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8章 維度侵蝕的正確打開方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弄清對方的行動目標后,心里清楚‘蓮花池’子虛烏有,但依舊對他們的‘攻略計劃’有著濃郁興趣,于是問道:

  “那處‘通靈圣地’究竟有什么價值,值得你們這般付出?你又打算怎么以圣地為跳板,進一步入侵這個世界?告訴我詳細過程,我就放過你。”

  對方毫不在乎的泄露道:

  “你很疑惑這個世界的任務運行機制,與以往的普通任務完全不同對嗎?你過去所經歷的任務世界,處于‘維度侵蝕’初級狀態,樂園通過‘契約者’來擴大穩固侵蝕的通道,向任務世界灌注高維物質,迫使世界被動拔升。”

  “這一過程中,契約者的收益方式,就是擴大世界線的偏移程度,提升任務評價;以及擊殺原住民或者怪物,從中獲得‘余燼’的反饋。而這一行為,也在進一步加劇世界偏移,本質是強行幫世界強行成長。但現在不同,‘維度侵蝕’進入尾聲,任務世界吸收到足夠養分后,開始被一點點撐死,進入崩潰狀態。我們也從過去的養殖者,變成收割者,收割方式自然也和過去不同了。”

  “簡單來說,侵蝕過程中,樂園更看重‘任務世界’這顆果實的潛力,不允許契約者破壞它的核心,只能扭曲世界線,從原住民身上撈些許好處。但現在,樂園決定收割世界的核心,那么世界本身就是獎勵,而殘存的原住民,反而成了最佳跳板與入侵途徑,不僅不能收割,還好好好呵護。”

  聽到這,白浪也回想起他收集到的部分情報。

  忍界在經歷了失敗的‘被動升維’后,世界層次同樣被拔升。世界意志在面臨‘死亡’時,會做出激烈的反抗,表現形式有很多:比如力量層次提高,大量忍者涌現,天才輩出。這些原住民的極少數,會被星球免疫系統打造成‘英雄單位白細胞(救世主)’,來抵抗‘外界入侵病毒(域外天魔)’。

  白浪搶答:“你是說,通過策反哪些氣運加身的頂級本土強者,反向入侵這個世界的核心?”

  三階契約者點點頭:“世界崩潰的種種操作,籠統劃分為:‘暴力干涉型’與‘詭騙技巧型’兩種。憑實力正面硬剛世界意志,將其擊潰,強行入侵并掠奪,從忍界身上撕一塊肉,通常是高階強者的方法,簡單粗暴節約時間。”

  “除此之外,相同的成本或者實力更低時,選擇欺騙、滲透‘世界意志’,獲得忍界認可,是另一條可行之路。后續操作或許麻煩、周期長,卻細致入微潛移默化,能滲透的更深更周全,所挖掘到的利益無疑更多。”

  “你問我們為何看中‘通靈圣地’?與大價錢培養一個貌合神離心懷鬼胎,隨時可能背叛的‘世界之子’相比,經營一方被世界認可的洞天福地,凝聚地脈與自然之力,大范圍吸收查克拉提升局部地區能量濃度,再打上自身標簽,并在世界崩潰后,凝聚出‘高品質世界結晶’再據為己有,已經是公認的最佳路線!”

  白浪眼前一亮:“你是說,將已存在的‘圣地’當做更高級的‘原住民’來攻略,并在世界崩潰后,強行據為己有?”

  “不錯,這個世界的侵蝕度達到30,你可以理解成‘低維忍界’如果注入100的高維物質,就能蛻變成一個真正的‘高維世界’。那么30狀態下崩潰,這顆‘忍者星球’最終只有不到13的場景碎片能夠真實化,就像是破碎后的‘半位面’殘骸。”

  “忍界崩潰瞬時,那些星球場景能完成‘升維化’,轉變為‘半位面’性質世界結晶,是有規律的。以世界意志最眷顧的地點、自然能量最高、地脈之力旺盛……以及那些極端特殊,或極具特殊含義的地方。我舉幾個例子你就懂了。”

  “這個世界一旦崩潰毀滅,木葉市、曾經的霧隱村、砂隱村……這些地方,必然會凝聚吸收大量高維物質,完成升華,以世界結晶的方式被保存下來。因此,這些地點都是被各方勢力所爭奪的焦點。”

  “同理,三大圣地本身就孕育著濃郁的‘自然能量’,這些地點隨著世界崩潰后,不僅會掠奪吸納龐大‘升維之力’轉化為‘世界結晶’,而且必然孕育相應的‘仙法規則’。如果,某個成功獲得‘妙木山’高維結晶的勢力,在另一個新開辟的‘低維任務世界’內,提前插入這塊‘高維碎片’后……”

  “那么他們即將經歷的這任務世界,在世界線開辟之初,就會提前孕育出一處名為‘妙木山’的洞天福地,沒有任何違和感的融入歷史、融入當地力量體系內,甚至反向扭曲改變那個世界的力量體系。最可怕的一點,這處‘圣地’從一開始,就被掌握它的勢力所掌控。”

  白浪聽的一懵,但很快就領悟其中內涵:“如果我成功得到一處‘圣地’的高位碎片,并安插進一個體系迥異的陌生世界中。那么我在執行任務期間,自動成為任務世界中,某個隱藏實力的幕后統治者,任意調動一個‘圣地’的力量來完成任務?”

