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7章 從最速縫合傳說到陣地截肢專家……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浪的故事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無論你遭遇什么樣的挫折與失敗、被人小覷?請不要氣餒、更不要絕望,請繼續努力埋頭苦干。只要持之以恒,將本職工作做到最出色,是金子就會發光,終有一天出人頭地,成為最驕傲的那根韭菜!

  盡管這是一碗毒雞湯,但白浪就是憑借著鍥而不舍的救死扶傷精神,硬在一天內,刷出了稱號。

  如果昨天的他還有所收斂,淺嘗輒止的展現出‘縫合領域’才華、經驗,以及隨機應變的天賦;那么從今天早晨開始,已樹立良好形象的他,進一步放飛自我,強化他的‘醫學天才’人設,并再度展示出超越尋常醫生的非凡體能。

  總所周知,外科手術其實不止是技術活,更是一門體力活。恰好白浪什么都沒,就是有一把子力氣,而且比尋常人更加吃苦耐勞。

  從替傷員縫針的小助手,一路被提拔到有資格做一些簡單小手術,甚至被分配到兩只金發大兇小護士做助手,但浪并沒有驕傲膨脹,不自量力的要求進一步提高難度……而是兢兢業業以最快速度,默默完成每一場手術,取子彈上藥,得到一致好評。

  與此同時,渴望刷更多貢獻,強化‘稱號’的浪,在工作之余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默默等待時機。

  機會總是青睞有準備的浪……很快,一個被狙擊槍打中大腿,整條腿徹底斷裂變形,但仍有許多肌肉連接的重傷員,慘叫著被抬了進來,渾身都是鮮血,樣子十分駭人。

  醫護人員迅速為他止血,但依舊血肉模糊。在檢查過傷勢后,眾人一致認為只能截肢。大量骨骼碎片嵌入血肉,處理起來太困難,而且骨骼粉碎崩飛,不存在康復的可能性,留著反而會壞死。

  然而負責這條大腿的高爾醫生,在面對鮮血淋漓的慘烈畫面與野獸般嘶吼慘叫的患者時,又一次慫了。持刀的手,顫抖著不知該從何處落下?而臉色也慘白無比。

  白浪心中一動,經驗童子又為自己購買升級禮包了。回頭得請他吃頓飯!

  這一回,甚至不需要他出風頭搶戲,高爾便求助的望了過來,乞求看向神奇的白浪,希望無敵的奧特蘭德能快幫他想一個辦法。

  “放著,我來!”

  恰好白浪又處理完一個患者,將繃帶紗布拋給小護士,自己快步沖到高爾的手術臺旁:“救人如救火,得罪了!”

  白浪對士兵說了一句,接著一拳將對方打暈,進行了‘物理麻醉無力精神安撫’,瞬間讓患者冷靜下來,連呼吸都變得順暢平緩起來。

  接著便開始手術,熟練的消毒化學麻醉,整個過程一氣呵成,然后憑借一把力氣,單用一只左手,就將患者的大腿死死壓制住,紋絲不動。

  隨后另一只手抄起‘骨鋸’,手腕微轉,鋸齒在窗外陽光照耀下,反射出森冷的光芒,滿意的點點頭。下一刻,他手起刀落。

  左手爆發波紋,為患者鎮壓血管、補充生命力,同時也快速感應傷口的狀況,從哪里下刀最為合適?接著一點寒光先至,隨后鋸出如龍,反復摩擦切割中,血光乍現,如同世界伐木工冠軍選手,以最仁慈的方式,迅速結束患者的痛苦……

  雖不像羅伯特.李斯頓那樣一味追求速度,但白浪在力量加成下,同樣做到又快又完美,最大程度保全患者同時,也將時間縮短、痛苦減少、風險降低……何等仁慈?這是物理學的勝利。

  血腥的一幕直擊人心,手術室內鴉雀無聲,高爾發誓,他從未見過如此豪放的操作。刷刷刷,我們還沒回過神來,你卻已經開始止血、縫合、包扎了?

  當白浪憑借一雙巧手,將患者斷肢打包成木乃伊后,一道聲音從背后傳來:“好!”

  浪哥猛回頭,馮的身邊站著一個穿藍色軍裝的枯瘦老頭,此刻正雙眼放光來到他身邊,看著患者的殘肢嘖嘖稱奇,接著伸手拍打白浪的肱二頭肌,露出驚喜的表情:“天才!天才啊!”

