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81章 全新臨時丸,超值大禮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告別海上餐廳不到半日光景,白浪也不清楚自己從哪里泄露了蹤跡?大概是初登‘巴拉蒂’時,那些被嚇跑的食客偷偷撥打了舉報電話蟲號碼吧?

  緊接著,又一輪大逃殺隨之而來。‘美味號6.4’在狂風暴雨般的遠程炮擊下,不負眾望被擊穿防御,永久性沉沒。

  最終被白浪收進超大號水族館拉萊耶海鮮城中,充當1:1盆景小擺件。暫時用來養殖一些海藻、珊瑚,做為海底魚蝦的棲息地,打造更立體的‘海底沉船迷宮都市’。

  他夢想著未來有一天,‘拉萊耶’不僅進化出擁有自主產權的‘信仰型深潛者’;自己同樣能走遍諸天萬界,收集到各式各樣的沉船。

  不僅沉積出一個‘海底迷宮都市’,更要用來自不同世界不同時代的……木船、宇宙戰艦,堆積出一條條‘沉船山脈’,充當免費住房,供拉萊耶不計其數的‘海鮮人’居住,專心生產‘信仰之力’,供養整個治愈神系。

  是的,是的。

  在我們拉萊耶海鮮城,難道還指望房價不是完全免費?治愈神系不包分配、不送海景豪宅?幸福快樂的生活也能成為工作壓力?幾十萬種口味的食材不是敞開了隨便吃?資本家不都被掛在路燈上做裝飾?遇到喜歡的女魚頭都嫌煩,因為家里不已經好幾個了嗎?

  不會吧?不會吧?!

  拉萊耶外面的生活質量這么拉胯?難道俺們十八線小海鮮城竟然是‘水中伊甸園’?

  經歷了又一輪并未逼出白浪底牌的‘激烈’海戰后,以6.4號沉沒而告終。

  白浪則慣例開啟海鮮王外掛,利用‘世界碎片拉萊耶’帶來的逆天增幅,召喚并駕馭附近的‘海鮮眷族’發動自殺攻擊,打出極限一換一的完美戰績,將另一艘嚴重損毀的小型艦拖入‘海鮮城’做公租房。

  此外,他還成功以‘人魚空手道(海遁)’,輕易擊敗一名精通‘六式’,但戰斗風格與海軍截然不同,處處透著陰森狠辣,疑似CP特務的敵人。

  這個家伙在接舷戰時,表現出可怕的體術實力。開局直接利用‘月步’凌空行走,踩著一發發炮彈落在他的6.4號上。接著對普通海鮮兔兔展開慘無人道的六式屠戮,重創七八只,并擊殺兩只。

  但他在兔兔們悍不畏死的輪番暴虐牽制下,被白浪一發‘海遁人魚升龍拳’輕易擊中,立刻陷入大幅虛弱狀態。

  接著又被浪抓住破綻,一記凌空大力抽射踢進海里,瞬間成為軟腳蝦,‘惡魔果實能力者’身份暴露無遺。

  在戰艦沉毀后,白浪并不多留,又一次騎乘‘海鮮眷族’向深海更深處跑路。這一招,目前對海軍而言依舊是無解。

  身為一名‘魚人海賊’,他理所當然能長時間潛水,甚至水下呼吸。那么一旦決定潛水跑路,基本上天下無敵。

  海底快速移動小半日后,白浪再次浮出海面,漂浮數小時才掠到一艘破舊打漁船。

  他戴維瓊斯盜亦有道,詢問清楚對方來歷后,不得不拿出數百萬貝利,強迫可憐巴巴但并無劣跡的船主進行強制交易。

  至此,美味號7.0正式上線,小芙芙罕見露出嫌棄表情,委屈巴巴指揮著只能承載十只兔兔的破船在海面瞎雞兒航行。

  過去,她阿爸能搶到超大的好船,再多兔兔也能安置下來。她則利用‘鯉魚網絡’同時指揮幾十只兔兔充當水手爬高上低,如臂使指操控大船在海上危險駕駛,迎風漂移,可刺激了。

  但現在,她阿爸越來越不爭氣,只能搶來一艘小破漁船。芙芙突然好想撲進爸爸懷中放聲痛哭抒發心中委屈,然后再用小箭頭連捅幾百下進行撒嬌。

  就這樣,小芙芙一臉委屈控制著漁船,兩只兔兔打雜綽綽有余,被巨款砸傻正拿起一份‘航海圖’艱難辨識‘風車村’提供建議。

  白浪則將必須死套在新入手的能力者俘虜身上,打算套點情報出來。

  大海航行依舊枯燥無聊,習慣了海天一線的景象后,這種無盡的顛簸只剩下枯燥,就連莎爾芙也棄舵不開,戴上小天才和邪靈白川去學新知識了。

  白浪則找到新的解悶工具,拷問新一代‘臨時丸’情報資料。

  剛蘇醒的‘臨時丸’被天賦神通小目標洗腦蠱惑,心中充斥著‘臥薪嘗膽假意投敵,騙取戴維瓊斯信任,弄清對方掌握的秘密,暗中匯報世界±,最終在關鍵時刻叛變,背刺弒主!’的念頭。

