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五二章

更新時間:2021-10-11  作者:潭子
把飛高的石船重新抓回來,鋪上厚厚法衣,再在艙門掛上一件大氅,哇哇哇,擁有不滅火爐的船艙,很快就熱乎起來。

這一夜,陸靈蹊終于不是蜷縮著睡了,青主兒也終于不用擔心她的寒毒再復發。

“靈蹊,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在這里的運氣也非常好?”

“嗯!”

想什么來什么,老天對她不薄。

幾個乾坤玉盒里,肉食之類的陸靈蹊不太敢動,但是,靈米餅、靈面饅頭都是真材實料,再加上她自己的棍子餅,哪怕靜河域十年都不恢復,她也不用擔心吃飯問題。

“你的靈蜜水可以自己收著了。”

陸靈蹊笑瞇瞇地放下三個裝滿靈泉水的乾坤小葫蘆,“看,他們的準備很充足。”

“……他們準備這些東西干什么?”

青主兒微有不解,“難不成真把這方宇宙當他們自己的,要逐一探查各個界域?”

陸靈蹊的眉頭微攏,“……今天的兩個人身手都不錯!他們也有可能是沖著我來的。”

“那……我們要去找他們其他的同伴嗎?”

“自然!”

陸靈蹊拿起包袱里暗紫色的圓桶,“看到這個沒?發信號的,過幾天,我們發一個試試。”

“為什么現在不發?”

“因為我想在這里,好好歇幾天。”

陸靈蹊根本不想把堵洞口,阻止石船飛走的土石搬開,“難得冷了這些天,可以暖暖和和了。”

她太喜歡暖和了。

哪怕現在得到佐蒙人的補給,可以把自己裹成球,不用怕冷,她也不想馬上直面風雪。

她是如此,一路跋涉的龐中選一行人,當然也是如此。

匯合了第一小隊,匯合了第二小隊,后來,他們還有沒有人,帶沒帶補給,他們完全不知道。

若不是想著后面的人可能帶著補給,龐中選真是一步都不想走了。

雖然穿著厚毛法衣,披著厚毛大氅,可是,這一天天的,他還是慢慢感覺到這絕地的可怕。

尤其迎著風的時候。

龐中選總覺得這風中有什么暗物質,哪怕他們這樣體魄強健的仙人,風吃多了,都容易頭疼。

“天黑了,早點找地方休整!”

他估算著時間,如果安畫他們察覺不對,放下第二小隊以后,大概還會往前再行兩個時辰派人試驗,而星船的兩個時辰,他們在下面,大概要走七到十天。

不管下來的是誰,他是金仙長老,肯定都要向他靠攏。

所以,完全不必太急著趕路。

“是!”

第一小隊長段振每天以羅盤帶路,第二小隊長路紹遠就負責尋找每天晚上的落腳地。

這個時候,他們其實都后悔了。

明明族里給他們配發了三個絕地包袱,明明已經懷疑,靜河域出問題了,怎么就沒想著多拿一個?

現在……

看著沙沙落下,不小心就能扎人,好像細毛針一樣的細雪,誰都希望能多一套厚毛法衣,把自己穿成熊。

路紹遠帶著第二小隊,依著一塊大石,以最快的速度,為大家掏了個雪洞。

龐中選歇進去以后,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日子……真他娘的太難熬了。

“長老,”魏虎湊到他身邊,低聲道:“您說,這里真是靜河域嗎?”

“……應該是沒錯的。”

龐中選原來也懷疑,這里不是靜河域,但是,仔細回想了當初的星圖,他百分百肯定他們沒走錯。

“那……,靜河域現在的情況,您說跟害死李玉長老的浮空石山谷有沒有關系?”

什么?

龐中選赫然睜目。

他居然把那個山谷忘了。

按圣尊所說,李玉最后應該是逃離了那個山谷,要不然,后面不可能又活那么多天的。

但是,他既然逃出了那個山谷,按理就不會死了,可是,最終他還是死了。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如果他出谷的時候,碰到了什么……

龐中選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李玉曾經說過的,可通靜河域,隱蔽的絕地小境。

如果是兩者溶合……

“魏虎,你很不錯!”