  朗哥一臉不悅,撥開老頭的手:“一邊去,別亂摸!男男授受不親。”

  “你很有才華,我和學外科吧!”老頭死抓著浪的袖子不放。

  “不去!閃開,不要擋我救人。”

  “太好了,你的覺悟太高了。你還是護士吧?我將你提升到戰地醫生如何?我還可以教導你從未接觸過的醫療知識,你知道煉……”

  不等老頭說完,浪哥一聽可以脫離‘護士苦海’,立刻臉色一變,毫無節操的應道:“老師,我愿意!”

  “我……誒?”老頭被噎了一下,接著反應過來,大喜過望,連道三個好字。

  之后的時間里,白浪又升級了。

  因為戰場無情的緣故,有大量醫無可醫,只能被迫截肢的病員在等死中排隊。然而這種手術‘技術與體力’并存,有力氣的沒知識,有經驗的做不了幾場就得休息……這時候,白浪徹底爆發了!

  陣營貢獻,根據他接受的‘手術’難度而不斷提升,1、1、2、1、2……

  由于他是在‘屠宰場’實踐的醫術,而啟蒙手札又是‘木匠裁縫’風格的死靈入門體系,如今的核心醫療知識皆來自‘古希臘工業革命初期’的放血與輸血療法。

  所以浪的行醫風格與一些小習慣,難免與正常的醫療體系有一丟丟小差異,但這并不影響治療的效果。

  伴隨著慘叫聲、哭嚎聲、崩潰絕望的求饒聲從帳篷中傳出……‘醫療兵’奧特蘭德成為了最新的談資。

  他以出眾的物理學工業醫術,以及精通人體構造的實踐經驗,在‘外科截肢’部門煥發出全新光彩。很快就刷出了‘白衣天使、見習醫師、戰場醫生、最速縫合傳說、陣地截肢專家……’等越來越歪的醫療稱號。

  他憑借豪放不羈純粹的力量心狠手辣迅捷果斷精通人體構造精密無差錯的截肢風格,以及潦草的針線活,也逐漸為人熟知,成為前線效率最高的陣地醫生!

  再沒人能比他截的更好了,宛如施工現場的手術臺,‘重工業巫醫風格’雛形已成。

  晚飯休息期間,已然名聲在外的‘截肢浪’,收到了眾多組隊邀請。

  這些契約者并未被他‘截肢傳說’的兇名嚇到,相反,這才是實力的證明。在這群人的介紹中,白浪得知今天中午時分,又有一批契約者被投放,此外還有一支正式團隊,通過未知渠道,返回了亞美斯多利斯的首都,開啟了其他的特殊任務。

  另,疑似其他樂園空間的契約者,也出現在戰場中,目前行蹤不明、目的不明,引起了他的警惕。

  最后,降臨戰場不到兩天的白浪,也弄清了自己所處的任務世界的背景。

  這是一個存在超凡力量體系‘煉金術’的世界,他甚至聽一些戰地醫生提到,最強的醫術與‘煉金術’有關,他也看到過某個高層,用煉成陣制造藥品。

  再結合自身所在陣營‘亞美斯多利斯’……這是‘鋼之煉金術師’的世界!

  目前無法尚無法確定劇情是否開始,自己莫名出現在這個國度的最南端,與故事的核心舞臺差的太遠。

  此外,這里還冒出了原作中從未出現的血族與狼人。若他所料不差,這是一個被污染過的世界,就像他上次經歷的‘波紋世界’一樣。

  如果往后有其他契約者降臨,必然會遭遇自己留下的‘九頭蛇’。血族和狼人,應該是更早的契約者所留下的后遺癥。

  另外,經他試探,沒有任何人知曉‘國土煉成’的相關信息。這些一階段咸魚,甚至不太清楚‘銜尾蛇’與‘人造人’,但是普遍都了解‘賢者之石’。

  白浪懷疑他被樂園安排到這個世界,與迪奧開出的那塊‘賢者之石’有關?是牛頓在顯靈嗎?

  弄清這些后,白浪沒精力去關注記憶中的劇情。他自己的事情更為重要,于是挑挑選選,挑中一支人數不多的小隊,愿意臨時組隊,共享他們的一個任務,今天晚上出發,襲擊敵營賺貢獻。

  理由非常簡單,白浪連刷兩天的‘稱號’,浪費大量時間,主線任務進度嚴重不足,當然要加個班賺點外快。

  而這支小隊同樣愿意和他合作,帶他過任務。報酬是今夜過后,他們可以在白浪這里,得到成本價的救治,省下大量藥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