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二七章 恭喜

更新時間:2021-09-13  作者:潭子
兩大圣者又撞到了天仙戰場,雖然懷疑他們可能打不起來,但圣者的任何一點切磋,都不是天仙小修能承受的。

風門看了眼盯他傳送門的圣尊,在他們斗嘴的時候,手中靈力一動,化大的石門里,景色轉換得特別快,待到穩定下來,是個人都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棺材坳和仙隕禁地之間的夾道。

這個地方,太他娘的有名了。

林蹊穿梭在這個地方,陸安穿梭在這個地方,據說,兩人每次走這個夾道的時候,棺材坳消靈的太虛咒蟲都會以叫聲相送。

奶奶的,他們是修士,沒了靈力,還能干啥?

扶著包傳素,卻蠢蠢欲動的蒙子升瞬間不敢亂動了。

他害怕風門叫一嗓子,把棺材坳里的太虛咒蟲引出來。

“別愣著了,都走吧!”

風門的眼睛沒瞎,低聲示意棠華、枯魔幾人快走的時候,總算沒那么緊張了。

三兒不在這里,但是,他能叫更多的三兒過來。

“任意傳送門……”

圣尊顧不得跟虛乘生氣,顧不得反口所謂的老母雞‘咯咯’,瞇著眼睛道:“虛乘,你有什么可笑的,別忘了,這任意傳送門是月亮宮之物,月亮宮林大仙子如今可在神隕地呢。

當初你們答應她,要好好照顧月亮宮。

如今,你們把人家照顧得滅門了……”

圣尊嗤笑一聲,“你有想過,從神隕地出來,她要如何的找你們算賬嗎?”

“……你這挑撥離間,用得可不高明。”

虛乘收了臉上的笑意,沒去看風門和微微變色的棠華等人,“月亮宮為何會滅門,你們佐蒙人知道的最清楚。”

林薇是當年下界名單的第二人。

到了如今,他哪還不知道,這些佐蒙人從一開始,就盯上了月亮宮。

“你也別給老夫轉移話題。”

他盯著被蒙子升扶著的包傳素,“身為巡察,包傳素不顧兩族協議,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天仙戰場朝我族天仙動手。”

說到這里,虛乘的白袍無風鼓起,“你們當老夫是死人,還是當我人族無人?”

話音未落,數道遁光帶著隆隆之音從遠方殺來,若隱若無的就把圣尊三人圍在了中間。

“包傳素,別裝死。”

萬壽宗翁明瑤一聲斷喝,“今天要么按規矩來,要么……”

一聲滿是殺氣的劍鳴,代表了她的未竟之言。

她是如此,晉仲原和武晚芹當然也放出了他們的法寶。

看著一印一鼎就在左右兩側忽大忽小,好像隨時動手的樣子,不要說包傳素了,就是扶她的蒙子升都感受到了莫大壓力。

他們的人……少了呀!

“圣尊……,今天這事是我的責任,我按規矩來。”

包傳素在圣尊就要開口前打斷,“五百打神鞭,還有我的身家……”

她是聰明人。

此時不按規矩來,就虛乘和翁明瑤這些人的樣子,絕對不會善了。

而且,虛乘點她名的時候,圣尊沒有馬上出言相護,就說明了他的態度。

沒了世尊,圣尊獨木難支。

其本人……

包傳素很可惜,他們的圣尊已不在當年的神壇之上。

世尊在的時候,他可以待在神壇之上,什么話都不用說。

可是現在,說的越多……,似乎掉的越狠。

包傳素從虛乘越來越強硬的態度上,已經感覺到了什么。

她拔下自己的儲物戒指,扯了身上的所有高階佩飾,連簪頭發的發簪都拔了下來,“現在就動手吧!”

圣尊在她最危險的時候來了,她的這條命就已經是撿的了。

五百打神鞭,還打不死她。

包傳素努力安慰自己,比路恒強,至少她還活著。

閃身站到這邊夾道的風門很快就收到包傳素的所有身家。

當然,也跟棠華幾人一起,在門這邊圍觀了五百打神鞭的刑罰。

包傳素撐到四百五十鞭的時候,就受不住,生生的暈了過去。

圣尊沒有阻止,他若有若無的目光,主在虛乘身上。

這家伙,以為多斬了他一片衣擺,就多厲害了嗎?

他在他看過來的時候,若有若無的翹了翹嘴角。

“圣尊!”

