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83章 黑暗兵法,公子獻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在世界之子‘王路飛’的后背上留下獨家冠名印記。白浪開著小破船,心滿意足告別風車村,向著本趟東海之行終點站‘可可亞西村’駛去。

  一晃數日。

  船艙臥室中,只有‘章魚化’的白浪,與臉上寫滿‘孝順’的莎爾芙兩個人默契對視。

  門外,兩只兔兔站崗放哨。全新上位的臨時丸,正充當大副角色駕馭小船,指揮另外兩名兔兔揚帆,按照地圖標記前進。

  過去幾天里,白浪再次遭到來自海軍的追殺。這回他不再反抗,而是拋下幾具兔兔的尸體后,駕馭局部海浪狼狽逃脫,充分顯示出‘戴維瓊斯’的日薄西山。

  這無疑給了海軍巨大的自信心,這個棘手的敵人果然撐不住了!堅持,就是勝利!

  “芙芙,動手吧!動作快一點,不要讓我感到疼痛。”

  白浪閉上獨眼,咬緊牙關,抬起脖子,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

  “嗯!”

  傻fufu換上了自己的護士裝,一臉嚴肅認真,用力點點頭。

  就在這時,白浪突然再次開口:“等……”

  只聽‘唰!’的一聲,最強之矛在昏暗的室內一閃而逝,掀起血光之災。

  莎爾芙尾起頭落,以練習時長兩年半的兒童籃球隊專業姿勢,飛身救頭,抱入懷中,接著輕盈落地,腳尖一點,木質地板轟然炸裂,整只芙化借助摩擦力作一道殘影,再一jiojio踹開大門,消失不見。

  臥室外,傳來一連串逃跑的踏步聲。

  屋內,被帶孝女梟首的白浪劇烈顫抖著,人已狗帶,血卻濺了三尺高,然后逐漸涼透。唯一能指望養老送終摔瓦盆的親閨女,如今早早提頭跑路,單身狗的晚景分外凄涼。

  這時,‘八婆血統’代言人計都無聲無息浮現在無頭白浪身后,迅速確定自家老公涼透,這才開啟‘重鑄回檔’。

  大量黑霧般狀的‘ibm粒子’從頸部斷面噴泉般狂噴而出,接著反向包裹住身體,充斥整個房間,一片不可視的漆黑。

  無形中,一股吸引力牽動了傻芙懷中的頭顱。就像磁鐵的正負極相互作用,發動‘萬象天引’想物歸原主。

  這,僅僅是‘八婆血統’的本能反應。在無外力干涉情況下,被大卸八塊的白浪,會自動拼合好,再完成重鑄復活,恢復到生理范疇的最佳狀態。

  此刻正在奔跑的芙芙,感受到懷中頭顱將自己向后方拉扯的牽引后,立刻轉了個彎,背靠一根桅桿,靠著后背的支撐,輕松抵消了這股力量。

  小箭頭變化成一個‘大拇指’,為機靈的本尊點贊。

  ‘飛頭蠻’向她身體的方向擠壓,小芙芙雙手揪住兩根觸手,毫不費力向外一推。雙方僵持了大概30多秒后。那股無形引力消失,頭顱自然下墜。

  完成任務后,小芙芙松開左手。右手抓住一根觸手,流星錘般高速旋轉起來,濺了一地血,便掄便哼哼,蹦蹦跳跳原路返回,打算向爸爸邀功。

  臥室內,無頭之身不僅長出一個新頭,同時恢復了雙手雙腳與雙眼。此時的白浪重新變回正常人類的樣子,正歪頭揉著脖子,對女兒那一掃尾心有余悸。

  小箭頭有些長歪了,似乎進化成‘對浪特攻’的弒父寶具?殺起自己來越發的順手,而且他的身體也不爭氣,面對芙芙的弒父行為,居然毫無反應,甚至連‘橫煉’都被忽略無視。

  這就是父女之間的真愛超越了一切,不再遵守物質守恒定律,連我無敵的橫煉肉身防御都能忽視嗎?

  與此同時,他所佩戴的青銅人類稱號,也在熠熠生輝。

  被迫淪為章魚人的他,再一次捍衛了‘純血人類’的榮耀。以無邊大毅力,克服萬重困難,將血脈重新洗練干凈,不受強大異類血統誘惑,始終維持著‘人類’的底線。

  他的‘人類純度’再一次提高了!