怪不得風吃多了,連頭都會疼呢。

原來風中有那個山谷的陰火。

雖然被稀釋了很多,可是,架不住他們一天到晚的都在這個破地方。

可能連空氣中都暗啟了灼人神魂的陰火。

想通此點,龐中選忍不住磨了磨牙,“許添祿!”他看向縮在最外面的許添祿,“要么厚毛法衣,要么大氅,選一個捐出來。”

許添䘵驚呆了。

他看向自己的小隊長路紹遠,希望他能幫他說句話。

可是,路紹遠撇過頭,沒看他。

他的眼睛,不由的染上驚恐之色。

雪窩就這么大,魏虎和長老的話,他聽見了,他知道長老為什么要他捐法衣或者厚毛大氅。

但是,憑什么要他捐啊?

他可憐巴巴看向自己的隊友。

可是,一個兩個全都跟路紹遠一樣,甚至有兩個比路紹遠還狠,那瞪來的目光,好像在說,敢不捐,他們就要自己動手了。

有厚毛大氅在外面頂著,他都冷得很。

沒了……

“我……我捐厚毛大氅!”

面對越來越多,想要馬上動手的族人,許添祿到底做出了選擇。

誰讓他的修為最弱?

誰讓他沒有后臺?

誰讓他還處于立功贖罪的階段?

誰讓他就是被長老盯上?

許添祿抖著手,把自己的厚毛大氅解下,“長老,能不能讓大家省著點。”

掩口鼻而已,不用那么多的。

他自己動手,割了一尺八寸長,寬五寸的小長條,“您看,就像這樣,大家的大氅都有帽子,把帽子緊一緊,壓一壓,即能護住口鼻,又能保證不會掉。

我……,好歹給我留一點兒。”

尤其大氅的帽子得給他留著,要不然,他真的會死的。

“……成!”

龐中選很看不上他可憐巴巴的樣子,“族里再有補給,老夫第一個把你缺失的補上。”

“謝!謝長老!”

沒一會,許添祿的厚毛大氅,就只剩下小半截,勉強能裹個腦袋和胸腹。

但其他人都安心了。

每個人都弄了一塊可裹臉的長條,這樣就暖和多了。

許添祿瑟瑟發抖地縮在洞口。

他不知道自己該想什么?

他的修為本來也不錯的,可是出任務去妖族,偷獵妖獸的時候,被妖族長老敖桐找回的親兒敖象發現,拼死逃命的時候,元氣大傷,要不然……

報名參加這邊的任務,他就是想著,族里引誘林蹊到絕地,需要時間,他可以借這時間恢復一點兒。

許添祿其實很委屈。

族里在妖族那邊的任務,是一直都沒有出過錯不假,可是,那是以前。

自從敖桐當了妖族的巡查長老,自從妖族刑堂從人族那里請回了幾個人,他們在妖族的任務,就沒一個順順當當過。

失敗了,怎么能怪他?

是,參加那邊任務的族人,只有他一個活著逃了回來,可……可……,這不正說明了他的本事不差嗎?

許添祿突然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何方了。

原想著配合大家拿下林蹊,哪怕還是沒有哪位長老能看得上他,至少立了功,就算贖了罪。族里的丹藥和其他供給,會對他重新敞開。

確實對他重新敞開了點,可……

還沒遇到林蹊,他就先被自己的族人……

許添祿聽著大家因為得了面罩,慢慢高漲的談論聲,心中苦澀異常。

族里在人族那里一敗再敗,長老們早該想到,人族會和妖族聯合起來的。

族里后來在妖族的任務,也幾乎全都失敗了,就是……就是那位隱藏極深的‘長老’不也說,他們暫時不能再在妖族動手了嗎?

都沒人怪那位‘長老’,憑什么就怪他?

因為他的元氣大傷,因為……他倒霉嗎?

