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5章 一襲白衣秉丹心,生死皆忘顯精神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奧特蘭德,你已經連續工作7個小時了,先休息一會,吃口飯吧!”

  臨時搭建的急救室中,一只眉眼間帶著濃濃倦意的金發軟妹,擔憂看向正全神貫注,將傷員當成一件衣服縫合的浪哥。

  雖然白浪的針法風格與動作姿勢看起來相當不專業,與主流的醫學流派背道而馳,而且視覺效果也和縫衣服高度相似。

  但這一切并不影響他的縫合效果:節省繩線、縫合迅速、對創口愈合影響小,整套動作行云流水……而缺點僅僅是‘一節斷裂,全部脫線’而已。

  這門被白浪命名為‘浪式戰場急救縫合法’的技術,動作花里胡哨、線頭亂七八糟、手速浪的飛起,而效果么……還挺湊合的。

  而這就足夠了!

  至少他浪了一下午,負責管理他的老醫生僅僅多瞟了幾眼。在盯著他親手縫了三個患者后,沒出大差錯后,便不再搭理,放任浪繼續浪,這是浪的浪漫。

  每一種‘縫合法’問世之初,都會遭到質疑,成為被批判的對象。但是當這種手法被廣泛接受后,就可以列入教科書中。質疑者們就像公知大V一樣,變張嘴臉開始吹捧稱贊。

  白浪的縫合手段雖沒有廣泛傳播,但是每小時20的病患處理速度,堵住所有人的嘴。刷刷刷就消毒、清洗縫合,逼死了無數想來速成號的‘樂園牧師’。(大兄弟,至于這樣斷人活路嗎?)

  這時,另一只金發大兇小護士也湊上來,關切道:“奧特蘭德,來喝口水吧。”

  聚精會神工作的白浪,一把推開妹子幫他擦汗的手,怒斥道:“泥奏凱!你根本不明白時間對于我們的意義!我在通過自己的經驗和雙手,不斷拯救別人的生命。別擋我救死扶傷!我是個莫得感情的縫紉機,不渴也不餓!我就是累死,也要死在工作臺上!”

  小護士挨了批評,臉漲得通紅,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浪哥卻無動于衷,繼續投入新的工作中,同時教導道:“我們必須懷有堅定的信念,要執著、忠誠,并具有獻身精神。區區晚飯,不吃也罷,開工,上祭品,呸,傷員!”

  委屈的傻妹子呆滯的點點頭,根本不明白浪的快樂!

  體能破11的白浪,此刻精力充沛、強迫癥爆發、正縫的起勁,逐漸找到手感狀態不斷攀升,忘記了周遭的紛擾,仿佛回到屠宰場中,對小兔兔們毛手毛腳的巔峰狀態!

  聽著不斷1、1、1的陣營貢獻提示,根本感覺不累的他,已經刷分high到飛起!

  此刻的他,就差批評一句:‘你這膚淺的女人,跟不懂給患者做手術的樂趣!可以隨便用刀切他們、用針扎他們、用線縫他們,聽著他們的慘叫聲,看著他們恨不得殺了我,但偏偏又無可奈何,最終在我精湛的治療下恢復健康后,不得不感激我表情,真是太因吹斯汀了!’

  在浪哥放飛自我,逼著餓肚子的小護士們,一個又一個為他獻上患者時,吃過晚飯的助理醫生們,也紛紛好奇旁觀這個縫了下午居然沒有停下休息過的怪物!

  猛人啊!

  “老師,奧特蘭德的手法我總覺得眼熟?就像……隔壁獸醫科的暴躁導師在現場示范?”

  這時另一個接嘴:“不,我覺得更像我家隔壁的蹩腳裁縫在趕工……”

  “閉嘴,都安靜看!奧特蘭德的縫合手法,不僅追求速度,而且因地制宜靈活多變,總能根據傷口的形狀變化,選擇最適合、最節省、最精確的施工手法,因此顯得天馬行空難看的一B,但是效果卻不差,還節約材料。你們應該多學著點,他雖然是個護士,但經驗很豐富!”

  “太丑了,學不來。”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與專心致志的浪哥構成鮮明對比時,負責管理他的老醫生走了進來。老頭年事已高,精力不濟,加上此時天色已黑又老眼昏花,已無力繼續手術。

  因此他停止手頭工作,開始現場巡回指導,不斷提點其他醫生。

  在見到白浪猛刷7小時陣營貢獻,不肝疼不疲倦,憑實力破100,名次又往前挪動兩位。老醫生也被他的態度、毅力打動。

  至于醫療技巧……一言難盡啊。爛到別出心裁,甚至又反超專業之勢。這種個例,他也是平生僅見,奇才!

  老醫生見浪哥又處理完一件活祭品,露出意猶未盡,我還能救的表情,不由滿意點點頭,這才是‘救死扶傷’的精神。這個年輕人三觀很正,當個護士屈才了,再考驗考驗他,培養成‘醫療兵’吧。

  于是開口將他喊道:“奧特蘭德,你先休息一下。待會過來給高爾做助手,我指導你們進行急救手術。”

  他安排白浪給自己的弟子做助手,有提拔之意。

  而對單純縫合傷口感到無聊的白浪,也興致勃勃湊了過來,外科手術什么的他最擅長了!而且這個刷分更多!不僅如此,這也是一個向小頭目展現實力的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用出眾的醫術感動對方,脫離護士苦海。

  “先生,我不累,可以直接工作!”

