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一三章 黃雀在后

更新時間:2021-08-28  作者:潭子
廣若已經很久沒有想過曾經的自己了。

因為那個自己,雖然身不在牢獄,可是,心……常在牢獄。

現在的他,很想鄙視那時的自己。

好好的日子不過,亂想什么呢?

什么本欲起身離紅塵,奈何影子落人間?

這根本就是無病呻吟。

再掙扎,該干的事,他還是要干、會干。

有什么可掙扎的?

騙別人的時候,他果然也騙了自己啊!

廣若的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后悔。

如果當初沒有那些掙扎,如果當初再心狠一點,不是那么顧著形象,在林蹊還沒進幽古戰場時,就幫蝎子邵裕,也許,他還是那個被世人捧著的高僧。

還是圣者虛乘非常喜愛的后輩。

可惜,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沒有后悔藥。

噢,不不,有后悔藥。

可惜,那代表后悔藥的月亮宮十二門,等于就毀在‘他’自己手上。

因為毀了月亮宮的人,也是如他這樣的世尊分身。

“好好的死,對你來說就這么難嗎?”

廣若常聽世尊的咆哮,“我活著,就是你活著。我們本就是一體,什么你的仙途?老子是圣者,你不往老子這里靠攏,要走一個小小的玉仙之路,你是瘋了嗎?

你還以為你好了不起?”

他簡直都要被他氣爆了,“我告訴你,當初分身鐘應求拜師月亮宮的時候,還是月亮宮大長老的關門弟子。”

世尊始終想不通,同樣是分身,以前的那些個,隨時可為真身犧牲,這一個……,他娘的,怎么也不愿死。

“你以為,就你有大好仙途?老子的每一具分身都有大好仙途。相比于鐘應求,你算什么?十二道月亮門他都有本事接觸。

只要不死,飛升成仙,在老子的幫助下,你覺得,他不能繼承那十二道門?”

被廣若拖成如今樣子的世尊,早就后悔了。

當初的他還是太急了些。

要不然,慢慢把月亮宮其他人設計死,那十二道月亮門或許就是分身繼承了。

可恨!

當初就是那樣設想的。

卻沒料計劃趕不上變化。

“你有什么?你有的一切,都是老子苦心為你創造來的。”

他給他弄好了一切,結果,他卻長能耐了,只顧自己,不認他。

“廣若,你能不能長點心?都落到了如今的地步,你以為,你還有仙途?這里是天罰獄,除了挨雷擊,除了把我拖著一塊受罪,你還能干什么?

吃幾天才能弄到一根的棍餅?”

這得多蠢才能干這樣的事?

世尊懷疑虛乘把他養廢了。

養成了廢物中的廢物。

蠢蛋中的蠢蛋。

廣若承認他說的有些對,但是,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活著雖然艱難,但是死……,只要想一想,從此這個世上,再也不會有他,他放棄自己的大好仙途,放棄最好的身份地位,辛苦為族里做事,結果,還要被所謂的真身嫌棄,死后成為真身神魂里,特別特別討厭的一段記憶,他就沒法忍。

憑什么?

好死不如賴活著。

棍餅很好吃。

天罰獄又怎么樣?

如果不是天罰獄,他可能早就被所謂的族人殺了。

也只有天罰獄才能保他平安。

再說,這世上又不是沒有分身強大,反成真身的。

雖然他的真身曾經是圣者,曾經很厲害,可是他現在厲害了嗎?

魯善那些人,為什么要把他保在天罰獄?

為什么要讓他活著?

還不是為了牽制世尊。

既然能牽制,既然世尊真的被他們弄得半死不活,那……

廣若對世尊的所謂勸說、咆哮,一概油鹽不進,就等著他一天天的虛弱,等著他在無法可想時,反過來求他。

果然,他真的來求他了。

又是一道雷擊,廣若渾身都打起擺子,“別,別打了,我說,我什么都說。”

陸靈蹊冷冷收手。

“我……我和世尊之間,也根本不算交易。”

他好像可憐巴巴地道:“他就是讓我,多多討好你們,慢慢的讓你們相信我,了解隔山打牛罩,他在那邊想辦法,破解隔山打牛罩。

然后,我們相安無事,他再不來殺我,我吃我的棍餅,他過他的日子。”

就這?

