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79章 嗨爪團的東海奇妙冒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東海,風平浪靜,仿佛與世隔絕一般。

  快樂的白浪在3.1億賞金刺激下變的更加樂觀開朗,他任性駕馭著‘海軍賊船美味的湖建人2.0號’,不聽已經進化成資深老水手的‘兔兔們’勸阻,一意孤行勇闖風暴、海嘯、龍卷風……

  利用拉萊耶賦予他的‘海鮮王領域’對抗大自然的天災,在風暴中放聲吶喊:“海鮮王想去哪里浪?就去那里浪!”

  然后成功打出GG,慘遭翻船,全家沉海,本書終。

  東海以外的世界,正被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席卷。羅格鎮事件持續升溫發酵,已然掀起軒然大波。

  ‘超新星.戴維瓊斯’以3.1億身價出道成為偶像,震驚海賊圈內外。更多的二階契約者也出離了憤怒,紛紛破口大罵,這次任務都匹配了一堆什么牛鬼蛇神?

  開局殺天龍人祭天的,緊接著公開爆料歷史正文,把劇情都掰彎了,還怎么悶聲發大財?你們一個兩個都這么秀,還給我們普通契約者留活路嗎?

  浪這次爆料,對世界線的影響極其惡劣且深遠。在《海賊王》劇情正式開啟前,成功將其關閉,這讓‘劇情優勢’大幅縮水。歷史車輪的變向軸突然斷裂,朝著未知方向滾去。

  馬林梵多,海軍元帥戰國看著辦公桌上厚厚一疊寫真集,愁眉不展,感覺比死了七八個天龍人還要棘手。

  在露出粉色草莓邊角的寫真上方,壓著一張畫風猙獰殘暴,自帶精神污染的‘獨眼章魚臉冷笑’通緝令,下面是一長串0。

  辦公桌上擺著一只電話蟲,雙眼放光,在白布上投射出動態畫面,播放著世界各地海軍清剿非法寫真窩點的執法片段。鏡頭對面,一位中獎正在做進度匯報。

  有關‘歷史正文’的泄露,在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的重拳出擊下,成功端掉9成以上窩點,遏制住重要情報泄露,并對違禁照片進行銷毀。

  然而羅格鎮參與者們似乎第一時間就預料到海軍反應,并做出一系列令人感到棘手的應對措施,最終還是有部分高清資料流失。

  不同清晰度、完整度的資料,在黑市瘋傳,賣出天價,成為一門生意。

  ‘筋肉斯摩格’也成為偉大航道最熱門話題,甚至引領了時尚新潮流。連戰國都不知道該怎樣對待澤法培養出來的‘海軍瘋狗’。

  他從某些特殊渠道得知,圣瑪麗喬亞的一些女性世界貴族,已經對斯摩格產生了濃厚興趣。這似乎是件好事?加官進爵指日可待,而且還是他無法也無力拒絕的?

  “真做孽啊!”戰國苦惱的閉上眼睛,揉捏睛明穴,放松起來。

  坐在一旁大吃仙貝的卡普,也撿起一本高清寫真不停翻閱,并對著羅格鎮海軍肌肉照嘖嘖有聲品頭論足:“太瘦弱了,這群小子缺乏鍛煉,大腿還沒有我胳膊粗,看起來弱不禁風。要是換成我的話……”

  馬林梵多之外,最硬核的‘高清寫真集’已在黑市炒到天價,并出現在一個又一個大人物桌面上。

  轟轟烈烈的‘全民大考古時代’正式拉開序幕。在One

  Piece誘惑下,人人爭做考古學家,企圖破譯這些符號的秘密,繼承大秘寶。

  偉大航道某不知名角落,革命家龍也搞到厚厚一疊不同出版社發行的高清寫真,手中拿著放大鏡,試圖從各個角度來還原每一名海軍戰士的身體,以及寫在身上的古代文字。

  體型略顯消瘦的薩博,看到一具具精壯漢子后,面帶不屑逼逼賴賴,又不得跟著舉起放大鏡,將那些文字抄錄在身旁白色人體模型上。

  白浪在每位海軍身上抄錄的‘世界正文’來自四個世界,并且無規律都被打亂,加之古代文字無人能辨識,單憑照片很難理解破譯。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將‘模型’還原出來,再進一步識文斷句。

