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一四章 心獄

更新時間:2021-08-29  作者:潭子
由天下堂、刑堂主導,各仙門核心弟子參加的雷霆肅奸行動,在各處如火如荼舉行的時候,濟水洪家,也緊鑼密鼓地開始了他們的行動。

伍慰亦在其中。

把萬壽宗、太疏宗都算計進法的大活,他們不參加也不放心。

“伍叔,濟水洪家的心已經被我們養大。”

接收了安畫所有活計的成康,這樣跟他說,“雖然他們的行動,也符合我們的利益,但是,您得記住,我們是我們,洪家是洪家,如果可以的話,讓洪家也傷點筋、動點骨,于我們更有利。”

現在的洪家就不老實聽令了,強大后的洪家只會更甚。

“當然,他們可能也是這樣想的,所以,您也要注意安全,以防被他們一石二鳥。”

伍慰心下不由一跳。

在洪家殺洪家子,洪成志那個老東西,就那么按了下去,好像就沒那回事了。

他越是裝著沒事,就越是有事。

“總之,您一定要注意安全,發現不對,寧可當場放棄行動,也萬不可強來。”

這句話,成康說的誠心實意。

因為長老團那里,沒人愿意到他身邊了。

而且,朝師父圣尊打聽消息,師父也說,仙界這邊要暫避鋒芒,沒什么大事,放金仙長老過來,只是浪費。

什么叫浪費?

以前都有,現在為什么沒有?

還不是因為,那些長老們怕再步班二奇后塵,成為被放棄的那一個,在集體抵制他們師徒?

成康萬分無奈。

他現在必須保著伍慰長老的命,要不然,不說族里少他一個金仙會有多大的損失,只他自己這里,以后的日子定會難上十倍。

族里,長老團不待見他,師尊不待見他,其他族人又有幾個能服氣他?

沒人服氣他,他還怎么做事?

制定的計劃再好,沒人執行,也只能徒乎奈何。

巨大的山腹空間里,只有成康一個人。

他在這里,連說話都把聲音放小再放小,生怕說大了,回音驚了他自己。

人生艱難,莫過如此。

成康正在自憐一會,卻沒想,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主動聯系他的安畫,給他傳信了。

傳送寶盒上,那碧綠的玉簡,看著就讓人來氣。

他真不想拿起來。

偏偏安畫是師尊面前的紅人……

成康無可奈何地把神識透進玉簡。

“世尊發布任務。”

安畫知道成康對她不滿,所以,沒也廢話,直奔主題,“查林蹊最近有無異動。”

什么?

成康呆了。

查林蹊?

這是要讓他死吧?

到仙盟坊市查林蹊,分明是嫌他死得太舒服了。

他白著臉,接著看下去,“傳言說,最近一段時間,林蹊出門都是以本面行事,如果可以的話,試著定位她吧!”

說這話的時候,安畫也后悔!

仙盟坊市各街的鏡光陣若是沒被拆除,鎖定林蹊不要太容易。

“成康,我知道,這對你很難。但是,世尊和廣若那里,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林蹊在刑堂,廣若的日子很不好過。”

那人天生的跟他們佐蒙人犯克。

“你該知道,我們所有的災難,都是從世尊受制于廣若開始。”

只要世尊能重新恢復,虛乘和仙界的那些大佬們,都只能再次約束子弟,縮著腦袋,對他們睜著一只眼,閉著一只眼。

到了那時,天淵七界的修士再厲害,再有心計,遲早也是他們手中的菜。

“難得廣若還能和世尊達成某種協議,這時候,我們不出力,誰出力呢?”

安畫很可惜自己再不能回去了。

“你要是還擔心……,族里還有三枚幻境珠,我都換給你,你自己不方便鎖定林蹊,可以利用幻境珠,讓別人鎖定她。”

世尊就一句話,把林蹊弄走。

他已經不奢求殺她了。

天道……似乎也不允許他們殺她。

要不然一次又一次的,怎么回回都能讓她逃了?

既然不能殺,那就有多遠,弄多遠吧!

