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一五章 青主兒的設想

更新時間:2021-08-30  作者:潭子
虛乘如何,陸靈蹊可管不了。

這是阿菇娜的事。

那家伙生來就是天之驕子,長輩也都是靠譜的,一路順風順水到現在,難得老天給了一個不好搞的便宜師父……

陸靈蹊覺得這才是正常的。

要不然,她都要懷疑,她才是天道親閨女了。

陸靈蹊自己有一堆的祖宗,一群可以管她的長輩,就看不得別人輕松。

至于聞人師祖是不是提點她,她也就在心里稍為過一下而已,畢竟她才是小天仙,心獄這東西,就憑她的那些暴力親長、師長……

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有。

陸靈蹊到底在爹娘的最后一波天劫打下前,丟下聞人謙,跑進了天劫園。

轟隆隆

咔嚓嚓

好像雷海的世界里,飄起一片片漂亮的花雨。

陸靈蹊遠遠見證爹娘成仙的這一刻。

曾經,他們捧著帶有信老祖斑斑血淚的手扎,最大的夢想是偷著去修仙界,成為煉氣修士,長命百歲。

如今……

看著爹娘彼此護持,拼命擋雷的樣子,陸靈蹊眼中閃過一抹笑意。

從此以后,她再也不用擔心爹娘了。

她悄悄的來,又悄悄的退。

收到消息,親自趕來的陸望老祖,正在那里陪聞人師祖喝茶,陸靈蹊腳步一頓,老老實實上前。

“靈蹊拜見老祖,老祖您怎么來了?”

“你爹娘的大事,沒趕上便罷了,趕上了,自然該來。”

陸望的臉上,難得閃過一抹微笑,“聞人前輩,晚輩過幾天,就會到外域戰場,到時候,還麻煩您幫陸懔夫妻,管管這個皮猴子。”

皮猴子?

聞人謙看到某猴子微張的嘴巴,忍不住哈哈一笑,“好啊!”

得英才而育之,亦是人生一大樂事。

更何況這皮猴子,原本就是他們合歡宗的。

“老祖……”

陸靈蹊最近很注意形象,到哪都是仙子樣,實在不知道,這皮猴子又怎么會叫到她頭上,“今明島的花花草草若是有損失,肯定不是我干的,是葵葵、小桂他們長象鼻子玩的。”

“那他們是你什么人?”

陸靈蹊委屈閉嘴。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陸望笑瞅這個皮猴子,“有些東西,是刻在骨子里的。”

又是更強的暴擊,陸靈蹊想捂臉。

“聽說最近你常在坊市逛過來逛過去。”

“……是!”陸靈蹊無可奈何地點頭,“坊市被談前輩和飛南前輩清理了一遍又一遍,我覺著吧,只是逛街的話,不用再帶假面了。”

“回去就帶上吧!”

陸靈蹊吃驚。

聞人謙也看向陸望。

“狗急會跳墻,兔子急了會咬人。”陸望聲音淡淡,“該你做的,你都已經做過了,接下來,低調一點,大家都安心。”

陸靈蹊若有所思,“……是!”

“聞人前輩!”

陸望朝聞人謙拱手,“靈蹊與合歡宗的關系,最好還像以前那樣隱著。”靈蹊未晉階玉仙,他未晉階金仙,提早暴露,百害而無一利。

“佐蒙人要在這方世界立足,不會因為幾個金仙隕落,就繞著任何一個人走。”

他們表面上,再沒像剛開始般明著跟他干,但是,陸望很清楚,佐蒙人亡他之心,從未停歇。

他們對他尚且如此,對靈蹊……只會更甚。

“雷霆肅奸行動,觸動的不僅是佐蒙人,觸動更多的,是那些人奸。”

陸望看著面前的女孩,“靈蹊,你要明白,當你在算計佐蒙人的時候,佐蒙人也從未停下對你的算計。

是,你一直都很棒,把他們弄得人仰馬翻,但是,當你松下那口氣的時候,就是對你自己生命不負責的時候。”

陸靈蹊悚然一驚。

“你是聰明孩子。”

看她明白過來,陸望很高興,“更該明白,你的命,不只是你的命!”

“……是!”

