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80章 來自戴維瓊斯的善意饋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遠遠方發現了‘海上餐廳巴拉蒂’,白浪立刻決定登錄。

  目前這個時間段,白浪已逐漸厭煩了做為一名海賊被不斷追殺的生活。

  從他搞事情被通緝算起,截至目前連十天都沒過完,而且還是在東海這個新手區內。但他承受的壓力,明顯在不斷增加。

  長此以往,他預計通當緝時間超過20天后。那些廢物海賊仍未拿下自己,難度將不斷累積,出現真正具備上將實力的中將、CP間諜機關的高級特務,然后就是三大將逐個來襲。

  這種你追我逃的生活,他雖不懼,卻很煩。

  品嘗了最開始的新鮮勁,已無法從中獲得‘貓捉老鼠’的樂趣。相反,他需要大量時間,與安靜的環境來修行,總結優化魔種,并著手修行另一門《金剛結界法》,完成龍象的晉級與覆蓋。

  因此,浪已經有了拋棄‘戴維瓊斯’這個身份的念頭,但在此之前,他決定仍以這個馬甲吃完這頓霸王餐。

  畢竟‘儒雅隨和浪’是正道之光,干不出這等缺德事。一切罪惡,都由‘老戴’默默的背負吧!

  “這些魚人,果然缺乏教養!竟能干出這等吃飯不給錢的事情,我唾棄它!”

  船頭,白浪咧嘴批判兩句。嘴唇周圍的觸手們,也憤怒的顫抖抽打著,表達它的不滿。

  “就是哩!”

  小芙芙見老爹還不褪去‘新皮膚’,便機靈的套上小斗篷,從頭遮到腳,然后附和一聲,跟著一起批判‘嗨爪團’的丑陋面貌。

  接著,她在甲板上勻速滑行至小板凳前,垂直滑行上去,最終來到凳面,繼續掌舵,向巴拉蒂靠攏過去。

  遠遠看到海的那面游來一艘船,巴拉蒂上負責瞭望、攬客、服務、廚師工作的派迪舉起望遠鏡,不斷旋轉對焦。

  直到看見那張招搖飄動,在東海掀起無盡血雨腥風的‘嗨爪骷髏章魚小丸子’海賊船帆后,心里‘咯噔!’一聲。

  他跳下桅桿,撒腿就往船長臥室跑去,“不好啦!不好啦!哲普船長,禍事了!禍事了!那章魚臉打過來了!”

  過去這段時間,‘戴維瓊斯’的戰績可是實打實打出來的,數十次逃出海軍包圍圈,擊沉眾多海軍戰艦,并且神秘消失,再也無法打撈到。

  而‘嗨爪團’一次又一次的沉海,但‘戴維瓊斯’卻總能從冥界歸來,再次掠奪新的‘海盜船’繼續肆虐東海。并衍生出一系列恐怖傳說,時髦度飆升,誰不知道東海來了個3.1億的巨佬?

  半小時后,海上餐廳巴拉蒂被一群‘武裝海鮮悍匪’控制住,僅有的幾名客人也被嚇跑。

  偌大的餐廳,只為一張圓桌旁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服務。

  此時,老板兼職船長的‘紅腳哲普’全程面無表情,仿佛沒有認出白浪‘大海賊’身份,同時將四周兇神惡煞,一個比一個丑陋邪惡,精神癲狂眼中發出綠光,隨時一副控制住不自己就要暴走發狂的‘海鮮形態兔兔’視做空氣。

  他淡定的拿著手中小記事本,等待白浪點菜。

  浪也不客氣,完好無損的那只手,捧起做工精致的菜單,另一只鐵鉤斷手卷起一杯茶,送到面前。他臉上的觸須紛紛靈活扭動,不僅能夠用吸盤快速翻閱一張張食譜,還能用其他觸手巧妙卷起茶杯,往口中送去。

  這一心多用的老練模樣,充分說明他‘老章魚人’的身份,再次利用目擊者,驗證他‘魚人’的身份。普通人類,哪能玩出這等騷操作?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浪用觸手快速翻閱菜單,挑剔的從中選出一道道菜,接著說道:“除了這些,全部上一遍。”

