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0章 【篇章:魔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所熬制的五行沉淪升仙湯,是一道正兒八經的藥膳,但又不完全正經。

  從他個人角度講,這個藥膳方子毫無問題,從《破魔八陣》延伸出‘逆五行生克之理’。也成功代入‘一重套娃之術’,非但100挖掘出‘沉淪魔’內含藥性,更額外引入5份營養,再上一層樓。

  但從這個‘仙道世界’的角度出發,他的‘藥膳’并不符合本世界的‘煉藥標準’。

  因為他這個外來者,壓根不懂本土煉藥學。更別提半個時辰前,才驟然得知‘秘藥方’的存在。即便把‘真品’擺在他面前,也得研究個三五日,再喂死七八兔兔試藥,才敢說有把握。

  而最最最過分的一點,他在處理本土五仙家食材時,讓芙芙暗中植入空白‘魔術刻印’用來吸納收集‘扭曲污染特性’,并將其完美隱藏起來。

  這些妖魔因為學問體系不相通的緣故,并未看出白浪隱藏的‘毒手’。原本提純自小妖魔的‘污染特性’已經很毒了,浪又通過‘逆五行增幅’的排列法,進一步將沉淪魔的養分融入其中,是‘污染毒性’增強。

  于是一朝爆發,這些尚不滿足的妖魔們,一個兩個跟肚子里進了孫叔叔的鐵扇嫂嫂一樣,肚子里翻江倒海,根本承受不住。

  混亂就此爆發,大廳內群魔亂舞,鬼怪瘋魔。

  這些鬼怪內部,也有強弱之分。

  起初在瓜分這道菜時,實力最強的,自然優先挑選到與自身功法屬性相契合的臟器。吞食服用后,哪怕暗中收斂的‘污染特性’驟然爆發。也能一定程度壓制自身的扭曲異化;甚至亡羊補牢,強行煉化食物的藥性,削弱逆轉污染。

  但這種選對了食物的強者終究是少數,這批妖魔比起門外的渣渣自然強大無比。但實際上,也不過是勉強摸到‘煉氣化神’門檻的二流貨色。

  它們因為貪婪,被這道菜深深吸引住,毫無顧慮的搶奪分食與自身功法并不相符的‘部位’。

  此時‘污染特性’全面爆發,肉身道基被扭曲污染,它們不上不下的道行修為,缺乏有效克制手段,最終控制不住的出現局部異化。理智也如風暴中的小船,劇烈搖晃,時而清醒時而混沌。

  這時,幾只妖魔率先失控,時而兇惡吼叫時而痛苦絕望的嘶吼,身體發生著不可思議的扭曲變化。

  比如那只青面獠牙的魁梧鬼王。它的肚皮后背等部位,像是有彈性的橡膠,不斷從身體內部冒出一只只人手掙扎亂抓,或一張張人臉張口無聲嚎叫的逼真輪廓,最終又被鎮壓回去。

  可惜呼吸的功夫,它便再控制不住,仰頭發出慘烈痛呼聲。接著喉嚨部位劇烈腫脹,變的粗大無比,然后頭顱瞬間炸開,飚射出無數血肉腦花。

  原本嘴巴的位置,被一只粗如木樁的‘象蹄’,從身體內部朝外踹爆,半個頭顱都飛不見了,只殘留180°開合的上下顎與牙齒,像是綻放的花朵,被撐開老大。

  那只不知從何而來的象腿,撐粗脖子,貫穿喉嚨,從變形的嘴中蹬了出來,朝著天空晃晃悠悠,分外獵奇。

  鬼王壯碩的身軀突然下彎,四肢同時著地,并昂起無頭頸部,托起這條彎折的象腿。

  象腿表面皮膚一陣蠕動,密密麻麻裂開無數小口子,里面出現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眼球。有的獨立存在,有的一窩一窩十幾顆小珠子聚在一起,靈活轉動,密集而恐懼。

  撕拉,它朝下的腹部,也裂開一張由脖子到小腹的巨口,內臟嘩啦啦掉落地面,并且發出‘呸呸呸!’的聲響。舍棄了臟器后,這怪物非但不死,反而活力越來越旺盛,四肢也跟著變向,從手掌變成未知生物的蹄子,每一根‘肢體’都不一樣。

  就這樣,一個頂著長滿眼睛的象腿(頭顱)的魔怪,開始在大廳中橫沖直撞,那象蹄不斷爆發恐怖力量,砸的地面凹陷、立柱斷裂。

  這只‘象腿鬼王’的異化僅僅是開端,隨著它體內法力率先失控,其他勉強壓制主異化,原地盤坐的妖魔,被它失控的沖撞波及沖撞倒,紛紛張口噴血,也跟著嚎叫起來,上演起難以描述的變化。