在仙盟執事趕來祝賀前,陸靈蹊老老實實跟陸望老祖辭別聞人謙,溜了。

她感覺,她家老祖不是來看爹娘晉階,就是來逮她的。

也幸好這里是天劫園,一般沒什么人會來這里。

“你師父師叔那里,我會照應的。”

陸望溫聲,“但是,林蹊,你也要照應好你自己。你的命,關系到神隕地諸仙,關系到天淵七界,更可能關系到這方宇宙的未來。”

不是他給她臉上貼金,而是事實。

“佐蒙人應該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才會在外域戰場,不顧一切地想要殺了你。”

仙盟坊市是人族的地盤不假,但是,人‘心’難測。

“現在談鐘音他們已經絞出了仙盟坊市,對整個仙界來說,這是好事,但是,對你……卻可能是壞事。”

“是!”

陸靈蹊低頭,“我以后會小心的。”

陸望拍拍她的肩,“……修煉上,有什么不懂的嗎?”他知道,他給她的壓力大了,但是,走到如今這一步,已經沒人能輕易的接下她手中的擔子。

“趁著我還在,你都問問吧!”

“修煉上,我倒沒什么問題,但是……,廣若那里有問題。”

陸靈蹊在自家老祖這里,把廣若的不對勁,全都說了出來,“……我總覺得,世尊是故意讓廣若偷他的魂。”

陸望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好半晌才道:“有沒有可能,他殺不了廣若,所以,要用他自己影響廣若。在廣若偷多了以后,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本心——自殺?”

“天罰獄那里,廣若想要自殺并不容易,而且,他的那具身體里,還有一直被壓制的真魂存在。”

因為這些,陸靈蹊才對她自己的猜想持懷疑的態度。

“真要出現生命危機,鎖著他,讓他受雷罰的銀鏈,會另有護一次命的功能。”

一個廣若就能牽制世尊,刑堂對那里的保護,遠超一般人的想象。

“問題是……,”陸望蹙眉,“廣若和世尊知道這些嗎?”

“廣若未必知道,但是世尊……是個老狐貍,我覺得他應該能猜到的。”

這也是陸靈蹊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他明明知道,用廣若殺廣若不容易,他怎么還會讓他偷魂。

“……修仙界功法萬千,禁法萬千,世尊一代圣者,見識何其廣大。”

陸望嘆了一口氣,“你覺得不可能的事,魯堂主覺得不可能的事,也許他真的能在影響廣若后,辦到呢。”

陸靈蹊眨了眨眼。

“這件事,你恐怕要馬上上報魯堂主,”陸望看向她,“也許還要向虛乘求教。”

“暫時……不用。”

什么?

陸望蹙眉看她。

“我對廣若的神魂用刑了,青主兒也幫著他的真魂,讓他那具身體的真魂強大了好些。”

陸靈蹊把青主兒對廣若干的壞事,全都說了出來。

陸望并沒有被安慰到,“主兒,出來,你來說。”

青主兒自傳名以來,無數修士都在猜她是什么樣的木精靈。

陸望雖然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混天藤,可是,小家伙跟傳聞中的混天藤,幾乎沒有一絲相像的地方。

至少混天藤的化形劫,不會是正常草木精靈的青華琉璃劫。

“我……”

真正的皮猴子青主兒出來,“就是老祖您想的那樣,我其實很厲害的。”尤其吃了那么多無意識的域外天魔后,“您別看我現在還小,但是,在神魂方面,就算比不上圣者,我肯定不比一般的大羅金仙差。”

陸望感覺小家伙在吹牛。

但是,又反駁不了。

因為典籍記載里,化形之后的混天藤,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真的厲害無比。

“你……侵入我的識海,讓我感受一下吧!”

陸望對那位圣者很失望。

所以,如果青主兒沒撒謊,就不必麻煩那位圣者了。

反之……,只能向他救援。

“那老祖,我來嘍”

幾道結界在他們周邊瞬間成形的時候,青主兒的小藤藤觸到了陸望的額頭。

陸望如臨大敵,想把她拒之識海這外。

如果青主兒對付他,都要麻煩好一段時間的話,肯定吹牛了。

今明島上的幾個小家伙,都喜歡吹點牛。

陸望不得不防著這一點。

讓他沒想到的是,一只小手,好像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破開識海的防護,偏偏他能感覺到它,卻又沒感受到任何一點痛苦。

好像這只小手,天生的就在他的識海里一般。

陸望呆住了。

“老祖!我這樣行了嗎?”