  哲普的手顫抖了一下,但沒有任何反駁或拒絕:“客人,有幾道菜需要的食材非常珍貴,需要提前預定準備……”

  “你們這海上餐廳怎么這么不專業?差評!”浪一臉不屑的樣子,引得身側充當服務生的卷眉毛一臉憤怒。

  他剛想張嘴,就被身后的卡爾涅急忙按住肩膀。后者五指緊張的握攏,力道越來越重,直到卷眉毛的眉毛更卷。

  這可是3.1億的大海賊啊,總計擊沉6艘海軍戰艦的法外狂徒,東海懸賞最高的十個海賊加在一起,恐怕也沒有這家伙恐怖。山治,活著不好嗎?

  年輕的金毛服務生仿佛通過這份緊張的握力讀出了同伴的心聲,終于憤憤不平的忍住沖動,接著他鼻子微微抽動,表情微妙看向被斗篷覆蓋的芙芙,一顆色心蠢蠢欲動。

  LSP的直覺告訴他,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的極品,但出于服務生的職業操守,他沒有窺探對方的真面貌。好吧,是對方不留死角,他根本看不到。

  這時,不愿招惹麻煩的哲普從善如流:“客人教訓的是,多謝指出不足。我們會竭力改進,期待您的下此光臨。”

  “嗯,認錯態度挺好,希望老板你的廚藝也能和這份人品一樣出色。看在大家都少一條腿的份上,我也不為難你了,上菜吧!”

  浪沒有搭理這個傻兮兮的小年輕,將食譜往桌上丟,雙腿直接搭在餐桌上,露出一根與哲普相似的斷腿:“說說吧,你這里缺什么食材,如果是海鮮嗎?我或許可以提供。”

  浪的拉萊耶海鮮城中,已經囤積并飼養了大量東海特色海鮮。巴拉蒂訂購的食材,往往就地取材,不可能從其他四海送來,自己或許能夠提供?

  漫長的三個小時中,白浪與芙芙全程毫不停歇的大快朵頤,吃別人做的,的確比自己辛苦做的更香。

  而且繼承一套‘料理傳承’的自己,的確有些小瞧原住民了。

  哲普雖然戰斗力不高,但廚藝完全凌駕于他和芙芙之上。

  對方雖然只精通‘偉大航道’的普通廚藝,遠不具備什么‘發光、爆衣’以及樂園‘料理傳承’的種種特效。但在單純的‘味覺體驗’上,早已是爐火純青。

  將多種白浪同樣烹飪過的魚類,炮制出他從未體驗過的全新味覺享受,讓他食欲大開,和傻芙芙化作兩臺無情的‘干飯機器’,愣是將源源不斷送上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凈。

  空盤子越擺越高,最終在十人桌上,壘出一座小山。

  其實,當他吃到約食譜13時,白浪就漸漸食力不支了。好在他能完美控制器官運動,調轉全身氣血,全力刺激胃部消化功能,才將后23的菜品,以每盤約110的量吃完,剩余910的量統統交給了干飯芙。

  莎爾芙也不負眾望,來者不拒,有多少吃多少。

  最終,父女二人吃光了累脫兩名幫廚的全部菜肴。傻fufu依舊意猶未盡的舔著小手指。并偷偷用小箭頭插住白浪,進行精神交流。

  表示她早就飽了,但還能吃,還能一直吃下去。

  吃飽喝足白浪起身,他捏著一根牙簽剔著牙,從儲物空間掏出手機,一路自拍。從餐廳來到甲板上,四處打卡簽到。

  畢竟是《海賊王》著名打卡網紅景點,來巴拉蒂吃一頓霸王餐并自拍留念,才不枉來一次海賊王。

  “味道一般般,害我吃這么多,竟然有些撐了?真是糟糕的體驗!但看在老板你也累的滿頭大汗份上,我就不索要補償了。嗯,就這樣吧,我們走!”