世尊有世尊的計劃。

計劃如果成功,他就再也不用怕那什么隔山打牛罩了。

躺在躺椅上,世尊對一個人下棋的圣尊道:“仙者,逆也。但這‘逆’字,卻又不完全是‘逆’。不管人族,還是我們,都是鉆天道的空子,看穿天道運行之規律,又違反它的規律,從而自我主宰。”

他覺得,他們之前是走進了一個超大的誤區。

“林蹊號天道親閨女,天道天運在她那一邊,我們想殺她,天道自然而然地就要護她。”

跟天斗,是要有技巧的。

沒有計巧,一味的硬干,那就只能死了。

世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此人我們殺不了,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把她弄走。”

正好混沌巨魔人想要她。

“成康……有謀無勇。”

曾經,他是有勇的,還想在哪里跌倒,回哪里爬起來。

可惜,他倒霉連在亂星海跌了兩次。

“在他眼中,仙盟坊市危險萬分,只讓安畫跟他說,就算答應了,也未必會盡心盡力。”

十有八九是敷衍。

就好像當初在幽古戰場似的。

表面上,他是盡心盡力了,可是曦智果……至少有十分之一,是進了他的肚子。

當初沒有追究,是以為林蹊真的在他的運作下,中了‘神泣’之毒。

“所以,你要老夫再去跟他說一遍?”

圣尊抬起頭來,“世尊,你該相信安畫。”

安畫現在的日子很不好過,如果讓她發現,連簡單的發布任務,他們都不放心,她定會陷入更大的自我懷疑中。

“我相信她,能把你的事辦好。”

世尊沒法說話了。

他廢了這些年,圣尊對他的耐心,似乎也少了許多。

尤其涉及到他親徒弟的時候。

世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既然你相信,那我就相信!”

仙盟坊市那邊,他們好像沒人了。

天下堂和刑堂的一次次清理,把當年,他布的那些人手,幾乎都拿下了。

“你不會失望的。”圣尊半天寬慰一句。

美魂王神秘洞府現世的消息,在萬壽宗和太疏宗小范圍傳開的時候,洪家已經各就各位。

當然,早就等著的一庸和魯善也各就各位了。

他們在等待。

等待兩宗所有探險人員在洪成志的挑拔下,人腦子打出狗腦子。

等待洪家亮出獠牙。

等待那個秘密入駐洪家,應該是佐蒙人的人出手。

他們有條不紊地等待最佳時機時,陸靈蹊卻秘密地出現在了仙盟的天劫園處。

她爹娘要在今天沖擊天仙境界呢。

有合歡宗長輩教導,爹娘的修為一日千里,陸靈蹊驚喜壞了。

“別晃了,老頭子的眼睛都讓你晃暈了。”

聞人謙老頭很想笑話她,奈何他現在也有點緊張。

只是靈蹊已經在晃了,他要是也跟著晃,師祖的形象……

聞人謙努力把腳定在原位,看著前方天劫匯聚,“你要相信你爹你娘,相信我合歡宗的功法。”

“沒有不相信!”

陸靈蹊沒辦法,晃到他身邊,“聞人師祖,我不怕雷的,您讓我進去陪陪他們……”

“說多少遍,老夫都只有兩個字,不行!”

聞人謙不慣著她,“你爹你娘不知道,你不怕雷嗎?他們知道,可是,你說,為什么沒有及早通知你?”

為什么?

是您不讓吧?

陸靈蹊委屈巴巴地看著老頭。

“你那什么眼神?”

聞人謙哭笑不得,“他們讓老夫把你按在外面,就是擔心你干涉他們的天劫。”

“我又不傻!”

陸靈蹊不知道爹娘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師父師叔他們晉階,我都沒……”

“你逼著他們自力更生!”

陸靈蹊閉嘴了。

她就讓宜法師叔一個人自力更生了。

但那不是巧合,不是沒辦法嗎?

師叔跟爹娘告狀了?

“看看,沒話可說了吧?”

聞人謙笑,“老實陪老頭子在這等著吧!”

“……那好吧!”

陸靈蹊扶著老頭,不遠的石凳坐下,“聞人師祖,你們合歡宗的人,都是兩個一起晉階的,以前……”

“放心!”

