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6章 咸魚小翻身,大翻身加載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次日清晨,白浪早早睡醒,匆忙洗漱后,便準備繼續投入救治工作中。

  ‘醫療稱號’只用了一天,就被他夸張的‘救治數量’硬生生堆出來。然而由于他級別過低,接觸的多是輕傷病患,內容也以消毒、上藥、縫合、包扎為主,純粹的走量,含金量不高,所以只是‘白色基礎稱號’。

  即便如此,一天就刷出‘稱號’,放在普通契約者中,也是一個奇跡。

  他早從老板口中打聽到,‘個人稱號’是可以人為引導蛻變,甚至主動創造,但前提你必須在任務世界中取得相關的獨特成就,并受到廣泛認可。像他此時的‘稱號’,屬于樂園批量提供的制式稱號,不值得驕傲。

  “我還能更叼!”白浪虛心告誡自己。

  前往急救區的路上,他兌換掉手頭所有‘徽章’,將陣營貢獻提升到四百出頭,排名卡在63難以前進。按照今天的工作進度,哪怕不去接陣營任務,單靠在營地茍著救人,都能低調完成‘1環’。

  ‘專屬任務’倒計時,還剩27小時,越來越緊迫,他心中也感到巨大壓力。但他同樣在腦中構思出一個計劃輪廓,還需要‘醫療稱號’配合。

  那么今天就再展現一些才華,將‘稱號’強化一遍,這樣更容易完成那個計劃。

  白浪在腦中思索著,邁步來到契約者聚集的地帶,找了處地方吃早餐,同時默默旁聽其他人閑聊,了解本次任務進度之余,同樣在收集情報。

  昨天下午乃至深夜,并不僅僅他一個人在努力。契約者團隊同樣接取各類襲擊、截殺任務,在戰場上頻繁活動,不僅貢獻榜時刻發生更替,連主線任務也大幅度推進。

  雖然尚未聽到關于‘狼人’的情報流出,但白浪卻發現‘隱藏陣營商店’被更多人開啟,幾樣物品被兌換走,顯然不止一個小隊擊殺了狼人戰士。

  就在他吃著早飯,旁聽收集信息時,自己同樣成為契約者討論的熱門話題之一。

  昨日企圖混入醫療區刷‘稱號’的人不少,濫竽充數者都被他憑一己之力給逼走,但仍有少數人留下來,充當打雜的助手,至今仍未獲得‘稱號’相關信息,卻將白浪的兇殘事跡傳播出去。

  一個連剛七小時不帶休息的戰地醫務人員,受到專家的青睞,而且還是個契約者。你說這種人不是醫療系誰信?

  而且就算不是醫療系,單憑這份救死扶傷的手藝,也足以客串臨時醫療忍者,為小隊提供醫療救助了。

  人才!一條沒被大團隊撈走的漏網之魚,值得拉攏示好。

  因此白浪吃飯時,不斷有人主動找他攀談示好,頻頻向他拋出橄欖枝,邀請他加入小隊,一同完成任務。

  昨天早上還一文不值被輕視的‘老巫醫’,通過不懈努力,搖身一變成為各路雜魚散團爭相邀請的熱門人選。

  白浪對此不屑冷笑,真是一群鼠目寸光之輩。現在,明白我的價值了嗎?然而我的身價還能刷的更高!

  比起那些虛假的醫療系:只會拿一根法杖念兩聲咒語,刷一個‘圣光治愈’就坐蠟的藍條牧師;真正的治療系要像浪哥這般,敢于在鮮血與硝煙中揮動手術刀,在慘叫聲中將患者切開又縫起來!

  哪怕不使用‘治療能力’,我都能憑實力起死回生。而當我施展‘波紋血療’后,就是真正的‘硬核戰場天使’!沒有人比我更懂救死扶傷了!

  比起急切示好拉人的小團伙,倒是幾個有實力的團隊,對于初露崢嶸的白浪不以為意,仍在冷眼旁觀。區區一天,還看不出深淺,只能說有點潛力罷了。

  “副隊,怎么樣?我說那家伙不賴吧!才一天就成名人了,小心下手慢,再也搶不到了。”胡子叼著一根煙,坐在角落得意道。

  他們新招募的‘藝術系小德魯伊’,昨天混入急救營后,很快就因為業務不精,藍條耗盡,被人從‘戰地醫生’扒到‘戰地護士’,在白浪隔壁的一個帳篷中工作。

  浪哥因為過度專注,無暇他顧,并不知道她的存在;但這個這可憐小德魯伊,卻知道白浪的鼎鼎大名。工作一整天,沒有使用半點特殊能力,憑實力成為護士界新人王。

  “才一天,什么都看不出來。更何況他擅長的‘急救術’只適用于戰場的凡人,我承認他的確懂得醫術,但和咱們契約者的交集不大。現世的醫術再強,終究比不了樂園固化的能力。”副隊反駁道。

  胡子聞言笑了起來:“誰說他沒有‘治療能力’了?人家可是藍色品質的治療系,專業的治療型人才。”

  “這個……”副隊遲疑了,原本把他白浪當做蹭福利的‘咸魚黨’對待,認為血療是‘巫醫’的巫術。然而現在意識到浪哥擁有扎實的醫學功底后,那么‘血療’就不能當做單純的‘巫術’來對待了:“派個人和他聊聊,看他多久能刷出稱號?三天之內的話,就邀請他入隊。”

  幾分鐘后,白浪進餐完畢,將食盤推到一邊,與身邊幾個試探邀請的家伙告別,向著急救帳篷走去,繼續新一天的工作。

  “先定個小目標,必須在天黑之前,讓‘稱號’強化一次!突破制式,變異成特殊稱號。”浪喃喃自語說道。

  另一邊的聚集地內,副隊與胡子同時露出不淡定的表情。

  “什么?他已經刷出‘稱號’了?怎么可能這么快?!”

  負責試探浪哥的人員,不以為意道:“只是一個白色的基礎稱號而已。”

  “你是蠢貨嗎?你也不看看他花了多長時間?從昨天下午到現在,你能做到?”胡子開口罵了一句,又追問,“他接受邀請了嗎?”

  被詢問的人員搖搖頭:“拒絕了,他哪一方都沒有加入,表示‘基礎稱號’質量太差,還要繼續救死扶傷,將稱號刷上去。”

  這時副隊看向胡子:“中午的時候,如果他還來吃飯,你親自出馬將他拉進隊伍,記得態度要誠懇一些。”

  “這還用你說?到底是誰把人家趕走的。”

  “這次失眼了。不過一個專業的醫療系,怎么會固化那么另類的能力?”

  胡子回道:“也許學醫膩味了,想要在新的領域突破。樂園中,不是有好幾個學醫出身的死靈系大佬嗎?他學習血療,或許在為‘憎惡’打基礎啊。”

  似乎想到了什么,副隊打了一個寒顫,低聲道:“學醫的都是變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