  那獵奇的血肉畸變,看的白浪眼皮直跳,十分挑戰想象力。一個妖魔身上,往往同時出現好幾種不同生物的特征,彼此都釋放出強大活性,把肉身當做營養基,肆意的舒展擴張,相互之間吞噬廝殺,爭奇斗艷。

  浪猜測,這或許是它們曾經修煉一門門‘新法法術’時,服用‘秘藥’留下的后遺癥。

  因為每份‘秘藥’皆由不同‘污染性藥材’混合煉成,哪怕依靠生克之理,抵消壓制住污染。但這些‘污染性’并未消失蒸發,反而殘存在體內。

  于是,隨著失控暴走,一種又一種曾被煉藥吸收的‘妖魔殘跡’,開始在身體上顯現。這驚悚的一幕幕,嚇的門外小妖一哄而散,可惜庭院外圍升起無形法陣,讓它們無路可逃。

  大廳中的妖魔陸續失控瘋癲,它們理智不存,依靠殘留的本能,優先以其他體內蘊含‘污染靈機’的妖魔為獵物,彼此狂暴血腥的扭打廝殺起來。那些異化的血肉,還不斷釋放出法術神通,殺傷力更升一籌。

  白浪混跡其中,并不主動作死。他本有五種‘邪靈化’可選,其中戰斗形態包括氣血系邪靈法相兔王菩薩與精神污染系大哀嚎持國天。

  但最終選中發育最慢、出道最晚的武裝色金剛胎藏魔象尊。

  因為這是一門媲美‘固有結界’的成熟功法,鍍了這層‘金剛結界’后,從此以人為界,內外兩隔,萬法不侵。有著極強的防御力與隔絕效果。

  同時,他靠著‘金剛結界法’,也有了觸碰、攻擊更高級‘存在(3階、4階)’的資格。讓目前是凡人他,與鬼物、天魔、神靈相互搏殺。

  他隨手為芙芙芙鍍了一層‘武裝色罡氣’做防護,將小閨女染成水墨色畫風,讓她躲在一旁看戲。

  莎爾芙大起膽子,將那些神志不清的凡人,挨個搬運到無頭神像后邊,藏了起來。

  另一頭,浪憑借‘武裝色結界’隔絕內外的斂息效果,沒帶半點‘污染靈機味道’,連續避開瘋魔妖物的攻擊。

  接著,他專挑那些沒污染墮落,勉強能壓制異化,保持理性的妖魔下黑手。只要打破這層狀態,它們立刻失控,接下來就是‘孽’之間的狗咬狗。

  闖入混戰中的浪,憑借一身魔象巨力金剛不壞,與勉強掙扎的妖魔放對。轟轟轟……一套連續技后,他硬頂著眾妖魔惡狠狠的法術轟炸,感受體內‘邪靈之力’迅速流失,但肉身防御絲毫不破,不受半點傷。

  同時,他也近距離接觸了那些失控魔物被動對外釋放出的‘扭曲污染靈光’,那是一種奇特的‘生物輻射’,帶著極強的扭曲污染效果。

  這種‘輻射靈光’被武裝色結界抵擋在外,并未對他造成污染,但浪還是感受到全身血肉開始活化,蠢蠢欲動,想要脫離自身控制,異化扭曲的原始沖動。

  持續燃燒邪靈之力維持‘武裝色結界’,他目光鎖定最弱的吊死鬼。他在魔物間快速穿梭,箭步撲至吊死鬼面前。

  對方面色一變,來不及仇恨或憤怒,先行虛化。隨即,被白浪一爪探出,牢牢卡在脖子上。

  吊死鬼大驚,它作為鬼物,擁有虛實兩重形態,可任意切換。一旦變成‘虛態’的鬼物,刀劍難傷,凡人別說觸碰,連看都看不到。這區區凡人是怎么做到的?

  撕拉!

  不待它想明白,白浪一手卡喉嚨,另一只大手鉗住肩膀,雙臂同時發勁,魔象拔山!徑直將這只鬼物撕成左右兩片,虛幻的腸子下水,嘩啦啦流了一地,死不瞑目。

  “不!”吊死鬼一陣戰栗,那滿地的虛幻臟器相互纏繞,脫離它的控制,凝聚成一團,試圖以‘心臟’做腦袋,腸子做雙腿,化作一個人形站起來。

  同時,白浪體內的‘邪能之力’擴散至空氣各處,他從三重金剛結界中剝離出一層,脫離體表,反而與外界‘邪靈之力’相互結合,凝聚成一只漆黑大手。

  魔象大手印!

