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二八章

更新時間:2021-09-15  作者:潭子
圣尊氣哼哼的回到駐地,多少年了,一直都是他讓虛乘啞巴吃黃連,可是現在……

“師父,”收到季肖消息,又被長老團逼著的安畫,顧不得師父黑了幾天的臉,“混沌巨魔族大長老季肖傳消息來啦。”

“……說什么?”

圣尊特別討厭那個季肖,人蠢沒本事,按理,他是最應該找林蹊麻煩的人,可是,這么多年了,眼睜睜的看著林蹊蹦跶,天渡境竟然提也不敢提了。

“又來催我們鎖定林蹊?”

他冷笑道,“以后他的消息不必再再報到我的面前。”

“不是,”安畫搖頭,“他說,他有辦法鎖定林蹊。”

什么?

圣尊終于回頭看向徒弟。

“但是,他說,他需要冒很大的風險,所以,要求我們給他一點補償。”

補償?

明明是兩利的事,居然要他們給補償?

圣尊都要被氣笑了,“這一點……到底是多少?”

靈獸肉什么的,他們也需要。

從幽古戰場上來的族人,從無智轉為有智,首先從吃開始。這個吃,是如人族一般,坐下來,飯與菜,一切都是熟的。

熟食是人族與其他種族的最大區別。

也是他們區別于低等種族,優于人族的最大保障。

“這一次,他要的不是肉。”

不是肉?

圣尊的眉頭攏得更厲害了些。

“季肖要的是食靈蜿蟲以及仙石。”

“……倒是聰明了。”

圣尊嗤笑,“可惜,就憑他們以天才地寶買肉的行徑,再多的食靈蜿蟲,也挽救不了那方宇宙。”

他們已經秘密派人過去了。

那方守宙,最終還得是他們的。

“不論要多少食靈蜿蟲,都給他。”

把林蹊這個最大的變數弄走,他們會和人族重新達成一定的平衡。

接下來,就看天淵七界的修士,如何在仙界打他們的地盤了。

不打地盤,溶入各方勢力,那就是各方勢力收其心的問題了。

此二者,于他們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圣尊太懂馬知己那些人了。

表面上,他們好像很重視人才,可是,這人才……,得百分百能用才行。如天淵七界這樣半途加入的,但任何一點外心,在他們看來,都是可以舍棄的。

想要一個人活不容易,想要一個人死……簡直太容易了。

由他們出手,就是陸望也只能憋著。

“師父,他要的是一百萬斤。”

一百萬?

圣尊稍為詫異了下。

“族中有嗎?”他只知道世尊為防他們在這片宇宙出什么意外,一直在暗里圈養食靈蜿蟲,但具體多少,他是一點也不知道。

“有是有,但是……”

“沒有但是,給!”

圣尊早把那方新生宇宙當成他們自家的地盤。

至于和季辰所謂的約定……

對新生宇宙來說,他們還是外來者,天地因果什么的,暫時離他們還遠的很。

而且,混沌巨魔人也遠遠比不上這方世界的人族。

圣尊都懷疑,不用他們動手,就這么冷眼看著,要不了幾萬年,混沌巨魔人自己就會虛弱到自閉一界,以求生存。

“他還要一億八千萬仙石。”

“……給!”

仙石雖然要的有點多,但是,仙石是死的,人是活的。

林蹊在仙界揚名以來,害了他們多少金仙長老?

圣尊只是微一遲疑,就應了下來,“長老團那邊如果有什么異議,讓他們來找老夫。”

安畫:“……是!”

