:業余調查員。是否接受調查委托?探索當前任務世界的變故與歷史隱秘,調查本土力量體系、記錄自然環境、收集‘秘藥方’……樂園將根據探索進度,開放高級特殊食譜數據庫。

  這是一個完全白給的‘分支任務’。

  他進入這個世界后,本就要調查當前世界的情報。只不過在適應環境,完全融入后,很可能停止更深入調查,止步于完成‘副職業試煉’的程度上。萬一碰上真危險,等副職業解鎖完畢,就直接跑路。

  美食樂園發布這個委托,只能說明食堂對這個世界同樣陌生,缺乏掌控力。自己則是后娘養的炮灰,在完成‘副職業’試煉同時,順便發揮余熱,被丟進來探路,調查這個未知世界。

  好在美食樂園明碼標價,根據‘探索進度’開放樂園高級‘數據庫’。自由度很高,也不強制。

  若換成自家‘墳場’,那絕對是根本不發布任務,全程暗戳戳監控契約者一舉一動,獲得情報。等契約者不想繼續下去時,才發布一個‘強制任務’進行脅迫。

  從這點來看,美食樂園的節操要比傳火高點。

  于是浪順手接了這個任務。若難度不高,他不介意花點時間,臨時客串狗仔樂園調查員,深挖世界真相,探索天道扭曲污染內幕。

  他有種預感,美食樂園想通過自己調查研究本土的秘藥方,并將其改造成食譜。通過修改底層力量體系,逐步修整此方世界,將天道納入‘美食體系’下,成為食堂掌控的一個高侵蝕度世界。

  這種臟活累活,通常就是墳場接單。正好碰上個免費的,于是自己就被發配了。

  任務接取后,探索度立刻跳到2.1,包含了他降臨當夜探聽到的內幕,以及這兩日收集的新法、舊法。

  短暫的停頓后,問答繼續。白浪看向老山羊:“什么是天道錨定物?你已經筑基完畢,踏入化神之境,可掌握完整的‘序列’?”

  老山羊嘆息一聲,陷入回憶:“最早關于‘序列’的傳聞,我也是道聽途說。在化妖之前,我只是尋常的煉氣士,門中傳承殘缺,并未奢望太多。我與其他修士相互交換,兼修許多新法,磕磕絆絆修到煉氣后期,但年事已高,靈機污染嚴重,筑基無望。”

  “我不甘就這么老死,渴望長生,最終受人蠱惑,以邪法化妖,靠血脈之力強行筑基,最終突破到‘煉氣化神’。也就在突破的那一刻,我神魂凝聚,與體內妖魔血脈相融,恍惚中感悟接觸天道,聆聽到扭曲的囈語,接受大量難以言喻的知識,腦子快要被漲破。”

  “那時,我莫名的明悟甚至看到了模糊的天道輪廓,一道序列,才真正相信它的存在。這世上的‘修行序列’早已存在,等待修行者占據。在筑基大成的一瞬,每位修行者都能通過神魂升華,窺探天道一角。然后再由一代代修行者,前赴后繼總結新法,朝哪個目標前進。”

  “我雖然成功筑基,步入‘煉氣化神’,靠的卻是《奪基秘法》,用一只妖物全身血髓心臟,進行改換心脈血液,強行污染覆蓋一身道法,僥幸入道。所以我并未掌握‘序列’,但我卻在筑基那塊,從天道中看到三種不同的上古大妖。這些大妖如同神佛,早已消失于世間,但印記殘留在天道中。”

  “這份印記,或者留在天道中的記錄,就是‘錨定物’。我當初在瞬間感知到,腦中浮現大量無法描述的知識,深深烙在神魂中,卻又無法捕捉把握。我這些年的修行,便是以那模糊的印記為目標,努力收集能令血脈產生悸動的‘新法、秘藥’,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真正的‘序列’,必是成功捕捉鎖定到‘錨定物’,以明確的天道印記為目標,整理出來完整的‘新法途徑’,最終可修到‘煉神返虛’之境。將自身‘道基’與天道中的‘印記’相合。”

  聽完老山羊的回憶,白浪又追問幾個問題,才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秘藥方’,與閨蜜世界的‘魔藥體系’看似相似,卻出存在巨大分歧。

  這里終究是仙道文明的修真世界,秘藥方應當是200年前某高級契約者,將‘魔藥序列法則’強行插入‘天道’的融合產物。

  對方成功了,逼迫正統的修行體系蛻變,不得不靠‘秘藥’來破關進階,誕生出‘修真序列’這種東西。

  但也止步于此,并不具備魔藥體系的嚴謹,只能一條直線的晉升。相反,這個世界的序列終點,指向天道中曾經記載的‘諸天神佛、遠古神獸、邪魔鬼怪’。

  這些食物鏈頂端的存在,早隨著天道崩壞統統死翹翹。

  但坑位卻空了出來,在天道中留下痕跡,成為不同‘序列’的終點,被‘煉氣化神’境界的妖魔鬼怪感知捕捉到,并以‘秘藥方新法’的規則不斷嘗試,成功者完善一條‘新法序列’,失敗者污染超標,原地爆炸扭曲墮落。

  “所以你卡死在‘煉氣化神’的起點?也把握不到‘序列終點’,更沒有新法途徑,是個妥妥的鐵廢物?”

