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33章 貨幣統一,治愈教會的發展與展望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充分利用秘寶之主的職業能力,又借助樂園提供的豐富物資渠道,成功搓出一只新邪靈后,內心充滿濃濃滿足感。

  這是前所未見的成功,一件‘信仰武裝’!!!雖然質量比當初的邪能圖騰差,但存在跟隨邪靈一起進化的潛力,這可把他臭屁壞了。

  心頭充溢著迷之干勁,還想復制剛剛的輝煌。

  關于新邪靈的命名問題?白浪將頭盔交給身后的計都。女神接過‘供物’,完成‘蓋章入教’儀式,成為治愈神系增添一位新成員,并為她在魔神柱根服務器中建立了‘硬盤分區’。

  隨后,白浪也和這只懵懂的邪靈少女取得聯系。并發出詢問“叫你‘旺財’好不好?”

  新生的邪靈妹子雖然白紙一張,涉世未深。但也不是傻子或者白癡,擁有起碼的認知與常識,并且繼承了的‘青春高中少女’面貌與性格。

  面對白浪的提議,露出介意、戒備,以及看傻子的表情,并主動飄到計都這位主神的背后,警惕盯著他,又偷偷看向一臉期待與振奮的小芙芙。

  如今的‘邪靈少女’,不再是原來那身染血的病嬌制服,改換成黑色的賽車皮衣。手中廚刀也不見了,精神面貌好了許多,不再那么黑化神經質。

她現在是超速危險駕駛與電音打碟和貧窮之神  莎爾芙失去陀螺儀不到半小時,就立刻獲得專屬信仰武裝小天才題海頭盔。

  這時,四天王也在主人逼迫下,當場改信,拜入危險駕駛與打碟和貧窮之神的麾下,成為核心信徒,同時感慨自身命途多舛,未來更加暗淡。還不如信奉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呢。好羨慕隔壁信仰靈感王與兔王菩薩的兔子們!

  “怎么,你不滿意新名字嗎?旺財子,很貼切呀。”白浪見‘邪靈少女’無動于衷,不解問道。

  因為對方是純粹的‘獨立邪靈’,既不像五大嫡系邪靈那樣,為自身能力欄量身定做的軟件系統;也不是兩大旁系邪靈(舞神、靈感)那般,供物既寶具,受他絕對操控。

  這只邪靈的‘供物’是一件與白浪無關的‘裝備’,僅僅受計都這位主神節制。

  在他眼中,貧窮神與‘貧窮芙’二為一體后,芙芙便升格為具有‘旺爹’之相的究極吉祥物。

  邪靈通過詛咒自己的使徒(芙芙)吸取周圍的窮運來強化貧窮神職的威能,同時為白浪帶來變向的‘負窮運’,也就是‘財運’。

  這般神異,稱呼她為‘旺財’并不過分,真的很旺呀。

  “那就叫你‘小天才’好了。你是區人士,以后就跟我姓好了。”

  “……”邪靈少女依舊面無表情。

  這時,莎爾芙已迫不及待向他張開雙臂,想要擁抱自己的新頭盔。那拉風帥氣的科技感,看上去極具吸引力。

  “拿去吧!我的孩子,終有一天……而你將加冕為王。”

  說話間,白浪彎腰單膝跪地,一臉神圣親自為女兒加冕,將頭盔套在芙芙頭上。頭盔的兩個‘金屬三角貓耳朵’內藏玄機,除了充當天線外,恰好可以容納芙芙的小犄角。

  但可惜,她斷了一個小犄角,這頭盔應設計成‘一只耳’才對。接著,白浪為她按下開關,邪靈少女‘白川小天才’影響一閃,沒入供物中,與自己的新主人進行契合度測試、靈魂認主等儀式。

  白浪見陷入虛擬實境的芙芙一動不動,用手戳了戳她小肚皮也沒反應后,便趁著剛剛打造出‘信仰武裝’,還未消散的良好感覺,繼續創造工作。

  這一回,他和計都進行交流,決定為‘治愈神系’統一度量衡。

  在伊甸,單獨的邪靈擁有自己的‘神職、規則、教義、信徒群體’,并且選定‘信物’作為邪靈發行的貨幣,與信徒立約。

  每一種‘信物’都是一種貨幣,匯率因為邪靈的強弱而波動,最終在修道院以‘刻度、祝福’來統一結算,相當麻煩。

  如今的治愈神系,大小邪靈共計只。若各自向信徒發行不同的‘信物’,背后涉及換算相當復雜。

  因此計都也認為,有必要統一神系度量衡,這樣才方便傳教,以及不同邪靈間的內部神力換算。而這件共享‘信物’,最終落在邪靈弗洛伊德殘留的符箓神職與‘假鈔’供物上。

  “將符箓吸收進魔神柱中,再發行‘特殊紙幣’作為基礎信物,在信徒之間流通。并且繼承伊甸的‘刻度’與‘祝福’換算體制。批量印刷,以面值刻的額度,發放給信徒。”

