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五三章

更新時間:2021-10-12  作者:潭子
星船?

還是兩艘?

看到一邊一右朝他們圍來的星船,安畫心下巨跳。

“諸位,這里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季辰飛出星船,以混沌巨魔人的真身現身,“現在,老夫以十為數,再不走,就休怪我等不客氣了。”

帶著靈力的聲音,穿透力極強,哪怕躺在靜室的世尊,都聽得一清二楚。

他的臉上閃過一抹譏誚。

正要招呼安畫說些什么,腦海深處突然一痛,緊接著,當當當、咚咚咚、噼噼噼、呲呲呲……,各種兵器的敲擊、刺拉,好像要把他的識海,切開再切開,捶碎再捶碎。

“啊”

世尊受不住,渾身痙攣地倒在特制的木榻上,“啊啊啊”

例行的痛苦開始了,可是,已經好長時間都沒這么激烈了。

世尊以頭撞榻,一時之間,恨不能速死。

“賀叔,外面交給您了。”

安畫顧不得季辰,急步沖向世尊所居的靜室。

眼見世尊要從木榻上翻滾下來,安畫連忙按動門旁的特殊按扭,木榻上‘嗤嗤’幾聲響,一條特制的,又寬又軟的捆仙繩瞬間把世尊捆了個結結實實。

“啊啊啊”

世尊的眼睛充血,面部扭曲異常。

他太痛苦了。

所有的意識,所有的聰明才智,在這一會,全都遠去。

甚至下意識里,他還想掙脫捆仙繩。

別的人被捆仙繩捆住了,當然就無法可想了,可是,他不同,他是圣者。

眼見這特制的,捆上不至于讓世尊有多舒服的捆仙繩要被不停翻滾的世尊掙斷,安畫連忙屏息摸出一只玉盒,打開后直接抓起里面的一張黑帕,就按到了世尊的口鼻處。

“唔唔唔”

世尊掙扎得更厲害,可是,沒一會就再也動不了了。

這是圣尊為防世尊在行船的時候犯病,毀了星船,才針對世尊特制的蒙天帕。

此物對其他修士可能沒多大用,但是世尊每到這個時候,都只剩掙扎的本能,此帕對他雖然有一定的傷害,卻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昏迷過去。

昏過去了,對痛苦的感受上,相對來說,就會弱上好些。

這算不是辦法的辦法。

安畫看他哪怕昏迷過去,也是止不住的顫身顫栗,心頭異常難過。

如果世尊好好的,混沌巨魔人趕來驅逐他們嗎?

季辰敢那樣跟他們說話嗎?

安畫才要嘆一口氣,卻沒想,一向平衡的星船,卻猛地翻了幾轉。

賀幼明和季辰談崩了。

出來相幫的季道,沒別的廢話,就是一腳踢向了星船。

“你們干什么?”

賀幼明大怒。

同時亦大驚。

這些混沌巨魔人,在他們面前,以前從來沒有強硬過,現在……

他連忙堵到了季道的前面,“想與我佐蒙一族開戰嗎?”

“呵呵!”季辰皮笑肉不笑,“當初圣尊答應老夫,從此以后,你們佐蒙人不再來我新世界,可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過來……”

說到這里,他突然厲聲大喝,“賀幼明,你們從一開始,就把我們當傻子耍吧?”

自然是當傻子耍的。

只是,這話不能明著說出來。

賀幼明看著他們的兩個星船,知道,這一次的金仙級長老不會少。

而他這里,暫時卻只有他一個人,好漢不吃眼前虧……

“各位還真是誤會了。”

他冷臉拱了拱手,“我等到此,其實是想請各位幫忙的。”

“嗬!”季無用從星船中沖出,“原來請人幫忙是閣下這樣的態度,那么,我季無用明著說吧,不論什么忙,我們混沌巨魔族現在都不會幫了。請你,開著你們的星船,有多遠滾多遠。”

賀幼明:“……”

他狠狠按下那口氣,軟了一點道:“各位,賀某的態度可能讓各位誤會了什么,但是,今天賀某也是事出有因。”

賀幼明轉向季辰,“道友在賀某出來的時候,也聽到了一點異動吧?”