  水盆:“每一條序列,都是一步步嘗試出來的。我這些年常常感悟天道,以扭曲污染為代價,加深那道‘印記’的痕跡,可以通過血脈悸動,尋找能令我返祖的‘新法、秘藥’。我也常常鉆研舊法,并以附近小妖試藥,嘗試推到后續功法。”

  “啊!難怪你們一群妖魔,堅持每年舉辦法會。自己研究出半成品的新法與秘藥,再傳授給那群試驗品驗證效果。等它們前路卡死進無可進,體內靈機濃郁,成為優秀的煉藥材料,再被收割。”

  水盆羊不以為意:“這是它們的造化。若無我等點化傳法,這些小妖魔渾渾噩噩,只能憑本能相互吞噬,要不了多久機會異化墮落,然后為禍人間。”

  一番詳細盤問,白浪摸清了這個世界的主流體系構成:

  煉精化氣:門檻是掌握一門低序列‘新法秘藥’,煉出法力即入門。以十二重煉氣期為標志。

  這一階段,允許服食多種‘低級秘藥’,掌握不同法術,或者祭煉法器。前提是這些‘秘藥’相互間彼此不沖突,否則就是魔墮孽化的下場。

  每份秘藥都代表一種污染,服用越多,自身污染越嚴重,死得越快。當煉氣大成時,面臨‘筑基’。

  污染越多,筑基越難,越容易扭曲瘋魔;但若成功,‘道基’越牢固,并進入煉氣化神。

  真正的‘修真序列’,以道基為起點,錨定一個‘目標’,朝著這個序列進行。否則亂七八糟秘藥嗑一堆,分分鐘暴走失控,GG。

  煉氣化神:標志為‘神魂’與‘法力’相融合,誕生‘法力靈光’,初步控制體內‘污染特性’,將不同法門煉成對應‘靈光’(輻射),也是傳統修真中的‘神通’。

  這一點,白浪嚴重懷疑是‘巫師規則’的融合產物。

  這個階段,有金丹、元嬰、舍利、元神……等不同路線。不是遞進關系,而是并列。

  筑基后,通過服用一份份‘秘藥’可修成金丹大道,最終返虛(孫悟空)。也可以修元嬰,再返虛。

  煉氣化神后,修行者靈覺大增,能夠以被天道污染為代價,時時刻刻感悟‘扭曲天道’,被動灌輸大量污染的知識,自行把握前進方向,自創‘秘藥、新法’,掌握‘偽序列’。

  這個階段,老山羊才剛起步。

  煉神返虛,羊妖一知半解。白浪看來,相當于閨蜜中的‘半神’。錨定并捕捉天道中的‘印記’,與道基相融合。

  在老山羊的口中,已經是一方大妖,或陸地神仙,或地府鬼王。

  這些‘返虛’級的妖魔神佛,有一個統一特征,就是割據一方,占據名山大川,開辟洞天福地,皆有‘神佛之位’。或者說,根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神佛妖魔。

  自天庭崩潰地府破碎后,這個世界就進入‘山海經’狀態。頂尖的宗門妖魔,都以山川為主場,開辟洞天福地,或瓜分地府,輻射一方。

  如今最有名的,當屬新靈山、昆侖、泰山。靈山重新開辟了‘佛國’,佛主自號‘彌勒’;昆侖承載了破碎的天庭秘境,被道門瓜分占據,出了幾位天尊;而泰山連接著目前最大的‘地府’碎片,有三位‘閻羅’。

  此外還有蓬萊、洞庭、天姥……等頂尖洞天。

  不過這些名山大川,都是‘返虛級’修行者重新開辟的新洞天福地,與舊日的洞天福地毫無關系。所謂的‘天尊、佛陀’也都是序列代號。具體質量,良莠不齊。

  至于最后的‘煉虛合道’,老山羊一臉懵逼。

  白浪倒有猜測,按照閨蜜的設定,大概是一群‘偽佛陀、偽菩薩’,相互爭奪天道中,那唯一的正版位置。

  一旦成功,就是神佛歸位,徹底轉正。

  隨著他結束調查,任務世界探索進度也達到3.8。隨后新的問題又來了,水土不服的自己,要不要嗑秘藥嘗試一下‘新法’,獲得自保之力?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