  “每張紙幣,都具備離線存儲功能。無需信眾前往教會主動連線邪靈,即可在家中線下祈禱或隨身佩戴,日常高效吸收信徒逸散的負能量,以及祈禱時產生的‘信仰之力’。”

  “當這股力量累積足一單位后,刻度自動,當湊齊一百刻時,便是一張滿額大鈔。這種紙幣對于邪靈而言,是可以直接吸收的‘信仰貨幣’。”

  計都講完,白浪立刻點頭“這樣的話,每張滿額紙幣,都是一張由‘信仰之力’或者‘負能量’高度凝結而成的能量結晶,就跟寺廟道觀中的香火一樣了。”

  計都繼續道“不止如此,應充分利用符箓神職的規則,將邪靈擁有的‘神術’下載加持到紙幣載體上,成為真正的神賜卷軸(符箓)。”

  “妙啊!燒錢戰斗嗎?聽起來就很氪很帶感。卻意外的符合治愈教會發行貨幣的身份,真神靈間的貨幣。”

  白浪感覺這個可以有,又問道“那你的信物‘血螺’怎么辦?其不被埋沒了。”

  計都毫不猶豫的回答“無論信仰封神,還是上古邪物,單靠‘邪靈’自身是難以成長起來的。信仰神道體系的成長,需要通過傳教擴張,數以萬計的龐大信徒群體做基礎單位,才能支撐起來。”

  “這海量的信徒,往往不值得信賴。可以用量產的‘紙幣’做信物,以派發‘美女服務’公益卡牌的方式,大量擴散投放。在紙幣上印刷精美圖案,配合教義介紹,以及長生的誘惑,制作成傳單名片,用來底層信徒。”

  白浪眼前一亮,乖乖做筆記,將‘信物、貨幣、傳單、名片、小一體化’這段記載本本上,標記了重點號,暗道老婆真是厲害。

  計都繼續上課“當教會擴張開,擁有了龐大信徒基礎后,再從中挑選優質虔信徒,我會對他們進行‘血螺’的植入,成為核心成員。每一枚血螺,都是一個夢境中繼器,擁有以‘血螺入夢’的資格。同時,這批核心信徒還將充當‘神父、牧師’等神職工作,借助自己的‘血螺中繼器’,幫助身邊更多的信徒入夢,聯系上神系中的不同邪靈,進行一對一指導。”

  說著,計都將一段信息傳輸給白浪。

  她已經開始嘗試‘血螺’與‘咒印蠱蟲’的融合。未來,白浪掌握的‘腦神蠱’會更新版本,與‘血螺’完美融合,成為集多功能于一身的新產品。

  那是鯉魚網絡、猩紅夢境、血螺移動基站,將在任務時間構成一張存在于夢境中的隱蔽‘魔域網絡’,用來擴散傳播信仰。

  在現實中傳教,哪有在夢境里安全、高效、快捷、方便?

  至于信徒手中是‘紙幣信物’,同樣是夢境世界的虛擬貨幣。

  每個邪靈成員,都會在魔神柱中建立專屬門戶網站,到時候付費下載神術,然后燒錢戰斗。

  什么慈悲圣母在線問診,黑色荊棘靈魂防火墻軟件包下載,靈感王的深潛者進化手冊,兔王菩薩在線武道教程……小天才線上補習班。

  在伊甸時期,白浪參觀過一種特殊的‘邪靈眼巢’,對方以‘實體姿態’頻繁活躍于各修道院之間,為廣大底層平民提供‘靈視’開眼服務。

  這只邪靈相貌丑陋,頭顱是正常人的兩倍長,沒有五官、也沒有頭發,像一個干凈的肉冬瓜。在‘頭部’°無死角的皮膚上,長滿密密麻麻毫無規律分布的閉合狀眼瞼。

  當眼巢睜眼時,就會產生極為驚悚的一幕,頭部出現沒有眼球的密集黑窟窿,一眨一眨,像極了被掏空的蓮蓬,或者負子蟾的后背,極度‘精神污染密集恐懼’。

  這個‘眼巢’在修道院中開設自己的潮牌店,任何人支付‘個祝福’,就能完成一場開顱手術。

  它會從手掌的嘴巴里,反芻一枚靈活轉動的眼球,用另一只手心的舌頭舔舔消毒,再安裝進大腦中,閉合天靈蓋,信徒從此獲得‘靈視之眼’。能夠窺視‘不可視、不可觸’的邪靈,提前跑路。

  ‘眼巢’同時還是索摩戈星球正神‘目盲之女’的小弟。

  計都從中獲得靈感,治愈神系又不是沒有專業手術人才(慈悲圣母),完全可以篩選出優秀的核心信徒,完成開顱,在腦中種下‘血螺’,賦予其登錄‘猩紅夢境’的權能。

  整個過程充滿神秘宗教的秘密儀式感,讓信徒獲得心理上的滿足,更加的虔誠。而且‘血螺’的功能也的確強勁,不愧是高級成員內部福利。開啟靈視、生命進化、夢境連接、咒印模式……

  “真是越聽越帶感呀!”