果然,虛乘傳音過來了,“上次你要安畫,不要班二奇,回去的日子不太好過吧?”

圣尊:“……”他好像沒聽到般,不理他。

“這一次,你又眼睜睜地看著包傳素被打……”虛乘冷笑,“老夫是不是可以認定,你一直都在虛張聲勢?”

“你要這么認為,也可以。”

圣尊輕蔑一笑,“你看,我現在不就不敢再以大戰威脅你了嗎?”

虛乘:“……”

他突然又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圣尊這老混蛋是不是在給他挖坑?

世尊雖然被廣若絆住了,可是,那隔山打牛罩到底弄不死他。

“果然,沒了世尊,你也就只能張張牙,舞舞爪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虛乘到底沒讓他占到便宜。

“呵呵!”

大家這么多年的老對手了,圣尊還不知道他?

聞言忍不住笑了,“可惜,我族就是有世尊,你再眼氣也沒用,除非你們人族能再出圣者,否則……,我族不主動挑起大戰,你們人族敢主動挑起大戰嗎?”

這是他們的底氣。

“外域戰場,當年是我們共同建立,這里的規矩,老夫參與制定了大半,所以,就算老夫護短,只要你們當場人贓俱獲,當場要求按照規矩來,老夫都不會反對。”

他笑意盈盈地看向虛乘,“虛乘,你說,這些年,你怎么就一點也沒硬氣地要求把破壞規矩的人拿下呢。”

虛乘當場黑臉。

陸望進外域戰場的時候,佐蒙人破壞規矩的多,林蹊同樣。

可是他……

除了陸望和林蹊,仙界早前也曾經有兩個讓佐蒙人忌憚,最終死在外域戰場的天才。

他們的死……

虛乘一把奪過晉仲原的打神鞭,親自朝暈了的包傳素打了過去。

啪啪啪

打神鞭雖然主要作用在神魂上,但是,也一樣會傷害人的身體。

五百鞭下來,剝了外面法衣的包傳素,云錦內|衣上處處血痕。

“這是最后一次。”

虛乘擲下打神鞭,正視圣尊,“多謝提醒!”

陸靈蹊沒有聯系到晉仲原師伯,當然也就無從聯系師父師叔們。

從天音閣出來,她正要老實回刑堂,一個傳音符就飛到了面前。

“老夫季肖!”

把傳音符貼到額頭,季肖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恭喜小友成就玉仙,老夫下個月要回去一趟,聽說小友可以從天罰獄來往天淵七界,不知對老夫的生意有沒有興趣?

四階以下妖獸肉換取宇宙初生的眾多天材地寶,對小友和天淵七界來說,應該是很劃得來的生意吧?

小友若是有意,可到天下堂的清風茶杯三樓甲字號,今日一天,老夫都會在那里。”

話音剛落,傳音符的靈光便散了,變成了一張廢紙。

陸靈蹊心下一頓,團吧團吧這團廢紙,讓它徹底化于無形。

飲鳩止渴的事,混沌巨魔人大概要做到族滅,才會停下了。

她完全不明白,這些人明明知道這樣下去的結果,為什么還要這樣干。

“我想……,他還想誘惑你賣點兇獸肉吧!”

青主兒在識海中慢吞吞地開口,“畢竟你一向吃軟不吃硬。”

瞧這話說的。

陸靈蹊都想給她翻白眼了。

“水滴還能石穿呢。”青主兒裝著沒看到,“靈蹊,我覺得吧,你真要做好,混沌巨魔人用軟刀子對付你。你要想好,如果他們讓季晚接待你,然后季晚從不跟你談天渡境,可是,你入目所見,全是他們虛弱……”

“我還記得印顏。”

陸靈蹊一口打斷,“混沌巨魔族如季晚那樣的,伸出十根手指頭,只怕都數得著。”

季肖不是向她低頭,而是向天渡境低頭。

陸靈蹊一直都明白的很。

“再說了,我不是還有你嗎?我要是犯了傻,你能不提醒我嗎?”

肯定會提醒的。

青主兒不說話了。

不過,她不說話了,陸靈蹊袖中的萬里傳訊符卻又有震動了。

“林蹊!”

