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2章 白浪月下飆綿羊,傾蓋如故爆腎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因為趕時間的緣故,再加上夜色掩護,附近沒有吃瓜圍觀。即便被路人瞧見,白浪也不覺得會被看清樣貌。這樣的話,他最后一絲顧慮也盡去。

  救人心切的他忽然止步,抬手召出青銅載具。高大威猛的浪翻身跨上小綿羊,女性踏板電瓶摩托忽的一沉,兩個車輪微微被壓扁,但一切卻是那么和諧自然。

  “靠腿走太慢,芙芙,上車!”

  看到秀氣的暗紫色女款鬼綿羊,在黑夜中反射道道流暢熒光線條,帶著一絲賽博朋克的科幻色彩。最喜歡抱住白浪一起疾馳兜風的莎爾芙,眼睛放光,激動喊出一聲喵叫。

  然后,‘電音咩咩聲’響徹福州城,車尾燈拉長成一條紅光,瞬息間將街尾與街首連成一根直線。核爆模式下的轟鳴,如狂龍過境,驚醒千家萬戶。

  當人們穿著睡衣驚慌撐開窗戶時,只看見殘留在空氣中,遲遲無法消散的尾燈曳光痕跡。鬼火綿羊,恐怖如斯!

  這夜過后,不知又有多少異聞傳說被創造出來?

  白浪向玉蟬注入‘血療能量精神力’,把它當成生物雷達使用。定位到福州唯一劍蠱直系后代。

  他一路飛馳,已經望見高高城墻,但林家人顯示的‘坐標’,依舊在更北方向。顯然,人在城外。

  “芙芙,抱緊我!”

  浪看向高大的城墻,心中波瀾不興。非但沒減速,反而扭動握柄再次快上加快,露出濃濃戰意,一副要撞死在城墻根的架勢。

  “喵!”(ω)

  傻fufu無比幸福的抱住他,將臉貼在浪身上。就在小綿羊即將撞城墻時,白浪雙臂發力一提,猛地拉高車頭,讓踏板摩托豎立起來,前輪摩擦城墻極速旋轉,旋即車身猛烈震動,將牛頓按在輪胎下碾壓摩擦,以近乎垂直角度向上攀爬。

  守城衛兵聽到異響,紛紛沖出,朝著白浪的方向看去。只見驚人一幕。

  月色下,一輛尾氣管噴射離子火焰,車身布滿流暢熒光線條的怪物,頭部放出兩道強光,化為一束光柱直通天庭。只聽‘咻’的一聲,那妖怪沿著城墻飛入空中,躍過了福州城,畫出一個拋物線,最終轟然落地,消失在夜色中。

  白浪臨近目標時,借助月光遠遠看到十多個人影圍在一起。此外,地面上還躺著幾個人,他心中一沉,難道來晚了?

  與此同時,陷入末路的林震南為保妻子性命,最終苦苦求饒,接著撿起一把匕首,決絕的剖腹取蠱。將林家代代相傳的母蠱從腹中挖出,沾滿血水的手劇烈顫抖著,遞給身旁青城派弟子。

  “家祖曾留下遺訓,‘向陽巷老宅中,祖先遺物不可妄自翻看’。為保福威鏢局,緩解衰敗之勢,我兩度修葺老宅,卻從未尋到《辟邪劍譜》。”

  他一邊吐血,一邊求饒:“余掌門,這是我最后的母蠱了,請留犬子一命。我林震南教子無方,愿一命換一命,為令公子償命。”

  “哈哈哈……笑話!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你兒殺我兒,當然要他來償還!我與你約定的是蠱蟲與劍譜,既然缺了劍譜,這筆買賣當然不能成立,所以去死吧。”

  余滄海已經得到林家蠱蟲,雖沒有劍譜心中充滿遺憾,但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中。這只蠱蟲才是他真正的目標,剛剛獅子大開口,也只是一種心理戰術。

  他若直接逼問蠱蟲下落,林震南很可能會討價還價,死咬著不放。若將目標定為更高的《劍譜》,一口咬定就在對方手中,再以全家性命相逼。林震南自然會拿出僅有的‘蠱蟲’來穩住自己,只要給他一絲希望,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動手!”

  余觀主一劍遞出,劍芒吞吐,刺破林震南咽喉。與此同時,青城派幾個弟子也立刻出劍,向著王夫人與林平之刺去,欲殺人滅口斬草除根。

  “住手!何方狗賊?光天化……夜,膽敢害人!”

