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6章 智商在線莎爾芙建功立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在白浪期待目光下,莎爾芙一臉的努力。她在倉庫內左顧右盼,一副焦急的模樣。

  白浪:“你怎么了?”

  莎爾芙繼續來回巡視,分神道:“找信物。”

  白浪聞言瞬間get到。

  靈賦予信徒的力量,總需要一件‘媒介’來承載并觸發。陀螺儀誕生的邪靈,自然也需要自己的‘象征物’。他猜測應是同樣的陀螺儀,就像pocky靠pocky一般,所以早就準備了一堆。

  “喏,給你。”

  接過現代化工藝品陀螺儀,莎爾芙將手放在供物上,再次與‘靈’溝通,接過表情變的失落,隨即又古怪起來。

  白浪關心道:“怎么,不行嗎?”

  “嗯!”莎爾芙點點頭,皺起小眉毛,接著眼睛放光,迅速打開她的隨身醫藥箱,取出一個瓶子,再次觸碰供物,臉上露出喜悅表情。

  浪從她的行為動作中猜測出答案,說道:“它的信物是什么?瓶子,還是藥物?”

  “藥片!”小芙芙抬頭,強調道,“白色噠。”

  白浪:“限定是白色的藥片,但并不限制藥物品種?”

  “嗯嗯嗯。”莎爾芙連連點頭,并且小手中的藥瓶迅速被一股‘邪靈之力’纏繞,變的與眾不同,“給。”

  說罷,芙芙將邪靈賜福的‘藥瓶’交給白浪,一副你快來夸我呀的求表揚模樣。

  浪:“它有什么能力?”

  “唔……”傻芙芙無言以對,干脆一箭頭刺穿浪的后腦,交流起來。

新生的游靈在白浪干擾下,具備兩個能力:扭曲時空與逆轉生死  扭曲時空具體表現為:空間感上的暈眩時間感上的錯亂,顛覆人類的六感認知。

  自己服藥一枚或多枚補充彈藥,可隱忍不發,積攢一次或多次攻擊,對5米內任何目標發動。

  他讓芙芙給自己來了一發,頓時天旋地轉,有一種原地旋轉三百圈后失去方向感、平衡感,并且喝高后的不分南北東西大腦一陣暈眩,以及宿醉醒來時‘我是誰、我在哪、現在幾點’的時間缺失與迷茫。

  至于逆轉生死,則表現為一種精神上,高度逼真的自我麻痹。

  逆轉生死并不能在現世中逆轉什么,卻能短暫的治愈心靈,在精神世界顛倒生死與健康。

  比如被截肢的殘疾人,服藥后會陷入真實的幻想,自己四肢健全,從中感到無比滿足。中槍劇痛的人,可以服藥自我麻痹自我欺騙,在精神世界逆轉傷勢,忘掉自己受過傷。但現實中,并卵用。

  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凍死前一刻,就曾在人生跑馬燈錯覺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飽。這大概就是‘逆轉生死’的至高表現了。

  白浪對它的評價只剩下:“絕了!”

  陀螺儀還真被他削成狗了。無論‘時空之力’還是‘生死之力’統統不見,只殘留虛假的假象,他一顆心徹底放下。真是個毫無威脅的小游靈。

  不等白浪開心太久,小芙芙就拉扯他袖子,指著陀螺儀,告密道:“它很氣!”

  “氣?”白浪不解歪頭。

  莎爾芙一臉焦急,摸了摸小犄角:“哎呀呀!”然后用手比劃,讓白浪蹲下來,吃她一尾巴。

  白浪果斷照做,經過插腦交流后,他驚嘆于樂園提供供物的確非常特殊。制造出來的邪靈居然擁有一定的‘智商’,可以溝通交流,有一種隨身老爺爺的味。

  仔細想來,這的確是樂園給予的隱藏幫助。正常契約者無論實力如何,只要努力喚醒供物中的‘靈’,哪怕信徒基數很低,也能獲得一只有腦子、并愿意主動溝通交流‘邪靈’指點配合。

  自然能快速適應伊甸環境,拿到保底福利。

  至于契約者的主線任務,就是將這只官方發放的‘靈’,培養的白白胖胖的,像極了寶可夢訓練大師。

  而擁有智慧的‘靈’,也不會像無智慧的pocky那樣,處處破壞合作者壯大自身的行為。最終自然而然的勾搭成奸,進入高速發展的默契狀態。

  以上,正是本次任務的正確打開方式。

  白浪這么一盤算,頓時感覺自己虧了一個億。

  一個雖然會對自己造成致命威脅,但卻愿求同存異,狼狽為奸猥瑣發育的合作伙伴(靈),被他削成了狗。那他只能憑借自己努力奮斗,再賺回2個億來,才能彌補受傷的心靈。

  “虧了,虧了。”

  通過莎爾芙的傳話,白浪將這個新生游靈稱為‘無名’。它向芙芙發出質疑,詢問為什么自作主張,更改它存在的定義,畫蛇添足增加了‘扭曲生死’的概念?

  不過‘無名’雖然很氣,但出奇的沒有提報復、恐嚇、威脅,也沒有非暴力不合作。反而一副‘即便很氣,也能理性交流’的模樣,默默接受了白浪通過莎爾芙傳遞的洗腦式開導。

  從芙芙共享給他的感受來判斷,‘無名’的憤怒中帶著點無所謂。就好像那種明明說好了要純愛的,卻在清純可愛蘿莉青梅馬竹不再是,順水推舟被一個性感的天降系大姐姐給強推了。

  然后盡管口口聲聲什么‘不要啊’,但身體卻非常誠實的接受,最終只是哼哼唧唧幾句,就不了了之的樣子。

  ‘無名’對于‘逆轉生死’的態度,就是差不多的樣子。

  白浪從中判斷,莫非‘逆轉生死’不僅僅是負擔與拖累,也有良性的一面,才讓‘邪靈’如此好說話?亦或是,這個‘無名’智商真的不足,是個好騙的傻子?