陸靈蹊不相信。

尤其在他流眼淚的時候。

這是一個自私自利,虛偽至極,又極會演戲的人。

要不然,怎么也不可能在虛乘、一庸、魯善還有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裝高僧,裝那么多年。

也許,世尊就是他這個樣子。

“主兒,接下來該輪到你了。”

趁著現在,世尊顧不了這邊。

一片片花瓣飛起,陸靈蹊用十面埋伏把青主兒保護在中間,不讓天罰獄的天劫雷力傷她分毫。

“嗯,放心吧!”

青主兒把她的小手按到了廣若的腦袋上。

廣若瞬間驚恐。

識海被強力破入,魂神被這個看上去無害,還非常非常小的胖小手,翻過來倒過去。

他有種對方想要搜魂,馬上就能把他搜成傻子的感覺。

這怎么可能?

世尊不是說,林蹊的木精靈寵才化形沒多長時間嗎?

這是什么木靈?

就在他驚恐瞪眼的時候,腦中突然一痛,眼前一黑,腦袋一歪,當場暈倒。

“別把他弄死了。”

“放心!”

青主兒的手插在廣若的神魂里,慢慢感應著,“林蹊,捆他的鏈子,以后盡量找機會,把他腦袋也捆一圈吧!”

陸靈蹊嚴肅起來,“怎么了?”

“他和世尊在偷這具身體的真魂,世尊教了他噬魂決。”

若不是擔心殺了廣若,會便宜世尊,陸靈蹊真想一刀了解他,“那這具身體的真魂……情況如何?”

“沉睡!”

真正的陷入了沉睡。

青主兒的小手,在廣若的識海空間里,把代表這具身體真魂的光影小心地捧到廣若的大光影處,“我幫他恢復一些。”

她可不會對廣若客氣。

直接在廣若的神魂光影上,抓出一把,震成一團虛無、沒有記憶,好像無智外域天魔的魂體,強行塞到那團真魂光影上。

“靈蹊,你等一會,我再把噬魂決抽出來教給他。”

這一次,青主兒不僅把噬魂決抽了出來,還把她出現的這一段記憶全都抽了出來,“他們還

不知道我倒底是什么。”

不讓他們知道,于靈蹊和她都好。

“靈蹊,我給他捏一個虛乘的影子進去,回頭,你控制著用一點天罰雷往他神魂上轉一圈。”

就讓世尊和廣若以為,虛乘親自來了。

“那噬魂決……”

陸靈蹊不知廣若這具真身的真魂具體什么樣子。

萬一因為噬魂決,吞了廣若的神魂,也變得跟他差不多,她們不是幫世尊制造分魂嗎?

“那噬魂決……不要給他。”

陸靈蹊想了想,“把紫府四儀術傳給他吧!”

這才是道家真正的神魂類功法。

寧老祖就是借著它,修成鬼仙的。

“以后若不放心,再像今天這樣,幫一把就是。”

“好吧!”

青主兒承認,靈蹊的這個辦法,更保險些,“或許,我也可以試著修修這紫府四儀。”

這功法自寧老祖相傳以來,靈蹊因為忙,修的并不是很多,所以,她也只是知道罷了。

“靈蹊,它可以放出非常厲害的精神刺呢。”

“……我知道。”

這功法很厲害,但是,她真的沒那么多時間啊!

現階段,修為于她更重要。

精神刺這種東西,于同階的敵人可能很有用處,但是,在她這里不合用,因為對她出手的,大都是金仙。

陸靈蹊也很無奈,“你動作快點!”

“嗯嗯,快了快了。”

說快了,也還用了一刻多鐘的時間。

青主兒把紫府四儀術團吧團吧進那團真魂光影后,到底氣不過,又在廣若的神魂光影上,又扯出一點,震成真魂能吃,吃了以后,也不影響心智魂體。

“以后這樣的壞事,全都交給我干。”

“……交給我,我也沒這能耐啊!”

陸靈蹊接住干完活的小家伙,“對了,你查廣若的時候,知不知道世尊為何弱了許多嗎?”