  白浪對此感慨不已,原本他以‘血療’為噱頭,隨口吹出的‘治愈教會’。如今已經湊齊九尊功能各異的邪靈,湊齊復雜的教義與儀軌,即將正式上市了。

  不僅有‘燒錢戰斗’還有‘開顱入夢’,這儀式感、這排場、這講究、這神秘度,傳播‘愛與溫暖’的治愈神系豈能不大興?

  白浪與計都連番討論,接著荊棘娘與小圣母也飄了出來,加入這場討論中。最終你一言我一語,敲定最終方案。

  而白浪也沒閑著,繼續在樂園線上商店檢索,購買了兩本基礎附錄大全,將其中一份獻祭掉,刷出一張圖紙,再重新填入‘供物、神職’做原料,合成出全新的‘鈔票符箓’,添加進魔神柱中,統一了度量衡。

  直到工作結束,楞在那里的小芙芙依舊一動不動,浪頓時生出不妙的預感,抱著女兒搖來搖去,就是不肯蘇醒。

  “過去多久了?”白浪忽然開口。

  荊棘娘回答“一個多小時了。”

  “糟!”

  白浪從外界強制關閉了‘小天才頭盔’的運轉,而計都也心疼女兒,將‘邪靈白川天才’從供物中抓了出來。

  邪靈依舊面無表情的女學霸風范,在外界停留片刻后,便受到魔神柱吸引,鉆了進去,在屬于自己的分區硬盤中,接受‘治愈神系’更新補丁包,學習起即將搭建的‘夢境門戶網站’以及‘線下信仰紙幣’的具體文件資料。

  白浪拔下頭盔,小芙芙一臉懵表情,有些呆滯僵硬。

  浪揮手在她眼前晃晃,莎爾芙這才回歸神來,表情依舊呆滯,眼神迷茫的左右望望,確定這里是人間后,眼眶中迅速凝聚出淚水,二話不說撲向計都的大長腿,將臉往腿上一埋,小肩膀一顫一顫,陷入了長久的自閉中。

  白浪一頭霧水“怎么了?在里面被欺負了?”

  他摸了摸芙頭,安慰道,失魂落魄芙毫無反應。反倒她身后的小箭頭,精神分裂一般興奮的扭動身體,表現的極為快活。更叫白浪摸不著頭腦。

  這時,他一邊和計都哄孩子,一邊給關系親近的馮櫻、閨蜜團發去消息。

  一來報個平安,二是向她們問好。

  現如今,這兩條線是白浪在索摩戈、在傳火樂園中,不可多得的高質量人脈線。也是樂園中,關系最親近的好朋友。

  前者家庭背景雄厚,真富蘿莉一枚,出手豪爽大氣,崽賣爺田不心疼。隨便漏出一點情報或好處,都對他有巨大裨益。

  白浪能提升這么快,除了他百折不撓刻苦努力的拼搏奮斗占了成,與富蘿莉背后的投資也分不開關系。

  至于后者,‘閨蜜團’的小姐姐們人美胸大腿又長,帶自己一起洗澡,說話又好聽,各個都是人才,他超級喜歡的。

  閨蜜團雖然不如馮櫻家有權有勢,卻是一個極有活力的小團體,不僅與他在樂園內同期,而且成長速度不在他之下,可以看做志同道合的契約者。是‘法財侶地’中不可多得的‘侶’,并且買一送四!

  任務難度太高時,可以喊她們一起合作,分攤壓力;平時收獲贓物過多時,可以喊她們替自己銷贓;缺乏某些物資,繼續喊妹子幫自己收集。

  就算沒有以上功能,不還長的漂亮養眼舒心嗎?一起聚個餐、泡個溫泉,長期在任務世界累積的疲憊與壓力,就這樣瓦解消散掉了。

  很快,富蘿莉馮櫻給了回復,與他約好見面時間和地點。

  今天是索摩戈的周六,馮櫻早早寫完作業。家里沒人監督她,此刻正在樂園空間中徘徊打游戲。

  白浪收拾好為富蘿莉準備的禮物,一把撈起散發出‘悲傷’的自閉芙,在空中晃了晃,見她仍然一副呆滯的模樣,便摟緊懷里安慰道“別難過了,爸爸帶你去見小伙伴好不好?”

  小箭頭瘋狂點頭表示愉悅,傻呆滯哀傷,將頭埋在他懷中,不肯從沉痛的打擊中恢復出來。

  好半天,在白浪的不斷安慰下,她才打起精神,攥緊小拳頭,一臉凝重,認真的對浪道“要學習!”

  “多讀書!”

  “不貪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