圣尊他們還沒來。

強力震壓難免傷亡,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他們內外夾攻。

賀幼明拱手道:“我家世尊再次犯病,不得已,賀某才帶著一隊護衛隊來此,希望各位道友能行個方便,讓我家世尊借用貴族的……”

“不可能!”

季無用一口打斷,“不論你要借用什么,我們都不會答應。”

賀幼明深深地看了眼這個油鹽不進的家伙,轉得季辰、季道:“……各位是鐵了心?”

“不錯!”

季無用上前一步,“賀幼明,來此之前,你們旦凡有一點尊重我們,也不是直接帶人過來,而是由圣尊出面,樣來洽談!”

真是好大的臉。

賀幼明已經在心里,打定主意,等圣尊他們到了,第一個殺的就是這季無用。

既然叫季無用,那還是徹底無用的好。

“季辰,季道友,這位無用道友的話,也是你們的意思嗎?”

“……不錯!”

季辰本來想軟一軟的,奈何季無用已經把什么話都說了。

當然,他也很清楚,此時收容世尊,以天才地寶助他,只會讓混沌巨魔放更加被動。

“賀道友,還請你帶著你們的星船,履行圣尊的諾言。”

“……呵呵!”

太油鹽不進了。

賀幼明呵呵一笑,“行,賀某人可以走,但是,在走之前,還望道友告訴賀某一聲,林蹊……如何了?”

“這是我們和林蹊事,”季無用冷笑,“賀道友管的是不是太寬了?”

“哈哈!哈哈哈!”

賀幼明仰天大笑,“觀各位道友的樣子,林蹊是沒跟你們分享天渡境吧?”

季辰三人都冷冷看著他。

“各位也是不敢殺她吧?”

賀幼明正要再說什么,星船中突然傳來安畫的聲音,“賀叔!”

安畫的聲音有些嚴厲,她主要沒想到,應該有點腦子的賀幼明,會這么不會說話,“各位前輩,在下安畫!”

安畫?

圣尊的徒弟?

季辰三人互視了一眼,神情都有些凝重。

“沒有提前跟各位前輩先通氣,是我們的錯,家師最近有些忙,所以,才讓在下代表他,向各位前輩致個歉!”

安畫的聲音異常誠懇,“事出突然,家師叔世尊最近的情況越來越不好。”

現在的關鍵問題是進入雄澤界。

只有進去了,才能在關鍵的時候,里應外合。

“所以,我們才急了,還請各位前輩行個方便,安畫在此……”

“沒有方便!”

什么行個方便,分是想巧取豪奪。

季無用一口打斷,“世尊的情況天下皆知,他是圣者,圣者都解決不了的問題,就絕不是什么天材地寶能解決的了。”

“可……”

“安道友讓老夫把話說完,”季無用在季晚那里,聽了安畫不少故事,對她的警覺程度,遠在賀幼明之上,“世尊能用上的,我等自然也能用上。”

想把他們當冤大頭,再把他們一把按死,絕無可能。

“所以,還請各位,履行圣尊諾言,從哪來回哪去吧!”

安畫:“……”

她長長的吸氣,再吐氣,“那好吧!”她的聲音好似非常難過,“不過,在離開之前,安畫還有一件特別惦記的事,不知林蹊現在是自由之身,還是……在貴族的牢房里?”

對混沌巨魔族出手之前,得先知道,林蹊在哪。

“這也是我師父圣尊特別惦記的事!還請各位前輩行個方便,如果,各位覺得,她那里,貴族不好處置,安畫愿意……”

“再說一遍,林蹊如何,暫時是我們混沌巨魔族的事。”

季無用再次打斷,“你惦記也好,圣尊惦記也好,那都只是你們的事,與我族無關,我族更無須向你們報備!”

佐蒙一族上上下下,全都對林蹊忌憚的很。

跟他們說她的具體情況,與自毀長城,根本沒分別。

季無用強硬,“老夫再數十個數,再不退……,就別怪我等用強。一、二、三、四、五、六、七……”

他的數,數得極快。

配合他的數,還有慢慢向前的季辰和季道。

這兩人的混沌巨魔真身,都比他們的星船大,真要用強……

“賀叔,我們走!”

識實務者為俊杰!

