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1章 做個好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魔宴(群魔之宴):來自美食樂園的試煉者白浪,一夜誤入鬼市,見數人為鬼怪所迷,頓發慈悲心,誓救之。遂舍生忘死,孤身入魔窟,智斗群魔。巧施妙計,制污染料理,瞞天過海毒斃數魔,再暴起殺之……

  白浪看完‘食堂’刷新的信息,頓時地鐵.老人.手機,困惑不已。

  其他先不提,自己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把副職業試煉第一環節給完成了?這是二階難度?你們‘美食樂園’專業嗎?就這個水平?!

  如果我之前選擇離開這座鬼市,又會是什么結果?還有,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完成的‘0環任務’,你就獎勵我一則小故事?

  太多疑惑與槽點卡在胸中不吐不快,他今夜的每一步動作,都是根據樂園提示精心安排的。

  早已習慣自家‘墳場風格’的白浪,明明不打算走正道。為了充分挖掘自帶的惡人魅力專長,浪特意烹飪出一道‘黑暗料理’,就為了激活黑暗陣營。

  最終結果也符合預期,成功放翻那群妖魔鬼怪,讓它們污染度爆增,陸續失控化孽打出狗腦子,再漁翁得利黑吃黑。

  這么惡劣的行徑,你憑什么給我一個‘慈悲救人’的標簽?最終居然獎勵了‘美味值’!這一點,他是萬萬沒有料到,只想質問一句:“你瞎嗎?”

  更過分的,這個特殊獎勵又是什么鬼玩意?篇章魔宴,既非實體,也不是稱號之類。看不見也摸不著,就掛在任務面板中,連一種狀態加持都不是。

  目前看來,就是一則以自己為主角的‘小故事’,而且被修改的面目全非,大大降低了其中兇險,寫的平平淡淡,而且亂改故事核心,傻fufu干脆連戲份都沒了,唯一出境內容就是‘一童子’。

  “這算什么特別獎勵?”

  白浪研究了一圈,硬是沒發這個篇章的作用。樂園也沒給出解釋,就孤零零掛在那里,點開后是段簡陋的小故事。

  他看的出,魔宴描述了降臨后的經歷。歷時不過區區數時辰,到此刻截止,有始有終。

  想了一圈,他表情古怪起來:“這該不會是《聊齋》的世界吧?人字卷代表了某種難度?莫非還有地字卷、天字卷或者妖字卷、鬼字卷?”

  他從這群妖魔口中,對當前世界有了模糊認知。但隨著‘食堂’給出模糊不清的新提示,他心中謎團反而變多。

  從這些評價也能看出美食樂園與傳火樂園的不同。

  自家母公司如果有‘性格’的話,絕對相當惡劣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鼓勵縱容員工在任務世界肆意妄為,百無禁忌打砸搶燒,一切為完成任務而服務。

  這個美食樂園明顯有守序善良傾向,任務難度也調低了?從開局到現在種種跡象判斷,它在引導自己行善?

  比如最初擊殺妖魔提取食材時,就給出了偏向正面的‘虛擬美味值’,還特意強調斬妖除魔。而自己用‘毒料理謀害妖魔’的行為,居然給出正面評價,獎勵了大量美味值。

  尤其這則篇章居然扭曲美化了自己,以救人為核心,構成小故事。看的白浪都有些不自在。

  他突然仰頭,對著天質問:“你在勸我向善?”

  任務面板突然傳來提示:美味值1

  這是食堂做出的回應。

  空氣突然迷之安靜下來,浪尷尬了一秒,接著裝傻撓了撓頭,自謙道:“其實,俺一直是個大善人來者。不信你向傳火樂園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黃金精神奧特蘭德’的美譽?不就是‘美味值’嘛,你放心,我會繼續保持下去的!”

  (奧特蘭德:outnder,譯為:善良的外鄉人)

  ‘0環任務’通常不難,并帶有一定導向性,幫助契約者快速融入任務世界,并確立陣營,隨后開啟主線。

  他這次干脆是‘副職業試煉’,連主線都沒有,無疑更加自由。然而0環也幫他確定了‘人類陣營’,那么只能繼續獲取偏正道的美味值,杜絕了作惡可能。食堂顯然鼓勵他多多行善,比如:救人、斬妖除魔。

  關閉任務面板后,白浪放松下來,回轉到芙芙身旁,看著他繼續行醫救人。

  這時候,什么‘美食經驗、虛擬美味值’都沒了,純粹的慈善。小芙芙的負債天使也被封印,這是多么好的‘負債’機會啊,可惜刷不出慈善賬單來,難受。

  他目光環視一圈,一片狼藉的庭院中,零零散散躺著不少‘尸體’與血跡;廢墟中還有化孽的妖魔遺體,看上去獵奇邪惡。

  考慮到那些妖魔的說法,這都是品質上佳的煉丹藥材,不可錯過。即便自己用不到,也可以拿去與人交換。于是白浪來到裝死的‘羊妖’身邊,踢了兩腳。

  “喂,別裝死了。你現在落我手中,逃不掉的,做個交易,我繞過你一命如何?”