  有了小目標做指導思想,原本嘴巴很硬,接受過完整‘反拷問’訓練,根本不愿進行半點溝通的精英間諜。仿佛被按下開關,頓時變的豁然開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為獲得白浪信任,開啟他與虎謀皮的第一步。

  從這名叫做卡庫路的間諜口中,白浪獲得不少情報。

  不僅海軍本部在關注他,就連世界±的秘密諜報機關也高度重視他。準確說,是關注浪‘海王身份’的真實性,以及他究竟從何處獲得‘歷史文本’的拓本,到底泄露了多少?還私藏了多少?并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抓捕歸案,死活勿論。

  這段時間,隨著白浪數次擺脫圍追,甚至多次展開反殺擊沉軍艦,并神秘消失無法打撈。他在秘密諜報機關的‘危險評價’不斷提高,世界貴族對于抓捕他的興致越來越高,不斷向海軍施壓。

  然而同樣就在這段時間,偉大航道前半段各處,頻繁冒出毫無名氣卻實力強大的新生代海賊團,表現的都特別跳,屢做大案挑釁海軍,甚至‘戴維瓊斯’也是其中之一。

  戰國雖然早早下令,讓距離東海最近的‘海軍基地’派兵增員,甚至安排本部中將級戰力前往東海抓人。

  但這些新冒頭的‘海賊團’或許搞事情能力沒有‘戴維瓊斯’強大、操作也沒他騷、惡劣影響不如他。但是!這群新人展現出的戰斗力、破壞力絲毫不差。

  并紛紛以襲擊‘世界貴族、公然搶奪天上金、攻擊海軍基地’為榮,此外還有試圖顛覆加盟國政權、宣揚革命家思想……等等,都是十分犯忌諱的做法。那些僅限于劫掠錢財,享受酒色財氣的普通海賊,和這幫家伙根本不是一個物種。

  而在此之前,四海也頻頻出現極具潛力的‘海賊新人’嶄露頭角,簡直像提前約好的一樣,瞬間雨后春筍般整齊爆發,并且普遍流露出顛覆±統治的危險傾向。

  還有那個剛從‘白胡子海賊團’叛逃的家伙,居然吃到了傳說中的‘暗暗果實’?

  對此,戰國不得不感嘆‘極惡世代’降臨,心中濃濃的憂慮根本散不開。比起欣欣向榮的海賊勢力,海軍的人才可謂稀缺匱乏,后繼無力。

  正因為這突然糜爛的局勢,導致增援東海的艦隊一路波折不斷,四處滅火,行程不停被耽誤。才有了白浪這段時間的逍遙快活日子。

  二階契約者們受到他3.1億的‘凡爾賽通緝令’刺激,不得不開啟無腦瘋狂作案模式,怒刷懸賞,惡性競爭,導致偉大航道前半段壓力陡然增加,為他分擔了壓力,才能更加愉快的在幼兒園浪。

  正因為海軍兵力不足的窘境,焦躁的秘密諜報機關才派出他這名cp4精英,協助這支艦隊,對已經多次遭受重創,不斷減員并狼狽逃亡的‘嗨爪團’進行抓捕。

  然后,不出意外的再次撲街了。

  “什么,你說我們不斷減員,狼狽逃亡?”

  白浪聽到最后,一臉匪夷所思!誰給你們的自信?難道我不是越戰越勇,連挫海軍銳氣,擊沉戰艦無數嗎?

  用臨時丸的話說,白浪的戰績不差,甚至非常顯眼炫目。但關鍵問題在于,他不停沉船啊!這接連不斷的敗筆,同樣在抹黑他的戰績。

  在偉大航道,海賊團的‘座艦’基本可以用招牌來形容,船不僅是載具,更是‘家’,一種被守護的‘精神象征’,更是最重要的‘伙伴’。

  海賊團的強弱,不僅和成員的實力掛鉤,更和座艦進行捆綁,具備名聲效應。除非是特殊的‘更換新船’,否則不存在棄船、沉沒等事件,那根本就是被打臉的恥辱。

  座艦只能不斷累積戰績,越變越強。可以逃跑,但絕不能沉沒。

  白浪在‘頻繁沉船’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才華,加之隨著他不斷更換座艦,身邊的‘海鮮兔兔’數量同樣在急劇下降。

  這就造成了一種雖然悍勇,擅長瘋狗反撲。但卻不講武德,不知廉恥,總是丟人的被擊沉,每次都已座艦沉海,狼狽逃跑而告終。甚至可用的‘魚人手下’也飛速減少,給人一種‘敗亡’之相。

  這些信息匯總到一起,自然給諜報機關一種‘戴維瓊斯’雖然兇惡,甚至能操控海洋中的‘近海之王’。但他航海能力垃圾、炮戰能力垃圾、沒有尊嚴廉恥,精通逃跑沒有勇者之心,被海軍滿東海追著殺,手下越死越多的假象,非英雄,鼠輩也!的評價。

  “你這樣說的話,我突然就能接受了!”

