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82章 海賊 王路飛我 當定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7.0號一路乘風破浪,在距離海賊世界起點站‘風車村’所在小島海岸線不到20海里時,浪收到樂園的警告提示。

  警告,契約者已經入特殊區域,你的等級嚴重超出當前地圖上限,現已開啟‘世界之子保護模式’進行約束。當前地圖范圍內,你的一切行動收益均為零,無法觸發任何任務,無法獲得鑰匙。

  請慎重對待與世界之子(路飛)間的互動。在世界線節點(出海)之前的任何接觸行為所導致的‘世界線偏差’,均會大幅提升本次任務評價,同時大幅降低任務收益。

  世界之子離開風車村后,‘保護模式’削弱,轉變為‘一階正常接觸模式’。進入偉大航道后,‘保護模式’徹底解除,二階可正常接觸并予以擊殺。

  白浪先一楞,接著露出幾分恍然。

  偉大航道畢竟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雖劃分了難度區域,卻無法阻止白浪這種高年級生返回新手村幼兒園,肆虐摸魚的情況發生。當然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因此浪在進入‘東海’后,觸發分支任務難度增加,收益全方位下降,基本撈不到‘鑰匙’,正常擊殺也沒多少余燼。

  樂園通過減少收益的方式,間接控制著契約者活動范圍,將高階逼回高級地圖,因為新手區無利可圖。卻仍阻止不了少數不愛錢的‘精神病’亂來。

  于是,對于‘路飛’這種嚴重影響到世界線走勢的主角,額外開啟保護模式,來保持劇情的穩定性。

  當浪進入風車村海岸線20海里后,就如同進入一處‘禁魔領域’,大幅制約他對路飛行兇的可能性,以及劇烈扭轉‘世界線’的可能性。

  但樂園聯盟不會一味的維持‘原作劇情’,這樣做僅僅出于‘歷史的慣性’,以及某種平衡的考量。

  既然是沙盒類世界,理所當然的允許瞎搞胡搞。世界線的偏移,侵蝕度的增加,本身就代表‘升維幅度’的提高,這是樂園追求的終極目標,怎么可能拒絕?

  所以樂園不會刻意阻止,而是給出一個‘大幅降低收益’的debuff,維持某種平衡。不讓高級契約者,不費半點代價,就走捷徑輕松刷分。

  “針對路飛的任何動作,都可能大幅改寫世界線。對宏觀的‘偉大航道’而言無所謂,任務世界還是那個世界。但對造成這種變化的契約者而言,代表巨大的‘世界偏移’,同時難度低到可以忽略。所以才會有‘收益懲罰’。”

  白浪弄清樂園警告后,立刻更改了針對路飛治療方案的烈度。

  與對方接觸勢在必行,他辛辛苦苦一路從偉大航道行駛到風車村,不可能因為區區‘保護模式’而退卻。自己又不是擊殺路飛,只是嘗試一下‘戒王癮’罷了,好人好事我問心無愧。

  只要保持克制,降低治療烈度,保證路飛能順利出海,并活著進入偉大航道,直到‘保護模式’接觸,那不就OK了?

  同時,樂園提示也側面說明,堅持搞路飛可大幅提高‘任務評價’。

  話說到了他如今的境界,追求的已不再是區區‘余燼’和‘任務收益’了。他連世界碎片都有的‘準四階’(自詡),格局已是大大提升,或許樂園所警告的,才是他應該重視的。

  “海賊王,我玩定了!”

  白浪整理一下衣物,穿上他在戰斗中奪取的‘海軍將官制服’,接著披上寫有‘正義’二字的羞恥披風,然后對身旁兔兔們說道:“換船帆,我們靠岸。”

  碼頭上,一艘掛著海軍船帆的小破船靠岸,并未引起碼頭工的慌亂,這種事情早就習以為常。

  相反,這么破爛的‘垃圾小船’也能成為海軍座艦?反而讓人們感到新奇,該不會是個假冒的吧?

