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4章 睡前小故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圖騰柱砸爆pocky后,地下室內殘留‘威脅感’不斷下降,最終消失一空。只剩一地狼藉和茍的只剩半數的信徒們。

  藥渣大量損失,趕腳有些虧。好在毛毛兔只需24小時就能重置出來,富貴丸的‘信徒’有著落了。唯一可惜,還是兩名‘兔魔忍’的死亡。需要一周冷卻時間,而他手邊已無干部可用。

  高智商七人眾有實力又忠誠,用起來很靠譜。再加上它們雌性通殺的小奶狗偽裝形態,對于攻關快樂富婆一類的NPC有著奇效。

  這時,白浪臉上的白面具也因超負荷使用而出現密集蛛網裂痕,在他恢復呼吸第一時間,便‘咔咔’破裂開,變成一地碎片。

  整件信物,連同他過去五天從‘阿努比斯分舵’賺取的充值刻度,此刻統統耗盡。也正是這幾日孜孜不倦救人的報酬,才支持他有驚無險撐過pocky的精神污染,沒有受傷。

  將圖騰柱插回地面,靠著滑坐在地上。白浪粗重的喘息,接著狂笑起來:“蛤蛤蛤蛤……我明白了,我懂了!我終于找到了縱橫伊甸的財富密碼了!”

  撫摸著‘邪能圖騰’,他無視了富貴丸這個廢物,心情極度愉悅。

  他通過‘圖騰柱’控制了第一個‘邪靈’,并且能夠支配‘邪靈之力’來強化自己的能力欄,讓原本對邪靈毫無效果的攻擊產生傷害。那么如果有了第二個、第三個‘邪靈電源’,就能自由自在將他擁有的各種能力包裝成邪靈的神術。

  白浪暢想時,蹲在角落全程抱頭蹲防,奇跡般毫發無損的莎爾芙,終于大起膽子跳了出來,屁顛屁顛來到他身邊。

  剛才突發的戰斗中,小使魔根本看不明白。她觀測不到pocky,但知道有敵人,趁亂瞎攻擊一波,確定自己根本派不上用場后,傻芙芙機智的選擇躲起來。

  她深深明白,能不能給老爹幫上忙不重要,重要的是決不能拖后腿,更不能變成人質累贅。于是仗著藍條長度爆表,全程抱頭,穩健的茍到白浪大獲全勝,這才跑來提供專業洗地服務。

  看著莎爾芙一臉責備心疼的小表情,白浪笑嘻嘻,任由她又摸又檢查。接著傻芙換上小護士時裝,打開隨身藥箱,一臉鄭重替他處理傷口。

  另一邊,被邪能圖騰榨干的富貴丸。脫力的跪在地上,撿起‘必須死’消失不見的右手(重新出現在左手),一臉黯然神傷。

  他的無敵夢還沒起航就破碎了,而他之前供奉的‘邪靈pocky’也徹底憎恨上他,身上背負著pocky專屬的‘復仇標記’。

  從今往后,任何隸屬于pocky的信徒,都擁有在非安全時段對他發起暗殺襲擊的權利。而任何成功擊殺富貴丸的信徒,都能獲得pocky的祝福,成為她的專屬祭祀,一步登天。

  這份誘人的獎勵,會為田中富貴帶來無窮無盡的暗殺。而親手錘爆pocky一次的白浪也好不到哪去,同樣背上了‘指定復仇標記’,成為pocky陣營的死敵。

  更慘的是,無論白浪還是富貴丸,明明聯爆這只‘游靈’一次,放在伊甸園也是能上周榜的熱點新聞。但兩位‘使徒’卻無法取悅各自背后的‘邪靈’,獲得任何賞賜。

  白浪砸爆pocky的‘圖騰柱’中就有一個沉睡邪靈,可惜持續掉線中,不會給他任何獎勵。富貴丸本身就融合‘邪靈’,人靈一體,能夠無限透支供物,沒必要自己給自己發福利。

  一番鏖戰后,富貴丸已經瀕臨破產,何必白嫖自己?

  更令富貴丸惡寒的是,從‘舞神雜技丸’誕生的那一刻起,他就超越了人類,步入伊甸園邪靈食物鏈的最底層。

  他所面對的最大威脅,不是層出不窮想拿pocky懸賞的‘信徒刺客’,而是一切在紅色危險時段,都可以不受伊甸保護條例約束的‘底層游靈們’,對他發起的正面狩獵。

  底層游靈享受的‘新手保護待遇’,僅僅是下位以上的邪靈不主動攻擊,但不包含它們單方面主動挑釁。至于同為底層的游靈,那就非常sorry了。

  富貴丸做為pocky的祭祀,昨天就因為自己供奉的游靈過于香甜可口而遭受襲擊。今天,他就遭受了pocky的主動襲擊,差點交代在這里。

  ‘我有一句想回家不知當講不當講?’

  田中富貴撿起斷掉的右手,臉色難看無比,考慮著是不是去一趟修道院,貸款把右貴妃救回來?

