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35章 走出心理陰影,決定重振家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被白浪一拳擊穿‘絕對學力防御’,馮櫻并未放棄,反而繼續琢磨‘小神通書包’的用法。

  她剛才那招全力盡出,但受限于學力不足,哪怕印刷出一疊不盡相同的‘試卷’增強防御,但還是被無情打爆。

  這時,她突然雙手抱頭,蹲下身子,大喊一聲:“書山結界!”

  在她下蹲瞬間,書包突然打開,爆炸般噴發出大量試卷,在空氣中獵獵作響。先是無規則向外飛射,接著在碰到天花板之前,急速變向,一張張倒飛回來,貼在她的‘抱頭力場’上,裹成一個紙球。

  這一次,馮櫻同時調動自己的太陰符箓抱頭力場并且引發裝備的‘書山’效果,在‘抱頭鄉’的外圍疊加一層生命不可承受之重,進行書山加固。

  這一輪的防御,顯然比之前‘究極學力’更強大,但卻華而不實。

  ‘抱頭力場’白浪很懂,在藍條耗盡前,幾乎就是獨立于世界之外的絕對防御,那層糊墻紙毫無意義。

  玩鬧許久,馮櫻再琢磨不出新技巧,這才意猶未盡將‘小神童’收入儲物空間,帶著喜意坐回椅子上。顯然對白浪送出的禮物感到非常滿意。

  這時,她再次注意到無精打采的莎爾芙。

  認為自己已經成功駕馭住‘小神童’的馮櫻心態有些膨脹,回憶起白浪剛才說芙芙是測試遭受的打擊,陷入抑郁后,立刻聯想到自己的‘小神童’,更叫志得意滿,驕傲的昂了昂頭。

  不由問道:“白大哥,芙芙是不是在‘小神童’上吃的虧?”

  小朋友們單純的快樂,當然是建立在小伙們彼此間相互攀比之上的。

  白浪見她主動上鉤自投羅網,輕輕搖頭,否定道:“當然不是,芙芙是敗在‘小神童’的姐妹款,更可怕的‘題海頭盔’之上!”

  馮櫻小眉毛一挑,果然露出不服氣表情,反問道:“哦?什么是‘題海頭盔’?我不信!既然是姐妹款,又能強到哪里去?快讓我來試一試!”

  白浪露出得逞笑容:“好,給!”

  他取出‘小天才頭盔’,擺在馮櫻的面前,富蘿莉眼前瞬間一亮,和當初涉世未深天真懵懂的芙芙一樣,被它超現代的極簡流線機械感外觀吸引。

  如果‘小書包’戳中她身為女性熱愛時尚包包的G點,那么‘頭盔’便喚醒她對于機械、科幻的美好向往。

  原本蔫了吧唧的芙芙,在聽到馮櫻要挑戰‘小天才’后,也一個激靈豎起耳朵,用眼睛偷瞧小伙伴。

  既為馮櫻擔心緊張,又害怕她再次征服‘小天才’,顯得自己果然廢柴沒用。

  馮櫻則帶著一分好奇、二分作死、三分不屑、與四分自信的戴上頭盔。白浪按動開關,依舊沒有修改難度。接著邪靈降臨,富蘿莉一動不動,陷入虛擬實境。

  看到這一幕,傻fufu雙手緊張抓住白浪衣服,臉上流露出關心小伙伴的真摯憂慮。

  小箭頭則歡快搖擺起來,透出一股幸災樂禍,代表著精分芙深藏心底,連她都不曾意識到的竊喜。

  這時候,白浪舒了口氣,抱著芙芙開始喂她吃菜。

  小芙芙果真升起幾分食欲,一邊心不在焉的張嘴,一邊不時扭頭,向馮櫻瞥去,十分上心。

  白浪卻不慌不忙,席卷了整桌菜,吃飽喝足后,這才掐著點,替她關閉按鈕,然后拔下頭盔。

  只聽“哇!”的一聲,眼神流露出迷茫的富蘿莉,先被燈光一照,下意識躲避偏頭,接著恢復意識后,頓時哭出聲來。

  小芙芙雙眼睜大,灰暗的紅寶石大眼睛閃過一道精光,下意識咀嚼食物的速度都加快了。

  緊接著,馮櫻扶住桌面,又‘嘔’的一聲,干嘔起來。

  被無盡題海折磨成了小淚人,淚水滴答滴答落下。

  看到白浪手里的‘頭盔’,像是貓見了蛇一般反應過度,觸電的哆嗦一下,連忙大聲開口,尖叫道:“拿走,拿走,快快拿走!”臉上寫滿了心理陰影四個大字。

  好半晌,從地獄中爬回來的馮櫻終于冷靜下來,心有余悸的抱住小衛星。

  再次看到剛才令她得意洋洋的‘小神通’后,也頓時不香了,反而意識到之前躊躇滿志的樣子,和此刻一對比,是多么諷刺可笑?

  小臉頓時一紅,太狼狽了。

  然后悲由心生,在羞恥感催化下,‘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原來小丑竟是我自己!

