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34章 太陰符箓,萬卷歸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與馮櫻會面的路上,白浪抱著氣焰全無萎靡不振的莎爾芙,不斷賠罪討好。

  口水都吧唧了她一臉,但芙芙依舊食欲不振的樣子,堅持將頭埋進他肩膀上,努力抱緊白浪脖子尋求安全感。

  他開口許諾的各類超級大餐,也僅僅讓干飯芙突然顫動一下身體,做出凝神靜聽動作,但始終沒有回應,依舊像樹袋熊般掛在他身上,顯然實在‘虛擬實境’中遭受了毀滅性打擊,放肆干飯也打動不了她的心。

  “要振作!不要灰心難過,這次是我不好,忘記設置難度,給你調成‘高考模式’。這根本就不是你應該承受的,你的才華超出你的想象!”白浪搖晃著莎爾芙,鼓勵安慰。

  “唔!”

  傻黏在他懷中,有氣無力回應一句。理智上已經接受浪的說法,但還是走不出心理陰影,無比沮喪失落。

  她的‘學力’若排除先天自帶的‘專家級醫學儲備’,綜合實力大約小學三年級上半學期剛開學一個月的水平。然而新鮮出爐的‘小天才頭盔’在沒有設置難度等級情況下,默認究極高三脫發怪自殺式沖刺難度。

  由此可知,莎爾芙在虛擬世界中處于°全方位無死角花式被吊打狀態,并且被打了足足一個小時,自閉也就順理成章了。

  樂園二階空間的豪華餐廳中,富蘿莉馮櫻早已訂下包間,桌面擺滿大餐,正躍躍欲試等著著聆聽白浪父女的異界冒險傳奇。

  見面后,馮櫻熱情撲向小芙芙,要和她擁抱。

  結果莎爾芙散卻發著悲傷,小考拉一樣掛在白浪懷中。感受到小伙伴扯自己的尾巴,才偷偷扭頭看向馮櫻大姐大,露出強顏歡笑的表情,接著又縮回去。

  一腔熱情被澆滅,馮櫻疑惑問道“芙芙她怎么了?”

  “她的心靈受到了傷害,心情不好。”白浪解釋。

  “是誰?究竟是誰欺負了她!芙芙你告訴我,姐姐替你報仇!”馮櫻講義氣的拍拍小胸脯,頭頂小衛星加快旋轉速度。

  “她測試失利,遭受了打擊。”

  馮櫻恍然,以身作則鼓勵道“噢……原來如此呀!芙芙你不要太難過,我當初考試失敗也很不開心。還好我天資聰穎,很快就振作起來,從此蟬聯年級第一,還參加過多元宇宙閱讀訓練競賽,拿到了冠軍。”

  原本已經有些走出困境,開始用大眼睛偷瞄餐桌上食物的莎爾芙,聞言后瞬間更加哀傷,又縮回去黏在白浪懷中,不肯冒頭。

  浪心疼閨女,立刻轉移話題,送上一批游樂園出品‘麻辣小兔頭、海鮮魷魚腿……’做見面禮,轉移了馮櫻的注意力。

  富蘿莉接過禮物,驚聞這些食物的來歷,一驚一乍,很快被白浪吸引。從‘小零食’轉移到伊甸園的邪靈游樂園上。接著,他將自己的‘邪靈都市奇遇記’娓娓道來。

  在聽到各式各樣的‘邪靈’后,馮櫻忽然眼前一亮,對他這次經歷的‘特殊世界’極為好奇。尤其‘邪靈’這類東西,更是產生異常濃厚的興趣。

  不僅主動追問,還開始刺探具體詳情。這顯然不是隨便了解一下,玩玩票那么簡單。她是真的有自己小算盤,一副準備深入‘邪靈體系’的架勢。

  白浪心理‘咯噔’一聲,暗道不妙,用力過猛,擔心這尊小金主受自己誤導,貿然踏上‘污染源歧路’。

  于是連連開口告誡“這邪靈體系聽著好玩,實則漏洞百出,嚴重依賴信徒,破綻太大。而且副作用極強,與四大污染源有瓜葛。切忌,切忌!”

  馮櫻聞言,立刻拿出她欺騙家長應付姐姐的天才演技,從善如流點頭,一副虛心受教的乖巧模樣,看不出絲毫敷衍。

  但白浪是親自監督過她寫暑假作業,甚至代筆寫日記的男人,豈不知這個鬼的本性?