  一旁幫助薩博的克爾拉,一會看看寫真,一會兒看看他,心中莫名生出失望的情緒。

  德雷斯羅薩,天夜叉唐吉坷德召集家族成員,目光興奮且狂熱的在辦公室內,公然播放羅格鎮某小姐姐意外流出的內部特典錄像,并發出‘咈咈咈咈咈……’的變態笑聲。

  一群低學歷極道分子自信心爆棚,都躍躍欲試要從白獵人的身體上,挖掘出海賊王的秘密。

  莫比迪克號上,一群基味十足的老爺們,正圍繞著一張張基味十足的圖片猛瞧。火拳艾斯與他的小伙伴們嘻嘻哈哈,撕破了上衣,也紛紛擺出健美姿勢相互比試,于是基味更濃郁了。

  光著膀子逐漸拎不動刀的白胡子看到這一幕,立刻開心的暢快大笑起來。白胡子基情光棍團,又是激情四射的一天。

  和之國,凱多粗糙的手指,撫過放大版斯摩格海報上的皮膚,目光專注盯著那些古代符號,指尖不經意從鎖骨劃過胸肌,最終停留在一顆草莓上。

  新世界蛋糕島,大媽捧著一本《白獵人的草莓味秘密》,發出癲狂且神經質的笑聲,并瘋狂進食ing……一群兒女緊張的送上各種甜食,試圖平息她激動的情緒。

  卡塔庫栗靠在石柱上看著這一切,見聞色爆棚的他心中隱隱生出不祥預感。自己……似乎又要再添一個繼父?

  人魚島,尼普頓驟然得知東海出現一個高度疑似‘波塞冬’的‘章魚人私生子’后,整條魚都不好了。緊接著,就陷入‘白星古代兵器’的秘密可能已經泄露的無盡恐懼當中。

  偉大航道‘阿拉巴斯坦’,正在執行一項任務的惡魔之子羅賓,被克洛克達爾緊急召回,接著反手就關進小房間中,并被甩了厚厚一摞令人臉紅心跳的‘粉紅小草莓寫真集’,這讓她一臉懵逼。

  看著厚厚一疊雄性氣息四溢的照片,在執行一項潛伏任務的她,并不清楚羅格鎮發生了什么?但很快,就從一臉迷茫轉變成緊張警惕。

  看到那些少兒不太宜的肌肉畫面后,羅賓心生絕望。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克洛克達爾?終于忍不住要對我下毒手了嗎?但為什么要用這種寫真羞辱我?還是說你喜歡更刺激的?

  “破譯這里面的信息,由其關于三大古代兵器‘冥王’的那部分。”

  已經決定魚死網破的羅賓忽然一愣,再次強迫自己看向那些照片,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誤會了什么?

  在看到那些古代文字的瞬間,她瞳孔劇烈收縮,仿佛被毒蛇咬中,身體僵直,再次回想起被‘屠魔令’支配的恐懼,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克洛克達爾對她的表現十分滿意,就像用幾滴血便輕易嚇住綱手,讓她無法也無力反抗,任由自己毛手毛腳為所欲為(科學研究)的大蛇丸一樣,發出奇怪又得意笑聲。

  “好好破譯這上面的文字,不用急,但也別想對我耍花招。還有,最近那些圍著你轉的陌生人很不對勁,離他們遠點,少做無用的小動作。下一批更詳細的資料,很快就會送到。”

  對女色沒有興趣的沙鱷魚警告她兩句,這才離開房間。

  將房門重重鎖上,他對周圍的手下說:“去,用海樓石將這間房子加固一下。在我要的東西出現前,我不希望她離開。”

  全世界都被攪動起來,白浪本人也遭遇了海軍組織的數輪追捕。但東海海軍實力有限,白浪屢戰屢勝,座艦已經更換到‘美味號6.4’了!