  白浪揮揮手,讓兔兔們跟隨自己返回‘美味號’,繼續接下來的征程。

  此刻,一直被白浪撩撥挑釁的山治終于忍不住爆發了。

  他雖然聞出斗篷下面的家伙絕對是一個頂級美女!甚至他這輩子再沒遇到過第二個能與之匹敵的女性。但這并不是他退讓妥協的理由。

  終于,年輕氣盛的山治爆發了。在同伴派迪攔之不及的情況下,卷眉毛挺身而出,怒喝一聲:“該死的章魚頭,站住!你難道就像這樣離開嗎?”

  白浪轉頭,疑惑道:“怎么,你想賠償我的損失?那好吧,我也不多要,一千萬貝利的消化道勞損費。”

  “可惡!你吃了霸王餐,不給錢,還想訛詐我們?”

  “山治,住口!”

  情急之下,哲普一巴掌抽在這個小混球后腦勺上,將他拍進甲板中。

  哲普一把年紀,早已洗白黑歷史,過上半隱居生活,偶爾打劫一下吃霸王的海賊團補貼家用。但面對‘戴維瓊斯’這種已經不是強不強的問題,而是身份背景復雜到只能有海軍、CP機關才能處理的棘手大海賊,他根本一點都不想接觸。

  不就是辛苦做完了整本食譜嗎?只要對方能安安靜靜的離去,他就謝天謝地了。

  “客人,這個傻瓜腦子有問題,請不要理會。不過他有一點做得對,我們攔下您,的確是想表示歉意,并進行補償。派迪蠢貨,還不快去準備一千萬貝利,為客人超負荷運轉的消化系統道歉?”

  白浪聽的一樂:“蛤蛤,老板你太客氣了。比起你的幽默,我的腸胃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不過這卷眉毛雖然傻傻的,但他說的的確有道理。我雖然沒有得到絕佳的服務體驗,但確實有吃霸王餐的嫌疑。”

  哲普聞言心理咯噔一聲,暗道不妙。

  “這樣吧,我這里有一份最接近大秘寶‘onepiece’的第一手詳細資料,海軍為了得到它,已經不知道搗毀了多少地下組織?不知多少人為其付出了鮮血?不只愿意發動多少趟‘屠魔令’來獨占它?想來,一定很珍貴吧!怎么樣卷卷眉年輕人,我用它來彌補你,這下該滿意了吧?”

  說著,白浪將厚厚一疊打印好的白紙拍在甲板上,頭也不回的離去。

  他留下的這份財富,源自四個截然不同的‘偉大航道’,所蘊含的價值,足夠奧哈拉遭受至少40次屠魔令,買下這座‘巴拉蒂’都綽綽有余!

  我,戴維瓊斯,才不是吃霸王餐的惡人,我付出的遠比收獲的多的多的多!

  “等等,客人,這實在太貴重了,請務必不要留下!拜托了。”

  哲普肝顫了一下,恭敬的按住山治的腦袋進行土下座,心中恨透了這個小禍害的多此一舉,暗暗發誓明天就趕他離開,任由他四處闖蕩。就算死外頭了,他心疼一下,就不是山治他爹!

  白浪擺擺手:“不必客氣。這小伙子似乎還有點不服氣,那我就再留點什么吧?”

  “且慢!”哲普大喊一聲,“我突然想起本店還有一個小玩意,或許能作為補償,讓客人心情愉悅一點。”

  “哦?什么?”

  “價值至少一億貝利的惡魔果實!”

  山治一愣,我們店還有這玩意?接著就反應過來,我們是海上餐廳,經常下海就地捕魚,哪怕得到這東西,的確也沒人會吃。

  不會游泳的廚子,還活個錘子?除非是可以偷窺美眉洗澡的透明果實。

  想著想著,他露出猥瑣表情,開始鼻血了,偷偷問道:“老家伙,你私藏的,不會是超人系透明果實吧?怎么能交給這種吃霸王的混蛋呢?”