  她那雙古靈精光會放光的大眼珠子正轉來轉去,昭示著事情絕不會這樣輕易揭過。但白浪暗道我已經提醒過,再往后發生什么?就不關我事了。

  “說起這次遭遇‘邪靈伊甸’的經歷,放眼傳火樂園,也是不可多得的機緣。不過任務世界過于特殊,我的收獲暫時無法轉化成余燼。上次借你的貸款,恐怕一時無法還清。不過我這里正好有一物贈予你,權當按揭的利息。待下次任務結束,我一定湊齊余燼填補空缺。”

  白浪話歸正題,連連保證。他不是還不起錢,而是‘神職碎片’不值得去販賣,手頭剩余的‘余燼’打算用來強化能力欄。

  其實,他可以用‘神職碎片’來抵債,但看到馮櫻那透出危險的眼神,還是決定不要讓她接觸‘邪靈’為妙。萬一這送孩子墮入污染路徑,她家人尋找元兇,把自己暴露出去,就不美了。

  馮櫻則連連搖頭,大氣道“白大哥哪里話。我就是喜歡芙芙,看好你未來的前景。區區小錢不足掛懷,我們的情誼才最重要,我還打算繼續投資呢。”

  “對了!我記得白大哥你上次說過,需要完整并且高質量的‘美食樂園職業傳承’對不對?我幫你留意了,已經有幾個選項,這里是聯系方式,你抽空和他們溝通,看看是否符合要求。……咦?這是什么?”

  富蘿莉話還沒完,目光立刻被白浪手中的紅色精致雙肩背包吸引。

  女人都是愛包的,哪怕馮櫻尚未開始發育,也難逃‘包包’誘惑。

  “這是送你的禮物,我使用獨有職業體系能力,為你量身定做的‘專屬裝備供物’。我在伊甸的經歷都告訴你了,這件‘裝備’雖然沒有邪靈,但我融入了‘神職’碎片,已經超越尋常裝備,擁有了‘信仰武裝’的潛力。以你們家的人脈關系,只要找到適合渠道,就能借助‘神靈’的力量對其進行溫養,孕育出與神職匹配的‘神靈雛形’,前景不比邪靈差。”

  “哇,這么有趣?”

  馮櫻聽完描述,立刻忘記自己想說的話,伸手接過精致的女性向漂亮背包,瀏覽起裝備信息,表情瞬間難看起來“須……須彌山?”

須彌山牌小神童負重健身矯正身姿空間書包  ‘須彌山’這個品牌她聽說過,是起源其他樂園的跨空間勢力,顧名思義和‘佛門’有關,以出品高質量‘空間袋’而聞名。

  ‘小神童’她也知曉,她當年上幼兒園時,姐姐送給她的第一個書包。

  但須彌山和小神童聯動,還什么負重、健身、矯正身姿他就完全不明白了。

  “這什么鬼呀?!”她尖叫道。

  裝備的備注中,竟然還有學富五車?汗牛充棟?讓你背下一整座書院!的標語,瞬間讓她回憶起白浪在那次‘度假任務’中流露出的惡意。

  “別激動,你仔細研究,我認為它很適合你。”白浪自信道。

  他制作這件‘書包’的靈感,源自于芙芙的‘信仰武裝小天才’。為此,他購買兩個樂園中評價最高的女性包包做偽裝,接著收集了‘儲物袋、背背佳、負重健身器材……特殊供物’,以及試卷、印刷兩個神職做內核,創造出這件具備特殊規則的‘小神童書包’。(小天才姐妹款)

  如果莎爾芙的頭盔是題海,那么這個背包就是書山了。

  這個‘書包’如今自成印刷儲存空間,可以生產特殊紙張,無限印刷試卷、習題冊。而且通過大量累積疊加試題進行增重,起到全方位負重健身效果。

  卡卡羅特需要借助特殊的‘倍重力室’鍛煉身體,但馮櫻不必如此麻煩,只要背上這款書包,就能在‘小空間’內瘋狂印刷試卷,積土成山,化身一座書山負重,并將力量完美而又均勻的作用在身體每一處,進行倍、倍重力訓練。

  由于白浪融入了‘身姿校正帶’與‘負重訓練器’,這份負重絕對不會對當事人造成傷害,因訓練不當而出現暗傷。

  反而,‘小神童書包’能始終保證最完美的受力、發力方式,讓她潛移默化中,抬頭挺胸養出最完美體態。媽媽再也不擔心我歐派發育不良了!