  “吃飯!這是命令,你想違抗軍令嗎?”

  十分鐘后,浪哥在兩個小護士的包圍下,愉快地從她們碗中搶走為數不多的肉塊,自顧自吃起來,并露出滿足的笑容:“這飯真香!”

  從幼生期‘打雜人士’到‘無情縫紉機’再到‘手術助理獸’,白浪僅花費半天時間,便憑實力得到上司賞識,完成一系列超進化。

  這同樣是軍營缺乏可用人手,什么樣的貨色都敢往筐里裝,才給了他茁長成長的機會。

  新的主刀醫生是高爾,是老頭‘馮’最年輕的一個弟子。除他之外的三人都已經出師,成為優秀的軍醫,在不同軍部任職。高爾是最年輕的一個,此前一直為‘馮’做助手,如今有了‘辣手浪’的加盟,開始嘗試獨立完成手術。

  不巧的是,剛被端上桌的第一道菜,就是一道硬菜!這位士兵在前線遭遇了炮擊,此刻傷口模糊,看起來格外凄慘,卻仍保持著意識,在過度恐懼中有些喪失理智,在手術臺上瘋狂的哭鬧,狀若瘋魔。

  高爾性格略顯柔弱,見到兇獸般的傷員,被其慘狀與癲狂所懾,神色畏懼寡斷,明顯能感受到他的猶豫不決……此時正顫聲向浪哥索要麻藥。

  他的老師在一旁盯著,有些皺眉,對小弟子的表現略有不滿。但也能理解,每個戰地醫生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此乃人之常……“泥奏凱!”

  這一刻,白浪憤怒了!

  “患者如此危急?你卻這般猶豫!走開,讓我來。”

  浪哥一把推開高爾,面對慘叫著揮動雙臂不許旁人靠近的士兵,二話不說一巴掌糊了上去,啪!的一聲脆響,抽在對方熊臉上。半張面皮打的扭曲變形,肉眼可見的波浪在臉上滾動,腦袋咔嚓偏折,緊接著一個血紅的五指印,在臉上迅速腫起。

  “事急從權,得罪了!”

  病人被打懵B了,感覺牙齦都開始出血,眼前一片金星,我是誰?我從哪來?要到哪去?現場一片死寂,連馮老頭都被懵了,這是什么展開?高爾愣愣看著白浪手起刀落,血光飛舞。

  傷口被凌厲切開后,傷者再次放聲慘叫,正想向白浪發起襲擊,制止對方動作時。被浪哥那食物鏈上位獵食者的目光掃了一眼,立刻僵住不敢妄動,接著繼續慘叫哀鳴,流露出羚羊被獅子咬住喉嚨后,為生命走到盡頭卻無力抗爭的哀傷眼神,與無助低鳴。

  接著,浪哥快速消毒、清理創口、層層縫合、再包扎……當眾人從震驚中恢復清醒后,手術已經搞定大半。

  因為毫不考慮患者感受的無情作風,以及短痛完爆長痛的治療理念,這個病患被白浪花式扎了一個蝴蝶結,作為最后的一點點溫暖關愛。

  “搞定,時間緊張,下一位!”

  馮老頭的嘴巴訥訥蠕動兩下,不知該說點什么?好吧,這就是個神仙!

  面對浪哥的越俎代庖,老頭并沒有反駁,示意再上一道菜,他到要看看白浪的功底有多深?

  很快,又一道祭品被盛放在手術臺上,浪哥重新清洗雙手后,虔誠一禮,便再不客氣起來,施展了超快速消毒,然后手腳麻利、刀法迅捷、殘影連連,當別人還在為清理傷口而感到棘手思考時。浪哥已經放棄思考,憑借經驗與本能,毫不猶豫將爛肉翻開,刷刷兩刀,該切的不該切的統統切掉了……同時暗中運轉‘波紋’的力量封鎖血脈,完成止血。

  盡管患者非常痛苦,叫的跟殺豬一樣。但是整個手術過程快了何止十倍?不管手術做的好不好?只要快就對了!

  對于患者而言,這也算短痛強于長痛。比起被其他醫生翻來覆去玩弄傷口,一點點切割,再一點點縫合,‘浪式治療法’充滿了戰場的仁慈與浪漫。

  考慮到人手不足,后方仍有大量傷員在排隊,白浪被破格收錄,簡直就像是流水線,一個接一個的躺下挨刀。

  因為白浪毫不講理,凡是慘叫的二話不說統統一耳光的行事風格,也讓病員們主動乖乖閉嘴,寒蟬若禁,安靜的接受著審判(治療)。

  浪哥憑一己之力,感染力整個手術室,如同施工現場氣氛凝重……這一刷分,就刷到了深夜11:30。白浪在小護士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離開手術臺,給自己沖了一杯‘小喵人專用營養奶粉兒童益智型’,接著沉沉的睡了下去。

  而個人面板上,他今天營地中所作所為引發的影響力,正一點點被樂園凝聚,一個‘相關稱號’正緩慢成型、浮現。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