問題是長老團那里,也跟師父似的,全都同意了。

她其實不想同意的。

不知道為什么,安畫總覺得有些不太對。

季肖說,他要那些東西,是為混沌巨魔族做兩手準備。

這理由看似無懈可擊,但是……

安畫在仙盟坊市多年,對混沌巨魔族的這位大長老,真是一點也看不上。

他似乎不是如此有智之人。

天渡境不可期,買肉又是飲鳩止渴,真要有腦子,早就該學他們和人族,用食靈蜿蟲催化一界地脈,自己圈養大型的,肉多的妖獸。

可是,這么多年了,他們就跟傻子似的,拿天才地寶換那些于他們根本沒什么作用的低階妖獸肉。

好好的,本來能自我演化非常好的新世界,在他們的經營下,越來越半死不活了。

現在突然長腦子,還能干他們都不能干的事,鎖定林蹊……

安畫的心中非常不安,但是,她又實在找不到能證明季肖說謊的證據。

暗布在仙盟坊市的所有眼線,所有鏡光陣,幾乎全都不在了,如今的他們對仙盟坊市完全是兩眼一抹黑。

想讓成康去查吧,成康又死活不愿去仙盟坊市,說急了,他又要把不能進仙盟坊市的鍋甩到她身上。

安畫欲言又止地退下了。

沒過多久,在房間里轉過來轉過去的季肖,就在傳送寶盒里看到了兩枚儲物戒指。

神識的探進去,查了好半晌,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一百萬斤的食靈蜿蟲啊!

這東西,就這么好嗎?

相比于這些食靈蜿蟲,季肖感覺林蹊應該更重裝滿仙石的儲物戒指。

這對她個人而言,更有用。

食靈蜿蟲這小東西,可以慢慢的養出來嗎?

她一下子要這么多,難不成還想全堆到天淵七界,讓那里重歸輝煌?

失了最最重要的東西,那里永遠也不可能再歸輝煌了。

季肖垂了垂眼,給談鐘音放了一枚傳音符。

“成了。”

短短的兩個字,讓談鐘音心跳加快。

林蹊把她自己賣了。

一百萬斤食靈蜿蟲似乎很多,可是,只要仙界愿意,是可以用幾萬年的時間,慢慢養出來的。

佐蒙人一下子拿出這么多,他們……

談鐘音轉著這裝滿靈食蜿蟲的儲物戒指,總覺得哪里不對。

季肖給那邊的說詞是,借用食靈蜿蟲集中蘊養一界地脈,那是他給混沌巨魔族做的另一個后手。

佐蒙人一下子拿出這么多,是不是代表著,他們一直在做著最壞的打算?

他們是不放心什么?

林蹊未傳名之前,天淵七界的天道未圓滿之前,他們就在弄這些食靈蜿蟲了,但那時候,整個仙界于他們而言都是篩子。

那時候,他們有什么可怕的?

談鐘音越想越不對,在把東西給林蹊之前,先找了一庸。

“……你覺得,他們有什么可怕的?”

一庸這兩天,基本都在虛乘那里。

他的面色非常不好。

尤其在見一滿滿一個儲物戒指的食靈蜿蟲后。

養這東西,不僅需要時間,也需要耐心。

畢竟,它只是魅影的伴生靈蟲。

“我不知道該怎么說。”

談鐘音看著疲憊中,又帶著說不盡沮喪的堂主,“但是堂主……您是知道的吧?您和虛乘前輩……”

“不必再說了。”

一庸阻住她。

圣者虛乘的猜想太過匪夷所思。

但是,順著他的思路……

“錯過的,已經錯過了。”

時間回不到過去。

當年他們沒敢再拼下去。

一庸嘆口氣,“這件事,你也不要再深想下去了。”

深想下去……,他想一掌拍死蠢笨如豬的自己。

一位圣者,只有一位圣者。

佐蒙人跟他們一樣,都只有一位圣者。

當年……

一庸的眼中,滿布了血絲,“配合林蹊,把她要做的事,做到最好,才是緊要的。”

不能回想過去。

他們只能著眼于現在,著眼于未來。

“去天字號秘庫,把虛乘前輩親制的兩張護身符箓拿給林蹊。”

他們首先要保證林蹊的安全。

“林蹊那里……,你也不必再多說其他。”

那小丫頭能開這么大的口,也未必沒有半點猜測。

一庸這兩天,在后悔與恨中徘徊不斷,“這件事,就這樣吧!”

他的心在滴血,道心也氣、恨到差點崩潰。

所以,他一個人知道就行了。

“沒事不要來找我,”一庸捂著胸口,“我……我要歇幾天。”

堂主都這樣了,談鐘音能說什么?

她默默地退了出來,默默的把秘庫里,最最厲害的兩張護身符箓拿出來。

“多謝前輩!”