  靠岸后,戴著兜帽遮擋住‘章魚臉’的浪,邁開斷腿的步伐,走下7.0。在眾人好奇觀望中,向目的地‘風車村’走去。

  此時他暗中開啟魔種欄掃描四周,敏銳察覺到混在人群中的不協調,那是一個‘緊張、疑惑、警惕好奇’的精神波動。

  白浪一眼就從眾多普通人中,認出他是個契約者!低階契約者,精神屬性遠超平民,雖然掩藏的像模像樣,但在他眼里卻格外顯眼。

  浪抬起完好的右手,凌空一指,運轉魔種打出一道精神波動,略微沖擊對方心神,無數如同來自地獄的嘶吼哀嚎在他腦中頓時炸裂,接著匯聚成一個‘轟隆隆’的巨大聲響:跟過來!

  白浪一行早已離去,年輕人猛烈搖動頭顱,這才擺脫了‘精神污染泄露’制造的幻覺殘留。大佬,一定是高階大佬!

  他心臟頓時緊張的劇烈跳動,隱隱猜測出對方身份:斷了一條腿,還有左臂袖口露出的金屬彎鉤反光,這個人就是最近在東海鬧的沸沸揚揚的‘戴維瓊斯’了。

  這種大佬來‘風車村’還能為了什么?當然是世界之子路飛了!

  “糟了,也不知道對方來意為何?會不會影響到團隊的攻略任務?”這名契約者憂心忡忡的跟上去,同時通過自己的聯絡手段,向隊友傳遞了這一情報。

  一片無人的椰樹林中,白浪摘掉兜帽,露出一身海軍校官服裝,就這樣懶散悠閑的靠在樹干上,與忐忑不安的低階契約者交流。

  “別慌,樂園對‘世界之子’有特殊保護,我這種二階在風車村得不到任何好處,做的越多反而失去得越多懲罰越大,所以你無需擔心我對你們的任務產生不良影響。相反,開誠布公的聊聊,我還能避開你們經營的重點。我來這里,沒有目的,只是單純的興趣使然,來見見這位主角罷了。”

  在短暫的思索后,這名年級看上去比白浪還略大幾歲的一階,緊張的敘述起他的經歷。

  這是一伙降臨東海區域的一階契約者,其中有一個人知曉‘海賊世界’的情報,主動臨時召集同伴組隊,想提前攻略主角,刷取好感度。

  除了他們這支外,還有幾個契約者同樣知曉任務世界情報,并以此為依仗,組建臨時團隊,朝著不同目標進行攻略。

  但更多人選擇獨行,或簡單的合作模式,毫不在乎世界線走向,只是單純做海賊、賞金獵人,或者海軍,就能觸發豐富任務,獲得各種回報與獎勵。

  偉大航道是一個完整的世界,處處隱藏著機遇,并不需要接觸主角,走原劇情一條線。海軍的六式、民間流傳的各路刀法流派、可以通過付費學習的人魚空手道,還有形形色色的體術、一億就有可能入手的垃圾惡魔果實,都是比攻略‘主角’更加立竿見影的變強路徑。

  聽完對方敘述,白浪又問:“那你們接觸路飛后,都干了什么?”

  一階遲疑片刻,如實相告:“我們也收到過類似警告,但不嚴重。所以我們不敢過分改變路飛的想法,只是間接影響他,鼓勵他,刷取好感。”

  “鼓勵?怎么做的?”白浪又問。

  “就是經常和他談論一些偉大航道上發生的新聞,再美化一下曾經的任務經歷,變成我們在東海的冒險故事。通過溝通交流,對他進行性格側寫,再投其所好,向他透露我們對偉大航道的渴望,塑造一個浪漫、虛幻、熱血的海賊冒險世界,展示出我們的‘海賊精神’,收獲他的好感。最好能一起提前出海,成為志同道合伙伴,經歷一段患難與共的生活。”

  白浪點點頭,點贊道:“真是一群小機靈,放心吧,我對你們的目標沒興趣,只想見見他聊幾句。大概半個小時后就離開,聯系你的隊友,把路飛給我約出來。”

  這名一階聞言頓時有點緊張,他雖然知曉白浪是懸賞3.1億的巨佬,但對方一身‘海軍制服’對他造成強烈壓迫,深深懷疑這位大佬的‘懸賞’該不會是假的吧?