  眾所周知,八婆血統的‘重鑄’并不以殘肢的重要指數為優先,而是以‘肉塊最大化’為準則進行重鑄。

  這里舉兩個栗子:

  情況1。當白浪被親女兒梟首,頭身分離,進階‘無頭學長’后。如果頭顱遠離身體,并被怪力芙死死抓著爸爸的腦袋舍不得松手,身體產生的吸引力無法勾引回頭顱。

  那么八婆血統將以更完整的‘軀干’為主體,重鑄一個一模一樣的原裝腦袋,并加載被‘時空能量’鎖檔的‘靈魂訊息’,完成重鑄。

  情況2。當白浪被人均勻的攔腰截斷,一分為二,并且等重時。上下兩截軀體均被鎖死在保險柜中,彼此無法接觸、重新團圓。

  那么八婆血統會優先以擁有‘頭顱、心臟’等重要器官的上半截為主體,完成下身的重鑄。此時需要付費刷新時裝進行防和諧。

  情況3。將白浪沿眉心線左右對稱均勻劈開,強行分成兩片。那么重鑄該以哪邊為主?答案是‘隨機’,但大概率會從長有心臟的那邊開始。

  無論1、2還是3,重鑄后殘留的‘肢體、器官’在‘生物范疇’內,仍屬于白浪的一部分,不過會逐漸失活。這時,如果動作及時并且能低溫保存的話,完全可以摘除腎臟,高價賣給有需要的患者,日行一善,互惠互利。

  不要說什么賣的價高沒有人性,子路受牛懂不懂?此乃:可持續發展型圣母道路。拒絕圣母婊,從毆打道德綁架開始!

  但從‘神秘學’的角度來看,無論殘留的腦袋或身體,并不存在最重要的‘靈魂’,被視作虛假的廬舍。至于木葉的情報拷問組,能否從頭顱中讀取情報?就不得而知了,看作者想法吧。

  ‘白浪’這個概念,始終與‘八婆血統’和其代表的‘ibm粒子’綁定在一起。

  任何狀態下,有且只有一個浪,那就是活蹦亂跳的那個浪。

無論一顆‘浪頭’,還是一具‘浪尸’,僅僅是在基因層面上與白浪完全相同的肉塊罷了,不支持通過詛咒進行遠程咒殺  即便敵人可以收集一整具白浪真尸,并制作成‘喪尸暴浪獸’;又或者大批量復制克隆人;還是將死者復活。但那些都沒有唯一的‘靈魂’,所以是假的,杠精退散,此處不支持辯論。

  因此,若想重現當初玩過的‘死亡瞬移’,就必須在死亡判定之前,準備一份‘最大’的當前肉塊充當坐標,然后在死亡瞬間,讓自己的本尊灰飛煙滅。

  這樣,才能遵循‘肉塊最大化’準則,完成死亡瞬移。

  否則一旦靠‘真死脫身’,結果留下的尸體太大,就會尷尬的當場復活,肉身重歸大圓滿,與強敵面面相覷,然后陷入無盡絕望。

  而經歷一次重鑄后,他上輪死亡前預留的‘肉身’,不再支持下一輪‘死亡瞬移’。

  因為在下一次死亡到來時,只會認準當前身體的零件為坐標。

  不可能,我前一次死亡時留下小半截身體,在下一次灰飛煙滅后,還能充當坐標完成瞬移。

  如果這個成立,那我白浪日行一善,每天都捐點心肝脾肺腎啥的。然后謀天被路過的boss順到灰飛煙滅連渣都不剩,結果下一秒,就以某個患者的‘移植器官’為坐標,突然重鑄?

  這簡直滑天下之大稽!我圣母浪賣出的器官不要口碑了嗎?以后還怎么割肉飼佛混功德?!

  臉上沾著血跡的莎爾芙瘋一般沖進屋中,看到煥然一新的老爹后,心中擔憂與愧疚瞬間煙消云散,眼睛變的無比開心與振奮。

  她高高捧起‘舊爸爸’的章魚頭,獻寶般遞給眼前的白浪,甜甜叫了聲:“給!”然后露出一個求表揚的表情,大聲喊道:“李!的!!頭!!!”

  白浪表情分外詭異的伸手接過自己的頭顱,仔細端詳起來。雖然感覺哪里怪怪的?但似乎又沒什么不對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他計劃的。

  接著,浪露出寵溺笑容,笑摸孝女小腦瓜,另一只手提著自己還在滴血的舊頭,表揚道:“芙芙真棒!爸爸最喜歡芙芙了。”

  “嗯!”

  傻芙芙也害羞的抱住白浪大腿,一臉驕傲蹭了起來。她還是喜歡baba現在的模樣,章魚頭總讓她無端聯想到鐵板燒。

  咔嚓!

