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1章 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福州城外一處荒郊,一群穿統一服裝的武者,將兩男一女三口人包圍起來。施暴者當中,那個氣勢張揚跋扈,但個子很矮,并且相貌陰險難看的中年人,抬腳將武器跌落在地,面色慘白,胸前一道傷口的錦衣漢子踹翻。

  矮子快步上前,一腳踩在林震南臉上,逼問道:“快說,你們林家《辟邪劍譜》究竟藏在哪里?”

  男子氣喘著咳嗽兩聲,眼中絕望凄涼,悲聲道:“余觀主,我沒有騙你,林某真的不知啊!若有半句虛言,天打雷……”

  林震南話音未落,就被余滄海一腳踹飛,向后滑行幾米遠,‘啊嗚’一聲,大口向外吐血,肺腑被這一腳震傷。

  余滄海表情陰鷙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咬著牙齒,毒蛇吐信般威脅道:“看來你是死不認賬,要嘴硬到底咯?你以為捏著這個秘密,我就投鼠忌器,真的不敢動你了嗎?本座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不殺你,但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說罷,兩人間劍光一閃,林震南左手便高高飛起。

  “啊啊啊!”他痛呼一聲,接著悲憤欲絕道:“余觀主,我對天發誓,真的沒有騙你啊!我根本不知道什么《辟邪劍譜》,林家家傳的‘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我已經全交出來。”

  “呵……那些垃圾就是辟邪劍法?”余滄海被氣笑了,接著臉色一獰,眼中散發暴虐光澤,氣息變的晦暗不定。周圍弟子體內的‘蠱蟲’顫栗預警,紛紛向后退去,不敢招惹沖撞BT狀態下的師傅。

  “林總鏢頭,貴婦人的皮膚可真是好啊,一把年紀但姿色不減。”

  “狗賊,放開我母親!”此時林平之披頭散發,從地上爬起來。他身上衣物沾滿污跡,又被劍刃切的襤褸,看上去格外狼狽。無能狂怒的死死盯住余滄海,大聲吼道。

  “閉嘴!”一個青城派弟子出手,一腳踢在他的嘴上。

  而余滄海心中一怒,抬掌轟出,用真氣將他擊飛,造成內傷。林平之蜷縮成一團,翻滾著呻吟起來。

  “不要,余觀主手下留情,我妻子是無辜的。您要什么,我全都答應,只求您放他們一馬。”

  “我說了,我要《辟邪劍譜》還有你們林家傳下來的‘劍蠱’。將母蟲和秘籍交出來,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就先殺一個。”

  長劍出鞘,余滄海對著王夫人甩動長劍。雙方隔著幾米距離,但他的真氣在劍刃上凝聚,通過最終的甩劍動作,將真氣壓縮成劍氣,刺穿她的丹田。

  強大的妖魔真氣擊穿身體,將盤踞丹田的‘蠱卵’核心絞碎,廢去大半武功。

  “可惜了……”看著氣息逐漸微弱的王夫人,余滄海心中有些遺憾。

  蠱蟲之間,是可以相互吞噬的,卻有著苛刻的要求。

  比如青城派,凡修行他傳授‘松風劍法’匹配內功的弟子,再以同源卵蠱筑基后,彼此妖魔真氣同根同源,他就有了掠奪吞噬弟子體內的妖魔真氣與蠱蟲組織的資格。

  可以說偌大青城派,都能看成掌門的預備糧。然而這種吞噬并非無限的,所以余滄海很少做這種砸招牌的事情。不是他不想吞,而是不能吞。

  然而像王夫人這類異種真氣、異種蠱蟲的武者,他就沒法了。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吸星大法’,就可以吞盡天下所有蠱蟲為己所用。想到同樣能突破先天,羽化登天的《辟邪劍譜》,他的心就更熱切了。

  林家老宅中,白浪剛接到‘臨時任務’,接著惆悵起來。

  從任務介紹和‘緊急’這個提示就能判斷出,這是有時效性的,不可能花費一天時間大搖大擺的去尋人解決問題。

  林家已經遭遇危機,此刻必須爭分奪秒,否則錯過任務,劍譜與蠱蟲就徹底失之交臂。雖然這個世界能夠食用,卻帶不走,早晚要清零。

  但他并不知道此刻林家人的位置?該去哪里救他們。正常情況下,只能先趕往福威鏢局,然后根據線索追蹤,但那樣的話,他擔心時間來不及。

  白浪心中雖急切,卻并不慌張,反而匆匆翻閱了袈裟。看向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心中一定,果然是正版《割dick劍譜》,里面寫的很清楚:

