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五四章

更新時間:2021-10-13  作者:潭子
常雨的活干完了,給驚恐的廣若扔上一根棍子餅,非常瀟灑利落的走人。

自入仙界以來,每隔三天她都會到訪市上轉一轉。

曾經的黃梁商會一直都在,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會長再也沒有出現了。

結合種種,再加上南師伯在天下堂給她收集的各種消息,她們大概鎖定了一個人。

當年的六腳冥蟲下界之前,仙界有一位大能就去了他們天淵七界,那位大能……

想到她一心想當散修,結果被會長忽悠著拜進千道宗,常雨也不知道是郁悶好,還是慶幸的好。

反正曾經的她是非常非常郁悶的,但是后來……

師父雖然不常見,可是她把他們師兄妹的生活全都安排得滿滿的,宗門師長個個照顧,師兄師姐俱都愛護……

常雨很慶幸,她拜的是千道宗,拜的是金仙谷,又是……神隕地仙人的徒弟。

但是,她還是想找到曾經的會長。

南師伯和尚師伯都說,六腳冥蟲吉豐后來能那么老實,不到處吃人,很可能是在山海宗被他們的會長教訓了。

他逼著吉豐大叫了三聲‘服氣了’。

常雨看著遠處那個擺攤的老修,真的好想上前。

說好的,等她進階元嬰,就能看到他長什么樣子,可是,她拼命修煉,進階元嬰了,卻成了黃梁商會的新會長。

老楊叔說,是會長遺令讓她當會長的。

她接下了會長的擔子,但真的……

常雨慢慢磨蹭著正要上前,卻發現,上次見到的老修,又來煩會長了。

“……你煩不煩人?”擺攤老修原本揚起的笑臉,在看到虛乘后,迅速變成不耐煩,“都說了,我這里不歡迎你。”

虛乘:“……”

他知道他不歡迎他,可是沒辦法啊!

有事不決,問誰呢?

虛乘感覺自己就站在十字路口,一旦走錯……后果不堪想象。

因為他早不是曾經的自己了。

曾經走錯了,大不了回頭再來,影響的,也只能是他,頂多再加上徒弟銀月。

但現在不行了。

自從懷疑圣尊可能是世尊的最厲害分身后,虛乘就感覺當年做的選擇有佐蒙人明里暗里引導的成分。

現在……,可能又到了要選擇的時候,虛乘不敢隨意亂動。

當然,他也不敢完全相信美魂王。

那家伙是魔王,有些話,他可以聽,有些話,他不能聽。

虛乘這兩天煎熬的厲害,只想讓這老家伙,幫他堅定一點心念。

“大家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何必據人于千里之外呢。”

虛乘蹲下來,“你看我這一次一次的……”

“滾!”

老修拿起一塊黑乎乎的礦石就要砸他,卻突然砸不下去了。

“喂!你這人怎么回事?”

常雨可不知道虛乘的身份,見他煩人,忍不住抬腳就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下,“聽不懂人話是吧?再不滾可就別怪……”

“這是我們兩老頭的事。”

老修看她豎眉,真要下勁踢虛乘了,連忙攔住,“你來干什么?”

常雨:“……”

聲音跟少時聽到的聲音不太一樣,可是,在他拉她的瞬間,她就是知道,他是她的會長,把她從小養到大……

“我想您了。”

常雨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忍住的,可是,在這瞬間,她的心中酸酸,鼻中酸酸,眼中更酸酸,“您騙我。”

雖然已經努力忍了,可是,眼中水光凝聚得太快,大顆大顆的掉落。

回頭的虛乘,難得看到老修慌了手腳,非常有眼色地拍拍屁股,往旁邊站了一點兒。

這老頭從來都是孤家寡人一個,好好的怎么會招惹……

“……別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老修手忙腳亂地給她擦眼淚。

小丫頭是他在沙漠邊撿的。

他教她說話,教她走路,教她做生意。

他看著她一點點地長大,看著她努力地過活。

“當初我真是沒辦法。”

他一個算卦的,落到那樣的是非之地,可怕一不小心,牽涉太多因果,把命都搭上。

當初他就差點把命搭上。

“別哭,別哭了,你現在不是認識我了嗎?”