安畫當機立斷,讓賀幼明回來。

沒過多久,他們的星船開在前,季辰和季無用一行人,開著兩個星船,一路尾隨,看那樣子,誓要看著他們離開這方宇宙才行。

“……他們看樣子,已經警覺了。”

安畫郁悶異常,“賀叔,點傳界香,把今天的事,報回族里吧!”

他們現在要防著混沌巨魔人與人族合作了。

“通知族里,密切觀察仙盟坊市的異常,如果他們調兵……,我們就都要小心些了。”

賀幼明:“……好。”

他這一會,心堵的很。

安畫那般在混沌巨魔族面前下他面子……

“世尊情況如何了?”

“……不太好!”

對世尊,安畫也很憂慮,“這一次……,那隔山打牛罩可能比以往擊打的更為激烈。”

“林蹊不在,魯善那些人,大都以穩為主……”

賀幼明蹙著眉,“世尊怎么會……”

“可能還跟天淵七界的修士有關。”

天淵七界,不止一個林蹊,還有很多驚才絕艷者。

只是,那些人的名字,還沒有傳揚開來。

安畫看了看他,目光微閃,“賀叔,臨行之前,師尊還跟我說了一件事。”

“……什么事?”

“師尊說,混沌巨魔族所居的雄澤界自然演化得太好,這不是正常的。”

“唔,這個呀?”

賀幼明不以為意,“我們長老團也曾經討論過,混沌巨魔族善于抽取靈脈,他們以前制造小境的時候,就曾在天淵七界抽取靈脈,以至于好好的天淵七界——宇宙中心,最后成了一方小界。

如今,抽取其他界域的靈脈進雄澤界,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是嗎?”安畫眨了一下眼睛,“師尊以前也是這么以為的,但是……,師尊后來自己推翻了。”

“噢?圣尊怎么說?”

“混沌巨魔人善于抽取靈脈,那您說,他們善不善于,抽取界心?”

什么?

賀幼明驚呆了。

“這本來只是師父的一個猜測,但是,我現在有些相信了。”

“怎么說?”

“我們……以前在這里很順的。”

賀幼明臉上顏色幾變。

以前順,現在不順了。

是……林蹊來了嗎?

“混沌巨魔族如季無用這樣的人,以前都是不出世,只閉關的。”

安畫的心中不安的很,“現在……突然就冒出來,還驅逐我們,您說,與林蹊有沒有關系?”

林蹊恰是出身天淵七界。

賀幼明閉了閉眼,再睜開時,里面已是一片殺機,“就算有關又如何?混沌巨魔族能完全相信她嗎?”

天渡境橫在那里,他們誰都搬不開。

“以前我們對她出手的時候,都有人族金仙隨同協助,但是在這里……,”賀幼明冷哼一聲,“混沌巨魔人沒法相信她,她亦同樣,她肯定也無法完全相信混沌巨魔人。”

真要相信,就不是匿著天渡境,讓季肖一直求而不得了。

“這方新生宇宙的天道,還沒演化完全。”

這是他們最大的優勢。

天道親閨女又如何?

天淵七界不還是淪落成了仙界的附庸?

“只要我們能看住人族那邊可能的救援,一切都不是問題。”

“嗯嗯,我也是這樣想的。”安畫終于引導他,自己說出看住人族可能的救援了,心甚安慰,“那就麻煩賀叔再跟長老團諫言吧!”

長老團那里,由賀幼明出頭,更方便些。

看著婷婷裊裊傳界香再次烯起,安畫轉身再次走進了世尊的靜室。

此時,隔山打牛罩大概是停了,世尊雙目無神,虛弱地躺在那里。

“師叔?您好些了嗎?”

說話音,安畫給世尊的嘴巴喂了一顆紫色丹丸,“混沌巨魔族這次出動了不少人,他們要把我們驅逐出新生宇宙。”

世尊:“……”

他連眼珠子都不想動了。

太累太累。

感覺活著真是太累了。

尤其知道今天行刑的是誰以后。

“師叔,混沌巨魔族真的對我們引導了警惕之心,您快點好起來吧,哪怕不能動用靈力,哪怕您只能坐起來,對他們都會是一種震懾!”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