  “該死,給我閉嘴,你這個禍害!我怎么能認出惡魔果實的詳細種類?但我可以確定,這應該是一枚動物系。”

  白浪耳朵一動,說道:“好,你的歉意我收下了,快拿出來吧。至于這份情報就不要退還了,我給出去的東西,從沒再收回的習慣。你不想要,大可將它拋進海里,反正這船上也沒有目擊者。至于你……卷眉小鬼?”

  戴維瓊斯船長看向依舊不忿的山治,沒有過分欺負他,而是‘溫富貴’附體,神棍兮兮的開口:

  “你們或許不知,我略通一點面相之術,會簡單占卜,才能屢次逃出海軍追殺。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剛才從你身上,看到了一些虛幻的信息。”

  白浪盯的山治渾身發毛,他滿臉觸須來回扭動,神秘秘道:“做為一名游歷遍偉大航道,曾在無風帶徒手狩獵海王類的‘魚人’。我想告訴點事情:‘AllBlue’……是存在的!”

  山治聞言一愣,瞳孔放大,突然被吸引過去。

  “但我奉勸你一句,還是不要再妄想尋找什么AllBlue了。去成為大富翁吧,然后用錢就可以在世界各地,隨時訂購來自四海的最新鮮食材了。”

  “為什么?”山治忍不住,開口追問。

  “因為,這里面的水太深了,年輕人你根本……把!握!不!住!”

  “不可能!尋找到AllBlue是我畢生的夢想,我是不會放棄的!”

  “呵呵,naïve!魚唇的人類啊,你根本不懂AllBlue的可怕!那里的食材,根本不是尋常凡人能夠駕馭的,不信的話,就睜大眼睛瞧好了!做為今天這頓飯,以及這個顆魔果實的報酬,我就給你一份來自AllBlue的食材,讓你們明白,什么才是不存與人間,凡人根本無法駕馭的傳說級‘禁忌食材’吧!”

  說罷,白浪從拉萊耶中,拋出一條他這兩天精心炮制的‘鯉魚王’見面禮。

  眾所周知,鯉魚王重置回1級后,可通過大量孕育‘咒印蠱’寄生眷族,再通過‘腦神’獨有的血肉融合能力,方向抽向眷族的生命力,完成超速進化。

  然而在1級時期,鯉魚王若將‘咒印蠱’大量寄生在某單一物種身上,并通過‘腦神’獨有反哺能力進化,就會導致‘鯉魚王’向這個物種的形態上靠攏。

  比如,不斷用‘蠱’寄生螃蟹、章魚、或者鯰魚,它就會進化出堅殼鏊肢、或者變成觸手怪、or成長鐵骨錚錚鯰魚王。

  這只是最基礎的進化,若在飼養‘鯉魚王’的過程中,精心搭配它的‘眷族圖譜’,就能像玩一場進化游戲般,將鯉魚王捏成不同形態,為它添加各類海洋生物的特征。獲得皮皮蝦的力量,電鰻的放電能力,鯊魚的咬合力、蝠鲼的翅膀……等等。

  他這次尋找海上餐廳,半路上專門斬殺了上一代鯉魚王,炮制成咸魚王進行‘磨魚販劍’。同時,還為本代鯉魚王準備了大量‘章魚’和‘巨型博比特蟲’做眷屬。

  蠱蟲大量寄生章魚,可人工誘導‘鯉魚王’發生觸手系突變,身上長滿密集的吸盤觸手,絕對的克系畫風,足以將清純的魔法少女逼瘋,并讓經驗豐富的成熟魔女大姐姐們癡迷瘋狂。

  這,就是魔法少女和魔女的區別。成長與成熟的差距!

  至于‘巨型博比特蟲’,那是另一種比區區章魚更具有精神污染效果的海洋生物。它們是體型最長的多毛類動物,在拉萊耶中起步就是3m,蠱寄生后更加勁爆。

  它們體表具有一種艷麗的彩虹色,如同將整個色譜都披在身上,毫無規律的變幻,造成劇烈的、令人感到惡心的光污染。

  就好像……一層在陽光照射下的油膜,那種鮮艷的艷麗感,只會令人暈眩作嘔。

  更別提這種超長的蟲子,比蜈蚣還要密集無數倍的肢體,以及超越‘異形’難以描述的恐怖口器,組合起來,是白浪目前遇到的,能夠排入前三的‘丑陋海洋生物’。

  (感興趣的朋友人,可以上網博比特蟲視頻。若從中感受到‘美感’的,請章說留言我,我愿稱你為最瞎!)

