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二九章 人貴知恩

更新時間:2021-09-16  作者:潭子
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

在陸靈蹊的感覺里,新世界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事實上……

陸靈蹊感覺被定位過去的第一時間,就會被抓住。

因為季肖最后的眼神太不對了。

“靈蹊,你覺得季肖,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嗎?”

青主兒化成了小葉子,就系在她的發間。

“肯定知道的。”

青主兒已經在仙界傳名,季肖不可能忘了她的,“回你的空間吧!”

如果有問題,她先擔著。

只要青主兒不主動出來,他們再厲害,也無法拿她威脅她。

至于用她自己的命威脅……,更不可能了,她可是當著季肖的面,在自己的識海動了手腳。

為了天渡境,他們至少在最開始的時候,不敢動她。

這就夠了。

“你一個人行嗎?”

青主兒在識海中問她。

“肯定行的。”

不行也行。

“我要是不行了,還指著你救我呢,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回空間,暫時不要為我擔心。”

現在不是她們擔心,就能解決問題的。

陸靈蹊愿意直面現在的混沌巨魔人。

反正能說通更好,說不通……,藏起來,慢慢耗唄!

“那好吧!”

青主兒的小葉葉一收,很快,只在她腕間留了一個淺淺的印記。

空間轉換飛速,不同于各個傳送陣,可以看到空間拉扯時,那一個個被扭曲了,好像煙花的光。

站在小小、薄薄的空間里,陸靈蹊好像飛馳在宇宙之上。

所有一切都在倒退,星星在倒退,星河在倒退,原來,陸靈蹊以為星星只有一種顏色,可是,站在這個壓縮了所有的空間里,陸靈蹊好像看到了無數的顏色。

它們有的混合在一起,有的只綻放它們自己的顏色,炫麗無比。

眼睛不自覺地有些花了起來,紫府四儀在識海中,好像被什么觸到了一般,在識海中飛速的散開再重整。

好像星空大陣一般,在陸靈蹊的識海中,排出了一方宇宙星空。

識海中的星空,似乎會呼吸一般,把飛速飄來的點點星光,盡吸識海。

星力嗎?

《煉氣決》無物不可煉。

這里比亂星海……

“主兒,要不要出來修煉一會?”

青主兒的小腦袋又伸了出來,望望外面的星空后,又縮了回去。

“算了。”

她搖搖頭,“等我們回來的時候,不是要用星船嗎?我們有的是時間修煉,現在……,都老實一些吧!你也別修煉。”

“……好吧!”

陸靈蹊微有遺憾,不過,紫府四儀術可不是她主動修煉的。

它自己運轉,壯大神魂,也不耽誤她什么事。

“回頭我們坐星船走慢一點兒。”

季晚的星船便宜了她。

在星河之上修煉……

光想想,就夠陸靈蹊期待萬分了。

“輪換著修煉。”

這個可以有。

青主兒縮回空間,“那都是以后的事,你現在還是想想,送季晚什么禮物吧?還有她爺爺。”

季辰二長老嗎?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看到了變臉的季肖,那么季辰又能好到什么地方?

所以禮物這東西還是算了吧!

等待的季辰,并不知道,他此時的態度,對混沌巨魔族的影響有多大。

終于來了。

可以聯系到天渡境的小境,就在林蹊手上。

雖然他也覺得,主動訛了佐蒙人的林蹊,不會把小境帶著,讓他們予取予求,但是,只要她人在這里,他們可操作的空間,就大了無數無數倍。

“二爺爺!”

印顏虛虛坐在一個閃著靈光,好像泡泡的光球上,“我們是不是應該給林蹊弄點下馬威?”

聞言,一個又一個坐在光球上,充當陣眼的混沌巨魔人全都望向了季辰。

“她既然敢來,你覺得,一般的下馬威對她會有作用嗎?”