  對方真正目的是將路飛拉入海軍,那他們豈不破產?

  白浪看出對方的憂慮,解釋一句:“我是海賊陣營,這幅打扮主要為了躲避海軍追擊。我的模樣太特殊,每次補給時總是會被目擊到,偽裝成海軍更加安全。”

  “斗膽問一句大佬您強化的什么血統?”

  “你聽說過加勒比男海盜嗎?賣你個隱藏情報做好處費算了,那個世界具備神話元素背景,看似普普通通的大航海故事,但用心深挖就會接觸到一個‘古希臘神系’。你若能進入這個世界,不要去做主線任務,通過那些海盜找到一個名叫‘提亞.朵瑪’的女巫。”

  “她是被封印的海之女神卡里普索的凡人之軀,是低調隱藏于凡間的‘神靈女富婆’,本身相貌、顏值、身材都是神靈級別,經驗豐富,與人類狀態下的偽裝截然不同。你只需要趁她落魄之時,完成‘快樂富婆十二試煉’獲得她的真心再無情翻臉踐踏她的尊嚴,就會被她仇恨。在神力解封后,她將對你進行惡毒詛咒,獲得這種極為稀有的‘深海不死身血統’。”

  等待期間過于無聊,白浪見這個一階有幾分小白臉潛質,讓他忽然想起度假時的‘白濁龍’,立刻靈光一現,根據他的電影回憶,添油加醋胡編亂湊,唬的對方一愣一愣。

  一階契約者看著白浪‘眉飛色舞’的觸須在空中抽動,興奮之余忐忑問道:“詛……咒血統?”

  怎么聽起來怪怪的?為什么追求到女神后要翻臉甩掉?吃軟飯難道不香嗎?

  “哼,真正的女神體型巨大,雖然是絕世好車,但車太大水太深,根本不是你區區小司機能把持住的。何況古希臘神系的碧池都是什么德行?我教你白嫖她不是被她白嫖。你只有通過這種途徑,才能深深刺激到她,獲得來自神靈的詛咒。”

  “至于‘詛咒’本身?呵呵,我只想說一聲圖樣圖森破。‘血族’你總知道吧?綜合性價比常常殺入Top20的血統。最原始、最正統、最神秘、最古老、最強大的‘血族血統’,就源自詛咒。年輕人,聽哥的準沒錯,趁你在一階還有機會,多多努力想辦法進入這個世界。等級越低,相關任務難度越低,獲得一個隱藏的稀有血統,將對你的人生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聽到這里兒,年輕人眼中閃過興奮的光,振奮點頭:“嗯,我懂了!記下了!”

  他已經做好準備,回歸后就高價賣掉這則情報,賺特娘的一波!

  二十多分鐘后,身后背著一個草帽,臉上露出好奇表情,乍看之下有點缺心眼一根經的‘精神小伙’,在一名契約者的陪伴下,來到了這片椰子林。

  就像真人版的山治與漫畫差別很大,白浪思考者他修長身形、金色短發,以及卷眉毛等特征才分辨出來。

  眼前的路飛同樣如此,是個略顯中二、智力可能欠費,但笑容陽光自然極具感染力的精神小伙。一見之下就感覺很好打交道,是事業的確如此。

  見到‘章魚臉、海軍服’的白浪后,路飛非但不害怕,反而充滿好奇盯著他的觸手胡須猛瞧,十分新奇,要不是還有點常識,估計已經伸手上來摸了。

  “哇,大叔是你找我嗎?你長得好奇怪啊,和海里的章魚一樣,你是妖怪嗎?”

  “我是‘魚人’中的‘藍環章魚人’。如你所見,我是一名來自海軍的上校,叫做‘戴維瓊斯’。受卡普中將的委托,給你帶一個口信。”

  說著,白浪給兩名一階一個眼神。對方頓時壓力山大,乖乖離開。因為‘主角保護模式’,他們到不擔心白浪突然暴起,宰了路飛。

  “爺爺?”聽到卡普的名字,路飛信以為真,態度更加緩和。自覺進入‘受騙者形態’,等待白浪忽悠。

  但凡有點常識的人,就沒聽說過海軍本部還招收魚人族的。在這個種族歧視格外嚴重的不平等世界,哪有海鮮能混到上校的?

