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0章 辟邪入手,臨時任務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天色已深,僻靜房間內,燈火通明,宛如白晝。

  白浪背后,白云堂一干弟子面色虔誠、眼神狂熱,排排坐,跪坐在蒲團上,圍繞室內一尊青銅十字架頂禮膜拜。口中念念有聲,在低聲誦讀經文,陶醉其中,獻上信仰之力。

  信徒的對面,富貴丸懷抱一條20多斤的邪能鯉魚王,寶相莊嚴盤坐在十字架下,同樣喃喃自語做晚課,向圖騰源源不斷輸送信仰。

  精修武道的人類信徒,所提供的信仰品質完爆垃圾沉淪魔,一只頂過去五個!

  現階段,白浪掌握的‘邪能魚血’,并不能給這些蠱武者帶來太大的提升,因此大規模傳教不現實。不過他在潛心研究‘蠱術’,想開發出能匹配這個世界的全新‘教派福利’。

  一旦他的‘流星蝴蝶魚計劃’成功,治愈教會必將迎來一次騰飛。而大量高智商信徒的涌入,對于‘邪靈’孕育有著巨大好處。

  浪深知,邪能圖騰遠未開發到極限,這件橙色信仰武裝有大潛力可挖。

  思考的同時,他右手正以每秒五次的超頻速度甩動,化作一串殘影。血色光芒包裹吞噬了指縫中的試管。終于在一分鐘內,以血療奧義‘老司機的離心臂’,提取出純正的‘邪魚王精粹’。

  白浪的教會五臟俱全,就像燃燒軍團。雖然家業小打小鬧,但做為總boss,他如同薩格拉斯大老板一般,掌握著專屬的‘邪能源頭’。十字架在血祭后,可不斷產生‘邪能’。

  日常喂食邪能的護教神獸鯉魚王,薩老板座下的三當家瑪胖子,可以提供大量的‘邪能魚血’,去污染更多底層群眾(獸人),帶給他們強大的力量,并將其控制住。

  此刻,白浪眼中的‘辟邪劍蠱’,就是獸人般的受害者。

  正確的‘辟邪劍蠱’開啟方式,是使用正版辟邪真氣作激活碼,讓卵出芽,或者孵化化蟲。但武林中的華佗神醫們,缺乏激活碼,只能當垃圾蠱蟲使用。

  而‘辟邪劍蠱’的錯誤開啟方式,則是滴入霸道的‘魚王真血’,直接對卵進行渲染,像獸人一樣變綠,為我所用。獸人都逃不掉的命運,區區蟲卵豈能抗拒?

  “喝吧,這是你的命運!”

  陰森燭火下,白浪露出明滅不定的笑容,對著眼前的蟲卵說道。

  傻fufu貼著白浪,對蟲卵得意道:“命運!(ω)”

  蟲卵:“……?”

  精心提取的‘魚王真血’滴落卵上,將辟邪劍蠱淹沒。這種孱弱的小生命,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余地。

  或許它的品質與潛力不在鯉魚王之下?但在為孵化狀態,隨便一個孩子就能輕輕捏爆。這種蟲卵,又豈是15級霸道邪能魚血的對手?

  卵很快被污染,接著信仰之力灌注,也說不上成為信徒,因為它根本沒有智商,直接成為了傀儡,被澆灌成鯉魚王的形狀。嘖!都滿溢了。

  隨著‘血療術’二次發動,獲得大量生命之血補充的蟲卵,快速孵化,從那滴墨綠色魚血中,爬出一只十分微小的透明小蟲。

  “蟲蟲Σ(дlll)!”

  傻fufu擁有‘手術魔眼’,瞳孔中浮現大量重疊的圓環,調整焦距,清晰看到一只翠綠色幼蟲,一驚一乍顯得十分震驚。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震驚?總之震驚就對了!

  “辟邪劍蠱!”

  帶領弟子做完禱告的富貴丸,好奇的來到他身后,看到白浪孵化出劍蠱的一幕,驚呼出聲。

  白浪與莎爾芙處在連接狀態,共享了使魔的視覺,疑惑道:“這究竟是什么蠱蟲?”

  劍蠱太幼小,而他缺乏昆蟲學知識,完全分辨不出。

  富貴丸立刻回道:“傳聞林家辟邪劍蠱的原型,是一種蟬。”

  “蟬?”

  “對,林遠圖晚年時期,辟邪劍法已經通神,劍出如有鬼神泣。有人說他的劍太快,肉眼根本看不到,只能聽見一種令人瘋魔的蟬鳴劍音。又有傳聞,林遠圖一生參禪精通佛法,以佛學提升武學境界壓制體內蠱蟲反噬,武道修養極高。所以在‘蠱武術’流行于江湖時,林家選擇一種‘蟬’做劍蠱。因為‘蟬’通‘禪’。”

  “哦?還有這講究。”白浪再次看向劍蠱幼蟲時,傻fufu的尾巴變成一個鑷子,將其夾起,放在白浪掌心。

  在信仰之力的聯系下,蠱蟲更像傀儡。自己的設想是正確的,這種被邪能污染的蠱一旦成熟完善,他可以用燃燒軍團的套路,控制更多的武者,這就是‘流星蝴蝶魚計劃’的真面目。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他此刻注意力都落在‘魚王真蠱’上。他從蠱蟲身上,感知到一股吸引力?這個城市的某一處,傳來若有若無的吸引,讓這只剛孵化的幼蟲,向掌心邊緣爬去。

  “巧合?”