  就好比,在偉大航道上,早早安排了‘虛夜宮’,成為新世界的四皇之一;又或者在漫威宇宙阿斯加德的隔壁,早早安排了了‘大雷音寺’。那么,他當初完成晉升任務時,坐落在水之國與雷之國海域中央的‘海軍本部’,是否也是相同性質?

  “膚淺!”聽到白浪的回答,對方冷笑一聲,“你若真的掌握一塊高位碎片,那么這處‘圣地’本就是你的私產,談什么‘任意調用’?你本就是主宰才對!而且,愿意將一塊‘世界結晶高位碎片’浪費在一個‘任務世界’中的實力,目的根本不是去完成什么主線任務。而是在為這個世界將來的‘崩潰’與‘收割’提前布局。”

  白浪恍然大悟,連連點頭:“我懂!我懂!這個我懂!就好比賭博下重注,或者提前投資搶占先機!”

  “不錯!世界結晶,本就是一個失敗的低維世界解體崩潰后殘留的‘核心’,升維之力凝聚的精華。你將這樣一塊‘碎片’插入任務世界當中,本就以一己之力,將侵蝕度大幅提升上去,為世界灌注大量養料。你在那個世界里,先天就占據著‘話語權’,不再是外界而來的入侵者,而是這個世界自古便存在的‘原住民’,這對于瓜分崩潰世界有著巨大好處。”

  “如今,降臨這個世界的不同樂園契約者,為了爭奪‘三大圣地’這自古有之的特殊高等地產,已經爆發數輪高烈度廝殺,血流成河。龍地洞的土著白蛇們,早早被滅種;綱手在一年前,就無法通靈出任何一只蛞蝓。至于自來也的蛤蟆?呵呵,自來也本人的尸體,都被綱手用輪回眼做成‘天道自來也’了,還哪來的蛤蟆?”

  “‘三大圣地’的爭奪烈度太高,所以我所在的團隊,決定以‘圣地蓮花池’這處人造的小圣地為切入點,也是類似的想法。‘蓮花池’在忍界進入‘末日崩潰’前便已存在,受到水之國廣大忍者與群眾認可,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忍界的一部分,不再是‘外來者’身份,而是貨真價實的本土勢力。”

  “這份來自‘忍界意志’的認可非常重要。與忍界的聯系越深,‘圣地’擁有的權限越大,將來世界崩潰時,所能侵吞的世界結晶份額就越大。同時,聯系越深,也代表著與忍界的糾葛(因果)越重,世界崩潰所遭受的反噬越強,死得越快。如何取舍決斷,既有自身掌握的技術,但更多還是看自身的本領與決斷力。總之,這是三階巔峰乃至四階才能玩轉的,你也就聽聽罷了。”

  在對方介紹中,契約者如何融入忍界?成為‘讓世界意志’陣營的一員,并不斷提升己方在忍界的地位,像原住民那樣獲得青睞,分流世界流出的權柄,獲取這背后蘊含的驚人力量。就是眾多契約者團隊所承包一個個小工程的真面目。

  不同樂園、不同勢力,掌握著不同的技巧。

  打個比方,忍界的‘寫輪眼’就直通這個世界的‘查克拉根源’。一旦寫輪眼進化到‘輪回眼’的地步,就必然步入六道級,成為大筒木一族認可的管理員,接觸到忍界的核心層面。

  如果契約者陣營,能夠將原住民培養到‘輪回眼’的級別,就擁有了一個溝通忍界的‘管理員賬號’,在未來忍界崩潰后,借助這個‘賬號’的法理權,順理成章的繼承世界遺產。前提是,扛得住六道仙人、大筒木輝夜姬等本土白細胞的反噬。

  因此,通用基因提前預定并控制了‘佐助’這個原住民,禁止其他契約者染指。本質不是保護一個原住民,而是她‘世界之子’背后蘊含的‘12世界歸屬權’。

  此外,滲透吞并‘通靈圣地’這種天然的忍界特殊房地產,并修改地契,想辦法成為新的‘戶主’,并在世界崩潰后,借助自身在‘世界意志陣營’的高級地位,凝聚大量升維之力,靠著這份‘地契’所有權,將對應世界結晶收入囊中。

  自己當初在進階任務中,成功用自制的‘七忍刀’替換原版,并得到世界認可。甚至他的‘蓮花池謠言’也經過原住民口口相傳,陰差陽錯的洗白,在‘崩潰模式’開啟前被忍界認可。

  也就是說,哪怕并沒有真的‘蓮花池實體產業’。但自己已經提前憑借七柄鮫肌,拿到了一份‘忍界意志’認可的‘原住民戶口’。而且還是‘通靈圣地’這種大宗高級地產的‘虛假地契’持有者。

  與這些為了混入‘世界陣營’而想方設法的契約者相比,自己最大優勢,就是鱗之仙人這一稱號所具備的‘合法性’,連老天都認我!

  現在,自己的證件早就齊全,只要掌握契約者侵蝕世界謀取利益的技術,就能將‘圣地’造出來,顛倒因果,一躍成為‘忍界小包工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