他現在絕對跑不掉了。

“乖,小祖宗,以后你想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把小丫頭丟在了那邊,雖然知道,她會過得很好,可是,到底還是牽掛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做手腳,在那處秘地留下天演術給柳酒兒。

還不是因為,柳酒兒很照顧小姑娘,性子不強,千道宗能使喚她的人多嘛。

雖然他也不知道,他算個卦,馬上就能被天道盯上,柳酒兒算這算那,啥事都沒有。

“這么多年沒見了,我……我也很想你呢。”

“真的?”

“真的!”

得到肯定答復,常雨終于滿意了,兩手在眼上一抹,靈力微動間,剛剛的失態,剛剛的淚痕,全都了無痕跡,“您住哪呢?我到您家去看看。”

認了家,以后再想跑,就更不可能了。

“……放心,我不跑。”

老修笑了,“以后喊我黃爺爺吧!”

當了她爺爺,他就大了酒仙宋玉一頭。

“那……,黃爺爺,您的名,真是一個梁字嗎?”

黃梁,黃梁,跟黃梁一夢似的。

“哈哈,他的名,就叫黃梁!”

看戲看到現在的虛乘終于能插口了,“老黃啊,恭喜你們爺孫團聚!”

黃梁:“……”

他真是不想看到虛乘。

這老頭越是找他找得兇,承擔的天地因果,就越重。

“跟你有毛的關系。”

順應心意,認下小丫頭,他也不怕虛乘跟小輩計較剛剛的踢臀之罪了。

黃梁把攤子卷吧卷吧,隨意地收進儲物戒指,“常雨,走,跟爺爺回家。”

常雨?

虛乘眼中閃過一抹驚喜,忙傳音給兩人,“常雨,你師父是林蹊?”

常雨瞬間回頭。

黃梁則心中巨跳。

他突然意識到,虛乘鍥而不舍地找他,可能與林蹊有關。

提了一堆東西,走得異常艱難的毛大和毛二,最終因為這沒有人煙的靜河域,選擇了消極怠工。

反正憑龐長老他們的聰明勁,肯定還會往南邊來的。

補給在他們身上,大家想在靜河域里過好日子,只能來找他們。

“算時間,陳大個和張邁,也快到我們這了。”

他們身上不僅背了兩個絕地包袱,還各提了六個乾坤玉箱。

毛二就等著他們過來,幫忙拎一兩樣,減輕一下負擔呢,“老大,放一枚紫瓊花給他們定個位吧!”

風雪雖然不大,奈何細細密密,永不停歇。

萬一那兩個人在風雪中,稍為迷了點路……

毛大想了想,“行,你放吧!”

匯合陳大個和張邁后,就是他們一起尋找大部隊的時候。

毛大猜測,龐長老他們離這里也不會太遠了。

只是他們人多,也不知道是行路更快,還是人多口雜的,操心這靜河域的不對,走得更慢。

“龐長老他們如果走得快,可能也會看見。”

真要匯合了,東西一交,大家就都省心,不用在外面奔忙了。

“好嘞!”毛二高高興興的應下。

沒過多久,‘嘭’的一聲,一朵紫色瓊花就綻放在了墨云下壓的天空。

把一片墨云都染成了紫色,顯眼異常。

一直注意天空的陸靈蹊和青主兒當然第一眼就看到了。

煙花綻放之地,看樣子離她們并不是很遠。

“來菜了。”

青主兒雙眼亮晶晶的,“靈蹊,再弄幾個包袱,我們就可以把整個石船都用厚毛法衣包一遍了。”

船艙是整個塊石頭挖出來的。

青主兒覺得,全都用厚毛法衣或者厚毛大氅裹一下,應該更暖和。

“你想的可真美。”

雖然陸靈蹊也是這樣期待的,但是,她覺得,她可能做不出這樣的事,畢竟靜河域現在有多少佐蒙人,她們并不清楚。

她們不可能一天到晚,就呆在船艙里的。

裹還是不裹,其實沒太大區別。

陸靈蹊更傾向于,再多弄幾個包袱,以后最外面的一套,可以脫換了。

“老天對你好,我當然可以往好的地方想了。”

青主兒從她的頭上往下一跳,穩穩地落到她的懷中,“這一次,我不跟你一塊了,我就待船里。”

“隨你。”

陸靈蹊從懷中摸出一個酒葫蘆,往口中倒了幾口酒。

“如果有危險,記得,早點跳船。”

“放心吧!”