季辰不喜這個急功近利的族人,“印顏,你已經得罪了林蹊一次,等她過來,就不要再說話了。”

印顏:“……”

她默默地垂了眼。

從仙界回來,若不是她的修為晉階的還算快,這里……恐怕都沒她的份。

能夠坐在這里修煉的三百六十六人,都是族中新秀。

以前……

印顏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了望大家所在的方位。

看著似乎很像人族的星宿大陣。

她……

印顏默數自己所在的方位,再看被二長老重點期待的某處,忍不住蹙了蹙眉。

“嗷”

隱隱的,她好像聽到了什么。

印顏正要掏掏耳朵,確定是不是幻聽的時候,身下的光球輕輕一閃,帶著她往前飄浮。

“大家都不要動。”

季辰看著一個個光球,在這巨大的秘室里,組成了一只好像蜿蜒起伏的巨龍,心下甚為感慨,“林蹊就要來了。”

就要來了嗎?

印顏完全看不懂了。

當初她似乎也是到的這里,但是,因為長距離傳送的問題,頭暈惡心了半個多月,才勉強控制住了那種天旋地轉,扶著墻能走。

那時候,她和傳送回來的族人,好像是被大家圍在一個圈內,現在……

印顏的目光隨著二長老季辰的眼睛,落在了長老的最前面,那里似乎又亮起了一個圓。

只是,那圓好小好小,小到只有她的巴掌大。

林蹊真要來了嗎?

印顏默默等待著。

巨大的空間里,空氣在輕輕顫動。

三百六十六人混沌巨魔人,都跟著季辰一起,緊張那個亮起來的光圈。

又是幾聲震響,身著淡青法衣的陸靈蹊好像被抖落在此一般,一下子跌坐下來。

她連忙抱著腦袋,似乎很難受的緩和了好一會,才青白著臉,抬起頭來。

巨人。

好多巨人。

一個又一個巨人,需要她仰頭相望。

“歡迎小林道友。”

季辰哈哈一笑的聲音,把空間也震得嗡嗡的。

不過,真傳到了陸靈蹊耳邊的時候,卻又好像正常聲音般,沒有一點刺耳。

“老夫季辰!”

說這話的時候,季辰的身影一閃,縮小到跟她差不多的大小,“混沌巨魔族二長老,久仰小友的大名了。”

“不敢!”

陸靈蹊拱手還禮,“林蹊拜見前輩!多謝前輩助我暫時擺脫圣尊!”

客套話說得再多,也有圖窮匕見的時候。

既然如此,早點進入正題吧!

“哈哈,好說好說,我們……算是各取所需!”

季辰笑著一擺手,陸靈蹊眼前的環境一變,剛剛的巨人全都沒影了,她出現在一座山峰之上。

“小友應該不習慣,看到我們混沌巨魔族真正的樣子。”

季辰好像貼心地給她指了人族正常大的石桌石椅,“坐,”他示意她坐下來,“小友應該很清楚,我族為何會與你合作,不知天渡境……”

“前輩,再說一遍,我不知天渡境。”

陸靈蹊搖頭,“至于曾經得到的小境……,與貴族無關。”

“……如果我族愿意付出一定代價呢?”

“前輩,天渡境曾經在貴族手上,可是,貴族并沒有強大到哪里去。”

果然看不起他們嗎?

季辰是老狐貍,沒讓她看到半點的不悅,“但是有它,跟沒有它,完全不一樣。”

老頭誠懇地看著面前的女孩,“小友剛剛看到的是我族最杰出的一群人,但是小友知道他們都是什么修為嗎?”

“天仙、玉仙。”

“不,在你沒看到的最深處,還有十六個化神,一個元嬰。”

訴苦嗎?

陸靈蹊只看到一個很像印顏的巨人,“最深處……,元嬰的那位道友臉上還有稚氣,敢問,他多大了?”

“十七!”

“才十七啊!”

陸靈蹊反客為主地,拿起石桌上小小的玉壺,先給季辰倒了一杯,再給自己倒了一杯,“此茶……很不錯!”

雖然只有一點不完整的碎葉子,但是淡黃色的茶水清澈而透亮,“在我們人族,哪怕天才修士,十七歲能晉階到筑基后期,就是非常不錯了。”

她十七歲的時候,才剛筑基呢。

“貴族……,一生下來,就有可比結丹的修為,壽元亦是如此,前輩,天道厚愛如此,還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確實!”季辰沒有逆著,反而順著她的話說,“天道甚為厚愛我族,所以我們混沌巨魔族人一生下來,幾乎就是你們人族修士,可能奮半一生,都達不到的階段。”

對此,他很滿意。

“但是,道友知道我族全盛時候是什么樣子嗎?”