  白浪臨近時,一道遠光燈打過去,亮瞎那群青城弟子狗眼,引發陣陣騷亂。同時,他眼睜睜看著一個矮子,出手擊殺另一個男人,心中頓時無名火起,大聲暴喝。

  我都這么努力了,直接掛上加掛,沒耽誤一秒時間就趕到現場,結果還是晚了一步。你們殺人,就是不給我浪面子。得罪了我白浪,統統都得死!

  準備再補一刀的余滄海聽見不遠處傳來怪異之聲,接著一個無法描述的怪物,放出比陽光更刺目的白光,以瞬息千里的速度向他沖來。那排山倒海氣勢,讓他心中突然一緊。

  尤其那道經改造的‘氙氣大燈’簡直神來之筆,青城弟子已經適應漆黑環境,白浪這招就像閃光彈,連余觀主在內,都刺痛瞇起眼,微微偏頭不敢直視正義化身——白浪!

  也就這眨眼功夫,白浪反手摘下莎爾芙,向一旁丟去。做為一只生活系小可愛,戰斗不是她歸宿。

  戰爭,請蘿莉離開!

  然而他忽略了慣性問題,傻fufu在他撒手瞬間,以每小時200多公里的速度,‘哇哦!’一聲飛出,沒入黑暗草叢中,撒手即沒,不見蹤跡。

  ─≡Σ(((つω)つ“哇哦!”

  浪此時已經顧補上自家的傻fufu。他雙臂死死握住車把,肌肉繃緊,駕馭在土路上顛簸的狂暴鬼綿羊,以及核爆之速向余滄海撞去。

  這一切太快,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從他開口喝罵到最后一字收音,人已跨過彼此間距離,狠狠懟上去。

  青銅載具在核爆模式下,自帶一重防御力場,主要用來削弱迎面的罡風,同樣適用于正面撞擊產生的沖擊傷害。

  余滄海聽聲辯位,在強光燈打來一瞬,就做出了反應。此刻縱身一提,向后上方飄去,但白浪的鬼綿羊更快更狂暴,前輪一震同樣飛起,凌空沖刺。

  避之不及,余滄海鼓蕩體內妖魔真氣,雙袖像是內置鼓風機般被撐大,雙掌一震同時擊出,與白浪座下鬼綿羊對轟。

  肉掌轟在車頭擋板,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白浪車頭一斜被迫變向,同時身體也承受到隨之而來的傷害。另一邊的余觀主也好不到哪去,核爆小綿羊沖速太快,動能強大無比,又是一坨堅固的鋼鐵。

  他以肉掌迎敵,被撐鼓的袖子徹底炸碎成無數蝴蝶,向四周飛射。余滄海落地,雙手顫抖,腳步輕點后退,面色陰郁凝重的看向白浪。暗中以真氣滋養雙手,刺激妖魔經脈加速修復血肉中的細小傷勢。

  “咳咳咳!”

  飛蕩的灰塵中,走出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的年輕面孔,赤手空拳沒有佩戴武器,正惡狠狠盯著自己,大步走來。對方燦爛的笑容,莫名有種精神病即將失控前的癲狂氣質,牙齒整齊,潔白的有些刺眼。

  余滄海當然不知道精神病是什么,但他從白浪身上,感受到亡命徒才有的危險與威脅。

  白浪畫風與青城弟子截然不同,不僅高出一頭,而且氣血旺盛如同一尊火爐,骨架粗大、四肢修長、猿背舒張,一看就是修煉外家拳的莽夫,卻一點不糙,反而很精致。自信、陽光、張揚、開朗……

  不知道為何,余觀主總覺得對方似曾相識?

  “閣下何人?”

  余滄海開口問道,他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不愿節外生枝。

  “正義的伙伴!”

  白浪嘴上說著,腳步越來越快,心中自我催眠,然后真的就被自己給洗腦了,一股浩然正氣油然而生,眼前盡是魑魅魍魎。我,奧特蘭德,大英雄,黃金精神!打錢!!!

  橫煉全開、荊棘反傷,莫名其妙的自信與豪邁不要錢的噴涌。體內赤云真氣加速流淌充斥經脈,而他胸腔心肺之間,傻芙芙運用外科手術技巧植入一只‘赤蟲’。

  那是一個額外的‘寄生器官’,與同源的‘赤蠱經脈’相互融合,消耗燃燒真氣與氣血生機,卻能將真氣點燃,賦予更強大的‘火屬性’,讓他進入狂暴狀態,如同第二心臟。

  接近的瞬間,他腳下發力震碎地面,腰跨扭動,勁力貫穿脊柱傳遞進右臂,同時與體內真氣二次混合,一擊簡單直拳打出,如同狂飆的渣土車,氣焰囂張勢不可擋,向著面前余滄海砸去。