“廣若野心大的很,想要吞了世尊的神魂,反過來,成為世尊呢。”

青主兒對他很無語,“至于世尊為何弱了,他完全不知道,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他的神魂壯大了好些,他以為,他不僅吞了這具身體的真魂,還吞了點世尊的魂。”

說到這里,她頓了頓,“我感覺……世尊也是有意給他這份錯覺的。”

這樣啊!

可惜青主兒還遠不能跟圣者的神魂相抗,要不然……

陸靈蹊在心里稍為遺憾了一點,“那你說,世尊有沒有可能,真的再次分魂?”

“……不太可能。”

青主兒搖頭,“雖然這百年,我們都不在,但是魯堂主和飛南前輩在啊!世尊要應付隔山打牛罩,他是沒本事再分魂的。”

沒本事?

那……

陸靈蹊看著暈倒了,還控制不住有些抽搐的廣若,大膽猜測道:“那有沒有可能,世尊就是讓他偷魂了?”

世尊的痛苦,直到兩個時辰后,才緩和下來。

他又被扶在了躺椅上。

“廣若……”

世尊估算林蹊也早離開廣若的那間牢房,呼喚他道:“給別我裝了。”

那具身體,因為隔山打牛罩,因為他們彼此間的常聯絡,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不對他設防的。

可是現在,不管在識海深處,如何的呼喚廣若,那個殺千刀的,就是不理他。

世尊都要被他氣死。

他這輩子最大的失敗,就是弄了這么一個分魂。

“林蹊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提前這么早又對我動刑?她今天的心情如何?跟你說了什么?”

世尊有一肚子的問題,想要問廣若,可是,那個混蛋,又開始了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態度,“別他娘的跟我裝死,說話呀!”

一生氣,世尊的腦袋痛的很了些。

他忙閉嘴。

跟那個混球、殺千刀的廣若太置氣的話,他可能早就活活氣死。

刑堂天罰獄。

廣若終于醒了過來。

但是,他情愿他沒醒。

虛乘終于對他出手了。

他一邊傷心,又一邊又非常憤怒。

這么多年了,他天天盼他來。

他一直以為,如果再相見,憑虛乘的性情,說不得會對他軟一點兒。

畢竟,他還是他疼愛了很多年的后輩。

可是現在……

說朝他出手就朝他出手,連一點念想都不給他留。

廣若的腦袋很痛。

與高階修士,強搜低階修士神魂的癥狀。

他被虛乘搜魂了呀!

廣若垂頭喪氣。

小的時候,還未覺醒記憶之前,他把虛乘當做師父的。

虛乘也一直說,他算他的師父。

原來,他一直都是這么當師父的。

銀月被他扔到天淵七界,現在又輪到他了。

腦袋深處,真的好痛好痛。

廣若好想手能松快一點,敲敲腦袋。

可是,不行!

不僅不行,以前該給的安慰獎勵,今天居然也沒有。

廣若干干地咽了一口吐沫,“林蹊,林蹊……”他大聲喊她,“我餓了。給我一根棍餅啊!”

聽到那好像理所當然的要求,還有那勉強算中氣十足的聲音,陸靈蹊一直提著的心,終于完全松下來了。

“你真怕我把他弄死了呀?”

“沒有!”

陸靈蹊當然不會承認,“我就是覺得吧,憑他的狀態,還可以再打一頓。”

“……那你去呀!”

青主兒才不攔著呢,“正好,在他面前演個被虛乘罵了,找他出氣的樣子來。”

這樣一來,就沒有一點破綻了。

陸靈蹊理解了她的未竟之言,果然真去了。

好半晌后,奄奄一息的廣若,終于接收到,聲音一樣萎靡的世尊。

“廣若,你在干什么?我喊了你那么久,你怎么……”

“我被虛乘搜魂了。”

什么?

世尊一下子頓住。

他的意識小心透了過去。

代表廣若的光影,看著黯淡了許多許多。

“他……說什么了?”

“什么都沒說。”

廣若紅著眼睛,“可能把林蹊說了一頓,她對我動刑了。”

世尊:“……”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很高興。

但是現在……

“忍著吧!”

到了他們如今的地步,不忍又能怎么辦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