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5章 被削成狗的陀螺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環任務結束倒計時,還剩36小時。此時已是第八天的正午,白浪的排名也跌至No.6,從側面證明這次任務出現的‘官方指定供物’絕不止5件。

  此時,他已做好一切準備。

  在阿努比斯分舵的熱情贊助下,他明面上湊齊140位信仰自由的‘塑料信徒’,并且在9區訂購了一處倉庫,正好處于‘三圣盟’勢力范圍內,杜絕了外敵入侵的可能性,保證儀式全程不被打攪。

  上述一切都由組織支付,這無疑令白浪感受到公司的人文關懷。

  不得不說,他們收買人心很有一套,這份誠意白浪收到了。將來造靈成功后,他也會好好努力工作,回饋這份厚愛。

  除了職業韭菜信眾團隊外,組織還派了一批經驗豐富的戰士,防止意外發生。

  據推算,‘陀螺儀’孕育出邪靈時,第9區正處于紅色危險狀態。新生靈靈散發的波動,有幾率引來其他游靈獵食者。

  如果再次遭遇類似pocky降臨尋仇的意外,白浪完全不需親自動手,就有專業保鏢負責清場。如果敵人強到保鏢也無能為力,必要時,9區供奉的下位邪靈‘阿努比斯’甚至會親自出手。

  對于公司的歸屬,感瞬間又提升一個檔次。大勢力的核心競爭力,往往就是這么樸實無華,在這不經意間展現,讓小弟們死心塌地。

  相比‘三圣盟’,認了白浪做老大的‘舞神人間體’富貴丸,此時提心吊膽,生怕被路過的邪靈順手誤殺,做成小零嘴吃掉。

  白浪也暗暗發誓,一定會好好表現,盡全力利用壓榨自家公司的價值,充分發揮禍水東引精神,給公司多添麻煩。

  卡在最后24小時,掐點完成召喚并不靠譜,多少也要預留一點時間做緩沖。理論上,倒數30小時最合適。

  沒多久,公司安排的專業人士也抵達這處倉庫,開始和他溝通交流,評估白浪自定義的儀軌流程,并從專業角度給出更合理的建議。

  當對方問及白浪持有‘供物’的具體信息時,多少有些冒犯與僭越的味道。但考慮到白浪投誠的身份,他沒有多想,直接將‘陀螺儀’取了出來。

  多重圓環精密嵌合,層層疊加相套的精致結構,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不得不說,一件具有年代感的古董,略顯斑駁但保養極好,透出一種機械的精密美感。看上去仿佛就能嗅到工業革命時代的氣息。

  “它的名字是什么?”專家問道。

  白浪一臉自豪:“吾主之名:扭曲時與空逆轉生與死的無名魔神。”

  聽到如此拉風炫酷的神名后,專家組紛紛一臉便秘,一口血憋在喉嚨里,有Fa難言。

  ‘扭曲時與空’這一條是必然要有的,這是樂園安排的必須元素。沒了這個‘導向性’概念,‘造靈儀式’根本無法成功。

  ‘時空神職’就像是開啟供物這把鎖的鑰匙孔。

  至于白浪私自追加的‘逆轉生與死’,完全是他臨時起意的個人行為,這樣做目的有二:

  首先,他這次造靈借用了組織的力量,140名塑料信徒都是人家花錢買來的。而白浪早早就表示他所供奉的‘靈’是醫療系,沒了‘逆轉生與死’這個神職,如何取信于‘賞善罰惡阿努比斯分舵’的弟兄們?

  白浪是個實在人,說有‘醫療系邪靈’,就要造出醫療系來。

  當然了,他這種‘既扭曲時與空,又逆轉生與死’的邪靈概念限定,在九區分舵專家眼中,簡直是不知所謂,缺乏經驗的菜鳥行為。

  “喬先生,您這樣做……”

  對方苦口婆心規勸起來,畢竟這個‘游靈’即將加入分舵神系,沒人希望來一個垃圾,自然能搶救就要掙扎一下。

  他們希望白浪不要把牛B吹的太大,不然容易炸。

  專家組一致認為,白浪的‘供物’當以‘治療概念’為吹B核心,最好圍繞‘治療’開發一個并不好高騖遠的‘神職領域’為最佳。范圍不要打,并且要有深度,才能保證邪靈的‘超能力’性價比十足,表現力強大。

  別說扭曲時空了,就連‘逆轉生死’在他們眼中,也是無限吹B夸大其詞。區區140位塑料信徒試水,這只游靈本身就不會強到哪里去,唯一值得期待的,也就是擁有的獨特能力了。