  后者在白浪邁步的時候,就已經抽出長劍,灌注真氣劍出如龍,瞬間分出無數道劍影,向他籠罩而來。

  不閃不避,白浪任由劍光加身,全速轟出。只聽‘嗡’的一聲,拳頭砸碎身前的劍光,打出鐘鼓齊鳴的效果,狂暴的余力透過劍身傳遞到余滄海的手臂上,加特林雷音無形擴散,震得他手臂發麻。

  白浪動作不停,右手翻轉抓住劍身,向著自己一扯,鮮血在指間滴落,而余滄海同樣掌心一痛,身體受到牽引,晃了一下。

  浪瞬間欺身而上,雙臂機關槍般連續揮動,夾雜著索摩戈十余種最大眾流派的格斗技巧,如同一鍋亂燉,卻銜接流暢,統統招架到余滄海身上,完全沒有防守的意識。

  狂風驟雨的暴力轟擊中,余觀主同樣暴怒出劍連點。他首次遭遇這種不要命的自殺式近身打法,一招一式都寫滿了換傷,令他感到不適。

  但作為老牌高手,他臨戰經驗豐富,以左手和右肘不斷對轟,用最小代價將最致命的幾次攻擊招架下來,偏移開。

  同時長劍化為靈蛇,在真氣控制下自在隨心變化,不斷繞過白浪的攻擊間隙,刺中他的身體,劍氣吞吐,留下致命傷害。

  雙方以快打快,瞬間交手十幾次,白浪用以傷換傷的流氓打法,任由余滄海一劍洞穿肝臟。他也忽然側身彎腰,毫無保留一式側勾拳快若流星,重重轟擊在余矮子左腰肋下,加特林雷音震蕩,巖擊流赤云色真氣疾走.爆腎擊!

  雙方倏然分開,余滄海連連擊退,一手捂住腰眼,另一只手抖落劍傷的鮮血。

  從第一次交手起,白浪的右臂就被他的妖魔劍氣撕裂,而剛才一連串交手中,白浪全身上下被切開十幾道傷口,身體前后被洞穿三次,都是要害部位。

  而余滄海也好不到哪去,在橫煉減傷、魔抗減魔(真氣傷害)的基礎上,白浪每挨一刀,都能回饋余滄海一定的傷害。

  這些反傷對于自帶護體真氣的余矮子而言不算大礙,但他出手越快,傳遞回來的痛苦就越頻繁。身體各部位突如其來的劇痛,尤其那內臟仿佛也被一劍穿透的痛覺,更多還是一種精神傷害,嚴重干擾他的發揮。

  他驚疑不定望向白浪,如同見鬼了一般。這是什么邪功?傳說中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斗轉星移?

  以至于最后一瞬,白浪直接抓住破綻,重拳轟在腎臟上,打出暴擊。

  他體內赤云真氣狂卷而出,沖垮了余滄海的護體真氣,隨著來的‘加特林雷音震蕩勁’,真正傷害到他的左腎,劇痛之下余矮子倒吸冷氣,痛的額頭冒密集冷汗,不得不拉開距離。

  “赤云真氣,你是白云觀的人?”

  “咳咳咳……”白浪捂著肚子彎腰,開始咳血。接著變出一把螺絲刀,對著爆掉的肝兒插了進去,然后一臉酸爽,“真的……嗨啊!”

  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余矮子。這貨已經不是人了。妖魔真氣可以視作能量傷害,荊棘反傷的減免有所不足。更重要的,這家伙的身體素質早就超越了人類,在蠱蟲的改造下變得很強,另辟蹊徑直追自己勤學苦練才得到的‘外家宗師’。

  但好在,自己也開掛了,一樣有蠱蟲,再次拉開距離。

  余滄海看不懂他自虐(血療)的背后藏著什么?卻清楚不能讓對方得逞。敵人越是想要做的,就越不能讓他如意。

  “結陣,殺他!”

  青城弟子聞言,分出兩人對林平之、王夫人補刀外,其余人立刻圍了上來,落井下石將浪包圍,做困獸之斗。

  “呵呵。”

  白浪忽然笑了起來,在他與余滄海交手時,黑色荊棘已經來到林平之身邊,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領,提了起來。隨即荊棘化狼,爆發出比白浪更強大的怪力,振臂一揮。

  林平之頓時化為‘人肉流星’,飛出十幾米的距離,脫離危險圈,落入雜草與黑暗當中。

  臨時任務,至少完成了一部分,只要保住林平之,這《辟邪劍譜》就算是入手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