  畫面定格,一副溫馨的世界名畫二十四孝之《父慈女笑圖》就此完成。

  鼓勵完莎爾芙,白浪將注意力都集中在‘大海賊戴維瓊斯’的頭顱上。確定和自己長的完全不一樣后,他這才發動咸魚王食譜的力量,消耗一組海鹽,對其進行了簡單腌漬。jojo世界中噴射戰士‘威廉.華萊士’的潮牌同款。

  一代東海巨寇,狗代兵器波塞冬,出師未捷身先死,剛剛拉開序幕的‘大海鮮時代’來不及掀起第一波海嘯就這么一點都不華麗的落幕。

  “我正道的光,黃金精神奧特蘭德,親手終結了這罪惡的時代。實乃功德無量啊!”浪將處理好的‘獨眼章魚頭’裝進一個準備好的木盒,然后收入儲物空間,心潮澎湃,等待著升職加薪。

  他,手刃了一名3.1億的大海賊!就問,還有誰?!

  在白浪完成新一輪‘回檔、重鑄’后,他的任務界面也出現了新變化。用游戲術語來講,他此時來到了存檔點,并且觸發兩條路線(二選一):

  路線a,繼續保留‘戴維瓊斯’身份,繼承3.1億懸賞,走‘混亂陣營’,完成3環任務。他此刻的‘人類形態’只是戴維瓊斯的一種偽裝,每隔12小時一次的‘坐標泄露’不會消失。

  路線b,徹底放棄‘戴維瓊斯’身份,以全新賬號奧特蘭德先生開局,斬殺懸賞3.1以的大海賊做為投名狀,開啟新的陣營。但主線任務也會退回原點,但不再受12小時一次的騷擾。

  浪還能怎樣?

  當然是選b!

  因為他即將施展出黑暗兵法的極致:公子獻頭!

浪在降臨偉大航道之初,就比其他契約者多出一種選擇。一切皆源自他當初購買的那件時裝:世界±直屬秘密最高諜報機關高級干部制服  除了自帶的魅力2外,還有一條很可能被忽略的備注:裝備本服飾進入相關世界后,將產生特殊效果。

  具體什么特效已經很明顯了,當他降臨任務世界的那一刻,他的間諜檔案就已經憑空生成并出現在cp0的存檔室中,被默認為一名沉默狀態下的cp0間諜特工。

  這是正常契約者很難開啟的‘陣營’。選擇秩序側的契約者,通常可以加入海軍或者cp18,很少能夠加入‘科學部隊’或者‘cp0’,成為天龍人的鷹犬爪牙。

  簡單講,這件時裝就和他在伊甸園中使用寶具充當供物一樣,會憑空逆向篡改世界線,進行小幅度維度侵蝕。在原本并不存在的歷史中,寫入一段‘真實’信息,無中生有,改寫歷史。

  他初次試煉任務,就口炮出了‘賢者之石’。而每一件寶具在登錄任務世界后,會自動修改世界的‘阿卡夏目錄’添加相應的‘傳說故事(通常都被埋沒在歷史中,不被重視)’。這件‘時裝’也有類似效果,但不夠強大。

  在白浪正式確定成為一名cp0,開啟‘秩序陣營’之前,他只一個沉默狀態的間諜,可以理解成除了上線之外,再沒人知道的‘臥底’,被默認為陌生人。

  但當白浪決定繼承這個身份后,他立刻成為cp0的一員。至于具體‘職位’?很抱歉,和他自爆身份后立下的功績,以及個人實力息息相關。

  就比如現在,他一招‘黑暗兵法公子獻頭’做投名狀,價值3.1億的戴維瓊斯授首,無論貢獻還是實力都足夠夠,自然能獲得匹配待遇。

  但若換成一階小垃圾穿這套制服降臨,很可能因為實力不夠,被安排在cp0的機構中擦馬桶。

  還有什么,比將自己的頭顱獻給cp0更能升職加薪走上巔峰的呢?

  我,奧特蘭德,世界貴族左膀右臂,忠心耿耿正義伙伴,手腳齊全,相貌英俊,人類驕傲,惡魔果實能力者,無法下海!

  它,戴維瓊斯,骯臟野蠻低賤的魚人,法外狂徒無惡不作,獨眼、斷臂、斷腳,滿臉觸手,魚人敗類,精通海戰能水下呼吸!

  誰敢污蔑我奧特蘭德是戴維瓊斯,他絕對不忠誠!

  鷹犬浪,即將上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