  如果連最后的表現力都下滑縮水,真沒必要培養這么一個累贅。

  白浪對于這些善意的勸告,自然是‘你說的很好,但我拒絕!’。

  他這么做的第二目的,自然是‘狠削陀螺儀’。往死的削,最好削成狗,他才能安心。

  先后經歷‘pocky、舞神’幾次儀式,又近距離接觸過‘阿努比斯、青龍斬艦刀’兩件供物,還頻繁遭遇不同邪靈的信徒使用超能力攻擊后。

  白浪深刻認識到,他跟伊甸的靈天生犯沖,根本玩不到一塊去。

  這次的任務世界,嚴重排斥一切非‘邪靈體系’的力量。沒有‘邪靈元素’參與時,他一身根基欄在地球上堪稱無敵,完全凌駕凡人之上。然而一旦進入伊甸,接觸到‘邪靈’元素,就被削成弟弟。

  這個問題絕不止體現在自己身上,其余的契約者也是一樣。

  換個角度來看,這次競速任務相當公平公正。白浪面對邪靈有多憋屈,別的契約者也一樣。精心配比的‘根基欄、職業欄’削成狗。

  那么被削了該怎么辦?答案很明顯,就在樂園派發的‘供物’上。

  進入伊甸的契約者,有兩條路可走:隨便崇拜供奉一個土著邪靈,取悅對方,獲得一系列賞賜,掌握邪靈的力量,順利融入這座城市。

  第二條路,把握住樂園發放的‘供物’,以‘祭祀’為.asxs.,發展專屬的地下教團,創造‘邪靈’,利用對方力量,融入這座城市。

  毫無疑問,是個智商沒毛病的,都會選第二條路。這同樣是‘一環競速任務’的主題,所有契約者都是相同.asxs.,開局一件供物,其他隨便浪。

  白浪能長期霸榜No.2不被撼動,主要原因顯然是其余老陰比并不在意一時的輸贏,紛紛是潛心猥瑣發育,努力招募更多信徒,來提高‘邪靈’的底蘊,為二環競爭做累積。

  一環的‘造靈’過程,必然要精心打磨,韭菜越多,供養的愛越多。

  白浪此刻要做的,恰恰相反,他非但不去雕琢‘陀螺儀’的邪靈,還要毀掉它。

  在‘扭曲時空’這個大到沒邊的空泛概念后,再綴上一個‘逆轉生死’的吹逼概念,基本就給這只還未出生的靈判了死刑。

  連續兩個吹B概念相乘,就像數字巨大的分母,分光了有限的分子(資源),導致靈的表現力低下。

  反觀富貴丸這個樂色,因為‘神職’垃圾到無以復加,哪怕它的信徒稀少,因為分母太小眾的緣故,反而擁有不錯的表現力。在面對pocky少女的追殺時,它很是糾纏了一番,也沒被砍死,走位滿分。

  白浪向毀掉樂園提供的‘陀螺儀’,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天生與一切‘邪靈’犯沖。

  Pocky的誕生就告訴他,任何一個伊甸邪靈都讓他感到致命威脅。除非加入‘治愈神系’,被邪能圖騰控制,變成自己的狗腿子。

  Pocky還有捕獲的可能,但‘陀螺儀’注定不行。這件‘供物’是樂園官方指定契約者進行培養的任務道具,最終所有權歸樂園所有,白浪只有供養的權利。

  舉個簡單例子,那就是共享單車。白浪有權利借用‘供物’的力量,并在在一環、二環、甚至三環任務中,不斷培養‘供物’成長,對共享單車進行改裝,從單車變摩托,再變成變形金剛。

  白浪任何對‘供物’進行投資的行為,都能提升他的排位,但‘陀螺儀’由始至終都是公家財產,最終所有權歸樂園。

  簡而言之,給人樂園打白工。努力吧,打工狗!

  自己供養‘陀螺儀’可以,但將陀螺儀加入‘治愈神系’,就屬于給共享單車上私鎖的行為,非但沒有任何好處,還要被樂園懲罰。

  既然‘陀螺儀’這種公物沒法私有化,與其全心全意培養一個不屬于自己的‘大爺’,還有可能像其他邪靈一樣威脅到自己。

  不如索性將其削成一個威脅不了自己的廢物。先壯其概念,再弱表現力,最終控制限定信徒數量,保證‘陀螺儀’孕育的邪靈,永遠做一個弟弟!