  “別擔心,趁新鮮,還能縫回去。”白浪摸了摸小芙芙腦袋,鼓勵她繼續救死扶傷。

  與找到靠山的pocky,以及提前預約到上家的‘陀螺儀’。富貴丸的處境更加凄慘一些,他所投靠的‘治愈神系’沒有任何一個大佬罩他,反而還需要他上繳出為數不多的‘邪靈之力’,供白浪來揮霍。

  七號,天亮之后,第二個時段處于白色安全狀態。

  白浪洗了一個熱水澡后正常營業,他鎖死了地下室大門,保證血腥氣無法散出。并將幸存信徒移動到負一層,讓兔兔們留在負二層進補打掃環境。

  富貴丸趁著天亮前離開,處理他和pocky之間的麻煩。雖然被游靈標記為‘叛徒’,但他是公司的代表,掌握著pocky背后的信徒資源。

  白浪心中有個小目標,他這次將pocky正面擊爆,在邪靈層面屬于重傷。趕在對方重組恢復之前,打個時間差,將她的‘供物’奪取并掌控,然后逼迫她向圖騰柱效忠,獲得第二個‘邪靈肉電池’。

  因為‘舞神’實在是太垃圾了。

經富貴丸研究,與他融合的‘靈’能賦予信徒兩個能力:雜技舞王和惡作詛咒  其中雜技舞王綜合了‘跑墻壁、小天鵝、disco、變臉’幾個天賦神通,從中提取出平衡感、旋轉、嘲諷等能力,是傳承菜單的刪減版。

  信徒只需擺出芭蕾舞起手式,再追加一個凌空劈叉就能發動,獲得雜技舞王加持,大概是成龍跑酷的水準,大大提升了跑路保命能力???

  而惡作詛咒更是難以言喻,佩戴信物‘黃金指環’后,信徒只需心中默誦富貴丸的神名,然后找機會用信物觸碰詛咒對象,并在任何時段在目標面前原地旋轉十次追加一個凌空劈叉動作,詛咒便成立。

  隨后的時間里,被詛咒者會在午夜漆黑的街道中、孤身一人獨處時、在燈光昏暗的衛生間蹲坑時,遭遇到突如其來的大音量垃圾音樂騷擾,身邊毫無規律的閃現出跳舞的鬼影,或者被嘻嘻哈哈的幽靈小鬼突然千年殺(傷害極低,主要是恐怖片一般的突然出現肉體刺激所帶來的驚悚感與羞恥感)。

  只要信徒舍得大量購買并投入詛咒,被詛咒者從今往后,就會被如影隨形宛如跗骨之蛆般突然出現的難聽音樂、黑然中猛然閃爍亮瞎狗眼的燈光特效,以及神出鬼沒但毫無殺傷力的鬼影糾纏一生一世。

  此外,還有那控制不住,發自心底的舞蹈沖動,仿佛下一刻就要爆了!

  仔細想想,這個毫無殺傷力的‘詛咒’其實也挺可怕的,能讓人失眠、精神衰弱。前提是不計代價的發動詛咒。

  不過有那這發動‘惡作詛咒’的財力,換成別的邪靈信物與殺傷性詛咒,估計早把目標詛咒到死十幾次了。

  總之,‘游靈舞神’就是個垃圾,恐怕連白癡都不會去信奉這樣的邪靈。在邪靈行業嚴重內卷的伊甸園,是必然被自然淘汰的畸形兒、殘疾兒、智障兒。

  但白浪有什么辦法?這是他目前唯一的可控馬仔邪靈電池,只能養著咯。

  為新患者做手術時,他不斷低聲自言自語:“再等等,再等等,等我綁架了pocky,就不用在這個垃圾身上浪費資源了!”

  此時是一環任務第七天,清晨大量信徒資源折損,再排除為‘陀螺儀’預留的24小時后,留給他的時間已不足以再培養一個‘邪靈’。

  何況‘游靈舞神’的誕生,也為白浪帶來新的靈感,需要好好整理歸納收獲。于是他決定暫停‘第三次造靈實驗’,直接將‘陀螺儀’排上議程。

  中午午餐時,與莎爾芙相互投食的白浪突然收到樂園提示,他的排位突然下跌一位,掉落N0.3。他僅僅略微驚訝,但并不感到意外,反而覺得早該如此才對。

  他從一環開始到現在,已經嘗試了兩輪實驗,并且成功一次,其他契約者也差不到哪去才對。他們拖這么久,大概是在湊更多的信徒吧?

  伊甸中,邪靈根基的強弱,只和信徒群體的數量有關。直屬信徒過萬,哪怕富貴丸也能成為‘下位邪靈’中的強者。信徒稀少,強如弗萊迪這種老牌邪靈,也要被按在地上喊爸爸。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大約從中午開始,每間隔一段時間,就收到一次提示。那些契約者仿佛約定好一般,扎堆的造靈成功。截止晚上睡覺前夕,他已經掉到No.5。

  這說明今天至少有三尊邪靈誕生,白浪也感到一點壓力。

  “明天就是第八天了,我要不要提前把‘陀螺儀’造出來?”他看向穿著兔子睡衣,已經喝完益智奶粉,正躺平等著自己講睡前cult童話小故事的莎爾芙。

  “不!知!道!”

  小芙芙元氣滿滿的回應,不給他半點啟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