  見這個傻瓜如此容易上當,白浪毫無成就感,臨場發揮道:“我是你爺爺派來的信使,老英雄工作繁忙無法離開本部,于是托我轉告閣下。他認為你的年紀已經不小,即將成年,也該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所以,他希望我你帶去海軍本部接受訓練,成為一名正義的伙伴,然后娶妻生子傳宗接代。”

  “不要!我才不要當海軍!更不要結婚!”路飛聞言,立刻瘋狂搖頭擺腦,態度堅定反應強烈的拒絕道,“我與人有約,我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口牙!”

  說罷,他從背后拿起那頂草帽,壓在自己頭上,毫不退縮與白浪對視。

  章魚上校戴維瓊斯突然皺眉,溫和的態度立刻變的凌厲嚴肅,語氣不善道:“你認真的?”

  “當然。”路飛把脖子一梗,眼神堅定無比。

  “我去你麻辣個巴子的,啪!”戴維瓊斯上校聞言暴怒,狠狠一巴掌抽在橡膠人的臉上,手感果然絕佳,十分奇特,跟他毆打兔兔、沉淪魔時的觸感截然不同,并繼續怒喝道,“小小年紀不學好,你懂什么是海賊嗎?你懂什么是海賊王嗎?海賊王,你當定了?”

  戴維瓊斯上校重復著路飛的語氣,越想也氣,反手又是一巴掌,打的對方一臉懵逼。然而這是這種來自‘長輩的愛’一副‘我這都是為你好’的態度,反而深深的壓制住路飛向往自由的心,遲遲沒做出反抗。

  有那么一瞬,他仿佛感受到‘爺爺卡普’的鐵拳制裁。這種毒打,不同于單純的毆打挑釁,更像被咬住命運后頸肉的貓咪,處于本能,忘記了反抗。

  白浪見他不懂,又是一記‘隕石下勾拳頭槌’,重重打在路飛頭頂,砸出一個大包。

  “哼!”

  依舊憤憤不平的戴維瓊斯上校冷哼一聲,嚴肅盯住路飛。后者從小被毒打到大,對此并不是多在乎。他隱約理解了白浪這是對自己好,缺不領情,繼續倔強的對視,毫不動搖。

  白浪也不指望區區兩句話就能撼動路飛的‘王癮’,于是又道:“年輕人,你的想法很不正確。我奉勸你一句,海賊的圈子水太深,你把握不住。乖乖當海軍不香嗎?那就去當革命軍啊!”

  路飛依舊不為所動。

  “真是的!麻煩死了!”

  戲精浪語氣一轉,甩動一臉觸手胡須,露出嫌棄表情,問道:“路飛小子,你懂什么是海賊嗎?”

  “當然了!”他大聲回應,但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才能準確描述出他心中‘海賊’應有的樣子。

  “算了,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吧!”

  白浪啟動了魔種,將他這段時間總結打磨的一式‘奧義’,用在路飛身上。

  指尖點在路飛額頭的瞬間,浪將這段時間收集到的一切關于‘海賊’的信息,分門別類整理匯總后,赤果果展露在他的腦海中,進行加速播放。

  這個任務世界可沒有‘集英社熱血少年漫’的分級標準。他所播放的內容,是海賊行業最真實最黑暗的一面,完完整整的呈現在路飛腦中。

  包括各類燒殺搶劫殲蠅擄掠……沒有任何和諧與馬賽克的灌輸進去。

  霎時間,路飛的身體如遭雷擊,劇烈顫抖起來,甚至控制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他反應這么大,同樣要感謝幾名一階契約者組建的‘彩虹屁夸夸群’。

  正常的路飛,也是見識過底層艱苦的,耳濡目染之下,或許不清楚海賊的惡,但也知道世界的部分真相。但這幫‘彩虹屁夸夸群’契約者為了刷好感,過度渲染了浪漫的海賊生涯,持續不斷的誤導著路飛。

  劇烈沖擊下,路飛有些自閉。

  白浪這時中斷了‘精神污染數據傳遞’,怒斥:“喊什么喊,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這就是海賊的真面目!你以為海賊是什么?你不是要當海賊王嗎?那就學著承擔這一切罪孽啊!現在,我再讓你看看所謂掀起了‘大海賊時代’的哥爾.D.羅杰死后21年間,所留下的后遺癥吧!”

