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6章 前輩你可千萬別唬我,我好怕怕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制服襲擊者后,并未選擇直接擊斃。在得知對方3階的身份后,他打算嘗試詢問一些情報,加深對‘末日崩潰模式’的了解。

  這時,奧菲莉婭也拾起了斷裂的‘水管’與‘管鉗’,面帶失落,又有些小緊張的走到白浪身邊。

  她氣餒的低著頭,不甘解釋道:“浪哥哥,讓你失望了。其實我真正的實力沒有這么差,只不過敵人瞬移太快太突然,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才敗下陣來。我還有底牌沒用。”

  奧菲莉婭心中認為自己這一戰沒有發揮好,擔憂白浪對她的表現不滿意,嫌棄她無用。于是拼命解釋道。

  聽到這番話,白浪反而意外于她竟然還有更強底牌未用?

  妹妹,難道你心里就沒點B數?不知道自己已經強的可怕了嗎?竟然露出這么一副軟弱可欺的逆來順受怯懦模樣,那雙泫然欲泣的大眼睛,真是太令人喜歡了。

  感覺一拳就能打哭的可愛模樣,好想欺負一下下。

  白浪將雙手按在精靈肩兩側,感覺這樣做還不夠,于是捧起她的臉,又Q又彈手感絕佳,于是用力一擠,將她變成‘嘟嘟嘴’。

  奧菲莉婭驚訝的瞪大眼睛,這次度假從見面到現在,白浪面對她一直處于消極被動防守狀態。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做出,如此近距離的親密動作,瞬間將精靈妹緊張的心情蒸發大半。

  這時,白浪與對方深情注視,真誠鼓勵道:“你想什么呢?抬起頭,看著我。自信點,來,笑一個!”

  說著,白浪捏住奧菲莉婭的小臉蛋,往兩邊一拉,做出一個‘驚呆了的笑臉’。精靈妹根本不反抗,這讓浪找到了在家里蹂躪芙芙的爽快感。

  “聽我說,你很強,我一點都不覺得你差。相信我,你絕對是我在二階中,見過最有天賦的契約者。我對你這次表現,非常滿意!”

  作為一名精通‘Waaagh心理學’的老巫醫,他已經很熟悉該如何跟自己的患者打交道。尤其這幾日相處想來,他漸漸找回當初第一次度假時,與奧菲莉婭相處的感覺。

  霸道,還要霸道!

  主動,更加主動!

  根本不給她反抗機會,不需要考慮患者太多感受,只需要不斷出擊,讓她遷就自己、滿足自己,變成自己的形狀就夠了!

  只有這樣做,才能帶給患者安全感與充實感。畢竟他當初就是這樣治療精靈妹自閉癥的,如今再次相逢,就開展第二輪鞏固療法,讓她變的更加健康自信吧!

  “真的嗎?!”

  聽到白浪的鼓勵,精靈妹瞬間睜大眼,喜出望外。

  “當然。”白浪松開手,輕輕撫過她的臉頰,“加油,繼續努力。”

  精靈妹頓覺心中涌出無限動力,用力點頭:“嗯!”

  這一幕,恰好落在剛剛恢復些許甚至,但身體人被體內荊棘鞭尸懸掛的敵對契約者眼中。那種令人感到不適的氣氛,對他本就雪上加霜的精神追加十萬噸暴擊傷害,并艱難的開口:“渣男!”

  “嗯?”身為蓮花池之主,天生水屬性查克拉,又掌控著深海神職靈感王的白浪,是另一個與大海簽訂了契約的男人。什么渣男?我明明是即將超越扉間的海王才對!

  “你醒了?那咱們就好好談談吧。奧菲莉婭,你先休息,我有話要問他。”

  白浪穩住了精靈妹,通過‘waaagh心理學’一點點掌握她的心后,又走到這個俘虜面前,自己開口:“廢話就不多說了,如果你還想活下去,就老實配合,說出一切你知道的,不要僥幸隱瞞。”

  “呸!”

  對方不屑的冷哼一聲,耷拉著腦袋,吃力呼吸。

  “怎么,你不相信?”對方并不回答,白浪也不在乎,自顧自道,“是因為看不起我這個二階契約者嗎?還是說,你有被我擊殺后,仍能活下去的把握?”

  “據我所知,‘死亡樂園’對聯盟全體契約者提供一種‘死亡保險’的業務。據說等級達到某個標準后,就有資格支付代價,開通這一服務。哪怕在任務世界中因意外而死亡隕落,也有90幾率,在靈魂徹底泯滅之前,被‘死亡樂園’直接錨定,并搶先一步傳送回去,再開啟提前準備好的‘克隆術’,完成一輪‘復活’。你就是手握這等底牌的三階不死大佬嗎?”

  聽到白浪最后一句詢問,契約者臉皮抽了抽。他當然不是買得起這種‘死亡保險’的大佬。他所在團隊里,只有隊長一人擁有這種待遇。

  此刻被白浪提及,內心也生出淡淡不甘心。他雖然也有一些手段,但遠不如樂園聯盟官方提供的‘復活幣’那么完美。

  自己一旦被殺,那么有小概率會真的死亡,徹底刪號。而大概率雖然能借著‘魂器’殘存下來,但會對自身靈魂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甚至傷及根源。

  能不死,沒人想死。

  ‘陣地邪靈’雙重加持下,白浪的感知變的異常敏銳,看出對方在他騷話戰術下,有所動搖,于是乘勝追擊道:

  “我也清楚你不信任我,但沒關系,樂園總是值得信任的。不妨擬個契約吧,你保證對我的問題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我保證不會以任何手段害你性命,并在交代完我需要的情報后,放你一條生路。”

  男人艱難抬頭,眼角流著血,問道:“你要放我?”