  通過芙芙連續試探性精神交流,白浪發現‘無名’擁有小學生級別的智商,比芙芙不相上下,而且沒有‘伊甸邪靈’的偏執,能夠正常交流。哪怕吃了一輪虧,依舊表達出愿意合作的態度,同時提出要用更多的信徒作為補償。

  樂園的供物果然不對勁,培育出的‘靈’都是一副受過高等教育,能講理的樣子。白浪悲哀發現,他用寶具必須死培養出的‘舞神’,也只是一個喜歡跳舞的二傻子。

  不多時,捧著‘陀螺儀’和‘無名’溝通了一段時間的芙芙,當場召喚出自己的‘四天王’,與游靈達成契約。

  這五只擁有‘魚脈術士血統宇智波魔眼’的地獄魔物,遠比身為凡人的信徒更有營養。地獄生物,天生具備龐大負面能量。如果凡人是一根韭菜,要上百根才能半飽的話,每一只‘天王’就是一個新奧爾良烤翅。

  有奶便是娘的無名,當場便把小芙芙欽定為自己的‘祭祀’。并許諾追加更多信徒,能給她更大好處。

  當傻芙芙在老爹授意下,套取對方情報時,智商‘有限?’的無名并沒太過隱瞞。表示自己是一段預存進‘陀螺儀’中的思念體,可以理解成‘器靈、人工智能’。只有當邪靈被創造后,才會蘇醒,并賦予‘靈’一定智能,同時還儲存著如何培育‘靈’的教材。

  遺憾的是,它開局既翻車。本來就有些帶不動的‘扭曲時空’概念后面,又追加了‘逆轉生死’,自己已經是個廢靈了。

  白浪則暗道果然都是設計好的,這次任務陰謀味很重,一副打工狗瘋狂被資本家剝削的樣子。樂園這是要我打白工,專門伺候這件供物,還搞出了競爭模式,讓一群契約者彼此末尾淘汰嗎?

  餌呢?餌料又是什么!

  白浪歪頭思索著,示意傻閨女:“去問問它,‘逆轉生死’會破壞它的根基嗎?有沒有什么好處?”

  小芙芙眼中閃過雞賊光芒,立刻get到老爹想法,通過與邪靈的祈禱聯系,拐彎抹角的詢問。

  ‘無名’并沒有太多戒心,它存在就是答疑解惑,幫助‘祭祀’更好的培養自身。這點問題沒有超綱。

  它的成型,本就和伊甸的邪靈不同,是有預謀的產物。供物‘陀螺儀’也和這個世界的野生供物不同,同樣是樂園特殊處理的。

  一切邪靈在伊甸園誕生時,B格吹的越大,勢必導致表現力下降;但換個角度,B吹的越大,神職定型后,同樣代表靈的潛力更大前途更廣。

  就像開局均有100萬的時候,建筑面積越小,這座建筑越容易成型。隨著后續投資增加,這棟建筑奢華裝修,內置各種家具,變成一座豪華別墅,賣出上億天價。

  而面積越龐大,有限的投資下,只能挖出地基深坑。隨著后續資金到賬,頂多建好地下停車庫。至于未來?不存在的。

  伊甸園的‘人口資源’,根本不足以支撐頂級B格邪靈成長的起來。500萬人口被無數邪靈瓜分,只有神職范圍有限的邪靈才能勝出。

  白浪立刻領悟,他這次任務培養的‘無名’,絕不僅僅是在伊甸中逞兇,更是為了將來離開這個任務世界,進入更廣闊的樂園后,有著更大的前景。

  扭曲時與空,已經透露出了勃勃野心。寧愿表現力降低,也不舍棄這個‘概念’。

  反倒‘舞神雜技丸’即便進入樂園,白浪給他足夠的資源,也只是一個鐵廢物。

  當傻芙芙愿以每周獻祭一只珍惜‘四天王’后,她獲得‘陀螺儀’甘當充電器的承諾。

  在‘無名’的眼里,每一只‘芙氏沉淪魔’的價值都非常高,事實也的確如此。

  莎爾芙的沉淪魔已經培養到藍色Lv5,放在墳場中,也是二階資深者的平均水準。

  Lv5的魔物,體內擁有魔法側‘魚脈術士血統’與‘宇智波寫輪魔眼’兩種強化,地獄生物血統品質也隨之拔升。

  雖然體型上依舊嬌小玲瓏,沒有變化,但質量提升到‘中位魔鬼’層次,并拿到‘型月宇宙’臨時戶口。盡管它們能力開發度極低,但價值不變,拿來當喂養邪神再合適不過。

  傻芙芙肯獻祭四天王,對于剛出生的‘無名’而言,絕對是大補。

  如果莎爾芙的沉淪魔召喚術沒經過奧菲莉亞的原石改造,她最多也只能擁有五只如此優秀的小紅皮,并且死一個就少一個。

  甚至沒有24小時重置,當它們強化完‘魚脈魔眼’時,可能死的只剩兩到三只。這種固化到能力欄中的召喚物,固然有重新補貨的機會,但每補一只都代價高昂。

  ‘無名’并不知曉小紅皮的可循環屬性,被傻芙芙忽悠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