  小神童書包自帶‘無限習題制完美負重矯正’功能。讓馮櫻在辛苦學習挑燈夜戰中,無需抽出時間刻意鍛煉,就能小時不間斷健身,始終保持最健康狀態。

  哪怕午飯吃多,‘書包’也會自動疊對等加習題,來幫助她消化對應體內熱量。完美將每一份能量與精力,都用在健身與學習上。

  真是學習、健身兩不誤!“個屁嘞!”

  富蘿莉重重一拍桌子,怒視白浪“我把你當哥哥,你卻這樣待我?”

  白浪不解“我錯了嗎?我拿你當親生妹妹對待啊!”

  “我……”馮櫻被噎住,她想到了同樣毛病的親姐姐,似乎……沒毛病?

  “這可是融入‘神職碎片’的高級貨,品質淡綠,哥我絕不坑你。”

  “書山啊!這可是須彌書山,負重無限大,你想逼死我嗎?”馮櫻抓狂的咆哮,連臟話都飚出來了。

  白浪笑了“可是我沒有添加‘習題庫’啊!印刷權歸你,你刷漫畫也不是不行。”

  “嗯?!”

  馮櫻先是一驚,接著立刻反應過來,連忙抓起書包背在身后,閉上眼睛進行綁定,熟悉起內置的兩個‘神職’碎片的力量,然后表情越來越興奮,驚喜道“你是特地為我量身定做噠?”

  “我記得你有一個太陰符箓的固化能力對不對?可惜這個背包缺少符箓神職,你用試卷將就一下。以后找到神靈,可以微調神職內容。”

  “這有何難?”馮櫻已經沉迷進新裝備的熟悉中。

  ‘神童櫻’與‘學渣芙’就是不同,在短暫接觸‘小神通書包’后,她非但沒有像芙芙那樣陷入無盡絕望,反而如獲至寶,嘗試將這特殊件裝備,與自己的‘固化能力’聯動,迅速開發出超乎白浪預料的能力。

  只見馮櫻興奮跳上小椅子,在芙芙好奇的偷看下,大喝一聲“卷來!”

  她的書包迅速打開一道口子,一張(開)大小的白色試卷飛了出來,隨她劍指方向在空中靈活變幻飛舞。

  “太陰律令,疾!”

  她指訣一變,試卷閃過一道光芒。白浪眼尖,看到試卷正反面泛起層層‘符箓水印’,對特殊紙張進行了加固,繃的筆挺,又鋒利如刀、堅硬似鐵、薄如蟬翼。

  嗤!的一聲,試卷切開地板,嵌入地面足有兩寸深。下一刻,白紙試卷再度變軟,暴露空氣中的一面彎曲垂落,耷拉下來。

  白浪眉頭一挑,拈起白紙,注入氣血,再次強化繃直,將它從地面抽出。展開后,發現上面密密麻麻印滿了未作答的數學試題。填空、選擇、判斷……應用題,應有盡有,難度大約初三下半學期。

  接著,他又探尋的看向馮櫻,心有不解。

  “好東西啊,我太喜歡了!”馮櫻開心喊道。

  白浪問“剛剛那一幕,能透露嗎?”

  “怎么不能?我剛剛動用了自己的固化能力太陰符箓。這原本是一門職業傳承,我姐看不上,就讓我固化進能力欄,專門修煉張本命符箓。除此之外,也可以祭煉更多‘太陰符’或組合或單發。祭煉越久,威力越強,能反復使用,不比飛劍差多少,還能夠一次性引爆毀滅。”

  “白大哥你送我的‘書包’很有趣,那個試卷神職產生的‘紙張’是上好的‘符紙’,可以承載我的‘太陰符箓’,印滿一張卷子后,威力很不錯,還支持深度祭煉。但這些都不算什么,我家又不差這點符紙!”

  聽到這話,白浪心都碎了。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背包試卷與印刷兩種規則的融合,產生了奇異現象。我只要將自己做過的‘題目’印刷在承載滿‘太陰符箓’的符紙上,就等同于額外祭煉了一點。而我只要將越來越多我所掌握的題目印刷上去,這滿滿一張太陰符箓的火候,就會被不斷加強!”