低著頭,閉著眼睛的許添祿心中升起一股子說不出的憤怒,尤其聽到魏虎笑了,長老笑了,段振笑了,路紹遠笑了……

“哈哈”

“哈哈哈”

他們的每一聲笑,都讓他的血在冷與熱中交替輪轉,好像要把他從里到外的焚了一般。

直到大家的笑聲漸歇,呼吸平緩,大部分的人都睡著,許添祿才慢慢睜開了眼睛。

黑暗中,沒人看到,他的眼睛里滿布血絲,里面閃動著一股說不出的瘋狂與冰冷。

圣尊收到徒弟用傳界香傳來的信了。

他覺得,徒弟和世尊說得很有理,混沌巨魔人那里,不能再等下去了。

但是……

他現在又不得不往后再延遲兩個月,因為,被李玉拖累,神魂被灼,如果不管不顧,馬上去新生宇宙的話,于他實在是個不小的負擔。

“大家都怎么說?”

看完最后一個字,圣尊放下留影玉,看向給他送消息的長老簡宗吾,“都同意老夫往那邊走一趟嗎?”

“是!”

簡宗吾點頭,“圣尊,您看……”

“虛乘不會主動打到族里。”

圣尊轉了轉手中的留影玉,“混沌巨魔人也沒有弱到,馬上要滅族的時候。”

他去?

當年,這里的一切,都由世尊主導。

然后天地因果下,世尊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現在,輪到他去拿那片新生宇宙了嗎?

圣尊揉了揉還不時抽痛的腦袋,“老夫的意思是,族里出動十二金仙。”

十二金仙,對族里很重要,但是,世尊不行了,他——對族里來說,就更重要了。

圣尊決定保重他自己,“你們隨同世尊、安畫、賀幼明和龐中選,以超絕實力,再配合老夫,一起去混沌巨魔族的雄澤界。”

這么多人?

簡宗吾都有些呆了。

明明圣尊一個人能辦成的事,讓他們這么多人過去……

“圣尊,我們這么多人去……”

“人越多,就越不怕季肖、季辰跟我們玩魚死網破。”

圣尊冷冷看著他,“混沌巨魔族曾是這方天地的寵兒,你們不會以為,他們就三兩把刷子吧?

如果真的那么不堪,你們以為,當初的仙界諸仙,怎么會那么容易的,就讓出新生宇宙?

簡宗吾,把老夫的話帶到長老團,告訴大家,想要拿下那方宇宙,圈養混沌巨魔人,像季肖、季辰、季道那些金仙級的混沌巨魔族長老,就得全都拿下。”

這不是應該的嗎?

簡宗吾等著他接著說下去。

“此事,是我佐蒙一族和混沌巨魔族兩家之事,老夫不能一個人擔了。天地有因果,雖然老夫暫時是不擔心那邊天地的因果,但是,你們自己想想,當初我們何嘗多重視這邊的天地因果?”

至少他沒有多重視。

長老團那邊也沒有多重視。

只有世尊……

世尊一個人,把所有人的活都干完了。

“混沌巨魔族遠沒有當初的人族強大,更沒有人族的人手。多去些人,明著告訴季肖、季辰、季道……,他們死,混沌巨魔族還有繁衍生息的可能,他們活……,就只有滅族一條路。”

圣尊把自己代入到季肖、季辰那些人身上,“在徹底滅族和他們自己的生死上,他們至少會有一半人,選擇自裁。”

這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另外,我們也要防著他們向人族求援。所以,多去些人,勢在必行!”

“……是!”

簡宗吾被他說服了,“我這就把您的決斷,告訴大家。”

“去吧!”

圣尊看他走遠,到底又拿出丹瓶,給自己倒了兩顆紫色丹丸。

虛乘收到了常雨輾轉送來的信。

以前,他對美魂王從來沒有心平氣和過。

但是現在……

虛乘收起信,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好半晌后,他出現在仙盟坊市的南市,這里是低階修士的樂園。

虛乘的身形幾閃,站到了沒甚生意的老修面前,“一起喝杯茶如何?”

喝茶?

老修看到他就頭疼,“還沒到百年呢。”

他還想多活幾年呢。

“你來得太早了。而且,我也不缺茶喝。”

想喝茶,任他的本事,什么喝不著?

“走走走,我這里不歡迎你。”

想喝茶,任他的本事,什么喝不著?

“走走走,我這里不歡迎你。”

虛乘頓了一下,“……我有正經事,要跟你談一談。”

“我就不是能談正經事的人。”老修很不耐煩,“買東西我歡迎,其他,有多遠,你滾多遠。”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