  白浪在點一指,龐大的‘精神數據’沖入路飛腦中,對他進行醍醐灌頂。

  將偉大航道各地所遭受海賊劫掠的平民生活慘狀播放給他看,并且詳細分析了以‘海賊王羅杰’為起點,所造成的蝴蝶效應,真正傳遞到每個人的生活中時,所造成的的惡劣影響,以及種種災難。

  男人們不事生產,開始以搶劫為生,并大肆揮霍著財富,將一切壓力轉移到普通平民身上,讓一個個家庭承受不住重擔家破人亡。

  類似的慘劇在偉大航道,簡直不勝枚舉,遍地都是。海賊看上去有多惡?那么他們所造成的真正苦難,是肉眼能夠看到的幾十乃至百倍不止。

  越是強大的海賊團做的惡業就越多。哪怕口碑最好的‘白胡子海賊團’,他們雖然不主動作惡,留下美名,但本質上并不創造財富。龐大的海賊群體依附在他們周圍,成為收割平民的鐮刀,并將劫掠的收益上繳。

  海量信息流沖擊著路飛的三觀,深深烙印進腦海中。白浪不但上實例,還將背后的緣由分析清楚,賦予學渣路飛簡單的‘社會學’知識,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在一瞬間成長起來。

  停止輸出后,白浪再次詢問:“現在,你還想當‘海賊王’嗎?”

  再次聽到‘海賊王’這三個字后,路飛如同遭受了‘觸手系博比特鯉魚王’精神污染的山治一樣,身體不正常的劇烈顫抖起來。

  顯然,這波操作成功為他留下嚴重的心靈創傷。那是直入靈魂的三觀粉碎,世界觀重塑。

  僅僅一秒,路飛對于‘海賊王’的認知,就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秒前,‘海賊王’對他而言,是充滿浪漫幻想、寄托童年三兄弟結義親情、以及與紅發之間約定等一系列美好的‘回憶’與‘感情’。

  單是喊出‘海賊王’這三個字,就能為他帶來無盡的唯心能量,這也是他在未來屢次陷入絕境后,強勢逆襲崛起的‘動力’之一。

  ‘海賊王’對路飛而言,是從未受到過污染的純凈執念信仰,無窮盡的心靈力量,推動他披荊斬棘勇敢的走下去。

  但現在嘛,遭遇了來自黃金精神奧特蘭德的‘社會學精神污染毒打’后,路飛被強制灌輸大量真正脫離了低級趣味有意義的知識。‘海賊王’三個字也被實錘污染掉,不在那么唯心。

  這一招,白浪稱其為‘人格校正拳’!

  是他綜合了《waaagh心理學》理論學說,他多年來治療心理疾病的臨床經驗,以及對于‘魔種’的具體應用,還混合了他精神大源精神污染,以及計都數據化神職的綜合應用。

  實驗證明,效果強烈。

  再次聽到‘海賊王’后,被白浪強制校正人格的路飛,不再感到無盡的心靈感動,反而出現了嚴重的生理與精神不適。

  然而他的‘王癮’早已是根深蒂固、病入膏肓,無藥可救。區區‘人格校正拳’并不能撼動他頑固的執念。

  路飛再次抬頭,咬著牙,惡狠狠瞪著白浪,一字一頓發泄般怒吼道:“我要做的海賊王,和你說的不一樣!海!賊!王!我!當!定!了!”