  他此時結界防御力驟降1/3,卻將一層結界化作攻擊手段,與邪靈之力相融合,一掌捏爆了吊死鬼。

  那虛幻的大手印傳回真實的手感,就像捏爆一只很有韌性的水母。‘吥嘰!’一下子,在掌心擠爆濺開,黏糊糊、涼冰冰。

  一只鬼怪,就這么被‘魔象尊’捏死?!他忽然生出錯覺,這群妖魔不過如此。于是浪更加勇了。

  一掌狠狠砸下,魔象搬山,將那團扭曲異化的內臟,也一并拍爆。

  頓時,他惡向膽邊生,朝著第二個受害者撲去,背刺腎擊:“死吧!”

  混戰持續了一炷香,原本氣氛熱烈的大屋徹底垮塌,庭院中死傷遍地,終于回歸了死寂寧靜。

  大廳的廢墟中,唯有白浪一人孤身站立,四周隱約可見5具大大小小形狀獵奇的尸體或骨堆,此外還有兩灘半透明的不可名狀爛泥(吊死鬼)。

  七名死者之外,仍有三只漏網之魚,沖破了外界法陣,裹挾一批小妖逃了出去。

  不過逃走的那三個,已不再是妖魔,而是‘孽’。

  它們原本就內部廝殺,試圖相互吞噬,又被白浪連續重手背刺。屬于妖魔的‘理性一面’再維持不住,徹底被‘污染扭曲’那面瓦解磨滅掉,于是更加肆無忌憚的舒張釋放,不停捕殺吞噬逃跑的小妖小鬼,那持續不斷的‘血肉輻射靈光’讓他承受不住,最終選擇縱虎歸山。

  白浪一來追之不及,二來要保護小芙芙,三來抵御那種‘輻射’成本太高,四來不可能放棄這遍地寶藏,因小失大。

  除了逃走的三個,這片廢墟中,還有一頭奄奄一息的山羊頭。

  此時它卡在半扭曲狀態。一邊的羊臉上,長出三顆眼睛;另一面的眼眶變成一張獠牙利嘴,發出嬰兒叫聲。身體全面獸化,一身白色順滑皮毛,前中后六條羊腿。后背上還長出一張方形圍棋盤,詭異至極。

  它被白浪偷襲重創后,來不及逃跑,此時正閉目挺尸裝死,算是放棄了反抗。

  白浪尋著父女感應,來到芙芙躲藏位置。運轉‘魔象之力’掀翻塌落的房梁,在神像背后的空間中,找到了芙芙,以及那群依舊神志不清的凡人。

  除去兩個倒霉蛋被砸死外,其他人都存活下來,最慘也不過是骨骼斷裂、血流如注罷了。暫時失去血療欄與醫療裝備的白神醫,對此也只能愛莫能助。

  君子見其生,不忍見其死,于是移開視線,看向皎潔的明月,嘆息道:“我本有心救人,奈何無力回天啊!”

  與愚蠢的爸爸不同,芙芙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職業醫療系使魔。哪怕精密外科手術/19道超凡手術改造被封殺,她依舊擁有碾壓各路醫學教授的職業素養。

  只見她迅速變出一個小醫藥箱,開始了急救。

  白浪瞥見這一幕,態度180°大轉彎,欣慰的點點頭,繼續說道:“我的醫術果然獨步天下,已入化境。哪怕一身能力欄被封,但只要我想救,就算閻羅王來了也擋不住!”

  他無恥的將‘御芙救人’劃入自己的本領當中。這和蜀山劍仙‘千里之外,飛劍殺人’是同一道理!

  殺人者飛劍也?非也!人也!

  芙芙就是自己的本命醫療法器,他此刻就在‘御芙治病’!

  救人者傻芙芙?非也!浪也!

  就在白浪感嘆自己的醫術神乎其技,不必直接出手,就能用意念活人無數時,他突然收到來自食堂的任務提示:

  本輪美食回合結束,結果判定中……你完成一場料理烹飪,食客七死四生。后續影響計算中……你擊殺重創多名妖魔,拯救無辜凡人21位。立場,混沌善。你獲得美味值112

  你已通過行為舉動選定陣營:人道。你已開啟‘美味值’。樂園商店正式開放,能力解封已開啟,副職業覺醒已開啟。

你完成0環試煉,你獲得特殊獎勵:篇章人字卷魔宴  請:m.ddyueshu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