收到這么重要的兩樣東西,陸靈蹊心情甚好,“您可以跟季肖前輩說了,我明天辰時三刻從東門出發到今明島。”

他們約定的地點在仙盟坊市和今明島的中間——齊岷山。

不讓任何人察覺的失蹤。

以后,季肖還是做他買肉的大王,她——就是憑空消失了。

到時候,是個人大概都會懷疑,她是被佐蒙人害了。

既然被佐蒙人害了,那么仙界各方,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面上,會對師父他們表示一點同情。

良心好的,底線高的,會給天淵七界更多的惻隱之心。

這于師父他們在仙界立足太重要了。

“……好!”

談鐘音應下了,“林蹊,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星圖要熟記心中……,早點回來。”

她其實不贊成林蹊這樣賣她自己。

不管是一百萬斤的食靈蜿蟲還是億多仙石。

這些東西,在談鐘音看來,都沒林蹊自己的命重要。

為了那么點東西,冒這么大的險,完全不值得。

“我知道的。”

女孩歡快應下的聲音,讓談鐘音不知道該說什么。

她懷疑,林蹊到混沌巨魔人的新生宇宙,可能不止是賣她自己那么簡單。

“仙石的事,我以人格向你保證,除了我和一庸,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我相信您!也相信一庸前輩!”

陸靈蹊朝她露了一個大大的笑臉,“我要的這些東西,有大半是為神隕地準備的。我也相信,有權利知道這些事的前輩,都有他們自己的操守。”

賣了自己的事,天下堂那邊,一庸前輩肯定會記入秘檔。

但這秘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

一庸答應她,在前面的三千年里,哪怕天下堂的長老,也無權翻看。

這就行了。

三千年后,陸望老祖可能都晉階金仙了。

只要老祖能晉階金仙,她還有什么可怕的?

陸靈蹊對自家的祖宗很有信心。

“談師伯,您不用為我擔心。”

陸靈蹊很喜歡這位前輩,“我師父、師祖和義父也知道這件事呢。”

是啊!

木老道、祝紅琳他們都知道。

他們也沒阻止。

談鐘音拍拍她的肩,“廣若那里,全都交待好了嗎?”

“當然!”

廣若那里,陸靈蹊其實沒有完全跟魯善交待清楚。

但是,她跟飛南說好了,如果三百年內她還沒回來,那么,接替她看管廣若的,會是她徒弟常雨。

三百年,也夠常雨飛升了。

陸靈蹊給她封了一枚記錄世尊和方若所有問題的玉簡,就等她飛升,由柳酒兒轉交呢。

具體如何行事,是她自己求教美魂王,還是她求教魯善,到時候,都隨她。

“那我也沒什么可說的了。”

談鐘音鼓勵,“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會隨你師父他們,在暗里看著。”

“嗯!”

陸靈蹊親自送她出門。

她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吃的,喝的,靈酒什么的,都裝滿了儲物戒指。

至于手上新得的……

陸靈蹊抬手就遞給了青主兒,“都收起來吧!”

師長、爹娘他們,都能自己賺錢。

給他們仙石,反而可能限制他們自己的成長。

這些仙石,既然是從佐蒙人那里賺來的,當然要留給神隕地的前輩們。

“靈蹊,這么多食靈蜿蟲……”

“如果那里真如我們所猜,如果我們能跟混沌巨魔人達成協議,這些食靈蜿蟲還不夠那方世界復蘇呢。”

季肖買了這么多年的肉,毀了多少天地自然蘊生的寶物?

那些寶物可能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就那么毀了。

寶物一毀,一方天地……

“收好它!”

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天淵七界從這方世界的中心,敗落成仙界的附屬小界,那么,那里的天地、規則、法理都經歷了巨變。

到她這一代,幾乎不可更改了。

堆再多的食靈蜿蟲過去,恐怕都沒有太大的作用。

只能從外部更改。

“我們肯定能用到它。”

佐蒙人能拿出這么多……

陸靈蹊按下自己將要發散的思維。

畢竟這些事,師父師叔們會考慮。

她現在要考慮的只在那方新世界。

考慮如何跟季晚套交情,跟她爺爺套交情,跟能說話的混沌巨魔人套交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