  然而他說起‘海賊王’三個字,總是莫名的缺乏一點底氣,不再像剛才那般里所以當,反而帶著點心虛與厭惡,但興奮和自豪依舊占據主流,最終變得格外詭異。

  簡單點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他的‘王癮’依舊深入骨髓,無人能戒,但純度開始下滑了,甚至被污染了。

  “好,我敬你是個男人!你之前說這句話,我看不起你,因為你根本不懂‘海賊王’這三個字所承載的罪孽與重擔。但現在,你明白了,而你卻依舊執迷不悟的要出海做海賊。我戴維瓊斯上校看不起你的行為,但佩服你的決心!看在你爺爺的份上,我這次放你一馬。但我勸你善良,未來出海后,不要像那些墮落的海賊一樣,為禍人間!”

  “哼,我才不會!我絕對不會!我要做海賊王。”路飛此刻已經詞窮,但還是死咬著不松口,而且聲音很大,幾乎吼了出來。但就是差了那么點味,反而有種色厲內荏大感覺,像是在為自己加油打氣。

  “很高,很有精神!那么臨行前,我送你一份真男人的禮物,轉過身去,把上衣脫掉。”

  路飛突然警惕起來:“你要干嘛?”

  白浪翻起白眼:“還能干嗎?當然是送你一份成年禮。我不希望你是那種把‘理想’當成兒戲掛在嘴邊隨便說說的男人。既然說到,就一定要做到,哪怕是我所厭棄的‘海賊’。”

  通緝令高達3.1億的戴維瓊斯上校,毫無自覺的說著打臉的話,并且一腔正氣,有些感染到路飛。

  “哼,我當然說到做到!”

  “那你知道什么是真男人的象征嗎?紋身!每個男人,都會將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物銘刻在身體上。你哥哥艾斯就是小豬佩奇身上紋的社會人。”

  “艾斯?你見過艾斯?他的紋身是什么樣子?小豬佩奇嗎?”路飛頓時興奮起來。

  “他可是個大海賊,你出海就能聽到他的傳聞。好了,我來給你紋身吧。”

  “我也要小豬佩奇!”路飛突然問道,“你也有紋身嗎?你最重要,要堅守一生的信念是什么?”

  “看!”

  白浪撕開領口,露出胸膛上一個屬于傻芙芙的卡通紋身。畫風萌系,三頭身,非常可愛漂亮,是他下船前讓小箭頭紋的,反正重鑄一次就消失了,他不介意用這種同歸于盡的打法拉路飛入坑。

  卡通紋身的模樣,有小芙芙1的神韻。畢竟傻芙本尊實在太可愛,是附加值超高的那種,并非區區一張照片就能記錄下來,遑論卡通化后的紋身了,展示不出她的神韻,但忽悠路飛綽綽有余。

  “哇!好漂亮!”

  白浪:“行了,轉過身,我也給你紋個,就作為男人之間的禮物!紀念你即將成年吧。”

  “好的大叔,你要給我紋什么?小豬佩奇嗎?”路飛興奮之余,對此十分好奇。

  “還能有什么?當然是‘海賊,王路飛我,當定了!’”白浪癟癟嘴,一邊說一邊麻溜在路飛后背,分成三列,紋下了這九個漢字!

  雖然有‘保護模式’他不能對路飛過分改造,但‘人格校正拳’將龐大的黑賊黑料與‘海賊王’這個單詞捆綁起來,他每喊一次‘海賊王我當定了’,就會經過一次精神污染鑒定。

  這與山治的遭遇如出一轍,但白浪并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他可是正義的伙伴!幫助路飛認清殘酷的世界真相有錯嗎?

  至于‘海賊,王路飛我,當定了’,這不比‘俺老孫到此一游’或者‘精忠報國五線譜’來的更刺激?

  以后路飛脫衣與人打架,露出這組霸氣外露的藝術字體紋身,再開個三擋,視覺效果簡直爆炸,簡直行走的‘傳說度’啊。

  嗯……最后,在路飛強烈要求下,他又在‘王路飛’的下方,紋了一個‘佩奇’。

  這是客戶強烈要求的,他能怎么辦?

  完成這一切后,他與路飛見面的時間還不超過40分鐘,完成幾張合照后,他了事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