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7章 萬萬沒想到幕后大佬竟是我自己?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與契約者一問一答,奧菲莉婭乖巧旁聽,學習先進經驗。

  首先,浪詢問了對方這次襲擊目的與人數構成,來判斷是否會有漏網之魚。答案令他感到滿意,敵方勢力一共出動五名契約者,輔以大量雇傭忍者。

  其他4名契約者,皆為不同水平的2階,并且普遍都具備一項‘忍術類能力欄’,成功開啟查克拉體系。甚至有兩人,專門培養出‘忍者類職業’。眼前這位,是最強的領隊,3階初級,等級Lv22。

  雖然只有初階水平,但他的實力一點不差。哪怕在眾3階同伴中,也屬于實力強勁的人才。否則,也不會被派出,獨自率領一支小分隊。

  對方礙于契約規定,不得不詳細解答白浪各種刁鉆的十萬個為什么,心中隱隱后悔起來。這貨看似高大莽撞,沒料到是個隱性陰B,這是想掏空自己嗎?

  白浪的問題天馬行空,已經不是在刺探團隊情報了,而是將對方當做一位和善的長輩,尋求請教各種疑惑。而受害人不得不臉色難看的剖析自身成長史與弱點,來幫助白浪更好的規劃職業路線。

  比起一把3階鑰匙,能得到第一手核心情報,并聆聽一位‘優質3階’的心聲,剖析對方成長過程。這對他與精靈妹有著巨大幫助。

  對方在一階開啟的職業,是最尋常普通的白板傳承戰士。因為太平凡太基礎的緣故,甚至沒綁定專屬能量。

  于是他在一次忍界相關的任務中,率先固化了瞬身術強化他短距離移動與突刺,并順利開啟查克拉體系。最終搞出類似鐵之國‘克拉武士’的職業,并能享受各類基礎忍術。

  他人生的轉折點,在二階時經歷的一個‘現代魔法世界(HP)’,成功將英倫巫師體系與職業模板融合,完成二轉。

  從此以‘查克拉’為根基,與‘魔力’相互混合,獲得獨屬于他的本源之力。(克拉魔法?)

  白浪拿對方做對照,自己的‘氣血’對抗斬擊時,的確略處于下風,這就是契約者二轉后,源自于高階位的壓制。

  但這份‘壓制’并不明顯,因為他的‘氣血功法’本身品質很高(綠色),而對方合成本源之力的原材料過于普通。這份‘壓制’對于成功領悟氣血烘爐后,不斷錘煉提升氣血品質的浪而言,效果有限。

  再加上他的‘邪靈化’,同樣可以看做一種類似‘二轉’的升格質變。邪靈款殺意波動哪怕在二階,也絲毫不輸于對方本源之力,才能正面將對方打爆,一直被自己死死拿捏。

  而自己的‘氣血’與‘IBM粒子’是兩種獨立的大源,邪靈化后,等同于兩種路線功能各異的本源之力。

  想到這兒,白浪終于些許欣慰的笑容。

  我,白浪,平凡的普通人,可憐弱小無助有能吃。但是,我努力!我勤奮!我不開掛!我堅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終于,有那么點勤能補拙的味了!

  再次,我要感謝樂園(公司)給我機會,感謝芙芙給我親情與鼓勵,感謝馮櫻的蘿莉貸……

  隨著追問加深,白浪也摸清敵人的能力欄強化模式。

  開局和自己差不多,多為平凡的筑基類廉價能力,全是在蛤蜊波特世界完成飛升的。

  其中瞬身與移形換影融合后,空間權限判定大幅提升,具備了精準定位連續瞬移的霸道能力,成為他脫穎而出的最強底牌。既可以奇襲,也能逃命,缺陷是消耗過大,這次與白浪交手,又發現自己的‘瞬移’被‘邪靈陣地’嚴重干擾,隱隱被克制。

  此外,陰遁與大腦封閉術的融合,成為常態的保命符,讓他始終維持情緒,抵抗各種精神類暗示、催眠,甚至具備一定靈魂防護力,但不幸還是被他的‘IBM邪靈大哀嚎’給污染了。

  然后就是拔刀斬與阿瓦達啃大瓜融合的索命斬,這是他費盡心機,甚至不惜消耗一次度假機會,才從英倫黑魔法界入手的第五能力欄。

  同時也是最強底牌,號稱在白浪之前,從未失手過。哪怕曾經遭遇的一位失血過多的Boss也沒有抗住即死判定。但不幸撞倒擁有治愈神系眾邪靈護體,靈魂連接99只替死鬼的白浪。