  白色羊妖半邊臉頰的眼球逐漸閉合、減少、融入皮膚,消失不見。那種令人感到不適的氣息逐漸被壓制住,長在后背的棋盤也開始收縮。

  顯然,它成功壓制住‘污染異化’,朝著好的一面變化。被白浪踢了幾腳后,終于轉動眼睛,與他對視。

  “不想說話嗎?搞清楚自己的處境。咱們現在的關系,正應了一句老話‘你為魚肉,我為刀俎’。你是想被我打死,燒成菜嗎?比起其他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羊肉反而是我最熟悉的食材,也是最好吃的一種。”

  這時,受不住白浪審視食材目光的羊妖,突然開口:“我是人,不是妖!”

  “???”浪瞪大眼睛,上下打量這只擁有六條腿的白羊:“你耍我?”

  老山羊反駁道:“我沒騙你,我本人族修士,奈何功法有缺,筑基時服用了太多妖魔秘藥,入道出了岔子,生出這般異象。不過這世上人與妖又有何區別?那幫正道修士比起我來,也不過多披了層人皮罷了。扒下來,都一樣。”

  看著自稱是人,但哪里都沒有半點人樣的老羊妖,白浪十分無語:“行了,我現在不想殺你,反而像利用你,給我做狗,但又信不過你。擔心你假意投降找機會逃跑,或者趁我不備突然暴起。所以,你有什么取信于我的辦法?”

  話說的這么直白,連羊妖都愣住了。

  “你也看得出來,我只是個凡人,也沒有道行法力,手段比不了你們這些妖魔。與你相處,我得時時警惕戒備,心里很慌啊。”

  羊妖看了看死了一地的‘孽’,突然沉默了,不想說話:“……”

  “你應該有丹田之類的修行核心吧?不如讓我挖出來,廢去你一身功力,隨我做個靈獸寵物?這樣你也都能安心。”

  羊妖搖頭:“廢我修為,毋寧死。”

  白浪欣然應允:“那好啊,人為魚肉我為刀俎,求之不得!我今天連晚飯都沒吃,正好……”

  “等等!我能分出一縷神魂,交到你手里,控制我生死。”

  “那還不快點?沒看到這么多藥材,等著收集嗎?”

  羊妖無奈、屈辱、不甘,但回想到這個無恥凡人,居然有一門不懼‘孽’釋放出的血肉靈光污染扭曲的邪術。盡管是可恥偷襲,但也連續擊殺多只重傷瘋魔的‘孽’,它就勇不起來。

  最終思慮再三,又被白浪以武裝色金剛法(邪靈版)打斷兩條腿后,才不情愿的交出一縷神魂。

  “很好,你來采集這些妖魔遺體,同時要細細介紹講解……還有,交出你身上的修行功法、秘藥方,并搜出他們身上的寶貝。”

  “它們身上沒有功法。”

  白浪反問:“怎么會沒有呢?”

  “誰出門訪友帶功法的?我們今夜是來食人煉藥,培養此地小妖的。”

  浪又問:“那你知道它們家嗎?可還有道侶什么?咱們聯手殺上門去,有沒有好處?能不能搜出修行功法、秘藥方來?”

  老山羊哆嗦一下,略顯遲疑,又些許心動道:“或許能吧?但我從不會將功法之類重要物品,藏在道觀中。你若殺我,必搜不出來。其他人……我不清楚。”

  “那就這么辦吧,你快看看這些魔物還有沒有回收價值?哪些部位值錢?”浪又催促起來。

  另一邊,莎爾芙將受傷的凡人盡數處理完畢。包扎傷口、打上繃帶,救人的強迫癥得到滿足,十分得意的站起來。

  然而這些凡人遲遲不醒,依舊神志不清,眼神呆滯,這讓她的成就感大打折扣,跑來老爹身邊求助。

  白浪比芙芙更加不堪,撤銷邪靈化后,再次跌回天生神力的普通人狀態,研究一番也無能為力,接著喚來辛苦剝皮、提取‘異化生物組織’的羊妖。

  “水盆啊,這些人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醒不過來?”

  迅速端正態度的水盆羊,放下手頭工作,搖了搖頭:“他們中了白娘娘的邪術,被一味骨粉迷了心竅,我也不懂解法。區區凡人,毫無價值。老爺您不必放在心上,他們也沒救的必要。”

  白浪搖頭:“你也是人變的,豈能這般冷血,不知道積德行善嗎?以后跟我混,要洗心革面端正態度。”

  水盆再次反駁:“兩百年了,根本沒有積德行善,全是正道欺騙凡人的幌子,他們自己也不信。”

  浪:“正道如此不堪?”

  水盆:“就沒有正邪之別。”

  浪驚奇道:“你們修行沒有天劫嗎?”

  “舊法殘卷中有記載,但這百年來,從未見過。眾生皆螻蟻,只有吃法上的不同。這些無垢體被迷心竅,才是處理好的底材。若弄醒了反倒不美。老爺若是需要,我觀中還養了不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