  “這才是關鍵所在!我將一張卷子印滿試題,它所蘊含的力量,就相當于我祭煉若干天。而我只要通過背包的規則,無限生產試卷,就能憑空獲得數月、數年、數十年祭煉出的‘太陰符箓’,進行飽和轟擊!”馮櫻雙目放光,第一次品嘗到‘規則之力’的甜頭。

  白浪詢問“有弱點嗎?”

  “我體內的能量太少,生產的試卷總量有限。而且我掌握題型難度有限,額外增強的‘祭煉之力’也有些。最后,這個書包反饋我一條信息,大量印刷試題的確能憑空增強‘試卷’威能,但是遭受的攻擊人,如果能做出這些題目,就會瞬間破除這股‘威能’,將它打回原形。”

  白浪感慨道“知識就是力量啊!”

  “大哥你說得真好,知識真的就是力量啊,這件裝備太適合我了!”

  馮櫻小天才并沒被‘書包’的弱點影響,反而興致勃勃沉迷進去,迅速將‘裝備’與‘固化能力’融會貫通,掌握了精髓。

  她再次喊道“卷來!”

  這一回,一疊內容不同的卷子從她書包中噴涌而出,一張張凌空分離,化紙成刀,在有限的空間內呼嘯切割,靈活轉向,刀光劍影形成一張密網,轉而又在她周圍排列成一個大圓圈,急速環繞旋轉。

  “萬卷歸宗!”

  一張張‘太陰符箓水印試卷’如同一柄柄飛劍,如臂使指,剎那間彼此重疊,一張蓋一張化成一面開的盾牌,擋在自己面前。

  她對白浪大喊道“打我!”

  她的‘太陰試卷’不僅完美繼承‘太陰符箓’的性質,可以硬化成為刀劍,此刻層層堆疊,將她這個學期掌握的所有題型、所有知識,融通注入這些‘卷子’當中,在面前化為一掌千層餅盾牌。

  這是她利用畢生最強學力所轉化的‘絕對防御之盾’!

  這一幕,令偷偷窺探的‘學渣芙’羨慕不已,眼中流露出崇拜和向往。小箭頭更是憤怒的抽搐,脫離芙芙控制直勾勾瞄準馮櫻,發起挑釁,它才是‘最強之矛’!

  “好!”

  白浪見獵心喜,殺意在有限的包廂內突然爆發。還未出手,周身無數沉淪魔、鯉魚王、魔兔的怨念兇煞,化作無形的精神大哀嚎,血雨腥風撲面而來。

  嚇的馮櫻小臉煞白,但她性格堅韌,咬牙忍住了抱頭蹲防的沖動,操縱‘絕對防御’先前撞去。

  氣血流轉,纏繞白浪右拳,他并沒有駕馭‘兔王菩薩’,僅僅凝聚武道意志(殺意),一拳擊出。

  微觀世界中,無數構成的海量利刃洪流,輕松撕開層層‘太陰符箓’,將馮櫻的‘最強之盾’擊穿。

  他迅速收手,散開氣血,而馮櫻已經本能的‘抱頭蹲防’,小衛星更是自動護住擋在身前。

  “你的知識,還不夠啊!”白浪笑咪咪評價道。

  “呼!好強。不過我也沒有動用全力。”馮櫻站起來,拍拍胸脯,不服輸道。

  “哦?你的學力,已經被我擊穿了。”

  “但我有‘小衛星’啊,只需要將背包與我的小衛星數據庫連接。就能將我曾經做過的題都檢索出來,然后利用‘試卷、印刷’兩重規則,自動印刷不同形式的‘考卷、習題冊’來增強防御。”

  “不僅如此,只要我掌握一種題型的解法,就可以通過變幻已知條件、修改系數、參數、變量,以及變幻題型結構,從而獲得無數道題目,再通過試卷與印刷兩道規則無限印刷出來,制作成絕不重復的試卷和習題集,借此應付姐姐和媽媽。我真是小神童啊!”

  馮櫻越說越興奮“你們以為自己站到了第五層,而我已經帶入了‘出題人模式’,站在大氣層!從今往后,誰敢說我沒有好好努力?這無限印題機真是太棒啦!”

  白浪聽的目瞪口呆,他以為自己送給馮櫻一件‘學習、健身、矯正形體’的無上利器,結果對方太聰明了,竟然自動領悟‘出題人模式’,開始考慮如何用海量試卷去糊弄父母。

  這真是……

  白浪看向自己的芙芙。小家伙果然低下了慚愧的頭顱,將頭埋進白浪懷中,繼續流露哀傷。有被小伙伴打擊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