  浪砸吧砸吧嘴,暗暗尋思這貨™被老子天克啊!死的不冤,一點都不冤。

  最后,他二階的第六欄,成功獲得了扶弟摩的魂器技術。盡管殘缺不全,只能制造一個魂器,但等于多了一個‘復活幣’,更加有恃無恐,完成任務時心態執著專注義無反顧無所畏懼,道行自然勇猛精進,這就是一種合理搭配后,自帶的良性正向循環反饋。

  而且第六欄還有著繼續優化升級的潛力,他有著光明的未來,被團隊看中,重點栽培,一路主角光環春風得意,成為小頭目,直到遇見了某自強不息的物理學惡魔民工老巫醫。

  對方也告誡道,契約者進入二階后,不必急于填補第六欄。有著職業和五個根基欄護體,不缺少成長潛力,理當充分考量未來,并在最合適的任務世界里,挖掘固化最具有潛力的‘底牌’,做為新的‘核心能力’來培養。

  精靈妹若有所思的點頭,掏出小本本記下。白浪卻沒多少感同身受,他才不屑那種靠著某個‘華麗能力’逆天改命的投機者行徑。

  做為平民出身毫無背景的刻苦勤奮流,他可憐弱小無助,但依舊通過努力闖出一片天。

  再說了,自己還缺‘核心能力’嗎?他缺的是培養啊。每個根基欄都嗷嗷待哺,有著光明的未來;治愈神系更是餓成瘋鬼,一個個等著爸爸投食,怎么也吃不飽。再養一個氪金大戶?要不起,要不起!

  分析完對方的‘力量體系’構成,白浪認真想想,若沒治愈神系在背后力挺,他還真不是這個家伙的對手。單那個阿瓦達索命斬就把自己吃的死死的,而且是完克自己靈魂弱點的即死判定,真的爆發,八婆也救不了自己。

  不過如今時代變了,在魔神柱庫存能量耗盡前,他若開啟完全體形態(邪靈化),絲毫不弱于常態三階。

  尤其五大邪靈插進,并不存在相互干擾的情況:

  內有兔王菩薩邪靈化,外有大哀嚎天邪靈化,中有魔象尊邪靈化,靈魂有荊棘娘守護,背后還有慈悲圣母續航,互不干擾。

  要不是家里太窮錢不夠燒,他能同時疊五重邪靈buff和人拼命:‘突然就不怎心慌了呢?’回憶起上一輪的伊甸之旅,白浪突然感到慶幸,貌似賺了?

  “你們這次行動的目的呢?”

  隨著邪能之血流遍全身,他不僅被威脅控制住,也越來越精神,配合道:“我們的目的其實并非干柿鬼鮫,而是為了奪取他手中的‘鮫肌’。”

  “鮫肌?這很重要嗎?”

  這也是白浪最疑惑的。他閱歷不足,關系有限,已經發現這次‘世界崩潰模式’下契約者的行為舉動與往常任務大為不同,而且也分析出大量零碎的內容,但始終缺乏某根主線,將這些碎片串聯起來,拼湊成一個整體。

  之前的小狗仔檔次太低,只收集到情報,眼前這個三階精銳,或許就是他尋找已久的突破口。

  “你能隨身攜帶這么重要的裝備,竟然沒被告知這些?”對方實在無法理解,擁有這么多能力的白浪,明顯是被重點培養的種子,卻跟個傻白甜一樣。

  浪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謙虛道:“我才晉升二階,是個新人。只完成一次任務,還沒經過系統的練習生培訓,不會Ctrl。”

  ????對方根本接不住梗,于是也不敢多問,繼續回答。

  “當前這個‘崩潰世界’是沒有限制的開放型任務世界,并沒有被壟斷封閉。主導‘毀滅模式’的執行者,允許更多樂園的契約者前來分一杯羹。同時,大量契約者的涌入,就像越來越多海洋捕食者加入對一條鯨魚的圍殺,可大幅加快進度。而不同勢力之間,也會形成默契。”

  “價值最大最精華的部位,必然是忍界的主大陸,必然被主導崩潰的兩方瓜分。此外,根據關系親疏遠近,以背后的利益劃分,又有更多勢力拿到不同工程項目,吃下其他部位。而我所在的團隊,將目標放在遠離忍界大陸的水之國。”

  “那里地處偏僻,與主大陸隔海相望,隱藏價值相對較低,又遠離最大的漩渦。與其為了瓜分最大一塊‘蛋糕’而惡性競爭,到最后也未必能吃下,反而徒增消耗。倒不如放棄那些被人占據的底盤,退而求其次。”

  “‘水之國’雖然沒多少存在感,但依舊是忍界曾經的五大國之一。在世界必將崩潰的狀態下,一個水之國也遠不是我們能吃下的,吸引了不少二三線團隊。我們的首領,開始尋找價值最大的切入點,原本想從‘霧隱村’入手,但被人搶先一步。最后,我們調查到水之國新出現的通靈圣地,‘蓮花池’的情報。”

  白浪聽到這兒,臉色有些詭異,但很快調整過來,點頭示意對方繼續:“這和你們搶奪‘鮫肌’有什么關系?”