  白浪上前安慰,馮櫻立刻撲向他大腿,失聲痛哭,像極了之前的芙芙,散發出哀傷。

  同樣經歷過地獄,領悟了悲傷的莎爾芙,露出動容表情。在樂極生悲更加鮮明的小伙伴襯托下,她終于新出心理陰影。

  原本,她只是理智上明白白浪的安慰,但內心始終無法走出困境。但此刻,優越感果真是靠小伙伴們對比出來的。

  原本讓她自卑、羨慕、憧憬的大姐大,也被‘小天才’打敗,虐成淚人。她瞬間就不那么難過了。反而勇敢的跳出白浪懷抱,從背后抱著馮櫻,進行安慰。

  小箭頭嘚瑟的搖啊、晃啊,十分愉悅!

  富蘿莉一扭身,舍了白浪,狠狠抱住芙芙,將哀傷傳染過去。莎爾芙想到了傷心處,‘哇!’的一聲,兩只蘿莉抱在一起,在包廂內放聲痛哭,并且開始了共蹲。

  抱頭力場彈出,哭聲瞬間消失。

  屏蔽外界,切割空間,自成一界。

  兩個傷心人兒遠離了塵世,躲在只屬于自己的抱頭鄉中,偷偷抹眼淚相互療傷。

  白浪則露出欣慰笑容,繼續大吃起來。

  雖然委屈了馮櫻,卻成功幫助芙芙走出心理困境,感謝她的付出!

  他很清楚‘小神通’并不完整,只是一件特殊裝備,缺乏邪靈內核,不夠智能,也不存在‘題海數據庫’自行出題。

  一切都由馮櫻主導,即便連接她的本命小衛星,也是單方面自主變幻已知題型,海量印刷不重復但卻被她掌握的各類習題冊、試卷來忽悠人。

  她是控制規則的出題人一方,肆意操縱修改規則,來凸顯自己的天才,但終究是個孩子。

  ‘小天才’題海頭盔做工完整,信仰武裝,自帶邪靈。題庫是正兒八經的多元宇宙無量題海(高中極限),佩戴者始終處于被動學習模式,各種大題變幻莫測層出不窮,又被邪靈賦予‘規則之力’,專攻你知識點薄弱的下三路盲區,不講武德,卑鄙偷襲,殘忍欺騙,故意誤導,進入無限打擊自信模式,綜合大題五連鞭。邪靈通過做不出題的痛苦與羞辱感,來提取‘負面能量’滋養自己。

  頭盔是純粹的受虐者角度,根本毫無力反抗。就算耶穌來了,也得哭著出去。

  我,白川天才,抖M邪靈!折磨折磨,痛苦貧窮!

  好半天,自閉芙慘扶著自閉櫻站了起來,白浪果斷轉移話題:“對了,我馬上就要進行‘度假’,你一起來嗎?”

  馮櫻魂游天外,好一陣才反應過來,低落的搖頭:“不去了,我突然發現自己有好多知識點沒有牢固掌握,只是浮于表面。我決定利用周末發奮學習,將根基打牢固。”

  白浪心底一陣抽搐,此刻馮櫻像極了剛才發誓學習的小芙芙。

  “真的不去?”

  “嗯,我決定了。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回家復習功課呢!對了,白大哥,這條項鏈你一定要隨身攜帶。”

  馮櫻從儲物空間取出一根漂亮的白金項鏈,沒有男女分別,交給白浪。入手后,并不是什么裝備,更像一間普通物品。

  “這是什么?”

  “護身符喲,一定要貼身保管,很靈的。我要回家了,芙芙保重,你也要好好學習,咱們共同進步。”

  傻芙芙認真點頭:“嗯!一起!”

  送走了迫不及待回家復習的‘自閉櫻’后,白浪抱起心態恢復許多的莎爾芙,選擇回歸索摩戈。

  短短兩個小時,他經歷太多,也感到絲絲疲憊。‘白川天才’真是出乎意料的可怕,浪決定將她的排位,提到‘舞神’之上。

  返回索摩戈后,天還沒有黑,大約是下午4點。白浪帶著芙芙搭乘地鐵,來到‘小貓人咖啡屋’所在街道。

  遠遠看去,整條大街比以往蕭條不少,行人少了1/4,不復熱鬧。咖啡屋雖然開著大門正常營業,但生意冷清清,只有兩個客人在角落對坐,低聲交談。

  進屋后,掛在門框的鈴鐺發出響聲。

  小貓人中的大姐紫蘇,用留聲機播放著一首黑膠爵士,慵懶靠在玻璃窗旁,耷拉著一對貓耳朵,嗮著太陽閱讀一本書籍,很有書卷氣息。但白浪清楚,她僅僅高中肄業學歷。

  因為小小年紀就要照顧全家,比身為學渣的二妹學歷還低。

  二妹甘草此刻穿著一件白色修身小馬甲,大眼貓耳蘿莉的臉,配著男裝造型,明明小學生樣子,卻勾勒出犯規身材。

  此刻正百無聊賴趴在吧臺上,將手中打火機不斷點燃又吹滅,玩不亦樂乎。

  至于老三柴,以及小茉莉都沒在。聽到門響,看見白浪與芙芙進來后,甘草立刻來了精神,從高腳凳上跳下,歡呼不已。

  如今,小貓人全家基本上被白浪養了,就連祖傳‘咖啡屋’也莫名其妙歸入他名下。

  浪不費一文錢,這一家四口就落入他的口袋,她們似乎還覺得是自己賺到了?