  其中2.0是他不聽勸阻,面對天災風暴,執意以拉萊耶神力頂風作弊浪頭漂移,對抗大自然偉力,最終成功翻船,完美沉海。

  3.2在第三次與海軍的交戰中,因為缺乏經驗而被遠程擊沉。不過敵方軍艦也被他獨立擊毀。

  4.1是浪端正態度后,主動規避風暴,結果航海術不夠強,在變幻莫測的天氣中迷航。之后試圖以人力(海鮮王)逆天駛出風暴區,但拉萊耶雖強,卻無法長時間對抗大自然形成的天災,最終再次華麗沉船。

  5.0死的就比較冤了,連續的沉船事件讓白浪深刻意識到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能。于是主動讓位,不再手賤掌舵,而是將新船交給兔兔們控制。

  然后那天的陽光分外明媚,風浪也很大。于是一向寵溺女兒的浪心血來潮,決定手把手教導芙芙掌舵,帶她一起沖浪一起飛,給女兒留下一段美好的童年回憶。

  無數優秀的主角,都在暑假的夏威夷接受老爸的培訓,從此下到坦克航母,上到高達宇死星能都輕易駕駛。

  白浪只是一個普通而卑微的貧窮老父親,他帶不起芙芙去夏威夷,只能在偉大航道釋放父愛,教她駕駛最老式的帆船。想到那些狂拽炫酷的主角,他更心疼自家小芙芙,更加自責。

  我還是太窮了,不能給她一個美好的童年,不能給她最好的教育。一定要努力賺錢!養出更完美的雞娃。

  結果傻fufu不愧是‘超速蘿莉’,只花了20分鐘,就一腳踢開老爹,踩在小板凳上親手掌舵。握住‘方向盤’的瞬間,她體內‘危險駕駛之魂’熊熊燃燒起來,‘邪靈白川、核爆綿羊’與她同在!

  傻芙因為有‘邪靈加持’,又天生精通‘超速駕駛’,御船技巧比白浪這個屢屢沉船的老廢物爹地強出太多,根本沒有失誤。

  在危險駕駛神職祝福下,她借助一股東風,踩在板凳上踮起腳尖,靠身體重量瘋狂反復大回旋轉舵,在波濤如怒的海面上,將一艘豪華客船耍出了秋名山五連發卡彎的氣勢。

  最終這艘主打‘奢侈豪華’的新船,經不住超負荷的行駛技巧折磨,成功解體,再次全家沉海,加入鎮魂棺全家桶套餐。

  最終,有了現在的6.4。打劫自一個小型海賊團,船的尺寸也比較小,變向掉頭更加靈活。

  白浪思索再三,還是將船長的位置交給無敵的小芙芙。

  戴上頭盔的她,整個芙氣勢一變,自信多了,也不開口,就那么踩在板凳上,仿佛‘人船一體’。能將小破船開出‘核爆鬼綿羊’的氣勢。多次從容不迫的擺脫‘海軍艦隊’包圍堵截。

  白浪在膜拜親閨女之余,也終于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在哪里?

  果然,開船哪有不戴頭盔的?這一定是我屢次沉船的癥結所在!駕船不規范,全家鎮魂棺。

  其實芙芙也不懂航海術,只是單純擅長開船,她同樣會判斷失誤闖入危險區,發起自殺式行船。但她在短途競速上的表現上堪稱逆天,有種‘傻fufu不敗于載具’的味道,更有種‘富貴丸全地形行走’的意思。