“前輩,在我們人族有句話,叫人貴知足,唯學不然,人功不竭,天巧不傳!”

陸靈蹊輕抿一口茶,“還有一句話,叫人貴知恩,貴在感恩!多的不說了,我們只說天地呵護之恩,父母養護之恩,危難救急之恩。上天有好生之德……”

“慢!小友是想給老夫上課嗎?”

季辰打斷她,“小友想說的,老夫恰都知道。”

“知道,僅限知道。”

陸靈蹊輕吐一口濁氣,“前輩,貴族一直以來,都稟承天地萬物以養‘人’。”

“貴族亦是一樣。”

“不一樣。”

陸靈蹊搖頭的時候,摸出一枚玉盒,“我們人族努力生存的時候,也一直想和天地和平共處,我們也在建設它,我們想讓它更好。”

玉盒打開,里面是滿滿一盒的食靈蜿蟲。

“它的作用,前輩是知道的。”

陸靈蹊望著這個山清水秀的世界,“這里天地初生,正是蘊養萬物的時候,換我們人族得到這方世界,不是賣那些天才地寶,而是往天地靈脈中,埋下可助養靈脈的靈食蜿蟲。

這也許是個非常慢長的過程,但是,做與不做,完全兩樣。

我們天淵七界在很多年前,一直靈氣不顯,連化神修士都很少,可是哪怕如此,各宗各世家,也從沒有想過竭澤而漁。”

“我們也沒有想過。”

季辰喝了一口對他來說,可能一滴都不算的茶,“所以,我們有天渡境。”

“天渡境是貴族的嗎?”

“自然!”

“那你們既然有星船,就應該能找到它啊!”

“呵”

季辰笑了一聲,“說來說去,道友就是不想我族找到它。不必急著反駁,老夫知道,你們人族其實在暗里,一直對我族很是警惕。

所以,季肖在仙界買肉,超過四階的靈獸肉,從來都買不到。

好像你們都在等著我族自然消弱……

你也不必反駁。

你們人族和佐蒙人一樣,其實都很喜歡這方世界。”

他望著遠方一片薄云,深深一嘆,“唯一不同的就是,人族相對來說,更有底線一些,因為,你們有一方好世界。

而佐蒙人沒有,他們相對來說,就迫切了些。”

陸靈蹊覺得他很清醒,至少比季肖清醒。

但是,明明清醒,卻還跟季肖一樣……

“所以,前輩和貴族的很多人,都很不甘,都覺得,你們混沌巨魔族就該得天道厚愛,就該得其他各族所有的供養?”

季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如果有一天,曾經被你踩在地上的螞蟻,突然站起來跟你說……”

“前輩!”

陸靈蹊一口打斷,“世間萬物皆有道!在您眼中,螞蟻是您隨時可踩,踩死了連一眼都不必瞄的東西,但在我們人族眼中,只要修出了神智,都可稱一聲道友。”

“老夫現在也喊你一聲小友。”

“不一樣。”

陸靈蹊笑了笑,“您喊我小友,不過是因為天渡境,如果沒有天渡境,您可能就像看螻蟻一樣,看都懶得看我一眼。”

“這世上,哪來那么多如果?”

季辰笑了,“而且,你也早不是別人看都懶得看一眼的人了。”

以現在的眼光看來,小姑娘長得還不錯。

一雙明眸,三分英氣中,亦有三分豪態。

“我們暫時就撇開天渡境不談吧!”這個問題,再談下去,也是無用功,“小友來我族做客,我們還有的是機會。”

季辰暫時放棄游說,“小友說避開圣尊,不知小友可想過,你避開了,你的親友、師長們可能避不開?”

“仙——逆也。”

陸靈蹊笑笑,“我的親友、師長們,都在追尋他們的大道,就好像他們曾經教我追尋自己的道一樣。”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