  “對。但不是這個世界,而是放你回歸樂園,安全退出這個世界。你們三階大佬身上,應該有放棄主線任務,直接退出樂園的道具吧?如果連這種東西都沒有,那我就要懷疑你的實力與地位,是否能滿足我對忍界內幕情報的需要了。”

  “不用,我可以辦到。”

  白浪一拍手,開心道:“太好了,咱們已經初步達成共識。我果我要在契約上加一條,你在離開忍界回歸樂園后,必須通過樂園的力量,遺忘掉今天發生所有事情,不泄露我的情報。”

  白浪比較謹慎,他擔心這貨回歸后,反手出賣今天發生的一切。他背后的勢力,就可以帶著最新情報再安排一撥人馬進入忍界,來報復自己。所以用樂園做公證機構,消除對方記憶,讓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回歸,最大程度保障了自己的安全,對方也沒有損失。

  “我這條一點都不過分,如果真的有輸家,那也不是你,而是你的團隊。換個思路想想,你退出比賽后,團隊贏了這場游戲,豈不顯得你很垃圾?而且也分不到任何好處。與其如此,不如坐看團隊敗北,既能凸顯自己的重要性,少了你他們什么都做不到;而且也能杜絕你的競爭對手在你不在時,利用這次機會大幅變強,從此超越你。”

  “嘁!”對方再次不屑冷哼,表達了自己的立場與態度。

  但白浪卻十分開心,對方明明都答應簽契約了,還要裝氣節立牌坊。我就喜歡你這種毫不做作的真性情。于是趁熱打鐵,繼續分析利弊:

  “你只用一份情報,交換到的可是自己的‘命’啊。損失的,不過是無數次變強機會中的一次而已。而你贏得的,是根基圓滿,不會有半點損失,成長潛力盡數保存,分分鐘東山再起。朋友,和我比起來,你™賺暴啊。我失去的可是一把三階鑰匙,™血虧啊!”白浪拍了拍對方肩膀,痛心疾首道。

  對方雖然明白浪說的都是些屁話,但不得不麻痹自己,于是認真一想,還真是這么回事,心理頓時舒服多了。

  是啊,與被擊殺后根基大損,即便僥幸殘存從此在團隊內的地位也要降低淪為二三線相比,現在這條路,我™賺爆啊!

  “解除你的控制,我要從儲物空間取道具。”

  “前輩你可別唬我,我膽子很小的,你千萬不要耍詐啊!”

  白浪抬起右手,狠狠掐住對方喉嚨,冷冰冰看著對方,體內‘殺意波動’再次沸騰,纏繞手臂與對方脖子,隨時蓄勢待發。

  嘴里卻假惺惺說著‘我好怕怕’的騷話,讓對方心態差點爆炸。

  不僅如此,全程旁聽學習的奧菲莉婭,也緊張的盯住對方,腳下影子不安涌動,迅速纏繞控制住對方的影子,上了一道枷鎖。

  契約者滿心怨憤,卻不得不乖乖按照白浪的要求行動,很快取出一份破舊古老的羊皮卷,開始按照白狼要求,擬定失憶條約。

  很快,契約環節完成,白浪也受到來自樂園的提示后,這才解除第一重威脅,但依舊維持著‘陣地’。并逃出嗜血者螺絲刀,在對方驚恐‘你不守規矩’的絕望注視下,一螺絲刀狠狠刺穿心臟,接著發動了‘血療術’。

  一股‘邪惡的生命力’從心臟內擴散開,帶給他全新活力,進入亢奮狀態。他清楚判斷出,這并不是治療,更像一種透支生命力的催化手段,壓榨他體內尚且完好的細胞與組織,釋放出生命力,讓他獲得虛假的‘強大’,代價卻是透支更長遠的健康。

  “邪能!”

  終于,他從體內注射的血液中,發現了一種熟悉的力量,接著露出不滿。

  注射少量邪能,雖然不會破壞他的根基體系,對他而言,等同于一種‘污染’。如果這股邪能來自于那個‘圖騰神像’背后的強者,那么便不再是普通的‘污染’,更是一種標記、一個隱患,一個隨時爆炸的定時炸彈。

  幾乎所有高階契約者,都知曉某艾澤拉斯曾發生過的‘獸人農民工被燃燒建設兵團包工頭忽悠成狗’的惡性欺詐事件。

  當階位差距接近或者更高時,施加‘邪能之血’的一方,可以通過‘邪能’控制住受害人,并進行侵蝕與奴役。

  一旦自己違背約定耍花招,那么注入心臟的‘邪能之血’就會爆發,反向控制,爭奪身體管理權,甚至侵蝕靈魂,變成傀儡奴隸。

  一想到白浪多次釋放的‘精神污染哀嚎沖擊’,契約者并不覺得自己有翻盤勝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