神識探進袖中,卻是阿菇娜在聯系她,“剛剛收到消息,隨慶前輩他們殺了佐蒙金仙路恒。”

阿菇娜興奮的很,“如果不是圣尊提前一步,救了包傳素,她也要死在風門手上了。”

她決定,以后在師父那里,多給風門說好話,“我師父以包傳素破壞天仙戰場規矩為由,打了她五百打神鞭,另外,她的所有身家,也都賠給風門他們了。”

他們一個個的,都賺大錢了。

阿菇娜知道,山娜他們也摩拳擦掌地要去天仙戰場呢。

“這一次,我們又贏了。”

雖然她不能跟大家一起賺錢,可是聽著也好高興的。

阿菇娜輕快的笑聲,從萬里傳訊符中傳過來,“我告訴你噢,談姨說我師父這一次可硬氣了。”

終于給她長了臉。

“你說,我是不是要給他弄點好吃的,獎勵獎勵啊?”

“……虛乘前輩不是喜歡你的所謂獎勵嗎?那就弄唄!”

不管虛乘是真心喜歡那些獎勵,還是就是逗阿菇娜玩,一點吃的,陸靈蹊相信,阿菇娜還是能付得起的,“這一次,多弄一點,讓他知道你的高興。”

“嗯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阿菇娜笑瞇瞇地開口,“不過,你也知道,我手上的錢沒多少……”

“放屁,我聽說銀月仙子的仙桃園,現在在你手上。”

“咳咳”

阿菇娜強自挽尊,“我手上是有不少仙桃,可是我沒錢啊,那么好的寶貝,你也舍不得我賣吧?

要不然這樣,我多多的送你些仙桃,你拿五十萬仙石給我。”

五十萬?

一邊走,一邊跟她說話的陸靈蹊眼睛轉了轉,“你的多多,到底是多少?”

可以弄幾顆延年益壽的仙桃給爺爺,給爹娘,給老祖們。

“你別忘了,銀月仙子那一份,有時間回去的話,她的仙桃,你總不能讓我買吧?”

“當然!”

阿菇娜哪好意思賺銀月仙子的錢?

“銀月仙子和美魂王那里,我包圓了,這一次,我要跟你換的仙桃,每個品種都有十枚,一共有七十枚,保證是你賺了。”

“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一成熟,只服了,就可延壽三千年的壽桃也包括在里面?還是十枚?”

“自然!”

阿菇娜嘿嘿笑,“怎么樣?這次我很大方吧?”

那棵壽桃樹,整個仙桃園只有一棵呢。

九千年,才能結下三十二顆果子。

“非常大方,回頭我會送你爺爺一枚的。”

她好,陸靈蹊當然也不會小氣,“我現在就過來跟你交易,你在哪呢?”

“嘿嘿,你找外面的天音閣,我當然是在天下堂的天音閣。”

這就是身份的優勢。

阿菇娜樂的很,“趕快過來,我已經幫你聯系了那邊,也許要不了多久,風門就會帶著隨慶和宜法前輩他們到駐地了。”

陸靈蹊急急趕了過去,果然,她到的時候,師父和宜法師叔,也恰好到了。

風門和阿菇娜默契地守到了外面。

“什么事?這么急?還是聽到消息,要恭喜我們?”

隨慶今天的心情也特別好,看到徒弟的時候,難得的笑開了顏。

“師父,師叔!”

陸靈蹊激好這邊的禁制后,還打了好幾個結界,“弟子恭喜你們發了大財,不過,你們也要恭喜我,我晉階玉仙了。”

什么?

隨慶和宜法一愣之后,一齊笑了,“原來是顯擺,算了,還是恭喜你一聲吧!”

“嗯嗯,林蹊,師叔恭喜你晉階玉仙。”

宜法笑瞇瞇地朝她揚了揚剛摸出來的玉盒,“禮物已經準備好了,等我們回去就給你。”

他們發了大財,準備也讓林蹊沾點喜氣的。

但是現在……

宜法覺得,還是把這喜氣,當成晉階玉仙的禮物算了。

“多謝師叔!”

陸靈蹊可不知道,她原來可以收兩份的,“師父、師叔,這次找你們來,是想跟你們商量一件事的,我晉階玉仙的心魔劫有些問題。”

在師父師叔面前,陸靈蹊沒有一點隱瞞地,把她對新生宇宙的所有懷疑,全都說了出來。

“……還有圣尊要把我弄到那邊去的事了,我們推理半天,都覺得,現在是個好機會,酒兒還特別算了‘澤水革’卦。

如果你們也覺得沒問題,我就要跟談前輩他們商量,跟季肖合作,順便敲圣尊一筆了。”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