  他這次樂園任務已經決定不爭奪名次,而是利用這個機會,趁機收割一批邪靈資源,把自己的‘邪能圖騰’點亮,培養出來。

  給人家打白工,哪有攬私活快活?公器私用,這就是我的忍道!

  只要我每一環任務都及格過關,就沒有人能說我不努力。不是我白浪不賣力,而是伊甸實在太危險!

  在所有人一致不看好下,浪從倒計時30小時開啟儀式,在距離一環任務結束還剩6小時時,成功喚醒陀螺儀中的‘游靈’。

  儀式結束前一瞬,他的名次跌到了史無前例的No.7!

  也從中判斷出,這次任務至少有六名競爭對手。或許還會有第八人出現?不過可能性不大,應該沒幾個人會卡極限造靈。正常人都是第八日開啟儀式,第九日出邪靈。萬一中途失敗,還有一個24小時來補救。

  當儀式結束瞬間,又一個經白浪手的‘菜雞邪靈’被創造出來。浪以為自己如此糟糕的成績,依舊能霸榜No.7。他不信還有人能比自己表現的更糟糕?

  但現實就是這么殘酷。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他的排名居然上升到了No.5!這說明什么?

  他此時此刻成就,竟然還在兩個競爭對手之上?!

  究竟是你們太不走心了?還是和自己打著相同的注意?但沒道理啊,除非還有第二個八婆血統,否則契約者培養‘邪靈’的利益,遠遠大于狠削樂園指定‘邪靈搭檔’的利益才對。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值得玩味了。

  這次任務環境對契約者壓制太大,其他人在伊甸的表現,甚至不如自己?亦或是……最不可能的一種。我太強了????隨便搞個垃圾出來,都碾壓兩個努力工作的契約者?

  白浪搖搖頭,將勞資已經天下無敵的錯覺從腦中甩出。這怎么可能?我白浪只是一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區區凡人。

  因為背負八婆血統的詛咒,我甚至不敢也不能信仰哪怕一個最弱的游靈。這樣的我,又如何與那些隨意與邪靈合作,輕松就能掌握‘邪靈之力’融入伊甸園中,人物經驗豐富又強大契約者相提并論呢?

  我的.asxs.,先天就低別人一個檔次。這是盲人和藝術家比審美,聾子和歌唱家比音樂,瘸子和運動員比跑步的差距啊!

  在‘扭曲時空逆轉生死之神’誕生的瞬間,白浪示意小芙芙上前,將她的‘身份卡’取出,與供物陀螺儀觸碰,結成聯系,成為這尊邪靈的專屬經濟人(準祭祀)。

  雖然白浪將它削成了弟弟,并且沒打算培養。

  但這么活生生一個‘邪靈’擺在面前不去珍惜,實在太可惜。難道等它與自己反目成仇嗎?

  畢竟是任務道具,接下來的二環任務甚至三環任務,都需要‘陀螺儀’的配合。關系再差,也不能處成敵人。

  所以讓芙芙和它做朋友,通過沒有八婆限制的莎爾芙間接控制住對方,又能多出一個幫手來。就像富貴丸控制pocky一樣……算了,不提這個,太晦氣。

  邪靈誕生時,白浪并未遭受襲擊。

  在‘陀螺儀’誕生前一刻,他就提前清退了組織安排的觀察人員,表示需要私人空間來檢測邪靈的能力。

  這里面涉及到個人隱私,其他人并未阻攔,乖乖離場。

  在‘時空與生死之神’誕生瞬間,白浪再次順利看清對方的模樣。那是一團無法言喻的扭曲黑色,很快便消失不見,徹底‘不可視、不可觸’。

  僅僅驚鴻一瞥,白浪也說不清它究竟是固態、液態,還是氣態?

  總之漆黑一團,一直在變幻。在短短數秒間,就先后展現出‘菱形、多邊形、圓形、環形’等形狀,而且一直在變形、轉動、扭曲、流動……非常抽象,而且帶著‘對稱’性質。

  當對方消失后,連芙芙這個‘祭祀’都看不到,不過可以感知到她的邪靈存在位置,比白浪強一點點。

  “芙芙,試試它的能力是什么?”白浪有些期待道。雖然做好‘邪靈’被自己毀了的準備,但他還是很好奇,‘時空與生死之神’這么大的牌面,究竟誕生何等牛皮的‘超能’出來?

  莎爾芙認真點頭:“嗯!”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