  戴維瓊斯,非英雄也!魚人,不通教化,蠻夷也!天下英雄,唯奧特蘭德與浪耳!

  白浪反應過來后,非但不以為恥,反而心中一喜,暗道這正是個結束‘戴維瓊斯’馬甲的好機會。

  他厭倦了這種追追逃逃的生活,恰好又被秘密諜報機關認為‘有危險,但只有一點點,還在掌控中’的假象。

  那么自己何不配合對方繼續演下去?進一步維持這種假象,一點點被削弱到最終無力反抗,然后順勢關閉賬號,帶著大號重新崛起呢?

  有了‘新臨時丸’的投誠,白浪接下來的路程順利許多。

  沒人能想到,一名接受CP機關最嚴苛訓練,對世界貴族忠心耿耿,精通多門才藝,吃掉一枚惡魔果實的‘精英’,非但沒淹死,反而全力迎合‘戴維瓊斯’為虎作倀?

  有著‘臨時丸’相助,白浪立刻知曉了海軍追擊的計劃,以及抓捕海賊的習慣與經驗。他雖然不斷暴露自身蹤跡,但在‘臨時丸’幫助下,能夠更好的故布疑陣,反向逃脫,日子瞬間沒有過去苦了。

  雖然‘臨時丸’不斷在心中告誡自己,他只是個臥底,這一切都是為了獲得‘戴維瓊斯’的信任,他一顆真心向天龍人。

  然而臨時丸卻控制不住的獻出了自己的‘電話蟲’,自信斷絕傳遞情報的機會。還總在潛意識中回避向總部匯報情報的想法,暗示自己這是投名狀,私藏電話蟲會引起船長的懷疑。

  盡管他一再用‘臥底、刺探情報’來麻痹自己,然后大腦神奇的屏蔽了部分思想,順利過渡到坦然面對自己無視將情報傳遞回去的行為漏洞,繼續全心全意為‘敵人’服務。

  有了能夠識別海圖,可以辨識方位,預判天氣的‘臨時丸’加入,白浪一路逆著《海賊王》漫畫劇情,朝著終點站‘風車村’飛速前進,甚至忽略了娜美的老家。

  浪這趟東海之行,除了最初在‘羅格鎮’搞事情外,只有寥寥幾個臨時目標,見一見未來草毛團的三巨頭,以及剛剛成年的那枚小妹妹,并留下合影。

  至于其他的人,什么烏索普、巴基之流的,完全沒有興趣。

  尋到了在海上漂流不定的‘巴拉蒂’后,他將下一站直接定在‘風車村’,這也是‘戴維瓊斯賬號’的最后一次登陸。

  至于‘沉船浪’為自己預定的‘天才航海士娜美’?自然要用‘沉船浪’這個充滿誠意的身份來接觸,所以排在路飛后面。

  白浪對‘草帽團三巨頭’感興趣,僅僅出于個人喜好。卷眉山治已經接受了他的治療,療效如何尚未見分曉,卻激起了他的‘醫療之心’。

  ‘王癮晚期患者路飛’,恰好又是穿越者們津津樂道的話題。無數穿越者都以成功對其完成思想矯正為榮,難得碰到一只原生態路飛,浪也像試試自己的手藝,挑戰一下‘戒王癮’,驗證自己的醫術!

  至于三巨頭中的最后一個‘綠藻.劉索隆’,大概率是碰不上了。

  對方如今已經出道成為賞金獵人,居無定所在東海漂泊,同時還自帶引以為傲的路癡天賦。

  這已經不是白浪能不能找到他的問題,而是他自己能否確定自己坐標的問題。這是一個連在家中上廁所都有可能失蹤的謎樣男子,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哪,更別提外人了。

  浪想找他,并非劉索隆也需要‘精神矯正’,恰恰相反,對方從小勵志成為大劍豪的夢想并沒毛病,三觀靠譜,符合白浪對正常人的理解。

  至于‘路癡’那是天生的,不是病,不用治。他尋找劉索隆,只為了清因果,彌補被自己獻祭的‘雪走’與‘三代鬼徹’。

  少了這兩把注定在他人生中綻放的‘快刀’,劉索隆的劍豪人生未必能像原作中那般順暢。因此,一代名匠‘磨魚翁’絕對對其進行補償。

  在這些樸素的個人愿望之外,白浪還想嘗試一下,人為干擾這些‘氣運之子’的命運,能否造成‘侵蝕度’的增加,進一步提高任務評價?

  途徑一座海島小鎮,將身懷巨款的漁民丟下后,白浪向著最后的目的地發起沖鋒。

  與此同時,他也找到了新的樂趣。那就是臨時丸帶來的CP機關‘六式技巧’修行經驗,以及對方對于‘惡魔果實’使用掌控的心得體會。

  這些寶貴經驗,恰好都是他需要的。這只富貴丸,雖然只吃了一個垃圾的‘動物系松樹果實’,卻是一個挖掘不盡的‘寶藏丸’,總能帶給他新的驚喜。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