聞人謙知道她擔心什么,笑著道:“一陰一陽謂之道。更何況,陸懔和思惠的功法還是同于道。正所謂云從龍,風從虎,水流濕,火就燥。”

他對同于道太有信心了。

“正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陰陽相合!”

天劫園的天空暗了下來。

陰陽即將開始。

“天劫于修同于道的人,是機緣!”

老頭好像想到了什么,眼中閃過一絲懷念,“林蹊,好好看著吧,看看陰陽之道的自然之力。”

同于道,也不是那么好修的。

他們要夫妻二人絕對的忠誠,絕對的你為我,我為你的犧牲精神。

合歡宗收錄弟子,雖然從來都是兩個兩個的收,讓他們從小就青梅竹馬,但是青梅竹馬也未必一定能走到一起。

就算在一起了,夫妻二人也未必沒有摩擦。

同于道之所以難傳,是因為,它對陰陽、夫妻之道的要求太高。

感情稍有不對,在修煉的時候,就有可能事倍功半,甚至走火入魔。

正所謂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當初的夏舞和付楨就放棄了宗門給他們安排的青梅竹馬,選擇了私奔。

聞人謙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把目光放在遠處隱現的月輪處。

他知道,是蔣思惠先開始了。

這夫妻兩個人,一直都是蔣思惠帶著陸懔修煉的。

“人世間,最動人心者,莫過于情,情之中,最動人者,莫過于愛。”

看著天劫墨云邊上的金光,聞人謙教導陸靈蹊,“此愛,分多種,有男女之愛,有朋友之愛,有天地之愛,有大德之憫……

有我等修者,無不是螻蟻之身演化而來,不管到了哪一步,忘記自己的螻蟻出身,不敬天,不畏地,縱然是蒼天主宰,也是忘本之人。

忘本之人,有何資格談大道?”

他們合歡宗立足天地,自有大愛。

聞人謙看向這個與合歡宗有脫不開關系的天道親閨女,“什么是天意?天意即民意,什么是天道?在老夫看來,天道假人手。

靈蹊,你如何看待我們的圣者虛乘?”

陸靈蹊眨了眨眼。

“他……保護了這方世界。”

人可能有瑕疵,但是,沒有他,這方世界,可能早就被佐蒙人拿下了。

人人都是佐蒙人養的豬。

“我師父說,對那位前輩,在我們實力不夠的時候,要盡力把他的所有行為往好的地方想。”

聞人謙忍不住笑了。

什么叫實力不夠的時候?

是說當他們實力夠了的時候,就可以不用努力把他往好的地方想了吧?

“令師有大智慧!”

人生種種在于一個相宜。

“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癖不可與之交,與其無其氣也。”

老頭笑著道:“不管是什么樣的人,哪怕半世坎坷,還能被一片云,一杯茶打動,即可見其真性情!

虛乘雖有種種不足之處,但是,大道在他處。他……其實也是一個可憐人。”

陸靈蹊覺得,虛乘之所以可憐,有大半的原因,在于他自己。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心若不自由,其實在哪都一樣。我們的圣者……被他自己的心箍住了。”

可惜,他自己看不到。

也許看到了,但是,他突破不了。

因為當年入圣,是機緣巧合的沾了銀月頓悟之光。

“人心是這世上最善變,也最好煽動的。”

聞人謙望著前方滾滾轟隆的墨云,“虛乘曾經非常愛護銀月仙子,但當年可能是有太多的人質疑他,嘲笑他是躺平的圣者。

虛乘不愿世人那般說他,因為世人那般說,他可能一直都處羞惱之中。

所以,他就越發的要壓制銀月仙子,好像壓著了她,他就能找回所有失去的尊嚴。”

親近佛門,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老夫認為,他那樣做的時候,他對躺平二字,持羞惱態度的時候,其實,心——就在牢籠之中了。

不倒翁,雖然不會摔倒,但是,也因此不會前進一步。

如果沒有佐蒙人,他可以是個太平圣者,可是佐蒙人來了,他就只能如此了。”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