  “這背后原理有些麻煩,隊長說,‘鮫肌’是打開圣地蓮花池的鑰匙。為攻略水之國,我們搜集了大量情報,‘蓮花池’明顯不是原世界線上該有的東西,而且出現的很早,卻始終沒有大動作。由此,團隊推論出不少情報。”

  白浪眉梢一跳,做洗耳恭聽狀:“哦?”他到要看看,這群人能分析出個什么鬼來?

  “‘蓮花池’出現極早,在水之國影響力巨大,并在忍界進入‘末日崩潰模式’之前,就早早嗅到風聲,才能提前布局。這無不說明‘蓮花池’背后的實力不簡單。但隨著‘忍界崩潰計劃’如火如荼的展開,不斷有樂園加入這場瓜分,但‘蓮花池’遲遲沒有動作,一直處于靜默狀態,十分反常。”

  白浪也沒想到弱小無助的自己,竟也有如此強的背景,震懾住對方。于是好奇問的捧哏道:“這是為什么呢?”

  “隊長分析過,‘蓮花池’的建立遭遇‘世界崩潰’四到五年。很可能是最早的幾個大勢力,提前就知曉‘世界崩潰’后,提前在忍界安插的釘子。并且還進行了一場內部競爭,最終角逐出主導者,而敗者黯然離場,放棄這次機會。‘蓮花池’背后的力量,就是惜敗一局,不得不放棄攻略忍界機會,讓出主導的資格。因此,早年埋下的‘蓮花池’就此被放棄。”

  白浪聞言,虎軀一震,自己那莫名其妙的背景設定更強大了!

  但還是反駁道:“不對啊,就算了分蛋糕的權利,也沒必要錯過小蛋糕。”

  “哼!狹隘,能夠爭奪一個‘末日世界’崩潰主導權的實力,是不屑去吃邊角料的。到了那個地步,你眼中的蛋糕對他們而言不過是些雜質罷了。”

  白浪默然無語:天啦擼,我的隱藏設定已經強破天際啦!

  “一旦這個推論成立,那么‘蓮花池’先期投入的大量資源,就在‘忍界崩潰’之前,徹底徹底融入任務世界自帶的大獎池中,成為無主之物。并在最后的世界崩潰中,變成一份無主的產業,被贏家通吃。即便這個推論錯誤,‘蓮花池’并非大勢力提前安插的釘子,投入資源沒有那么龐大,但它依具備獨特價值,而且遲遲無人認領。”

  “不止我們,多個進入水之國調查的隊伍,都得出相似結論。那么,何不直接鳩占鵲巢,將早就經營又被放棄的‘蓮花池’據為己有,作為我們侵蝕忍界的跳板,繼續深度開發挖掘,從中獲利呢?而鮫肌,就是開啟已經失落的‘蓮花池圣地’的鑰匙……”

  聽完對方描述,白浪也弄懂了對方的想法。

  或許是‘蓮花池’在自己離去這些年,被宣傳的太過成功,反而憑著虛假的‘聲勢’造成錯誤認知,最終坐實了那并不存在的圣地實體產業。

  “所以,你們認為集齊七柄鮫肌,就能召喚出真正的‘蓮花池圣地’入口,成功篡奪控制權,繼承這份遺產,并收割水之國的韭菜?”

  思索良久后,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套邏輯沒毛病。只不過,他們被‘蓮花池’的虛擬資產假象給欺騙了,認為必然有著與‘虛擬產業’相匹配的‘實體產業’。

  如果‘蓮花池’在水之國流傳廣度、熱度,以及忍者堅定不移的信仰,可以看做當代互聯網上的流量、知名度等虛擬價值。

  那么在水之國乃至忍界流傳的七柄鮫肌,就是另一份高端科技產品的實證。雖然量不大,但貨真價實,含金量極高,說并必然有著生產線。

  這兩樣一結合,不就順利推斷出:蓮花池存在!必有其配套實體產業:通靈圣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