  ‘欲練神功,引刀自宮。若不自宮,功起熱生。熱從身起,身燃而生。由下竄上,燥亂不定。即便熱止,身傷不止。’并沒有即便不切,亦能修煉成功的扯淡內容。

  將袈裟塞入儲物空間,浪看向玉雕般的‘蟬蠱’。

  他突然靈機一動,立刻從空間內取出一支‘魚王真血血療試劑’,接著現場施展離心臂,制造‘邪魚精粹’。

  很快,他將‘魚血精粹’萃取取出來,傾斜試管,將一滴魚王真血落在辟邪劍蠱所化的‘玉蟬’身上,期待奇跡發生。

  然而血滴從蟬身滑落,它的內部有一股血脈力量彈出,抗衡僵持著魚血侵蝕,并不吃這一套。與那剛孵化,毫無反抗之力的弱小幼蟲不同。

  想想就知道,這只劍蠱是林遠圖親自養成,在樹干中藏了至少數十年都不死,顯然是個怪物,綠色品質,被魚血污染才是笑話。

  白浪念頭一轉,看向莎爾芙:“芙芙,針管!”

  小丫頭先是疑惑,但想了一會后,立刻明悟過來。

  “哦!ヾ(°°ゞ)”

  她歡喜的翹起小尾巴,一陣變形,成為一根注射器。

  在過去的日子里,白浪將二十多種常用的醫療器械,喂給她的萬用尾巴。

  這只‘天賦尾巴’不止繼承人造人的‘最強之矛’,還添加了一塊共生體化石,獲得毒液(蜘蛛俠)一般的變形能力,堪稱‘傻氏軍刀’。

  白浪將魚王精粹塞入注射器,伸手握住莎爾芙尾巴所化的注射器,一陣紅色光芒閃耀,將針頭包裹,接著對劍蠱用出了輸血療法!

  這只玉蟬在樹干內休眠幾十年,雖如磁鐵般數十年如一日,不停吸引福州城中有可能孵化的劍蠱幼蟲,但同時消耗自身的能量儲備,缺乏補給,如今已經外強中干。

  這一針頭看似要刺破它的身體,但其實并非傷害,而是治療!

  血療的定義就是這么霸道,捅你是為你好。放血是回血。輸血是送(生)命。捅穿要害的瞬間,并不是按照傷害與攻擊來判定,反而是按治療與回血來計算。

  因此,我們經常可以看到這一幕,人高馬大191cm,擁有一身黃金比例肌肉的白醫生,總是單手掐著患者的脖子,將其高高舉起,壁咚在墻壁上,臉上露出‘何棄治’?的哀傷表情,另一只手以每秒5次的恐怖速度,將一根螺絲刀連續刺入又拔出。飛濺的鮮血染紅了白大褂,落在他英俊的臉頰上,看起來格外的詩情畫意。

  這時候,大家千萬不要驚呼,也不要害怕,這并不是行兇現場,而是行醫現場。

  白醫生在以獨門秘技,傾盡全力的救人。那飛灑的血液,是患者正在綻放的生命之光。血飚的越多,說明患者的狀況越樂觀。

  因此面對白氏物理療法的‘血療針頭’攻擊,辟邪劍蠱無法拒絕、無法抵擋。因為這是單體增益buff,分說?部分說?不由分說,不許設防。

  白浪熱情的刺穿劍蠱,扎了進去。一管‘邪魚真血’推到底,以輸血療法強行注入送溫暖,玉蟬被迫接受這化不開的善意,身體素質迅速回升。

  原本錯誤的‘辟邪真氣激化碼’,也被邪能魚血代替。邪能趁機污染了蠱蟲的血肉組織,變向完成認主,雙方產生了一絲聯系。

  接著,白浪立刻獲得一只大號生物雷達。它不僅能散發信號,吸引一切‘辟邪劍蠱’,同時也能感應子體所在。

  “發現了,在城北!芙芙,Let’sgo!”

  “奶死狗!\\\\('ω')////”

  浪以作弊手段,在五分鐘內,完成救治目標的鎖定,接著翻出老宅,加速狂奔。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