  畢竟小貓人這個物種,從來就不是具有獨立性質的族群。在她們祖先生活的原產地世界里,小貓人通常以依附的形式,與那些主流的強勢族群混居,成為強者的附庸。

  形象點講,就是幫主家抓老鼠的寵物貓。小貓人族群往往負責大莊園的警戒與守衛工作,具備一定的打獵能力。往往因為顏值出眾,警惕性高,而充當侍女或侍寢工作。她們的老媽,也是‘使魔’出身。

  所以,雖然大姐孤身一人照顧兩個妹妹與一個弟弟許多年,也看似堅強獨立,其實對未來充滿迷茫。這個物種,就不適合獨自生活,但她們是出自樂園的第一代移民,沒有親友。

  自從與白浪從相識到熟悉,不過一年時間,卻看到他顯露的潛力與人品(寧有人品嗎?),不需浪主動開口,一家四口就發自種族本能的開始依附強者,不知不覺的倒貼。

  接下來,一切都順理成章。

  (主動上門吃霸王餐,展示出強大潛力,透露自己無家可歸,然后再領養一只傻芙芙證明自己很有愛心與責任感。就會有四只小貓人認主,并倒貼全部家產,更改祖宅產權,引浪入室。)

  揉了揉甘草的小腦袋,與紫蘇打過招呼,身高197cm的白浪放下小芙芙,在三個‘小不點’的簇擁下,來到靠窗戶的座位中交談起來。

  陽光下,夸張的身高差分外不和諧。一股大學體育特長生(籃球)在幼教機構兼職補習老師的味撲面而來。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如今整棟樓都變成白浪的產業后,他自然多出一份‘主人翁’心態,有必要弄清自己的產業情況。

  于是向紫蘇詢問起來:“最近發生了什么?我看店里生意很冷清,而且沿途其他店鋪也不太正常。”

  大姐有些憂慮,雖然榜上白浪這個契約者,隨便漏一點‘余燼’就夠她們全家生活的。但三姐妹依舊沒有擺脫長期以來的生活習慣,對咖啡店的慘淡,與未來何去何從感到憂慮。

  “兩件事情,通往南方海岸線的‘火山咖啡’源頭被徹底切斷。長輩留下的關系已經耗盡,再沒了獨具競爭力的咖啡品種,生意一落千丈,大不如前。另一方面,昆墟洲東南地帶的大魔潮來襲,雖然不影響庇護所內部的生活,但外界,尤其遠離庇護所的地方,交通被切斷,小半個昆墟洲都陷入低潮期。物價正常波動上漲,各行各業都變的蕭條,大約要持續兩個月。”

  白浪:“咖啡店以后開不下去了?”

  “嗯!斷了獨特貨源供應,就喪失了競爭力,以前也只是勉強支撐。”大姐耷拉下貓耳朵,尾巴蜷縮起來,表情難過又不舍的點點頭,“白先生有什么打算?”

  自從傍上白浪后,三姐妹也扭轉心態,想要為他做點什么。不僅是混吃等死很不好意思,同樣是種族本能。

  “我會修車,開個汽修店如何?”甘草突然開口,自我推銷道。接著被大姐飆了一個眼刀后,立刻訕訕改口:“我抓老鼠也很在行的。”

  白浪早有腹案,開口提議:“不如,我們做酒樓吧!”

  他的‘美食樂園料理傳承’已經有著落了,馮櫻幫他聯系好三個目標,這幾天就會問價,怎么也能成事。待拿到傳承,再開啟副職業,就能獲得更多‘食譜’。

  美食樂園的‘料理’如同‘余燼結晶的技能’具有超凡之力。放在索摩戈星球的飲食界,那是核彈級殺傷力。

  別說對普通平民,就是那些現役或退役養老的契約者們,也會主動來品嘗。價格再便宜,也是用‘余燼支付’,還愁生意不興隆?

  “哇哦,我姐姐就很會做大餐啊!我們準行的!”甘草贊同道。

  “白先生要引入樂園中的力量嗎?”紫蘇好奇道。

  她們家的廚房里,還放著白浪留下的大批咸魚王,對于她們三姐妹而言,比高價購買的‘余燼粉末’更有效抵抗外界的污染,而且味道還很好。

  白浪點點頭,驕傲道:“我能提供一批品質極高的食材,單憑這一點,就能振興你們家業。”

  小貓人咖啡屋這些年勉強維持全家生計,靠的就是獨特貨源。而白浪提供的‘拉萊耶深海海鮮’,那更是完爆本土普通咖啡的至高體驗!

  自從兔之軍勢變成寶具后,他就能在現實世界中召喚出‘兔兔’來。能召喚出來,當然就能吃了!

  于是,白浪決定在這個異世界,重振家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