  白浪轉動了手掌,變幻方向。那只小蟲子艱難的變向,依舊鎖定那個方向。白浪順著窗戶望去,這個方向……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這正式林家老宅的方向。

  “因吹斯聽!”他突然笑了起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斯汀!ヾ(▽)ノ”浪與傻fufu的悲喜是相通的。

  放棄了繼續實驗,他讓富貴丸等人安心禱告,自己則推門而出。

  莎爾芙連連跟上,抱大腿,撅著嘴巴可憐兮兮看著他,露出‘不要拋棄我’的朦朧淚眼。白浪想了想,這一趟不存在危險,帶上就帶上吧。

  將傻芙芙抱起,另一只手握著幼蟲,以它為指南針,在月光下朝著林家老宅快速奔跑。

  白浪背負一只樹袋熊,脖子被尾巴緊緊勒住,夜幕中一路疾行,沒留下任何線索與痕跡。

  很快,他來到林家老宅邊緣,縱身一躍,敏捷翻墻,輕巧落地。

  四處打量張望,沒有人。林家老宅位置偏僻,但同樣有人居住,一群下人居住在外院,每日看守打掃。

  白浪沒有驚動外人,悄無聲息在房頂穿行,手中握著幼蟲辨別方向。在蠱蟲的指引下,最終停在一棵大樹面前。

  然而他檢查一番,并沒有機關痕跡,莫非林遠圖將劍譜埋在樹下?

  白浪又為萎靡不振的蠱蟲施展一次血療進行補鈣,然后將它放在粗糙的樹皮上。這玩意二話不說,開始向上攀爬。

  他就這么盯著,小蠱蟲一點點攀爬,最終在距離地面四米的位置停下,開始轉圈畫圓。

  “老陰B!”

  白浪罵了一句,開始爬樹,將蠱蟲摘下后,用手指反復敲打樹干,實心的,沒有任何異常。但他并沒放棄,能夠吸引劍蠱,必然有蹊蹺。

  于是他對準樹干,運轉Lv5的波紋奧義‘震動’,打出一道赤云色波紋真氣疾走。真氣以震蕩形式穿透再回蕩,這是加特林B超雷音妙用,反饋了不同的畫面。

  中空!

  這棵樹的樹心被掏空,藏著一處暗格,過多年生長根本看不出異象。就算有人一寸寸敲打樹木,也不會有回音,因為外面的木質太厚,完全察覺不出來。

  這尼瑪是何等無恥陰險的用心?就算把樹砍了,都未必能發現。唯有孵化后的‘劍蠱’才能夠感知到。

  白浪沒有猶豫,立刻召喚黑色荊棘,用狼爪開始刨木頭。

  “烤面精!()”傻fufu開心的抓住荊棘的狼尾巴。

  此時劍蠱已經喪失價值,白浪將它還給了傻fufu。只聽‘吸溜!’一聲,蠱蟲走完了短暫的一生。

  荊棘破開樹干,挖出一個木匣。白浪沒有離開,而是繼續上爬,隱藏身形,借月光打開木匣。

  木匣尺寸并不大,低下鋪著一張折疊好的舊袈裟。白浪心臟劇烈跳動,不用說也猜到這是什么。此外,袈裟上面還趴伏一只碧綠的蟬,如同一節木質大小的玉雕,陷入沉睡中,沒有絲毫生氣。

  辟邪劍譜!辟邪劍蠱!

  就在他暗自驚喜時,樂園發來了提示:

  你獲得了特殊任務道具《辟邪劍譜(深藍色)》、辟邪劍蠱(淡綠色)、種蠱術(淡綠色)。尚未解鎖。

  道具解鎖前,僅為普通物品,只可在本世界正常使用。任務結束后,無法帶離,你所修煉的真氣、強化的蠱蟲將被清除。

  白浪閱讀完,樂園講的很清楚。這卷袈裟就是一門正常的武學,無法強化,不能像余燼結晶那樣一步到位,必須憑本事修煉,而且得到的力量僅限于這次任務這個世界,無法固化帶離。

  “如何解鎖?”他隨口問了一句,并沒期待樂園回復。

  臨時任務生成中……拯救林家(緊急)。林氏夫婦正遭遇追殺,拯救一家三口,全道具解鎖。拯救林平之,解鎖辟邪劍譜。拯救林震南,解鎖劍蠱。他老婆林氏種蠱秘術。

  “???林家人在哪里被追殺?”

  時間有限,請自行挖掘。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