半個時辰后,跟風雪幾乎混為一體的石船翻過一道山梁,就看到了遠方慢吞吞走路的兩個人。

陸靈蹊和青主兒都微松了一口氣。

兩個人好啊!

哪怕跟前面的兩人一樣能打,想要拿下,也不是太難。

“石船不要靠得太近了,我一個人過去。”

陸靈蹊放下石帆,才要跳下石船,青主兒就扯住了她的衣擺。

“讓他們太早戒備就不好了,”青主兒笑嘻嘻地,“靈蹊,你也背個包袱,記得,把頭臉裹緊些。”

陸靈蹊一愣之后,忍不住笑著按她的話執行了。

沒一會,背著一個大包袱的她,就裹緊了頭臉,在雪地里,以極快的速度往毛大、毛二靠近了。

“咦?怎么就你一個人?”

像張邁,又不像張邁。

身體裹成了球。

應該是張邁吧?

看到對方就背了一個大包袱,毛二忍不住懷疑張邁是把所有的法衣和厚毛大氅,全都裹在了身上。

“陳大個呢?”

毛二丟下手中的乾坤玉箱,“快叫他出來,我們換換手。”

毛大倒也沒有太在意就要到跟前的陸靈蹊,他的目光放在她的來處,也想尋到陳大個。

厚厚細雪中,可以看到模模糊糊的山梁,看到……

突然看到一個好像飄著的雪船,毛大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緊接著就覺不妙,可是已經遲了。

兩聲刀響,毛二因為盯著陸靈蹊,最早發現不對,一個后空翻時,叮的一聲,亦抽出了自己的長劍。

可是,毛大就有點倒霉了,一條胳膊在護住腦袋的瞬間,硬生生地少了半條。

“好膽!”

毛二大怒,迅速欺身向前。

他想給毛大爭取時間,把那兩條胳膊再粘回去。

與此同時,百十里外,看到這邊的紫色瓊花的龐中選一行人,終于又加快了點速度。

被凍得不行的許添䘵都是精神大振,腳步輕快了許多。

只要前面的隊友有多的補給,他就不用這么凍著了。

太冷了,太冷了。

許添祿慢慢的從后面,跑到了中隊,跑到了二隊長路紹遠的身邊,“隊長,這放煙花的應該是賀長老他們給我們送補給的隊友吧?”

“……應該是吧!”

路紹遠看了他一眼。

這幾天,這個丟了大半厚毛大氅的人,看他們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

難得他現在又正常了。

如果有多余的補給,路紹遠也愿意給他,要不然,天天跟這家伙呆一處,他老覺得,不太對勁。

“那……您幫我跟龐長老說說,給我一件厚毛大氅行嗎?”

許添䘵生怕龐中選和某些不要臉的家伙,要多吃多占,多披一件厚毛大氅。

龐中選是金仙長老,他如果真的不要臉,要多披一件,他……他也沒轍。

“放心吧!龐長老不會出爾反爾的。”

路紹遠深深看了他一眼,“許添祿,你該知道,截你厚毛大氅,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不截你的,總要截別人的。”

可是,為什么那么多人,就要截他的呢。

許添祿心中不管怎么想,面上倒是一幅認同樣,“我知道,隊長,您放心,只要再給我一件,我……,以后,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唔!放心吧!”

收到可能‘忠心’小弟一枚,路紹遠還是有點滿意的,“以后我罩著你。”

他其實知道,這許添祿是有點本事的。

但是,族中長老們不喜他,也是真的。

妖族那邊對族中很重要,可惜……

“回頭有好東西,我會跟長老力爭,多給你補一份當補償。”

“謝隊長!”

這三個字,聲音大的異常,連前面走的龐中選都被驚動,回頭看了他一眼。

難得這個家伙,不再陰沉沉的了。

“全隊都有!”龐中選大聲命令道:“加快速度,匯合前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