  大量寄生這種貨色所培養出的鯉魚王,他簡直不愿多看一眼。

  下一刻,一套集合了‘博比特蟲’與‘觸手怪’元素于一身的‘觸手系博比特鯉魚王’被丟棄在山治面前。

  除了‘腦神’的生物進化能力外,它同時遭受了‘拉萊耶虛空污染邪能突變改造’,早已超越偉大航道的生態圈,是貨真價實的‘傳說級食材’。

  白浪的海鮮城有一大好,那就是無論多么邪惡畸形的進化,哪怕被虛空邪能深度污染甚至沾染了劇烈毒性,但它們的‘美味’毋庸置疑。這是拉萊耶海鮮城必然導致的結果。

  無論培養出佳品或者廢柴,無論純凈還是劇毒,總之,拉萊耶出品,你吃了之后或許會死、會變異、會魚頭化、會被污染、會全瘋……但你絕對不會感到難吃。

  哪怕它丑到食不下咽,但忍著惡心閉上眼睛吃一口,你就會‘真香!’并瘋狂的迷戀上它。

  “嘔……”

  看到這條鯉魚王的瞬間,山治雙眼劇痛,大腦一片空白,無形的囈語在腦域炸裂爆發。他的身體出于自我防護目的,直接讓他昏迷過去,并不住顫抖、抽搐、口吐白沫。

  在短短的一瞬,他的視覺、五感遭受了超越承受極限的信息沖擊。

  反倒哲普等人要好不少。

  究其原因,山治對于AllBlue的執著遠超在場所有人,那么代表AllBlue食材的‘鯉魚王’登場后,對他造成的精神污染沖擊,也遠遠超過其他人。

  即便這樣,這條魚的登場,都對哲普這等閱歷豐富的老年強者帶來了不可磨滅的精神傷害,就遑論初出茅廬的山治,簡直是畢生都無法治愈的陰影。

  五分鐘后,這條‘觸手系博比特鯉魚王’被白浪斬殺,作為報酬,留在海上餐廳。

  接著,他揮一揮衣袖,提著一千萬貝利現金一顆惡魔果實離開了。

  全程并沒為難山治,只是用自己的雙眼反復觀賞這條‘觸手系博比特鯉魚王’死后扭動抽搐的畫面,然后將這些印象制作成一份avi格式的‘IBM粒子精神污染數據化視頻’,再通過‘魔種’深深烙印進山治的潛意識中。

  并將這份視頻與‘AllBlue、傳說級食材、水太深你把握不住、畢生夢想、廚藝的至高體現、美女、美女、美女……’等詞條聯系起來。

  但凡他想起其中一個,就會控制不住的發生連鎖反應,想到其他,然后引出這段‘avi小視頻’,遭受新一輪精神污染風暴,無情無盡。

  浪很想知道,山治最終會走向什么方向?是克服色痞陋習,還是壞掉?

  而這套戰術,既想幫助他克服沒必要的‘夢想’,戒掉好色的毛病,變成更優秀的人才;同時也在試驗嘗試‘魔種’的新用法。

  浪正在積累經驗,開發一種更強的‘個人攻擊模式’;最后,他也想看看這種方法能夠根除一個人的執念,戒掉癮性?

  做為不斷追尋更完美的‘醫生’,白浪在外科手術領域的成就(傻芙芙)已經制霸醫壇;現在,開發出‘魔種’后,他認為自己制霸‘心靈治療領域’的醫壇的時間已經到了!

  自帶王癮的路飛,將是他下一個患者!

  這趟東海之旅,他準備逐個治療‘草帽團三巨頭’,幫助他成為更優秀、對偉大航道更有益的人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