“……行了!”

陸望回神之后,又是興奮,又是欣慰,“你們干的不錯,就按你們原來的想法去干吧!”

就讓世尊偷雞不著蝕把米。

“多謝老祖夸獎。”

青主兒原先聽他喊皮猴子,懷疑葵葵和小桂玩脫了。

她都嚇得不敢冒頭。

但是現在嘛……

小家伙笑起來的時候,兩眼彎彎如月牙,“老祖,您想不想見識一下廣若的神魂啊?”她向他發出邀請,“要不然,您遲幾天再到外域戰場去,等下次朝世尊動刑的時候,我們再玩一次,這一次,我帶著您侵入到廣若的識海,您親自看看,世尊的這個分魂。”

圣者,才是最大的底氣。

但是成圣有多難,看仙界和佐蒙人兩邊圣者的數量就知道了。

“我把他的記憶,都翻給您看。”

陸望是個聰明人,他當然聽出了青主兒的未竟之言。

他心動了。

真的心動了。

圣者虛乘,他們靠不住。

他能夠幫著放一次安畫,就能幫著再放別人。

所以,他們最虧的地方在于,他們沒有其他的圣者。

“靈蹊,刑堂那邊……不方便進外人吧?”

確實有些不方便。

但是……

“老祖,對別人,刑堂可能不放心,但是對您,我覺得是可以的。”

陸靈蹊道:“我可以向飛南前輩申請,就說,我對廣若牢籠的設計有疑慮,想請您過去看看。”

飛南一定會同意的。

“您以真實身份過去,誰也不能說什么。”

這是她老祖的本事。

“行,那你就幫我向飛南前輩申請一下吧!”

陸望點頭,“申請不過,也沒什么,你替我進去看看,把看到的東西,說給我聽也是一樣。”

“好的。”

結界破開,遠方應該去天劫園賀喜的人,卻始終沒去。

陸靈蹊和陸望都有些奇怪。

兩人隱在云團中,看到已經成了仙的夫妻二人帶著聞人老頭在他們不遠的地方飛走。

“仙盟那里,恐怕又出事了。”

陸望嘆了一口氣,“我來的時候,好像看到數道飛劍傳書飛進天劫樓。”

天劫樓里,只有兩位常年維持陣法的仙盟執事在。

“聽說天劫樓里,有個可能天下堂的小刑傳送陣。”

那兩人,肯定已經不在,要不然,連著晉階兩位天仙,怎么也會出面恭賀一聲的。

“老祖,那我們趕快回去看看吧!”

“那就去看看。”

兩個人都把冰肌拿出來,換了另一個形象。

仙盟坊市來來往往的修士挺多,但是,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

只除了……

陸靈蹊注意到,連守門的執事,好像都多了兩個。

坊市上的巡察,似乎也多了兩隊。

出事了,而且,還是大事。

要不然,坊市不會外松內緊到如此程度。

“靈蹊,到戰幽殿來一趟。”

寧知意的聲音出現在萬里傳訊符里,“洪家那邊出事了。”

什么?

陸靈蹊拿著萬里傳訊符,“那邊動手了?”

洪士楓的事,他們可沒瞞寧老祖。

“是!”

寧知意道:“連保護我的前輩,都收到急令,支援那邊了。”

洪家那么厲害嗎?

沒過一刻鐘,陸靈蹊和陸望就喝到了戰幽殿的仙茶。

“一庸和魯善不是早就過去了嗎?”

陸靈蹊不解,他們設計了這么久,還能著洪家的道。

“我收到的消息是,美魂王在那里,確實有個隱蔽洞府,所以,拿洪家人的時候,萬壽宗與太疏宗還是打了起來。”

寧知意嘆了一口氣,“那隱蔽洞府的機緣應該很不錯,要不然,不會連我這里的人都抽走了。”

可憐,她家的孩子,還在拼命攢錢,想讓美魂王他們出來的時候,日子能好過一點。

“靈蹊,將來回去的時候,問問美魂王吧!要不然,這便宜……便宜了其他人,真是太虧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