  總能在任何危險的狀況中,將小破船性能發揮到極致,靈活走位,蛇皮漂移,靠技術逢兇化吉。就是……有點費船。

  她的‘駕駛’不完美,風格狂野激進,與平日乖巧性格判若兩芙。這樣的駕馭方式極其損耗載具的耐久。5.0多棒的一艘新船,未經一次修理,就被她硬生生漂移漂炸了。

  小綿羊本身品質爆表,經的住她摧殘,但如今的6.0同樣奄奄一息,經過秘寶之主多輪搶修加固,勉強殘喘到6.4版本,很快又要換船了。

  自從跳躍式進入‘三環任務’后,白浪的坐標位置,每天會對外公布兩次,各持續半小時。

  對于附近數百公里內的契約者而言,可直接通過‘樂園提示’鎖定他的準確位置,進行埋伏、跟蹤、獵殺。

  不過東海是一階萌新猥瑣發育的樂園,版本等級略低,沒有高級怪,并且對二階存在收益懲罰。因此除了浪之外,再沒有第二個團隊肆虐新手村。

  無他,太虧,不劃算。

  那些處于白浪坐標提示范圍內的一階,紛紛觸發狩獵戴維瓊斯的分支任務。

  然后仔細一看:哎喲,這貨的懸賞居然高達3.1億!立刻搖頭直呼惹不起惹不起,并沒有頭鐵的小傻瓜真來找浪拼命。

  羅格鎮的新聞已經傳開,四海萌新誰不知道這是位真大佬?挑釁世界±這么久,還沒有被歸案。

  最讓浪不勝其煩的,反倒是本土‘賞金獵人’無窮無盡的騷擾。這些鬣狗遍布東海各處,每個島嶼都有,實力不怎樣,還膽大貪婪,從不正面上,就像蒼蠅一樣圍著你嗡嗡。

  三環任務的坐標提示,同樣針對全體原住民。只不過不會像其他契約者那樣,直接被樂園告知,而是以種種意外巧合的形式,被海軍、賞金獵人、海賊發現,并泄露出蹤跡。

  哪怕白浪鉆進深海里,自信不被任何人發現。那么外出巡邏的海軍、或者四處尋覓獵物的海賊,也會在‘命運’安排下,在某處海域‘意外’與他相遇。

  這也是白浪最近連續沉船的原因之一,他每天必然被路過的‘新聞鳥’目擊,或者在停靠港口進行補給時,被賞金獵人看到,再通過電話蟲向最近的海軍舉報,領取獎金。

  接著,就是無窮無盡的追擊與海戰。

  自從一次戰斗中,他展示了獨有的戰術,操縱大量兇猛的‘近海之王(海鮮眷族)’輔助戰斗,撕碎了一艘小型軍艦后,海軍就像瘋了一樣不斷追著自己咬。

  白浪深深懷疑,是自己操縱海獸的能力,被海軍誤認成剛剛覺醒,還不夠強的‘古代兵器波塞冬’,這才不惜一切代價追擊自己。

  雖然面對無敵的海鮮王他們屢戰屢敗,但這無疑更加印證了‘海王’的可能性。于是源源不斷的‘本部海軍’跨過偉大航道向東海趕來,追擊他的力量也越來越強。

  最近一次戰斗時,炮擊‘美味號6.4’的軍艦中,就有兩個精通月步的精英。

  可惜‘月步’再神奇,也要靠強大的體能支撐,無法持續運轉,最終雙雙敗在能夠踩水并自帶‘鮫肌融合咒印模式’的七人眾手下。

  雖然白浪一直在贏,但追擊他的力量也在明顯的增強,而且看不到盡頭。

  他若繼續贏下去,無論展示出匹配3.1億懸賞的實力,或者更加坐穩了‘波塞冬’的假身份,迎接他的,必然是大將一級的戰力,甚至被海軍北本部乃至七武海重點關照。

  就這樣死撐一個月,并不符合他的休閑修行計劃。‘戴維瓊斯’小號能一口氣刷到這個地步,他是相當滿意的。

  做了這么些天的海賊,體驗過了大海的變幻莫測與無情,沉了那么多艘船,也品嘗了被追海軍銜尾追殺的滋味,他有些膩了。

  那么接下來,就想辦法轉換身份,開個新馬甲重新享受新生活吧!

  “快看吶!”

  心有定計的浪被莎爾芙的叫喊聲打斷,小家伙正踩在船頭,摘掉頭盔,用小手指了個方向,一臉激動。

  白浪看過去,海平面的盡頭出現了一個奇異建筑物。那是一艘長著鴨子頭,身體如圓形蛋糕般,一層疊一層,一共疊出大中小三層的奇特船只。

  海上餐廳巴拉蒂,到了!

  “走,吃霸王餐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